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八百个火影〕〔快穿:女配又跪了〕〔妖孽修真弃少〕〔鬼眼医妃:王的盛〕〔萌宝出击:妈咪束〕〔攻略恶魔冷殿下〕〔位面无限重生〕〔无限二次元大乱斗〕〔嫁给全城首富后我〕〔帝后名之谋取天下〕〔摘仙令〕〔夫人捂紧你的小马〕〔我在边关种田忙〕〔太子妃她命中带煞〕〔宫斗失败我只能当〕〔八零鲜妻有点甜〕〔反派大佬三岁半〕〔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不好好搞科研就要〕〔民国穿越来的爱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109.清羽过关,南宫审问(一更)
    楚明泽话落,眼眸幽深地看着宋清羽的反应。

    “我是你爷爷!”宋清羽眸光一寒,话音未落,拔剑指向楚明泽,“说!谁派你来的?想要杀我,取而代之?”

    楚明泽面具后,神色一变!他竟丝毫没有看出宋清羽的慌乱无措!

    如果云尧经历过还魂重生,变成宋清羽,那么乍闻楚明泽自称宋清羽,不需要验证声音和样貌,第一想法应该是,宋清羽的灵魂也借主重生,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如此,他不该是这种反应!

    楚明泽看着宋清羽寒光湛湛的长剑,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声:“你是云尧,对吗?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你变成了我,我成了另外一个人。一开始,我不敢确认,但你给我的感觉,太熟悉了。你只能认亲娘当干娘,想必心中,不好受吧?”

    楚明泽在诈宋清羽!有些事,不是不可能,只是无法确认,他一定要逼宋清羽露出破绽!

    宋清羽闻言,轻嗤了一声:“北胡蛮子派来的细作?你脑子进水了吗?说些什么鬼话!我一直活着,哪里来的同年同月同日死?阿尧去年过世时,我尚在昏迷中!莫名其妙!”

    楚明泽眼眸微眯,抛出最后一个杀手锏,声音低沉地说:“阿尧,八岁那年,苏湮要抓我,抓错了你。”

    宋清羽闻言,神色一凝:“苏棠!是你吧?我是你们安乐楼新接的任务?想趁叶翎受伤,取代我,得到皇上重用,掌控南楚兵权!我说的,对吗?”

    楚明泽心中微沉!这件事是绝密,苏棠曾对他提过一句。这是他本以为,只要说了,就能取得宋清羽信任的绝招!但似乎,没用……

    宋清羽冷笑:“苏棠,苏楼主!初次见面,如阿尧所言,你的确脑子有病!不知所谓!我躺了两年,身体才恢复,不是你的对手!但不管是你,还是你的人,想要当我的替身,劝你们别自以为是了!以为我爹娘认不出自己的儿子吗?”

    “呵呵……”楚明泽声音突然变了,“被你发现了,我是苏棠。路过楚京,得知你活过来了,前来瞧瞧。刚刚只是开个玩笑,别介意。我跟阿尧,可是好朋友呢。”

    宋清羽冷哼了一声:“别侮辱了好朋友这三个字!脑子有病,劝你尽快医治!”

    “恭喜你,死而复生,后会有期。”楚明泽话落,从开着的窗户飘出去,眨眼功夫消失在宋清羽视线中。

    宋清羽一步一步,慢慢地进了内室,走到床边,转身,坐下,面色惨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听到那人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宋清羽心中就掀起了惊涛骇浪!他在想,清羽真的也还魂重生了?否则,他怎会说那样的话?

    但随即,宋清羽告诉自己,要冷静!即便真是宋清羽还魂重生,两年时间,为何一直不出现?定然有蹊跷,绝不能自乱阵脚!

    而楚明泽所言的“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也让宋清羽心中惊骇!因为云尧是何时“死”,这世上,本该只有他和南宫珩两个人知道!

