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开局八百个火影〕〔快穿:女配又跪了〕〔妖孽修真弃少〕〔鬼眼医妃:王的盛〕〔萌宝出击:妈咪束〕〔攻略恶魔冷殿下〕〔位面无限重生〕〔无限二次元大乱斗〕〔嫁给全城首富后我〕〔帝后名之谋取天下〕〔摘仙令〕〔夫人捂紧你的小马〕〔我在边关种田忙〕〔太子妃她命中带煞〕〔宫斗失败我只能当〕〔八零鲜妻有点甜〕〔反派大佬三岁半〕〔十万个氪金的理由〕〔不好好搞科研就要〕〔民国穿越来的爱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079.还不如去喂牛(一更)
    月黑风高夜。

    秦忆如脸上的金色面具,完全仿制南宫珩惯用的那张面具,一模一样。

    但南宫珩此时没戴面具,足以让秦忆如看得清楚,对面之人是谁。

    “二……二师兄……你怎么在这里?”秦忆如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定如常,又带着一丝刻意的惊讶。她虽然做了完美的伪装,但既然碰上南宫珩,那就没用了。

    “你应该先告诉我,你为何出现在这里?”南宫珩声音幽寒,手中的鬼赤剑在月色下发出渗人的幽光。

    “我喜欢音律,早就想看看凤音琴长什么样子,曾听闻那琴在忠勇侯府叶莲小姐手中。我不常出谷,很多事情不清楚。方才去过忠勇侯府,才知道,原来那琴如今在战王妃那里。我打算明日再去靖王府拜访,希望战王妃能让我得见名琴。”秦忆如的声音,听起来已没有丝毫异样。

    话落,秦忆如再开口,语带关切:“二师兄,你才毒发过,身体虚弱,怎么不好好休息?要不我护送你回靖王府去吧?”

    “师妹,果然厉害!”南宫珩冷声说。

    秦忆如故作疑惑:“我不明白二师兄在说什么?先前听爹说过,二师兄跟南楚战王妃相熟,所以我这次冒昧前去靖王府寻二师兄。是不是战王妃见到我来,不高兴了?我承认,今日看到二师兄人事不省地躺在那里,我一时心急,说了些如今想来不太合适的话。但我发誓,绝对没有恶意,都是为了二师兄好。战王妃当时也说,我说的有道理。但我不知道,她后来是怎么跟二师兄说的……”

    南宫珩沉默不语,秦忆如声音有些紧张:“二师兄,你是不是生我气了?我不该来打扰你跟战王妃的,若不是爹状况不好,我定是不会来的。如果战王妃因为我来,跟二师兄置气的话……我可以去跟她解释,跟她道歉。”

    “道什么歉?”南宫珩冷冷地说,“是我误会你了,既然你是为了凤音琴,跟我走吧。”

    秦忆如松了一口气,又不解地问:“跟二师兄……去哪里呀?”

    “去靖王府,看凤音琴。”南宫珩说。

    “那是战王妃的宝贝,二师兄带我去看,她会不会更不高兴了?”秦忆如声音中透着一丝小心翼翼。

    “一把琴而已,有什么不高兴的?”南宫珩话落,转身往靖王府的方向走,没用轻功。

    秦忆如看着南宫珩的背影,眼眸微闪,默默地跟了上去。

    南宫珩全程步行,到靖王府后门,七星开门,南宫珩径直去了无花阁。

    秦忆如不远不近地跟着过去,到无花阁门口,见南宫珩驻足。

    “二师兄,你还好吗?”秦忆如摘掉面具,看着南宫珩,神色关切。

    “我没事。”南宫珩摇头,“你上去休息片刻,我去拿凤音琴来。”

    “多谢二师兄。”秦忆如神色一喜,话落又微叹了一声,“不过若是有什么为难的话,就算了,我不想因为这个,惹得战王妃不高兴。”

