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林羽何家荣江颜〕〔妻贤〕〔征服天国之曙光时〕〔人仙百年〕〔好孕甜妻:狼性大〕〔雨墨修仙传〕〔混在诸界〕〔全部满分〕〔怪物合成大师〕〔怪物安保公司〕〔未婚夫每天都找我〕〔公子还请留步〕〔凌天辰桑语溪〕〔撒娇小甜妻,总裁〕〔大佬的夫人是只小〕〔安天〕〔剑啸长歌〕〔我在星际虐大佬[机〕〔穿成摄政王心尖尖〕〔开局快递月薪十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086.楚皇训子,秦徵劝女(二更)
    “南宫,听说云尧因中毒而死,他所中何毒?神医门的人都解不了吗?”宋清羽状似无意地问。

    南宫珩微微仰头,眯着眼睛看树叶间隙洒下来的阳光。听到宋清羽的问题,他摇头说了三个字:“解不了。”

    宋清羽心中微叹。南宫珩没有对他说出云尧真正的死因,想来是不愿让他难过吧。

    两人静静地坐在云尧坟墓前,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了许久的话,多是在回忆童年时的趣事,少年时的过往。

    不知不觉,日落西山。

    南宫珩把酒壶倒过来,里面一滴酒也没有了。他端起墓碑旁那杯酒,洒在墓碑上,对着墓碑说:“尧尧,人固有一死,我们俩早晚会去陪你的。”

    尧尧……八岁那年认识,一路同行流浪,南宫珩就是这么叫云尧的,虽然云尧从不肯答应,说太像叫小姑娘。

    人固有一死……南宫珩式的开朗幽默,让宋清羽如今再看墓碑上的“云尧”二字,心情都平静坦然了许多。

    回去的时候,依旧是南宫珩背着宋清羽。

    “带着琴去,原是想给云尧弹个曲子,到那儿又没心情了。”

    回到镇北公府聆风院,南宫珩把宋清羽放下,天音琴放在一旁桌上。

    “南宫七皇子。”温敏出现在门口,面上带着温柔慈爱的笑。

    南宫珩拱手:“伯母好。”

    “不敢当,谢谢你把天音琴借给阿羽。”温敏只觉这个传闻中的纨绔皇子长得真好看,又有礼貌,一点架子都没有,今日还亲自背着宋清羽去祭拜云尧。温敏对他印象极好。

    “小事。”南宫珩笑着说。

    温敏热情挽留南宫珩在府里吃饭,说今日她亲自下厨做了几道菜,专门为感谢南宫珩的。

    南宫珩想起那次叶翎从镇北公府为他打包的金丝饼,笑容满面地说:“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宋茳跟老朋友喝酒去了,不在府中。温敏和宋清羽母子,以及南宫珩三人同桌吃饭。

    南宫珩很喜欢温敏做的菜,赞不绝口,尤其是那道金丝饼。

    温敏看南宫珩吃得又多又香,越发喜欢他。

    南宫珩临走,提出要打包剩下的金丝饼。温敏笑得乐不拢嘴,连忙给他装上,再三说让他以后有空就过来吃饭。

    南宫雯在靖王府吃的晚饭,还没吃完,南宫烈派人来寻她回去,她有些遗憾地走了,说下次再来。

    皇宫御书房。

    入夜时分,一道单薄的身影跪在门外。

    容贵妃带着人过来,看到楚明寅的样子,心疼不已,连忙去拉他:“寅儿,别跪了!你再这样,你父皇只会更生气的!”

    容贵妃说着,眼泪下来了。早知如此,当初她就该摒弃成见,早点促成楚明寅把叶翎给娶了!

    虽然容贵妃到现在也不喜欢叶翎,但她不得不承认,叶晟的这个女儿本事着实厉害,而且圣眷正浓,娶到手就会成为楚明寅极大的助力。比起那个妖媚的北胡郡主,简直好太多了!

