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季汉长存〕〔九零悍媳巧当家〕〔紫薯精的美漫之旅〕〔群史争霸〕〔春意闹〕〔我和她们真的只是〕〔人在大唐已被退学〕〔狂医豪婿〕〔看的下场〕〔快穿头号玩家〕〔斗罗之暗夜主宰〕〔太后娘娘今天洗白〕〔影视世界旅行家〕〔绯闻影后,官宣吧〕〔唐残〕〔报告夫人,纪少又〕〔大国战隼〕〔校园全能王牌少女〕〔穿书后大佬她成了〕〔从斗罗开始打卡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14.出其不意才浪漫(二更)
    南宫珩神色狂喜,怀疑自己的耳朵:“小叶子,你说……说什么?”

    “没听见就算了。”叶翎无语,浪费感情,不懂浪漫的二货!

    “小叶子,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南宫珩转移话题,神色关切。

    叶翎很想翻白眼:“没有。”

    南宫珩神情认真地给叶翎把脉,思忖片刻之后说:“脉象还是不太稳。现在外面下着雨,等明日,咱们打一架,看看你的实力能发挥出几成,有没有什么不妥。”

    “哦。”叶翎微微点头,“我要睡了,你也回去睡吧。”

    “等一下。”南宫珩话落起身,往旁边走。

    叶翎一时没明白,愣愣地看着南宫珩只裹了一个浴巾的背影,就见南宫珩身上的浴巾掉落在地,他开始穿衣服。

    叶翎视线下移,猛然收回来,背对南宫珩躺着,闭上眼睛:死变态!暴露狂!身材好了不起啊!

    南宫珩听到叶翎翻身的动静,眸低笑意加深。慢条斯理地把身子擦干,穿好衣服鞋袜,转身,大步走过来,微微躬身,一手伸到叶翎颈下,一手穿过叶翎腿弯,把她打横抱起来。

    “干什么?”叶翎有些不解,双手下意识地勾住了南宫珩的脖子。

    南宫珩轻笑:“无花阁被你打出个大洞,下着雨,冷,咱们回修竹轩去。今日是你的生辰,我给你做长寿面。你错过了中秋节,宝宝还给你藏了一块月饼,说等你醒了吃。”

    叶翎唇角微微翘了起来:“宝宝最喜欢我。”

    南宫珩抱着叶翎下楼去,推开门,凉风吹着冷雨打了进来。

    他后退两步,低头看了看叶翎,大手托着,给她换了个姿势。

    此时,叶翎与南宫珩面对面,她双腿缠在南宫珩腰上,双手搂着南宫珩的脖子,亲密无间,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你干嘛?”叶翎神色有些不自然。

    南宫珩一本正经地说:“外面在下雨,这样我才能打伞,不让你淋到。”

    叶翎竟无法反驳……

    南宫珩一手撑着墨色的大伞,一手托在叶翎后腰,出无花阁,走进雨中。

    “哎我可以自己走啊!不用你抱!”叶翎突然反应过来,她也是有腿的……

    南宫珩低头,薄唇印在叶翎微凉的额头上,又很快离开:“乖,你不可以。”

    叶翎噗嗤一声笑了:“你哄孩子呢?”

    “小叶子,别乱动。”南宫珩声音低沉。这个姿势,对他来说才是甜蜜的折磨。

    叶翎轻咳两声,默默地趴在南宫珩胸口,闭着眼睛,不动不说话。

    走着走着,南宫珩突然叫叶翎:“小叶子。”

    “嗯?”叶翎轻轻应了一声。

    “小叶子。”南宫珩接着叫。

    叶翎不解地抬头看南宫珩,微凉的薄唇印了下来,含住她娇嫩的樱唇,辗转吸吮……

    突然被偷袭,叶翎整个人都是懵的,等她反应过来时,南宫珩已撬开齿关,无师自通地加深这个吻。

    夜色深重,风大雨急。

    雨滴打落在伞上,发出清脆的声音,但此时此刻,茫茫天地间,仿佛只剩他二人,紧紧相拥,唇齿缠绵。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珩终于放过叶翎,额头相抵,两人都微微喘着气,一时无言。

    南宫珩大手托住叶翎臀部,把她往上提了提,深吸一口气,继续往修竹轩的方向走。

    “鬼兄,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是觉得在大风大雨中亲吻更有意思吗?”

