刚刚更新: 〔许随珠陆驰骁〕〔开局逍遥驸马爷〕〔契约总裁:冤家甜〕〔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赘婿之高不可攀〕〔一号战尊〕〔英雄无敌之骑士〕〔吾妻非人哉〕〔一世狼王〕〔废婿秦意夏言冰〕〔影视穿之随心所欲〕〔笔御人间〕〔欧气宿主的非酋日〕〔我真是练气期啊〕〔重生年代文孤女有〕〔诸界之深渊恶魔〕〔豪门重生之国民千〕〔都市之豪门战神〕〔龙王殿萧阳叶云舒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15.完美的故事(一更)
    叶尘拿来一个纸包,小手慢慢打开,里面是一块圆圆的月饼。

    “小姨,给你吃!”叶尘捧着递给叶翎,眼睛亮晶晶的,“温奶奶做的,可好吃了!”

    叶翎笑着接过来,咬了一口,甜甜的,很香。

    薛氏和温敏一起来靖王府看望叶翎,见她已经苏醒,都很高兴。

    不过叶翎这会儿还处于虚弱之中,脸色苍白,靠坐在床上。

    “人没事就好,身子可以慢慢养。”薛氏微叹,“如今倒也轻松了,安心休息一段时日吧。”

    “嗯。”叶翎点头,“听说清羽跟我姐一起去了崇明城,他的身体大好了?”

    温敏听叶翎问起宋清羽,笑意加深:“是啊,都无碍了,多亏你当初请风少主给阿羽医治。我是不乐意他再上战场的,上回就差点把命给丢了。不过那孩子性子倔强,非要去。”

    “男儿志在四方。清羽想要证明自己,伯母相信他就好。”叶翎微笑。

    温敏点头:“相信,只是盼他早日归来。”

    又聊了几句,见叶翎神色倦怠,温敏和薛氏就起身告辞了。

    出门坐上马车,温敏叹气:“叶翎那孩子也是可怜的。等阿羽回来,咱们就跟她提提,若她愿意,就把两个孩子的亲事定了,日后让清羽照顾她。”

    薛氏点头:“如此最好。等叶缨和清羽回来再说吧。”

    叶翎这次身体虚弱,足足持续一天一夜才恢复。

    一下子得到别人一甲子的修为,自然不是那么好用的,叶翎觉得正常。

    “小叶子,你要去忠勇候府,打算怎么查?”南宫珩问叶翎。

    叶翎若有所思:“其实,我对那个叶家,除了叶勋夫妇之外,别的人,都不太了解。”

    叶晟和宁蓁成亲后,就跟那两房分家,出去单过。

    原主记忆中,她从出生到叶晟“战死”,十年时间,只每年除夕,叶晟会带着妻儿回到叶家,吃顿团圆饭,其他时候,几乎没有来往。

    叶晟死后,到叶翎出嫁,五年时间,除了中间出事叶缨离开去胧月庵,其他时候,三姐弟是跟着叶勋一家过的。

    但他们的祖母岳氏一直健在,大房的叶昭一家,同住在忠勇候府。叶昭和叶勋兄弟俩,从来没分家。

    原主在叶勋和孙氏手下过活的那五年,虽在一个屋檐下,但极少跟她的祖母岳氏以及大伯叶昭一家有来往。

    叶昭叶晟和叶勋三兄弟之间的关系,很明显不太正常。

    墨竹扶着叶翎,在忠勇候府大门外下马车。

    叶翎身着白裙,不施粉黛,款步而行,当真是弱柳扶风,与先前气质大不同。

    守门的护卫一见叶翎,脸色都变了。其中一个上前行礼,另外一个飞跑着去通知叶勋。

    “怎么?拦着不让进?”叶翎看着挡在面前的护卫,神色淡淡地问。

    “不敢,战王妃请。”护卫连忙让开。

    进府,走到半路,叶勋沉着脸迎了上来。

    他们之间,连面子情也早没了。

    “你来做什么?”叶勋冷声问。

    叶翎轻笑:“我先前大病一场,才醒,突然很是想念娘家人,特来看望。不欢迎吗?”