    宋清羽言语中,也暗藏了玄机。他称呼云尧为阿尧,那人便顺着他的话,叫他阿尧。

    但云尧最好的两个朋友,南宫珩素来管他叫尧尧,而宋清羽,从小就管云尧叫大哥!

    因为两人同时出生,自小一起玩儿,两家长辈说要分个大小,让他们猜拳,云尧赢了。他是哥哥,宋清羽成了弟弟。

    当听到那人说出“阿尧”二字时,宋清羽就确定了,他绝对不是真正的宋清羽灵魂重生!

    等楚明泽提起宋清羽和云尧八岁那年发生的事,宋清羽第一个就想到了苏棠!

    楚明泽承认他是苏棠,但宋清羽心中依旧有深深的疑惑!

    苏棠怎么会知道云尧何时“死”的?最恐怖的是,那人竟然知道他还魂重生的事情!从头到尾,都在逼他承认!

    云尧和宋清羽,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而后,云尧变成了宋清羽。

    这件事,若是天意,那么宋清羽不说,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甚至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能想得到这样匪夷所思的事!

    宋清羽心中惊惧,难道……难道……他还魂重生这件事,根本不是天意,是人为?!

    为什么有人能做到这样逆天换命的事?为什么有人要做这样的事?

    刚刚那人,定然与安乐楼有关!即便不是苏棠,也跟苏棠关系密切!

    而当年,云尧的死,宋清羽的死,所谓的同年同月同日死,竟然,是被人故意设计的吗?

    “阿羽?阿羽?”

    温敏在门口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动静,心中疑惑,走近内室,就见宋清羽脸色煞白,汗涔涔地坐在那里,像是傻了一样……

    “阿羽!”温敏神色一惊,快步走过来,伸手贴在宋清羽额头,冰凉的,“你这是怎么了?哪里又不舒服了吗?你别吓娘!我去请风少主来!”

    见温敏要离开,宋清羽伸手,抓住了她:“娘,别去。”

    “阿羽,你快告诉娘,到底哪里不舒服?”温敏神色担忧不已。

    宋清羽摇头,深吸了一口气:“我许是染了风寒,没事的。”

    “阿羽最近是不是太累了?看你这一头的虚汗。”温敏一脸心疼,坐在宋清羽身旁,握着他的手,也是冰凉的,“娘还是请风少主过来给你看看吧,若真是风寒,让他给你开个方子。我知道,你怕麻烦人家。他喜欢娘做的菜,娘给他多做几顿,日后好好报答人家。”

    “娘,我真的没事。”宋清羽声音轻飘飘的,感觉全身力气像是被抽干了,眉宇之间疲惫至极,“娘给我煮一碗姜汤吧,我想喝了,好好睡一觉。”

    “好,娘这就去给你煮姜汤。”温敏轻轻拍了一下宋清羽的手,“我看你这就是累着了,你先睡一会儿,等煮好了,娘再叫你。”

    “嗯……”宋清羽话落,鞋袜也没脱,倒在床上,背对着温敏。

    温敏给他脱去鞋袜,盖上被子,又轻轻拍了拍,微叹一声,脚步轻快地出去,把门窗都关好,煮姜汤去了。

    宋清羽身体蜷缩,脑中一片空白。

    他原以为,天意如此,他要带着云尧和宋清羽两个人的命,好好活下去。

    却原来,都是阴谋吗?做这件事的人,就是杀害他们的凶手,到底在图谋什么?

    不对!方才那人,并不确定他的灵魂真是云尧,分明是来验证的!他绝对不能承认!不可以露出任何破绽!否则麻烦将会无休无止!

    想到这里,宋清羽眼眸一凛,猛然坐起,擦了额头的汗,脱去身上汗湿的衣服,换了一身新的,深吸一口气,面色恢复如常,走出房间,脚步稳健地出了聆风院。

    楚明泽原本打算离开楚京,回永生岛去复命,只是尚未走远,突然又觉得不对!万一,宋清羽的灵魂就是云尧,只是不肯承认,伪装高明,故意说那些话来掩盖呢?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楚明泽想到这里,又立即折返回来!他倒是要看看,方才那么镇定应对的宋清羽,这会儿在做什么?是不是躲起来,又惊又怕?!