    “……小叶子,其实你说我可以亲你的时候,我很想把你扑倒,但你之前说过,亲吻之事,要出其不意才浪漫。”

    叶翎听着南宫珩有些闷闷的声音,足足愣了有十秒,然后趴在南宫珩胸口,乐不可支:“鬼兄,你真可爱!”

    “可爱的鬼兄请求今夜入洞房,可否?”南宫珩第一次发现,他的自制力在叶翎面前,糟糕得一塌糊涂。第一次亲吻,就让他欲罢不能,控制不住,想要更多。

    “不可!”叶翎笑意戏谑。

    南宫珩轻叹一声,加快脚步,进了修竹轩。

    修竹轩的被褥被拿去无花阁了,不过因为之前不止一次发生的偷被子事件,叶翎在柜子里还放了一套备用的。

    南宫珩先把叶翎放下,点了灯,开了柜子去拿被褥,在床上铺好。

    又过来,把叶翎抱起来,送到床上。叶翎确实没法自己走,因为她没有穿鞋。

    “鬼兄,我饿了。”叶翎躺在床上,看着南宫珩眨了眨眼睛。

    南宫珩俯身,双手撑在叶翎两侧,目光幽深地看着叶翎娇艳润泽的红唇,低头又亲了下来。

    这次只是浅尝辄止,南宫珩起身,舒了一口气:“我也饿了,想把你吃了!”

    叶翎就看着南宫珩笑,娇柔妩媚,甜美可人。

    南宫珩扶额:“我输了。”跟心爱之人,做亲密之事,是会上瘾,忍不住想要得寸进尺的。

    意犹未尽的甜蜜,就是一种折磨……

    南宫珩拽过被子,把叶翎从头到脚蒙上,转身往外走:“我去给你做长寿面。”

    叶翎伸手拉下被子,露出脑袋,就见南宫珩已经到门口了。

    “鬼兄,你会吗?”叶翎问。

    “当然!”南宫珩看叶翎做过好几次,他还有菜谱,理论知识并不缺,自信十足。

    厨房里面食材是齐全的,南宫珩又找出菜谱,认真记下做面的每一个步骤。

    第一步,开始和面。

    手一抖,水加多了,再来点面。

    手一抖,面加多了,再来点水吧!

    不对,应该先烧火,把水煮上。

    好,成功了。

    接着和面。刚刚添完柴,忘了洗手,一手下去,面黑了,南宫珩的脸也黑了……

    把脏了的面扔掉,洗手,重新来。

    ……

    房间里的叶翎,躺了有段日子,一醒来,觉得四肢都发软。

    她撑着床坐起来,低头,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干净的。不过想来南宫珩不会不经她同意就冒犯她,应是墨竹一直为她洗漱换衣。

    叶翎下床,去衣柜里取了新的衣服和鞋袜,回来换上,出门到廊下。

    大雨未停,她看了一眼亮着的厨房,撑伞走过去。

    听到动静,南宫珩回头:“小叶子你怎么出来了?外面冷,快回去!”

    叶翎收伞,进厨房,微微一笑:“是冷,我想来烤烤火。”

    南宫珩把小凳放在灶膛前,叶翎走过来坐下,捧着脸,看着跳跃的火光,感觉暖融融的。

    “鬼兄,那么大一块面,你是想撑死我?”叶翎吐槽。

    南宫珩抓起旁边的菜刀,一刀下去,剁了三分之一面团,举起来给叶翎看:“这样呢?”

    “还行。”叶翎点头。

    “哎我姐呢?”叶翎突然问了一句。

    南宫珩一边笨拙地擀面条,一边跟叶翎讲她昏迷这段日子发生的事。

    得知叶缨取代她的位置,去了崇明城,叶翎蹙眉:“她真把自己当我娘了!”