    叶勋眼眸微缩:“别拐弯抹角的!我已经如你所愿,把莲儿嫁给了孙启光,你还想怎么样?”

    “三叔这话说的。莲妹妹跟孙启光已经有了那种关系,不嫁给他,你们还想让她嫁给太子不成?”叶翎似笑非笑地说。

    提起太子楚明恒,叶勋一肚子的火气。自从叶莲婚前失贞的消息被叶翎暴露出去,楚明恒可没少找忠勇候府的麻烦。叶勋现在除了个爵位,什么权力都没有。

    “叶翎,这里不是你的娘家!请你离开!”叶勋冷声说。他早已看清叶翎本性,不敢再招惹,因为叶翎每次来,都绝对没好事!

    叶翎看着叶勋,笑意加深:“看把三叔给吓的,以前的事都过去了,还跟我记仇呢。不过三叔不欢迎我没关系,因为我是来看望祖母和大伯的。”

    叶勋拧眉:“你祖母身子不好,不见客!”

    “我怎么就成客人了?真是让人伤心呢。祖母身子不好,我才更应该去看望,尽尽孝心。三叔,你再不让开,是想跟我打架吗?”叶翎看着叶勋,笑得甜美乖巧,说出口的话,可没那么客气了。

    叶勋拳头紧握,想起去年那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叶翎当众把他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让他颜面扫地的情景……

    叶勋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忠勇候府分东院和西院。

    原本叶翎三姐弟跟着三房叶勋一家,住在西院。老夫人岳氏和大房叶昭一家,住东院。中间有门连通着。

    守门的婆子见到叶翎,吓了一大跳,连忙行礼。

    墨竹扶着叶翎穿过小门,进了东院。

    东院与西院比起来,花草树木更多一些,更安静,下人少很多,衣着都十分朴素。

    到了东院慈月居门口,有个头发花白的婆子躬身侍立,见叶翎就行礼,叫“战王妃”。

    进慈月居,入目只觉朴素清雅。婆子打了帘子,轻声禀报:“老夫人,战王妃看您来了!”

    叶翎进门,先看到了一个佛龛,房间里香烟袅袅。

    岳氏衣着朴素暗淡,花白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一个藏青的抹额,面庞清瘦,眉目安然,手中拿着一串长长的佛珠。

    见叶翎进门,岳氏神色不见惊讶,也无动容,只平静地放下佛珠,开口说:“你来了。”

    叶翎示意墨竹到外面去,她一个人慢慢走过去,坐在岳氏下手,叫了一声“祖母”。

    “嗯。”岳氏神色淡淡地打量叶翎,“听说了许多你的事,先前受伤,看来是好了。”

    “好多了。”叶翎微笑,“一直没来看望祖母,希望祖母不要怪罪。”

    岳氏摇头:“不必说这样的话。我这个祖母,也没有养过你们姐弟一天,当不起你们的孝敬。”

    叶翎眼底闪过一丝异色,这老夫人,不简单啊……

    婆子上了热茶,叶翎尝了一口,很清淡。

    “祖母,我有一事不解,当年为何只我爹被分家出去单过,大伯和三叔没有一起分家呢?”叶翎直言。

    岳氏沉默了片刻,垂眸说:“我知道,你们长大了,有些事,定会来找我问的。”

    “那祖母能为我解惑吗?”叶翎问。看来,这老夫人早有准备……

    岳氏没有看叶翎,神色平静地说:“你爹,并不是我的亲生儿子。”

    叶翎眼眸微眯。什么鬼?叶晟不是岳氏的儿子?那他是哪来的?