    楚明泽默默地看着宋清羽走出聆风院,神色如常,去了云修住的院子。

    云修的双脚已经恢复,这会儿正在院中静坐。自从失忆后,他时常处于恍惚状态。

    “云二弟。”宋清羽叫了一声。

    云修抬头,扯出一抹淡淡的笑来:“宋大哥。”

    “今夜皇上在宫中设宴,我要跟爹一起去,你想去吗?”宋清羽笑容清浅。

    云修垂眸摇头:“我就不去了。”

    “也好。”宋清羽微叹,“那你好好休息,若是无事,可以去找我对弈。”

    “嗯。”云修点头。

    宋清羽转身离开,去找宋茳。

    宋茳正在后花园侍弄温敏种的花,宋清羽上前去帮忙。父子俩说说笑笑,相处融洽又自然。

    看起来,宋清羽似乎真的只当还魂重生是个玩笑,并未受到任何影响。

    楚明泽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又深深地看了宋清羽一眼,转身离开。

    一直到傍晚时分,宋清羽才回到聆风院的房间,关上门,面色倏然沉了下去。

    他打开柜子,里面放着南宫珩留下的天音琴。

    幸好,如今的宋清羽是云尧,而云尧并不是特别喜欢音律,最近忙于练功,把琴放起来多日没动过。

    若是楚明泽来的时候,天音琴在外面放着,被他发现,只会让他对宋清羽的怀疑更多几分。

    “阿珩……”宋清羽心中微沉。

    那人既然知道云尧和宋清羽同年同月同日死,既然一切是人为的,那么,有人假扮云尧打仗,当上南楚战王的事,幕后之人定然知晓!

    而且,幕后之人疑似苏棠,或与苏棠有关。而苏棠十分清楚,南宫珩与云尧是自小患难结下的情谊!所以,苏棠一定知道,那一年时间里,假扮云尧的,就是南宫珩!

    这件事,若是暴露出去,将会对南宫珩的处境极其不利!即便他的父皇再疼爱他,怕是东晋百姓都会将他视为叛国皇子!

    想到这里,宋清羽又担忧起南宫珩来。

    他原本打定主意,绝不会把他是云尧还魂重生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包括南宫珩。

    但如今,他突然发现,一切都是人为,幕后还有阴谋,并且牵连到了一心只为帮他的南宫珩。

    当下,宋清羽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决定要告诉南宫珩他最大的秘密!南宫珩是他在这世上最信任的人,没有之一!

    但写信自然不行,事关重大,只能当面讲。宋清羽却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次见到南宫珩。

    “天音琴在这儿,阿珩,希望你早点来找我……”宋清羽喃喃地说着,把天音琴又换了个地方,藏得更深些,以防万一。

    宋清羽不知道,南宫珩此刻就在楚京。

    而南宫珩不知道,宋清羽就是云尧。在叶翎苏醒前,他要寸步不离地守着她,自然不可能来找宋清羽,取早已被他抛到脑后的天音琴。

    中秋节之夜,楚皇在宫中设宴,与群臣同乐。

    叶翎没醒,最大的焦点变成了独自一人前来赴宴的叶缨。

    很多人心中疑惑。一是叶翎为何不来?二是叶缨自从四年前出事后,再没有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而且她并没有官职在身,凭什么来参加?

    宋茳带着宋清羽进入大殿时,见叶缨在,也有些不解。

    原本按部就班的宴会,当楚皇突然宣布,叶翎身体抱恙,由叶缨取代她,成为南楚主将时,全场哗然!