    “其实,”南宫珩回头,看看叶翎说,“你也把自己当她娘,只是你自己没意识到。”

    叶翎神色微怔,继而摇头失笑。行吧,原来她们姐妹俩都想给对方当娘?想保护家人的心是一样的,叶缨要做那样的事,她不能拦着,只是有些心疼叶尘,那么小就要跟娘分开。

    不过,叶翎素来把叶尘当自己儿子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叶尘家里还有个娘。“鬼兄,你骗苏棠的那次,很厉害。”叶翎竖起大拇指。

    当真是人生如戏,拼的全都是演技啊!南宫珩正经“演戏”的时候,绝对是集编剧导演主角配角于一身的超级戏精!

    “可惜你当时没醒,不然我们一起坑苏棠才有意思。”南宫珩很真诚地邀请叶翎当他“下一部戏”的女主角。

    叶翎欣然应允:“下回吧!有机会!”

    在叶翎的口头指导下,南宫珩做出了很不错的面条,面条弄好准备下锅,才发现菜还没开始弄。

    最后只放了青菜和鸡蛋,做出一大碗清汤面来。

    两人回到房间,南宫珩把热气腾腾的面放在叶翎面前,递筷子过来,一脸期待地说:“小叶子你快尝尝,我做的!”

    叶翎轻轻吹了吹,尝了一口,点头:“好吃。”

    南宫珩神情愉悦,看着叶翎给面子地吃了半碗,吃不下了,南宫珩端过来扫尾。

    南宫珩自己吃第一口,就皱了眉头:“没什么味道。”

    “挺好,我现在应该吃清淡的。鬼兄的厨艺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下次再接再厉。”叶翎表示,这种事必须夸,不然南宫珩哪有动力接着学?等哄着南宫珩练好厨艺,以后做宵夜的事情,就交给他,完美!

    吃过面,两人以水代酒,碰了一杯,庆祝叶翎生辰。

    南宫珩把碗收拾好送出去,就见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小叶子,困吗?”南宫珩回来问叶翎。

    叶翎摇头:“睡了好久,不想睡了。”

    “走。”南宫珩拉起叶翎,揽着她出门,飞身而起上了房顶。

    把他的外衣脱下来垫着,两人就在房顶坐下,叶翎靠在南宫珩肩头,微微仰头,雨后夜空繁星璀璨,美不胜收。

    “小叶子,十六岁了,有什么心愿?”南宫珩问。

    正好一颗流星划过夜空,叶翎闭上眼睛,默默许愿。

    “小叶子?”南宫珩微微低头。

    叶翎轻笑:“心愿说出来就不灵验了。”

    “可是我想知道。”南宫珩幽幽地说。

    “不说。”叶翎摇头。

    南宫珩不再问,过了一会儿,又开口:“小叶子,你的心愿里,有我吗?”

    “你猜。”叶翎眼底闪过一丝笑意。

    “我猜有。”南宫珩神色认真。

    “你再猜。”叶翎轻笑。

    南宫珩捏了一下叶翎秀挺的小鼻子:“再猜还是有。”

    叶翎的心愿是,希望她的亲人都平安喜乐,包括南宫珩。

    “一年了。”南宫珩感叹了一句。

    “是啊,一年了。”这对叶翎来说,也是个意义重大的日子。因为她是去年的今日,穿越来到了这个世界。

    “何时才能入洞房呢?”南宫珩幽幽地问。

    “还没成亲,入什么洞房?”叶翎轻哼了一声。

    “拜过堂,那次小叶子你不认,也没关系。咱们成亲吧!”南宫珩握着叶翎的手,十指相扣。

    “一百件事,还有好多没做。恋爱才谈了几天,就想成亲?”叶翎摇头。

    “只要小叶子你愿意,我保证十日之内把那一百件事全都陪你做完。”南宫珩说。

    “不好。”叶翎微叹,“我姐还在打仗,等她回来再说。”

    “你姐已经答应了,她亲口跟我说,等你醒了,让咱们尽快成亲。”南宫珩神色认真。

    “可是……”叶翎蹙眉。

    “小叶子你不想嫁给我?”南宫珩眼眸幽深地看着叶翎。

    叶翎摇头:“只是觉得太快了。而且你是东晋的皇子,你想娶我,没那么容易。”

    “只要你点头,别的都不用管。”南宫珩神色认真。

    “至少,先等我姐平安回来吧。”叶翎仰头看着星空,轻声说。

    南宫珩抱住叶翎:“好。”

    第二日,叶翎醒来,南宫珩已不在身边。

    “小姨!小姨!”