    南宫珩像是没听见,转身离开了。

    秦忆如看着南宫珩的背影,唇角微微翘了起来。好在她机智,在南宫珩发现她从忠勇侯府出来的时候,情急之下想出一个完美的理由圆过去了。战王妃生气?越生气越好!男人不会喜欢脾气坏的女人……

    秦忆如上楼,就见无花阁二楼点着两根蜡烛,窗台上放了一盆明黄的小花,开得正好。

    秦忆如走过去,伸手轻轻触碰了一下花蕊,正准备推开窗户,看看外面,突然感觉头脑昏沉,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修竹轩。

    叶翎如往常一样,正在打坐修炼。

    窗户被敲响,随之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小叶子,小叶子……”

    叶翎神色不耐,本不想理会,又怕吵醒了隔壁的叶缨和叶尘,就起身下床,过去打开窗户。

    南宫珩捂着胸口,跳了进来,踉跄两步,扶住桌子,一口血喷了出来!

    叶翎拧眉:“你都这样了,还不好好休息,不要命了?”

    南宫珩落座,深吸了一口气,昏黄的光照得那张脸苍白如纸,他微微摇头说:“有点事,刚刚出去了一趟。”

    叶翎走过去,面无表情地抓起南宫珩一条手臂,给他把脉。

    南宫珩半个身子斜靠在桌上,有气无力地说:“死不了,小叶子能不能赏我一口水喝?”

    叶翎放开南宫珩,冷哼了一声:“是死不了,你多能耐啊!铁打的身子!”

    话落,叶翎摸了一下茶壶,冷的。她提着茶壶出去,片刻后又回来,给南宫珩倒了一杯温水。

    南宫珩喝了两口,就放下了,虚弱无力地趴在桌子上,看着叶翎。

    “找我有事?”叶翎皱眉。

    “是有事。”南宫珩微微点头,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说。”叶翎言简意赅。

    “我遇到了一个棘手的问题。”南宫珩轻声说,“我那师妹,秦忆如,刚刚去忠勇侯府了。”

    叶翎眼眸微眯:“怎么?她去寻叶莲,想借刀杀人?除掉我?”

    “小叶子你真聪明。”南宫珩点头,“她太能编故事了,并不知道她跟叶莲的对话,我听得一清二楚。如今,她就在无花阁,中了迷药。”

    叶翎神色莫名:“她是你师妹,秦老前辈的女儿,你因为秦老前辈的关系,不能杀她,但也不能就这么放任她作恶,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处置她了?”

    南宫珩眨眨眼:“小叶子,你是不是长在我肚子里的小蛔虫?”

    “滚!再贫嘴把你扔出去!”叶翎冷哼了一声。

    “唉,她是师父捡来的养女,从小到大被师父疼爱得如珠似宝。若换了旁人要谋害你,我定毫不犹豫杀了干净。但她,杀不得。我若杀了她,除非把我师父也杀了一了百了,否则我师父定会杀了我,还有,你。”南宫珩叹气。

    叶翎思忖片刻:“我如今修炼的玄阴心法,是你师父给的,虽然是你帮忙讨来,但若他不点头,我也得不到。他唯一的女儿要杀我,至少这次,我不会动她,就当还了秦老前辈的赠书之情。”

    “我就知道,小叶子你最是通情达理的。”南宫珩目光痴痴地看着叶翎。

    “你的难题,其实很好解决。”叶翎似笑非笑地说,“你赶紧的,离开我这儿,带着你师妹回去,你们俩成亲,皆大欢喜。”

    南宫珩定定地看着叶翎不说话,突然站起来,转身就走,到窗边,还没跳出去,摔倒在了地上。

    叶翎起身过去,拉南宫珩,却被南宫珩推开了:“小叶子,我是真心来请你帮忙的,你竟然还用那样的话调侃我……”

    看着南宫珩惨兮兮的样子,叶翎神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好好,是我的错,我收回刚刚的话。鬼兄,先起来。”