    但世间没有后悔药。

    “母妃先回去吧,儿臣今日一定要求见父皇。”楚明寅声音虚弱。夜风微凉,他额头却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倔啊?”容贵妃抹着眼泪说,“你要跪,母妃跟你一起跪!”话落就在楚明寅身旁跪了下来。

    楚明寅拧眉:“母妃,求你了,若你真为我好,就回去,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容贵妃最后还是脸色难看地走了。

    回到她的宫中,不由又恨上了叶翎!若是当初叶翎没有拒绝楚明寅,怎么还会有这桩和亲?一个小寡妇,再有能耐,能越过楚氏皇族吗?真是不识抬举!

    “寻个机会,我定要好好治治她!”容贵妃面色阴沉,恨恨地说着,扯烂了手中的绢帕。

    楚皇刚刚用完晚膳,接过老太监递上的茶杯,漱口后,又接过帕子,轻轻擦了擦嘴角,神色淡淡地问:“走了吗?”

    “回皇上的话,八皇子殿下还在门外边儿跪着呢。这都一个多时辰了,八皇子素来身体弱,怕是受不住。”老太监很会察言观色,见楚皇问起楚明寅,就知道楚皇这是要见他了。

    “把这些都撤了,让他进来吧。”楚皇扔下手中的帕子,起身走回御书房正殿。

    老太监到门外去叫楚明寅,楚明寅起身,双腿颤颤,站立不稳,老太监连忙扶了一把:“八皇子殿下可要小心哪!”

    楚明寅被扶着进去,跪在楚皇面前,垂首恭敬地说:“儿臣参见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太监低头退了出去,楚皇看着楚明寅的脸色,轻哼了一声:“怎么?你还是来求朕收回成命的?”

    楚明寅摇头:“儿臣不敢。儿臣是来请罪的,因一时糊涂,做了不该做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万分后悔,求父皇责罚!”

    楚皇闻言,面色稍霁,看着楚明寅问:“你可知道,朕为何将北胡公主指给你?”

    楚明寅垂首说:“父皇这样做,自有深意,是儿臣愚钝。”

    楚皇叹气:“明寅,你原是朕以为,所有儿子中,最聪明的一个。但最近你做的这些事,让朕觉得,以往真是高看你了!”

    楚明寅心中咯噔一下,就听楚皇冷声说:“你认为叶翎对你是个大助力,所以想方设法都要娶她!你认为娶了完颜幽,有害无益,所以费尽心机都要拒绝!对你来说,娶个什么样的妻子,竟那样重要吗?近日你的所作所为,朕已完全看不到你自己的能力,只看到了你的浮躁和愚蠢!作为一个男人,作为南楚的皇子,竟被女人的事牵着鼻子走!朕对你,真是失望极了!”

    楚明寅面色一白,心中大震!

    “叶翎的事,朕已明明白白跟你讲过,以为你会懂!完颜幽不过是个棋子,朕根本不放在眼里!指给你,是想试试你的心性!没想到,你竟那样沉不住气!真不喜欢,娶回去,寻个合适的时机除掉就是!你竟当着其他三国皇室之人的面,那番儿女情长的做派,当真是昏了头了!”楚皇说着,面有怒色,重重地砸了一下面前的镇纸。

    楚明寅跪伏在地,面色惊惶:“父皇,儿臣错了!求父皇再给儿臣机会!”

    “西夏百里夙,东晋南宫烈,北胡完颜洪,随便哪一个,都不容小觑!都说北胡蛮子行事粗狂,但那频频出丑的完颜洪,都比你和明恒更懂得隐忍伪装!便是那东晋的纨绔七皇子,都不是个简单角色!与他们相较,你们,尤其是你,今日真是让朕颜面扫地!你还想娶叶翎?但凡你有她五分的本事和心性,朕今日就改立你当太子!”楚皇是真的怒了。

    楚明寅抬手,不停地抽自己巴掌!

    他一直以来都知道他的父皇是个极其理智的人,但到了此刻,他才真正明白,他跟楚皇之间的差距,隔着一道天堑!

    他太年轻,太幼稚,自以为沉稳,实则急功近利,舍本逐末!以为自己很能耐,但过去那段时间做的事,是真的太蠢了!蠢得他都想戳自己一刀!