    就听岳氏接着说:“叶晟是你祖父捡来的。那时你祖父只是个小将,我跟随他,住在边关。因条件苦寒,我的第二个孩子没有保住,而你祖父外出归来,抱回一个弃婴,就是你爹。”

    岳氏话落,叫了一声:“嬷嬷,把那东西拿过来。”

    嬷嬷打了帘子进来,抱着一个木箱子,放在叶翎面前,打开锁后,躬身退了出去。

    叶翎打开箱子,里面是一个发旧褪色的襁褓。

    “这是你祖父见到你爹时,包着他的东西。”岳氏看了一眼,收回视线,“我那时才失去自己的孩子,便把你爹当亲生儿子抚养。没有外人知道你爹的身世。”

    “我爹自己知道吗?”叶翎问。

    “他原本不知道,直到他害死你祖父。”岳氏眼底闪过一丝痛色。

    叶晟害死他的养父叶渊?这话又从何说起?

    “那一年,你爹十八岁。你祖父带着他和你大伯,一起上战场。你爹年轻冲动,不顾你大伯劝阻,执意带人去烧北胡的粮草。你大伯担心他出事,便跟随同去,你祖父得知,前去追他们。谁知中了埋伏,最终,你祖父帮你爹挡了一箭,丢了性命,你大伯受重伤,落下残疾。”

    岳氏提起当年之事,声音沉痛,眼圈微微泛了红。

    “所以,祖母恨我爹?”叶翎轻声问。

    两行清泪,从岳氏眼角滑落,她深深叹气:“那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我怎会真的恨他?只是看到他,我就会想起你死去的祖父,你大伯也被他害得成了废人……他已长大成人,我告诉他的身世,让他离开这个家,这样,对我们都好。”

    “那件事后,你爹性子沉稳了很多,战功赫赫,得皇上重用。虽然无法面对他,但我很欣慰,因你祖父曾经最疼爱的就是他,在他身上寄予厚望。想来你祖父是不会怪他的。”岳氏神色怅惘,“只是没想到,他就那样突然出了事……”

    “原来如此。”叶翎轻轻颔首。

    “你三叔当年捡了你爹的战功,得封忠勇候,对此我并不认同。所以他屡次提起,要接我到西院去住,我从未想过要去跟着他享乐。”岳氏叹气,“自从你祖父过世后,家里的事,我再不想管了。我知道,你心里对我这个祖母,定是有怨的,因为那几年,我并没有关照你们姐弟三人。但你们的三叔三婶,也没让你们缺吃少穿,叶缨的事,只是意外。叶莲与你的事,先前你三婶跟我讲了,是叶莲的错,如今她自食恶果,便也过去吧!”

    叶翎微叹:“我明白了。这些事,祖母该早点告诉我们。若是早知道我爹害了祖父和大伯,莲妹妹的事,我下手不会那样狠的,我本以为……唉,这个家,不欠我们的,是我们亏欠这个家。”

    “你能这样想,那就最好。如今,叶旌已被封王,你和叶缨相继当了大将军,你们三个,比我嫡亲的孙子孙女,都要出息。”岳氏神色淡淡地说,“既然你们离开这个家,日后,也不必惦记,不必回来,好好做你们的事,过你们的日子吧。”

    “祖母,我知道,你或许不想看见我们。但我最不喜欢亏欠别人,我爹欠祖母的养育之恩,欠大伯的,就让我来报答吧。”叶翎神色认真。

    岳氏叹气摇头:“不必了。”

    “祖母明理,但我不能不懂事。”叶翎说着,站了起来,“祖母先休息,我去看望大伯。我与神医门少主风不易是好友,大伯的身体,我会想办法的。”

    叶翎话落就出去了,岳氏看着她的背影,摇摇头,又闭上眼睛,开始拨弄手中的念珠。

    叶翎还没进叶昭的院子,就听到了一阵咳嗽的声音。

    进门,就见一个清瘦的中年男人,正在院中侍弄花草。

    “大伯。”叶翎叫了一声。

    叶昭起身,看到叶翎,愣了一下,又捂着胸口咳嗽起来。

    “大伯没事吧?”叶翎神色关切。

    叶昭摇头,收回视线,面色无悲无喜:“战王妃,这里不欢迎你,请回吧。”话落拿起水瓢,接着给花浇水。

    “大伯,当年的事,祖母都告诉我了。”叶翎看着叶昭说,“我替我爹,再跟大伯说一声对不起。我会尽快请神医门的风少主来为大伯医治。”

    “不需要。”叶昭冷声说,“请你离开,不要再来了!”