    投注到叶缨身上的眼神,倒没有鄙夷,毕竟那件事过去许久,叶缨是受害者。

    但几乎每个人都觉得,楚皇太儿戏了,叶翎能力超群,不代表叶缨也可以!

    叶缨面色平静,任由旁人审视。

    楚皇正在想,是否会有人冒头反对时,就见一道青衣身影,起身离位,跪在了中间。

    是宋清羽。

    如此,包括楚皇在内,众人都不解,这位镇北公世子是要做什么?

    宋茳知道,心中微叹,也没拦着。

    “启禀皇上,宋清羽愿为守护南楚,尽一份力!”宋清羽恭声说。

    他想保护叶家的弟弟妹妹,不只是叶翎。如今叶翎伤了,楚皇又让叶缨冲在最前面,宋清羽的第一个念头是,他不能再等了!

    不是看不起叶缨,宋清羽只是想护着他们姐弟三人。当主将,是一件高危的事。便是智谋双全如叶翎,如今都遭了毒手。

    众人神色都怪怪的。皇上刚宣布新的主将,这个宋家的美人出来说这样的话,是要跟叶缨抢那个位置?

    楚皇神色不见恼怒,反而朗声笑了起来:“好!我们南楚,就缺这样有血性有抱负的年轻人!当初宋世子在军中,表现出色,只是因为意外重伤,如今看来是大好了!”

    叶缨没意见。她的初衷只是想让叶翎退下来,因此才推了自己出去。若是楚皇要把主将之位给宋清羽,叶缨觉得也很好,她回家带孩子去。

    就在众人纷纷猜测楚皇最终的决定时,就听楚皇笑容满面地说:“叶缨当主将,宋世子当副主将!你们二人,可要通力合作,不要让朕失望啊!”

    “是,皇上。”叶缨轻轻颔首。

    宋清羽目的没达到,但这样的结果也差不多,恭敬谢恩后,回到宋茳身旁,对着对面的叶缨点头致意。

    只有他知道,他们两人是从小一起练武,一起读书的师兄妹,合作自然不会有任何问题。

    南楚百官都发现了,自从叶翎一鸣惊人之后,楚皇就越发喜欢大胆启用年轻人。

    对于叶缨和宋清羽的能力,众人心中都有问号,只能相信楚皇看人的眼光,等着看这两人的表现了。

    而楚皇自爆叶翎身体抱恙,既然到了要换将的程度,情况应该很不好。

    这个消息很快会传开,到时候,不安分的北胡蛮子,怕是又要来挑衅了。

    中秋宴会结束,叶缨出宫回府,先去了一趟无花阁。

    夜已深,叶翎未醒,南宫珩坐在床边,正在吃温敏做的桂花糕。

    见叶缨过来,南宫珩问了一句:“顺利吗?”

    叶缨点头:“宋清羽主动请缨,皇上命他做副主将。”

    “宋家那个美人儿啊?”南宫珩轻笑,“看来他身体好得差不多了。如此很好,都是自己人,到了军中,可以互相信任和扶持。你做好准备,或许近日就要离京北上了。”

    叶缨点头:“我知道。到时候家里,就拜托你了。”

    “说了,这也是我家。”南宫珩这句话,是看着叶翎说的。

    叶缨看过叶翎,没说什么就回去了。

    子时已过,南宫珩打算上床躺一会儿,好多天没睡觉了。

    “主子。”七星的声音在外面响起。

    “进来。”南宫珩放下纱帐,就见七星提着苏棠从窗口飞身进来。

    苏棠浑身无力,被五花大绑,蒙着眼睛,扔在地上。

    南宫珩摆手,七星退了出去。

    “苏棠。”南宫珩开口。

    苏棠冷笑:“南宫珩!你怎么想起要见我了?有种杀了我,别废话!”

    “你是想要还魂转生,换个干净的身体,对吗?”南宫珩缓缓地说。

    话落,就见苏棠身子明显颤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