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羽何家荣江颜〕〔妻贤〕〔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人仙百年〕〔好孕甜妻:狼性大〕〔雨墨修仙传〕〔混在诸界〕〔全部满分〕〔怪物合成大师〕〔怪物安保公司〕〔未婚夫每天都找我〕〔公子还请留步〕〔凌天辰桑语溪〕〔撒娇小甜妻,总裁〕〔大佬的夫人是只小〕〔安天〕〔剑啸长歌〕〔我在星际虐大佬[机〕〔穿成摄政王心尖尖〕〔开局快递月薪十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096.云堃归来,叶翎怒斥(二更)
    西夏新皇百里夙,遇刺重伤,生命垂危。

    幸得神医门少主风不易出手相救,捡回一条命。

    西夏国的太医都被放出宫,各自回府去了。而百里夙已脱离危险的消息,很快传遍京城。

    百官和百姓都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如今的西夏国,可经不起折腾了。

    西凉城太子府。

    苏棠人事不省,面朝下被扔在地上,露出左肩上的彩蝶纹身。

    风不易蹲在旁边,仔细观察,眉头越皱越紧。

    旁边,叶翎和南宫珩对坐喝茶。

    “小叶子,咱俩打个赌,就赌小风风能不能知道苏棠肩上那是什么鬼东西?”南宫珩笑着说,“我猜不能。”

    “没法赌。”叶翎唇角微勾,“我也猜不能。”

    旁边站着的百里夙,心理稍稍平衡了一点点。南宫珩和叶翎毒舌的功夫太厉害,并不只是针对他,而是逮谁怼谁,连风不易都不放过。

    风不易手中多了一根金针,抬头凉凉地看了一眼南宫珩和叶翎。

    一针下去,蝴蝶纹身处没有血流出来,风不易神色微变。

    “我确实不能。”风不易站了起来,若有所思,“我怀疑,这不是一般的毒,是蛊。”

    南宫珩和叶翎同时起身,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上次听到这个字,是风不易说百里夙对当年的事情一无所知,疑似被人用蛊毒控制了心智。

    如此,苏棠背后,控制他的主子,跟当初让叶缨为百里夙解毒的人,极有可能,就是同一人!

    “蛊毒,我是一点都不懂。”风不易神色无奈,“而且,你们小心一点,那人有可能会利用这个,找到苏棠所在。他固然是个很好的诱饵,但也可能让你们惹火烧身。”

    南宫珩思忖片刻之后说:“我会安排,不会让苏棠跟小叶子扯上任何关系。”

    “你要带他回东晋?”叶翎挑眉。

    南宫珩伸手,捏了一下叶翎秀挺的小鼻子:“你想得美!我要跟你回南楚!至于这个脑子有病的,我已给他想好了去处。”

    风不易看着南宫珩对叶翎动手动脚,等着叶翎踹南宫珩,谁知竟然没有?

    “你们俩……”风不易神色怀疑。

    南宫珩笑得得意,伸手就把叶翎搂了过去:“我跟小叶子,现在在谈恋爱!”

    风不易翻了个白眼:“当初也不知道是谁,拜过堂就要走,说都跟他没关系了!哼,阿珩的嘴,骗人的鬼!小叶你可小心着!”

    百里夙不太明白,拜过堂就要走?什么意思?

    不过没有人给百里夙解释,他看着南宫珩把苏棠用麻袋装起来,叶翎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就从怀中拿出一封信来。

    “小妹,这个是……”百里夙把信递给叶翎。

    “里面如果不是银票,就不用给我了。”叶翎一脸认真地摇头。

    百里夙嘴角微抽:“小妹,你想要银票,我可以给你准备。”

    “你的意思是,我缺钱?还得问你要?”叶翎轻哼了一声。

    百里夙摇头:“我不是那个意思。这是我给叶缨的信,麻烦你帮我带去。”

    “只有给我姐的信,没有给宝宝的只言片语?”叶翎明摆着挑刺儿。

    百里夙神色有几分尴尬:“请转告尘儿,我这边忙完,会尽快去看他的。”

    叶翎这才勉为其难地收下那封信,又来一句:“若我姐不看,直接撕了,不关我事。”

    百里夙心中微叹,点头不语。

    要带的东西挺多,因为太后明氏给叶缨和叶尘母子,以及叶翎和叶旌都准备了许多礼物,每一样都不是凡品。长辈心意,不好推辞。

    当日他们就离开西凉城,往南楚而去。

    百里夙回到皇宫,越发体会到孤家寡人是何种感觉了。

    曾经的百里夙,习惯孤独,甚至享受孤独,不愿与人来往。

    但如今的他,心中有了牵挂。总是叫他人渣的朋友离开后,他竟然不太习惯,一时无措,不知该做什么了。

    “百里夙,管好你自己,照顾好你娘,下次再出事,你还是那么弱,想让我叫你姐夫,下辈子吧!”

