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随珠陆驰骁〕〔开局逍遥驸马爷〕〔契约总裁:冤家甜〕〔夫人她总想祸乱天〕〔一号战尊叶凡谭诗〕〔赘婿之高不可攀〕〔一号战尊〕〔英雄无敌之骑士〕〔吾妻非人哉〕〔一世狼王〕〔废婿秦意夏言冰〕〔影视穿之随心所欲〕〔笔御人间〕〔欧气宿主的非酋日〕〔我真是练气期啊〕〔重生年代文孤女有〕〔诸界之深渊恶魔〕〔豪门重生之国民千〕〔都市之豪门战神〕〔龙王殿萧阳叶云舒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13.狂风骤雨,大吉大利(一更)
    大雨滂沱。

    墨竹一手撑伞,一手抱着叶尘,进了无花阁。

    “美人叔叔!小姨醒了吗?”叶尘站在一楼,仰头询问,声音清脆。

    “宝宝你猜。”上面传来南宫珩带着戏谑的声音。

    叶尘摇摇小脑袋,叹气:“我猜不到呀!美人叔叔可真坏!”

    楼梯有点高,叶尘有些吃力地爬上来,跑到床边,见叶翎依旧闭目躺着,小脸失望:“小姨怎么还没醒呀……都睡了好久好久了!”

    南宫珩抱起叶尘,微笑:“明日就醒了。”

    叶尘给了南宫珩一个白眼:“美人叔叔你总是骗我!”

    叶尘跟南宫珩玩了一会儿,墨竹就把他送回松风居去了。

    晌午时,墨竹送来一碗热腾腾的面。

    “三少爷说今日是主子十六岁的生辰,她还睡着,全家都要吃长寿面。”墨竹对南宫珩说。

    南宫珩点头,看着那碗面,却没有多大胃口。他想念叶翎做的面了,若是叶翎醒着,他们可以一起做长寿面……

    不过南宫珩还是把那碗面给吃了,吃完后,看着叶翎说:“小叶子,今日还有很长时间,若是醒了,我给你做长寿面。”

    北疆崇明城。

    叶缨和宋清羽八月底就到达此地。

    一个是叶晟长女,一个是宋茳独子。崇明城的几位大将,不管内心是否认可叶缨和宋清羽的能力,至少表面上是服从的,而这就够了。

    蒲雪城的北胡大军,数日来不断挑衅。

    但叶缨下令,敌动我不动。任由北胡人张狂叫嚣,崇明城宁静如斯。叶缨和宋清羽在城中专注练兵,根本不理北胡人。

    九月初八这日,北胡的一队人马,跨过明雪江,靠近崇明城北城门。为首之人,一支利箭,射断了城门楼上高高飘扬的南楚大旗!

    北胡人放声大笑!

    “南楚的孙子,先前用不入流的伎俩,从你们北胡爷爷这里偷走十座城,现在有种出来跟爷爷打!”

    “南楚的人全是娘们儿!细皮嫩肉,什么都有,就是没种!哈哈哈哈!”

    “这叫缩头乌龟!当南楚的主将,都不会有好下场的!叶晟死了,云尧死了,那个寡妇战王妃听说也快死了!又来了个真娘们儿,还是个没成亲跟野男人生了儿子的!你们说,她哪天死啊?”

    “我看择日不如撞日!她有胆子今天出来,咱们就让她今天去跟她老爹团聚!哈哈哈哈!”

    “南楚的娘们儿!有种出来啊!爷爷在这儿等着呢!”

    ……

    崇明城北城楼上的将士,听着北胡人一口一个“娘们儿”的羞辱,全都气得不行,真想出去跟北胡人决一死战!

    可惜,叶缨下令,不准动!

    王将军见到叶缨的时候,她正坐在院中石桌旁看书。纤瘦清冷,安静淡然,仿佛这里不是边关,而是京城的靖王府花园。

    “叶大将军!”

    这个曾经属于叶晟的称呼,先前是叶翎的,如今又变了叶缨。

    叶缨抬头,放下书,神色淡淡地问:“王将军,何事?”

    “北胡蛮子过了江,就在城外叫骂!污言秽语,冷嘲热讽,难听极了!说咱们都是缩头乌龟!叶大将军打算何时反击?”王将军面色含怒。

    叶缨站了起来:“等何时北胡大军跨过明雪江,前来攻城,何时迎战。在此之前,不必理会。”

    王将军皱眉:“我们何必一定要等到被动挨打才出手?”