    叶翎又深深地看了叶昭一眼,转身走了。

    出东院时,碰到了叶昭的女儿叶妤。叶妤只低头让到一边,并没有理会叶翎。

    叶翎回到靖王府,就见南宫珩抱着叶尘在玩儿飞飞。

    一大一小两个人冲到叶翎面前,笑容灿烂。

    “小叶子,如何?”南宫珩问。

    “小姨,如何?”叶尘学着问。

    叶翎轻笑:“听了一个挺感人的故事。”

    南宫珩眉梢微挑,叶尘兴致勃勃:“故事?我喜欢!小姨跟我讲呀!”

    “宝宝乖,等晚上睡觉,再给你讲故事,现在去找你小舅玩儿吧。”叶翎笑着说。

    叶尘看了看叶翎,又看了看南宫珩,嘿嘿一笑:“小姨是要跟美人叔叔玩儿亲亲吗?不想让我看见,我知道的!”

    叶翎扶额。有些事,一旦开始,就控制不住了。南宫珩现在最喜欢做的就是偷亲叶翎,各种找机会,什么壁咚,桌咚,床咚,窗咚,树咚……创意十足,偷袭功夫一流,短短两天,吻技飙升。被叶尘撞见过两回,南宫珩根本不打算收敛。

    叶尘很自觉地跑去玩儿了,还在南宫珩耳边小声说:“美人叔叔,小姨害羞啦!”

    南宫珩神情愉悦,拉着叶翎回到修竹轩,一进房间,回身把她按在门上,又是一个缠绵的长吻……

    “鬼兄,注意身体。”叶翎小脸微红,意有所指。

    南宫珩轻笑:“我身体超级好,小叶子要不要试试?”

    “滚!”叶翎给了南宫珩一个白眼。

    “小叶子说,在叶家听了一个挺感人的故事,是什么?”南宫珩表示好奇。

    叶翎定了定神,若有所思:“我那祖母,一张口先说我爹不是她亲生儿子,定了个养恩比天大的基调,又说我爹害死了祖父,害得叶昭重伤成废人。”

    南宫珩神色有些惊讶:“我很意外。看来小叶子你不信。”

    叶翎幽幽地说:“老夫人说我爹是捡来的,我信。但她说,我爹年轻冲动,贸然行事,害死祖父,导致大伯重伤,这件事,我不信。我爹是天生将才,智谋无双,不然也不会引得罗焰和云堃之流,那样嫉妒。”

    “但当年之事,既然她敢那样说,应该经得起查证。”南宫珩说。

    叶翎若有所思:“你认为,她对我爹这个养子,会比对她的亲生儿子还好吗?”

    “不会。”南宫珩摇头。人的本性如此。

    “但她的故事里面,作为养子的我爹,任性妄为,她的儿子叶昭,稳重护弟。但素来被偏爱的才会任性。我不认为在她的三个儿子里面,我爹会是被偏爱的那一个。”叶翎缓缓地说,“三兄弟年纪差距不大,十几岁都跟着父亲上了战场。没听说叶昭立过战功,叶勋最大的功勋,是后来抢我爹的。所以,那次的事,真是我爹愚蠢冲动,犯那种低级错误,害了祖父和叶昭吗?”

    南宫珩轻笑:“小叶子,人家看似完美的故事,在你这里,根本经不起推敲啊。”

    “就是因为太完美了,完美得他们一家人都像是观世音菩萨。”叶翎轻哼了一声,“所以,我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