    这是叶翎临行前,与百里夙告别的话。分明是扎心的话,却带着隐晦的关切。

    百里夙如今想来,竟觉心中微喜。他是有机会的,只是从此刻起,必须摒弃曾经得过且过的心态,好好振作起来,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能给叶缨和孩子安全感。如此,他才有资格,去求一家团聚。

    两日后,就是明氏的寿辰。因百里复尸骨未寒,并未举办寿宴。

    百里夙送给明氏的寿礼,是他亲笔所画的,叶尘的画像。

    明氏当时见到,潸然泪下,再次叮嘱百里夙,一定要想办法,早日把叶缨娶回来,把孩子接过来。

    楚京靖王府。

    闭门谢客多日,叶尘好想出去玩儿!

    这天叶尘从竹房子里出来,有些闷闷不乐。娘总是在看书,小姨出远门,小舅在练武,神仙叔叔和美人叔叔都走了,好无聊呀!

    突然,叶尘感觉什么东西他身后。

    回头,叶尘瞪大眼睛,先是吓一跳,跑开好几步,过了一会儿,又小心翼翼地走过来,伸出小手,摸了摸小鹿的耳朵,神色惊奇:“这是什么呀?好好看!”

    叶缨就坐在窗边看书,听到外面的动静,抬头看出来,就见叶尘面前站了一头比他高一点点的小梅花鹿,大大的眼睛湿漉漉的,微微低着头,正在舔叶尘的小手。

    叶缨出门,就听叶尘乐得咯咯笑:“它喜欢我!”

    七星站在院门口,对着叶缨点点头,就不见了人影。

    “娘,它是什么呀?”叶尘第一次见小鹿,不认识。

    “这是鹿,梅花鹿。”叶缨说。

    “鹿?”叶尘眨了眨乌溜溜的大眼睛,眸光璀璨,“我要给它取个名字,叫点点!”

    叶缨浅笑,见小鹿温顺,便也没管,让叶尘自己跟小鹿玩。

    叶尘超喜欢小鹿点点,还要跟它一起睡,不过被叶缨给制止了。

    叶缨在竹房子里铺了干草,就让小鹿睡在里面。叶尘早上睁开眼,衣服都没穿好,就跑过去看他的小伙伴儿。

    七星跟八卦兄弟俩时隔多日相聚,喝了一顿酒,聊了许久,一起等着他们的主子归来。

    一辆马车进楚京,径直去了战王府。

    不多时,战王府的管家来敲靖王府的门。云忠开门,管家脸色不太好看,低声跟云忠说了几句话。

    云忠当场愣住。

    “王妃可在府中?快请她过去看看吧!”老管家沉声说。

    云忠摇头,压低声音说:“主子领了皇差,近日不在京城。”

    “唉!这可如何是好?”管家摇头叹气,又匆忙回去了。

    云忠想了想,来找叶缨。

    “你说什么?”叶缨美眸错愕,“谁回来了?”

    云忠神色也是不可置信,但还是转述了战王府老管家来说的话。

    叶缨拧眉:“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不好插手,等小妹回来,我会告诉她。”

    当日,楚京之中传开一个爆炸性的消息!

    战王云尧的父亲,已经死了十六年的云堃,竟然活着回来了!

    当初云堃带兵与北胡交战,重伤坠江,死不见尸。

    彼时云堃是南楚地位仅次于叶晟的将军,他死了,留下薛氏,四岁的云尧,以及尚不满周岁的云修,孤儿寡母。

    薛氏一个人,含辛茹苦带大两个儿子,对云尧寄予厚望,对云修只求安稳。到如今,云尧已故,云修伤残,薛氏才年近四十,两鬓已染上霜色。

    结果,她祭奠怀念了十六年的丈夫,竟然一直活着!而且不是一个人回来的!

    楚京之中,关于云家的流言,沸沸扬扬。

    云堃跪在楚皇面前,重重磕头,高呼万岁。

    楚皇面色不见喜怒:“云堃,你该跟朕解释一下,你这些年,都去哪儿了?”