    楚皇看着楚明寅不过片刻功夫,把自己的脸都打肿了,冷哼了一声说:“朕言尽于此,你回去吧!”

    “多谢父皇教诲,儿臣日后定谨言慎行。”楚明寅低着头,从地上爬起来,慢慢地退了出去。他知道,楚皇若真的放弃他,今日这些话都不会再跟他讲,他还有机会……

    楚皇寿宴已过,但三国皇室之人都没有着急离开,因为北胡南楚和亲已定,婚期就在月底。

    完颜洪要看着完颜幽出嫁,而东晋西夏的人都要留下喝杯喜酒。

    南宫雯天天往靖王府跑,跟叶尘混得很熟。若不是南宫烈不准,她都想住在靖王府。

    而南宫珩天天夜里偷偷溜到无花阁二楼睡觉,睡前例行要跟叶翎打一架,指点叶翎的武功。待天亮之前,再回驿馆。

    这日接云忠禀报,楚明寅来访。

    叶翎正在忙,随口说了一句:“不见!”

    “主子,八皇子说,他是来赔罪的。”云忠恭敬地说。

    叶翎神色莫名:“让他去前厅等着吧。”赔罪?自以为是的楚八转性了?还是又玩什么花样?

    叶翎足足让楚明寅等了半个时辰,才姗姗来迟。

    “八皇子殿下,又有何贵干?”叶翎一见楚明寅,语气不善,面子情都懒得再做。

    楚明寅起身,对着叶翎躬身,行了个大礼:“叶大将军,我为我之前的无礼冒犯,向你赔罪,希望你能原谅!”

    叶翎挑眉,落座,看着楚明寅冷笑:“怎么?八皇子今日不打算再对我倾诉衷肠了?改玩欲擒故纵了吗?”

    楚明寅苦笑连连:“你就别取笑我了,我是真心来赔罪的。”

    “怎么个真心法?”叶翎似笑非笑地问。

    楚明寅正色:“从今往后,我定不会再自以为是地骚扰你,我发誓!”

    “看来八皇子决定好好搞事业,不整日惦记着娶媳妇儿的事了?”叶翎面带轻嘲。

    楚明寅深深叹气,自嘲一笑:“是!我承认我有野心,我也承认对你有好感,但说实话,权势对我更重要。你早把我看穿了,我却当局者迷,做了不少蠢事。”

    叶翎看着楚明寅,这人还真是转性了,可能是被楚皇点拨过?看来这货是楚皇心中的接班人候选者。

    最初认识,叶翎其实觉得楚明寅挺聪明的,但他前段时间,确实急躁了。

    叶翎并没有把楚明寅放在心上,楚明寅也没对她造成任何伤害,既然楚明寅幡然悔悟决定好好“拼事业”,对叶翎来说,不是什么坏事。

    第一,楚明寅不会再骚扰她。第二,南楚的未来,还算有点希望。

    若所有皇子都是蠢货,叶翎觉得她作为南楚的臣子,得趁早跑路。

    “这个是我的一点心意,权当赔罪,请你务必收下。”楚明寅把他带来的一个木盒子,推到了叶翎面前。

    触手冰凉,叶翎眼底闪过一丝异色。打开,发现盒子是双层的,外层木制,里层嵌套着一个玉盒。玉盒之中,是一朵幽紫的花,妖冶神秘的颜色,一看就不是凡品。

    “先前神医门风少主在靖王府做客,你说他是拜你为师学弹琴的,但我想,应是你跟着他学医术的。”楚明寅正色道,“这是一株奇药,紫星花,我早年偶然得到的,或许对你有用。”

    紫星花,一花六瓣,形如六芒星,解毒圣物。

    叶翎唇角微勾:“既然八皇子这么有诚意,那我就笑纳了。”

    楚明寅心中微松,他还真怕叶翎不收。只要叶翎收下,日后他们能和平相处,再寻机会拉拢,让叶翎看到他的才能,以叶翎的理智,大抵还是会支持他的。只恨他之前昏了头,现在才想明白。