    叶缨摇头:“北胡人数日来的挑衅,目的就是想激怒我们,等我们沉不住气,主动跨过明雪江,去打蒲雪城。”

    王将军神色一凝,就听叶缨说:“崇明城易守难攻,我们一旦出兵过江,就中了北胡的奸计。打仗最忌讳冲动,现在沉不住气想打仗的是北胡人。我方按兵不动,等他们按捺不住,过江攻城,主动权,就在我们手中。”

    “叶大将军言之有理!”王将军点头。心中感叹,他们本以为叶缨刚当上主将,会急于表现,没想到她心性如此沉稳。

    王将军又跟叶缨汇报了探子查到的北胡蒲雪城最新的情报,汇报完毕,正准备离开,去训诫将士,稳定军心,就听脚步声匆忙靠近。

    “报!”一个探子冲进来,“禀报大将军,今日过江叫嚣的北胡百名将士,在回程路过明雪江时,悉数被人暗杀!”

    “什么?”王将军神色一变,“暗杀?”话落下意识地看向叶缨。

    叶缨微微摇头:“不是我安排的。”

    “其中数人的舌头,被人割掉!”探子接着说。

    叶缨蹙眉:“好,我知道了。北胡人的尸体不必管,接着去探,有信再报。”

    “是。”探子转身,又匆忙离开。

    王将军神色有些惊疑:“会是谁做的?”

    叶缨摇头:“不知,但想来不是敌人。如此,对我方并没有影响,反倒可以震慑北胡。不必多虑。”

    王将军离开,叶缨拿着书回房,面色微凝:“哑叔!”

    哑奴从开着的后窗跳了进来,微微躬身,对着叶缨行礼。

    “是你做的?”叶缨语气肯定。

    哑奴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哑叔,若是你再这样自作主张,冲动行事,就回西夏去吧!”叶缨皱眉。

    哑奴连连摆手,走到桌旁,拿起笔,写了一行字,举起来给叶缨看:“他们骂你,还说主子是野男人!”

    别的哑奴不管。但那些北胡蛮子当众叫骂,羞辱叶缨,竟然还说百里夙是叶缨的野男人?是可忍孰不可忍!找死!割舌头!让他们下到阴曹地府都说不了话!

    叶缨无语,摇头微叹:“这次就罢了,下次不必理会。”

    哑奴点头,但他的眼神表明,再有下次,他还是不会轻饶了那些人。他可不管南楚打不打胜仗,只不能容忍有人欺负叶缨,便是别有用心的叫骂都不行!

    蒲雪城主将是桂濠的儿子桂鹏。

    桂濠戎马一生,最后栽在叶翎手中,不仅英名尽失,还彻底成了废人。

    桂鹏命人挑衅数日,崇明城却始终没有反应。这天有了点动静,过江的北胡兵全都死了。

    北胡大军上上下下,还在因为去年被叶翎骗去十座城而郁愤难平,早就想打回去了。桂鹏不下令出兵,只派人不断挑衅,这次还出了事。

    北胡一众将领都纷纷来找桂鹏,就一个意思,打过去!

    桂鹏的计划是诱敌过江,如此对他们十分有利,胜算会加大很多。但如今一来叶缨不中计,二来北胡人早已沉不住气,桂鹏暂时压着,也压不了多久。

    战事一触即发。

    傍晚时分,宋清羽来找叶缨,叶缨正在吃面。

    “有事?”叶缨神色淡淡地问。

    宋清羽摇头,举起手中的酒壶:“没事。我从王叔那里讨了一壶好酒,你要喝吗?”

    叶缨点头:“坐吧。”

    宋清羽斟酒,递给叶缨一杯,叶缨一饮而尽。辣酒入喉,回味醇厚。

    “今日是小妹的生辰,十六岁了。”叶缨放下酒杯,眼底闪过一丝柔光。

    宋清羽知道。

    在叶晟还没出事,叶翎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每年的这个日子,叶晟都会给叶翎过生。作为师兄的云尧,会被叫去一起吃寿面,他还曾给叶翎准备过生辰礼物。

    宋清羽举杯,却没有喝,神色微微有些怅惘:“两年前的今日,我遇袭重伤,成了活死人。”

    九月初八,这个日子,对宋清羽来说,也有不同的意义,不只是叶翎的生辰。

    两年前的今日,宋清羽和云尧同时死去,云尧的灵魂借宋清羽的身体重生,变成如今的宋清羽。

    同样是那天,濒死的云尧请南宫珩替他一年,帮他照顾家里。南宫珩假扮云尧,大退北胡,得封战王。

    而在去年今日,叶翎及笄当日,与南宫珩假扮的云尧冲喜成亲。当夜,南宫珩假死脱身,叶翎成为寡妇。

    此时此刻,宋清羽想起过往重重,恍如隔世。而他的人生,真已隔世。

    叶缨自认为跟宋清羽不熟。

    宋清羽知道这是他的师妹,却不敢认。

    两人没再说话,只默默喝酒,各自沉浸在心事之中。

    酒喝光,宋清羽起身告辞。

    回到隔壁住处,已吃过饭的宋清羽,让人又煮了一碗面送过来。

    宋清羽脑海中浮现出叶翎浅笑吟吟的面庞,喃喃地说:“小师妹,生辰快乐。”

    楚京靖王府。

    夜幕降临,大雨未停,无花阁二楼点了灯。

    叶翎还是老样子,躺在床上昏睡未醒。

    南宫珩在沐浴,墨发垂肩,健硕的长臂搭在浴桶上,微微眯着眼睛,热气氤氲。他正在回忆这一年与叶翎相识以来,嬉笑打闹的点滴美好。

    水快凉了,南宫珩从浴桶中站起来,水珠顺着胸膛滑落。他长腿一跨,浑身赤裸出了浴桶,从旁边椅背上拿过浴巾。

    擦了一下头发,南宫珩无意间抬头,就见一只素白的手,从纱帐之中伸了出来!