    叶尘欢快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叶翎起身,就见南宫珩抱着叶尘进来了。

    叶尘看到叶翎,小脸兴奋:“我还以为美人叔叔又骗我!小姨真的醒啦?”

    叶翎微笑,抱住叶尘,叶尘搂着她的脖子说:“小姨,我好想好想你的,可你一直在睡觉!”

    “宝宝乖,小姨以后都不睡了。”叶翎笑着说。

    “那我可以跟小姨一起睡啦?”叶尘很高兴。

    旁边的南宫珩举手:“宝宝,还有我!”

    “美人叔叔你总是骗我,不过……”叶尘笑嘻嘻地说,“三个人一起睡才最好,我最小要睡中间,娘说的!”

    南宫珩表示,虽然孩子在,不方便做亲密之事,但其实还好,反正也不能入洞房,其他的,有什么不能做?

    叶旌见到叶翎好好的,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二姐你吓死我们了!”

    吃过早饭,南宫珩对叶翎说:“我还以为你醒来之后,会去找你姐。”

    叶翎摇头:“她去了边关,我应该做的是看好家里,照顾孩子,相信她想做的事情都能做到。”

    南宫珩点头:“所以,你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只在家里带孩子?”

    “走,先去打一架,别的再说。”叶翎话落就起身了。

    两人到了后花园,南宫珩半开玩笑地说希望叶翎手下留情。

    叶翎想试一下自己的极限,而南宫珩只是配合。

    循序渐进,攻势越来越猛,掌风越来越霸道。

    到了后来,南宫珩都不得不避其锋芒,被动闪躲,心中惊叹,那老妪一甲子的内力,果然非同凡响!

    叶翎感觉自己还有一丝余力,猛然挥掌,避开南宫珩,打向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大树应声倒地,后面数棵大树,被掌风波及,全都歪倒下去。

    而叶翎收掌的同时,身子一晃,踉跄两步,吐血不止,倒在了地上……

    南宫珩冲过来抱起叶翎,给她把脉,发现她身体虚弱,内息紊乱。

    不过叶翎很快就醒了,有气无力地问:“什么情况?”

    南宫珩若有所思:“那毕竟是从别人那里夺来的内力,你现在发挥出你原来的实力,问题不大,但再往上,对你的身体来说,很勉强。”

    叶翎眨了眨眼:“意思就是,这内力我想用就能用,但如果勉力去打,会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

    南宫珩微叹:“差不多。你要抓紧时间努力修炼,等把这些内力都消化了,就能应用自如。”

    “挺好的。”叶翎唇角微勾,“可以当个杀手锏来用,只要我保证一出手杀掉敌人,过后我自己身体短暂虚弱无力,不致命。”

    南宫珩摇头:“还是有风险,最好不要那样做。以你的天赋,这样的内力在身,修炼起来可以事半功倍,突飞猛进。”

    自从风不易走后,楚皇每隔一日都会派太医来查看叶翎的情况。

    这日太医进府,在修竹轩见到叶翎,见她已苏醒,把脉后,发现叶翎身体十分虚弱。

    太医给叶翎开了个补身子的方子,回宫复命去了。

    楚皇得知叶翎醒来,但结果如叶缨先前所言,身体极弱,不由连连叹气。

    先前锋芒太露,这次是个好机会,叶翎决定,接下来好好装柔弱,扮猪吃虎才有趣。

    接下来,除了带孩子,练功,谈恋爱之外,叶翎还有一件事要做……

    “先前我打算好好调查一下我爹的事,查跟他有关的每一个人,只是因为楚明泽编的那个故事,打乱了计划。”叶翎说着,看向了忠勇候府的方向,“数月未见,我该去那个叶家,拜见长辈,叙叙旧才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