    楚明寅没再多说什么,起身告辞了。

    叶翎把紫星花收好,暂时没有要用的地方。

    五月的最后一天,楚明寅与完颜幽成亲,中间并没有再出什么风波。

    北胡完颜幽,正式成了南楚的八皇子妃。

    叶翎和叶旌去喝喜酒,楚明寅面上带着温和从容的笑,着实与曾经不同了。

    逍遥谷。

    秦徵因为先前走火入魔,身体大不如前,头发全白,苍老了许多。

    七星将南宫珩的信交给秦徵,而被他带回来的秦忆如,昏迷了一路,终于苏醒过来。

    看到周围的环境,再想起昏迷前的事,秦忆如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她面色一寒,扬手狠狠地抽了七星一巴掌:“是不是那个贱人指使你这样做的?”

    七星嘴角溢血,垂眸说:“秦小姐,这是主子的意思。”

    秦忆如脸色阴沉至极:“他被那个寡妇所迷,竟如此待我?!”

    秦徵已看完南宫珩写来的信,他看着秦忆如,这个从小乖巧懂事的女儿,如今一副执拗痴狂的样子,他倒是从来没见过。

    他也是今日才知道,他并不完全了解秦忆如。

    “阿如,为父和阿珩,你只能选一个,你选谁?”秦徵看着秦忆如的背影,冷声问。

    秦忆如刚刚苏醒,一时失了理智,听到苍老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猛然回头,才惊觉秦徵一直看着她!但她再想伪装什么,已经晚了!

    看到秦徵手中那封信,还有他冷沉的面色,秦忆如心中咯噔一下!

    “爹,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秦忆如垂眸,掩去眼底的慌乱,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因为爹先前身体状况不好,我心中着急,出谷去寻二师兄!谁知他被南楚战王妃所迷,根本不顾爹的安危,非但不愿随我回来,还故意欺骗捉弄于我,对我下迷药,不经我同意,让七星送我回谷。我方才苏醒,心中恼恨二师兄对爹不孝,对我无礼,一时口不择言!我不清楚二师兄在信中对爹是如何说的,但请爹一定要信我!”

    秦徵又看了一眼手中的信,拧眉问:“阿如,你让为父信你什么?”

    秦忆如眼圈儿微红,膝盖一弯,就对着秦徵跪了下来,垂着头低声说:“爹,我承认,我喜欢二师兄,早就喜欢他,我一直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心思,一心对他好。他不在谷中的时候,我就日日盼着他回来。我一直以为,他心里是有我的,没想到……我这次见他,才知道他竟迷恋上南楚的战王妃,我很伤心,但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做任何不该做的事情!南楚战王妃从见我第一眼,就对我有敌意,若她在二师兄面前编排了什么,二师兄怕是信她不信我!但我在这世上,最在乎的人,从来都是爹!我不管旁人信不信我,爹你一定要信我啊!”

    七星在旁边听着,对秦忆如颠倒黑白的能力,叹为观止!心中也泛起了嘀咕,若是秦老爷子真信了他这女儿,南宫珩和叶翎,绝对会有麻烦!

    却见秦徵沉默着,将手中的信撕成了碎片,看着秦忆如,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问题:“阿如,爹和南宫珩,你只能选一个,你选谁?”

    不同的是,刚刚秦徵口中的阿珩,如今连名带姓,变成了南宫珩。

    秦忆如摇头:“爹,我不明白……”

    “从此刻起,南宫珩被逐出师门,老夫再无此徒!若你选他,你也离开吧!老夫就当从没有你这个女儿!”秦徵冷声说。

    秦忆如面色一僵:“爹,何至于此?”

    七星心中微叹,转身离开,因为秦忆如会怎么选,很明显了。

    南宫珩无情拒绝后,以秦忆如的心机,自然会努力修补跟秦徵的关系,因为这是她最大的依靠。

    秦徵了解南宫珩的本事,也清楚南宫珩的心性。他逼秦忆如做选择,其实是他先做了选择。他此举,让秦忆如跟南宫珩连师兄妹都做不成,其实,是为了保护秦忆如,不希望她再泥足深陷,最终毁了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大奉打更人〕〔婚久情深:老婆大〕〔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