    南宫珩神色大喜:“小叶子!”

    下一刻,纱帐碎裂,叶翎从床上飞身而出,双目赤红,挥掌朝着南宫珩打了过来!

    掌风刚猛雄浑,南宫珩神色微变,匆忙躲闪!

    紧跟着另外一掌追了过来!

    一声巨响,南宫珩被叶翎打得穿透无花阁二楼的墙壁飞了出去!

    一口血喷出来!南宫珩用手中的浴巾裹住自己下半身,冰冷的大雨打在他身上,当头浇了个透心凉!

    见叶翎冲出来,南宫珩正准备过去,就见叶翎像是没有看到他,一头扎进了旁边的湖里!

    下一刻,湖面动荡,巨浪掀起,拍打在南宫珩身上。

    他半身赤裸,光着脚站在湖边,闭眼抹了一下脸上的雨水混着湖水,凝眸看着湖中不断出掌泄力的叶翎,随时准备冲过去。

    整整持续了一个时辰。湖中的水都被打出许多,水位下降。

    风大雨急,南宫珩看着叶翎终于平静下来坠入湖中,飞身而起,过去将叶翎捞出来,抱着她回到了无花阁。

    叶翎面色涨红,嘴角溢血,又昏迷了过去。

    南宫珩把她放在床上,给她把脉。脉象十分不稳。

    南宫珩给叶翎施针过后,叶翎面色稍稍恢复了一些。他微微松了一口气,一手抱着叶翎,一手贴在她后背,用内力为她驱寒。

    做完这件事,南宫珩放下叶翎,站起身,身上唯一的浴巾松开掉落,他连忙捡起来,背对着叶翎,正要裹上,就听身后传来一道虚弱的声音:“你是谁……”

    南宫珩神色一僵,匆忙用浴巾裹住关键部位,转身,不可置信地看着叶翎:“小叶子,你刚刚说什么?”

    叶翎睫毛微颤,眼睛闭上又睁开,眼神迷茫:“你……是谁……这是何处?”

    “小叶子,你失忆了?”南宫珩狠狠拧眉。怎么会这样?叶翎把什么都给忘了?可她又没伤到脑袋!

    南宫珩看着叶翎,眼睛眨了眨,走过去,坐在床边,握住叶翎微凉的小手,叹了一声:“夫人,你可是醒了!咱们去年今日拜堂成亲,还没入洞房,你受伤昏迷,这一躺,就是一整年。我等了一年,盼了一年,终于把你盼醒了。今夜无星无月,狂风骤雨,大吉大利,为夫已沐浴脱衣,来,我们补上去年的洞房吧!”

    南宫珩话落,俯身,就要一亲芳泽。

    叶翎翻了个白眼,抬手,捂住自己的嘴。

    “死变态,你骗鬼呢!”叶翎小手打在南宫珩光裸的胸膛上,幽幽地说。

    南宫珩目光灼灼地看着叶翎:“小叶子,是你先骗鬼的。装失忆?嗯?你接着玩儿,正好咱们入洞房!”

    叶翎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闭上眼睛,唇角微微翘起来:“鬼兄,今日已经九月初八了?”

    “是啊,你还记得这是什么日子吧。去年今日拜的堂,一年了,你也不让我入洞房,有天理吗?有人性吗?”南宫珩声音控诉。

    叶翎轻哼了一声:“去年那个死鬼躺在我身边,冰冰凉,现在你想诈尸?滚一边儿去!”

    南宫珩眸中笑意蔓延,俯身抱住了叶翎:“小叶子,生辰快乐。”

    “鬼兄,谢谢。”叶翎靠在南宫珩胸口,浅笑吟吟。

    两人静静相拥,叶翎看着不远处墙壁上的大洞,那可是她的杰作。

    “哎,小叶子,我衣裳都脱了,要不咱们就……”

    “死变态,你为什么不穿衣服?身材好了不起啊?老实交代,趁我昏迷是不是占了我便宜?”

    “那我老实交代了能有什么奖励吗?”

    “奖励……今夜无星无月,狂风骤雨,大吉大利,看在这么美的胸肌腹肌的份上,鬼兄,你要不要亲我?”

    ------题外话------

    有二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