    云堃沉声说,他当年被行船渡江的尤姓商人所救,因身上之物都被冲走,那人不知他身份。而他坠江后,脑部遭受重创,失去了全部记忆。后娶了尤姓商人之女,生下一儿一女。直到上月,他因坠马撞伤前额,昏迷三日,再醒来时,才记起前尘往事,便回京来了。

    楚皇看着云堃额头那道新伤疤,观他言行,不似作伪。而云堃所言,都是可以调查的,他既然敢说,十有八九,是真的。

    “好了,既然你大难不死,又回来了,先歇息一段时日,陪陪家里人。别的事,过后再谈。”楚皇神色淡淡地说。

    两日后,叶翎回到京城。

    明面上只有她一人,南宫珩在暗中,风不易在后面。

    “小姨!小姨回来啦!”

    叶尘和小鹿点点一起欢快地朝着叶翎跑了过来。

    叶翎笑着俯身抱起叶尘,小鹿点点绕着叶翎转了一圈,脑袋蹭了蹭她的腿。

    “美丽的二姐,你可回来了!”叶旌满头大汗地跑来,因为他刚刚在练剑。

    叶翎离开后,哑奴主动教叶旌习武,对他要求很严格。

    “小弟又长高了。”叶翎笑着说。

    “小姨,我也长高了!”叶尘挺着小胸脯,笑容灿烂。

    叶翎亲了一下叶尘的额头:“是!我们宝宝长高了,更可爱了!”

    “小姨不是说,会带美人叔叔和神仙叔叔回来吗?”叶尘往叶翎身后看啊看,也没有人。

    叶翎轻笑,在叶尘耳边小声说:“今夜你跟小姨睡,等晚上睡觉的时候,喊一声美人叔叔,他就来啦!”

    “真的?”叶尘小脸惊奇。

    叶翎点头:“真的!”

    “好呀!”叶尘觉得好神奇好好玩,已经开始期待了。

    “小妹。”叶缨在不远处叫叶翎。

    叶翎让叶旌带着叶尘去玩儿,她跟着进了叶缨的房间。

    “大姐,百里夙那边没事了。”叶翎对叶缨说。

    叶缨皱了皱眉:“这个我知道。”哑奴三天两头来跟叶缨汇报关于西夏国的最新传闻。

    “还有这个,大姐先看看,我再跟你讲西凉城的事。”叶翎拿出百里夙给叶缨的信,打算跟叶缨聊聊百里夙的母亲。

    叶缨接过去,就扔在一旁,蹙眉问叶翎:“你回城时,没听说那件事?”

    “哪件事?”叶翎不解。她家里人都好好的,能有什么事跟她有关?

    “云家的事。”叶缨说,“云堃回来了。”

    “谁?”叶翎愣了一下,直觉这个名字好陌生,片刻后反应过来,这是云尧的父亲,她名义上的公公。

    “也就是前日的事。”叶缨说,“那日战王府老管家来寻你,你不在,我也没过去。据说云堃已入宫见过皇上,并没有被治罪,想来他对死而复生,失踪多年的解释,皇上信了。”

    叶翎眼眸微微眯了起来:“左不过就是重伤被救,失忆才醒罢了!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吧?”

    叶缨摇头:“带了一个女人,还有一双儿女,女儿十五,儿子十四。”

    “看来他这些年,过得很不错。”叶翎轻哼了一声,“我洗个脸,换身衣服,过去看看。”

    一刻钟后,靖王府大门敞开,叶翎策马而出。

    行至战王府大门外,老管家见到叶翎,神色一喜,连忙迎上来。

    “娘还好吗?”叶翎下马,问了一句。

    老管家摇头,连连叹气:“王妃快去看看老夫人吧!”

    叶翎见到薛氏的时候,她神思不属,呆愣愣地坐在那里,眼角泪痕未干。

    “娘。”叶翎叫了一声。

    薛氏缓缓地抬头看过来,见是叶翎来了,连忙偏头,抹了下眼角,问了一句:“听说你奉皇命出城办差去了,还顺利吧?”

    叶翎皱眉,在薛氏身旁坐下,拿过她的手,给她把脉,心疾比上次又严重了许多。

    “娘,你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你希望我怎么做,你说,我照做,不会让某些人欺负你的。”叶翎对薛氏说。

    叶翎刚来到这个世界,薛氏护过她。而云尧跟南宫珩是兄弟,战王的名头,包括这座府邸,都是南宫珩送给云尧的“礼物”,是给薛氏和云修安身立命的。

    薛氏闻言,鼻子一酸,不觉悲从心来,瞬间泪流满面,抓着叶翎的手,泣不成声:“他……他……他一回来,竟责备我……没有守好这个家……怪我不该让尧儿年纪轻轻出去闯,最后丢了性命,连仅剩的修儿,都落得身体残疾……叶翎,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年了……我是怎么过来的……尧儿没了,修儿伤了……最痛的,是我……是我啊!”

    叶翎闻言,面色一沉:“这个家如何,轮不到他来说!”

    门外传来一个陌生婆子的声音:“老爷和夫人听说王妃回来了,请王妃去正厅相见。”

    叶翎眼眸一寒,放开薛氏,起身走了出去。到门外,就见一个衣着华丽的老婆子,陪着笑对她行礼。

    “你叫的哪门子夫人?你家那位夫人,没有给我婆婆敬过茶,充其量就是个外室!一点规矩都没有!”叶翎话落,不管那婆子难看的脸色,大步朝着前厅走去。

    战王府的正厅很气派,里面还挂了一块楚皇亲笔御题的“战”字金匾。

    叶翎进门,就见主位端坐一人。

    云堃身材高大,如今已四十多岁,面上没有皱纹,仪表堂堂。跟如今年事不高,却已苍老憔悴的薛氏,形成鲜明对比。

    云堃下手,坐了一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美貌妇人。眉目秀丽,气质温婉。

    还有一个俊秀的华服少年,和一个面容姣好的粉衣少女,都朝着叶翎看了过来。

    云堃看着走进来的绝色女子,一瞬间仿佛看到了叶晟的夫人,张口,微笑着,感叹道:“当年我与叶晟老弟就说过,两家定要结个儿女亲家!一晃多年过去了,叶翎,你很出色,没有辱没你父亲的威名,也没有辱没尧儿的威名!”

    云堃张口,先提叶晟,再提云尧,话落就等着叶翎管他叫爹。

    叶翎大步走到云堃面前,冷冷地说:“起来!”

    云堃愣了一下,皱眉:“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从这个位置,给我起来!”叶翎冷声说,“当年你也没有立下过能封妻荫子的功勋,抛下孤儿寡母十几年,自己在外过得逍遥快活,一回来,就成了战王之父,是不是很得意?”

    “你!”云堃面色一沉,“这是你跟长辈说话的态度吗?”

    “长辈?”叶翎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你算哪门子的长辈?提醒你一句,这里是战王府,不是云府!听娘说,原来你们云家那个破宅子,一直还留着呢,那里才是你该去的地方!限你一个时辰,带着你的女人孩子,从战王府给我滚出去!”

    云堃面色恼怒,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我是云尧的父亲!当年我的事,是意外!皇上都没有怪罪,你作为晚辈,竟如此无礼!”

    叶翎冷笑:“我婆婆当年最艰难的时候,没有丈夫给她依靠,如今,她更不需要你带着你的娇妻爱子,回来给她添堵!怪她没守好这个家,没养好你那俩儿子?是啊,她是个寡妇,孩子没有爹!我不管你用什么说辞骗过了皇上,在我这里,你什么都不是!你是不是以为,只要你回来,还能得到皇上重用?听好了,我现在是南楚的主将,你如果想给我当部下,我很欢迎!到时候,我会给你一个战死沙场的机会,弥补当年的遗憾!让我婆婆,坐实寡妇之名,我想她会比现在更舒心!”

    “战王妃,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样……”云堃的新夫人尤氏,神色谦卑地开口说,“老爷过去那些年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所以才没有回来。他一想起家里的事,就马不停蹄赶回来了。若是因为我和两个孩子,碍了夫人的眼,我们可以走。”

    叶翎没有理会尤氏,看着云堃冷冷地说:“一个时辰后,如果你还在这个府里,我会让你横着出去!”

    叶翎话落,转身,大步离开。

    角落阴影里,宋清羽坐在轮椅上,身后是宋茳给他安排的暗卫。他看着叶翎离开的背影,久久没有收回视线。

    他自己的母亲,他却再也不能光明正大地护着,幸好幸好,有叶翎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大奉打更人〕〔婚久情深:老婆大〕〔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