    叶翎去扶南宫珩,南宫珩半个身子都靠在她身上,才勉强站住。

    “不行,我得再给你弄点药吃。”叶翎把南宫珩扶到床边,“你先躺下。”

    “你的床……”南宫珩摇头。之前他爬叶翎的床,叶翎都不高兴。

    “矫情!”叶翎话落,一推,南宫珩扑倒在她的床上,她转身大步离开,到她的药房去了。

    南宫珩抱着叶翎的被子,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叶翎再回来,端了一碗冒着热气的苦药汁,拽起南宫珩,就往他嘴里灌。

    南宫珩喝完,弱弱地说了两个字:“好烫……”

    叶翎把碗放旁边,松开南宫珩,看着他说:“你师妹的事,其实简单的解决方法,第一,你娶她;第二,她爱上别人;第三,她去死。”

    “第一不可能,第三也不行,第二……”南宫珩想了想说,“要不,我让七星去勾引她?”

    “主子,属下做不到!”七星的声音在后窗外响起,带着一丝慌乱。

    南宫珩只是开个玩笑。

    没人理七星,叶翎接着说:“理智的做法,就是把她交给你师父去管教。你师父或许并不清楚他的爱女是个什么样的人,你应该趁早告诉他。若是未来某天,秦忆如为了达到目的,连你师父都骗都伤害的话,就晚了。”

    南宫珩神色一凝:“其实我怀疑,她骗过我师父。如今想来,我师父练功突然出事,也有几分蹊跷。”

    “你是说,她为了留你在谷里,连最疼爱她的养父都下手伤害?”叶翎拧眉。

    南宫珩摇头:“猜的,但有可能。”

    “如果没有证据的话,不要轻易下结论。”叶翎神色平静地说,“只说你跟秦忆如的事,你怎么想的,跟你师父讲清楚。若你师父认为他的宝贝女儿喜欢你,你就应该跟她在一起的话,倒更简单,你们师徒关系直接崩坏,以后你做什么都不用再顾忌他。但若他明事理,自然会管束自己的女儿。”

    南宫珩神色一正:“我会跟师父讲清楚,这样的事,再有第二次,我不会再对秦忆如客气。”

    “就是这样,丑话说在前头,若你提醒过,他再管不好女儿,就要为此承担后果。”叶翎微微点头。

    “好!”南宫珩说着,又撑着手臂坐了起来,“小叶子,用一下你的文房四宝,我要给师父写封信。”

    叶翎磨墨,南宫珩给秦徵写了一封很长的信。

    信才刚写好,他嘴角又溢出一丝鲜红的血来,低头,故意让那滴血滴在了信纸上,给他师父看看,他已经很凄惨了,别让秦忆如再来烦他了。

    “我让七星带着信和秦忆如,送回逍遥谷去。”南宫珩把信纸折起来,装在信封中,封好。

    “主子,属下可以不去吗?”七星的声音又在后窗外响起。

    “不然你就去勾引她!”南宫珩轻哼了一声,“还学会讨价还价了,就是小叶子你对他太好了。”

    七星弱弱地说:“好吧。”他承认,最近在靖王府过得太开心,他有点飘了。主子的任务,他不去谁去?

    昏倒在无花阁中的秦忆如,被七星扛起来,怀中揣着南宫珩的信,离开了靖王府。

    刚出府没多久,七星又回来了。

    “夫人,属下走了,记得安排人喂牛,一天要喂三回,草要洗净,它们最爱吃的是那种……”七星在叶翎房间后窗认真交接了喂牛的任务,说完之后总结一句,“可以让我家主子喂。”

    七星在想,这样他家主子就有理由留下不走了!

    但南宫珩这会儿已经昏睡过去了,并没有听见。

    “知道了,去吧,保重。”

    叶翎的声音传出来,七星扛着秦忆如再次离开,很快不见了人影。

    南宫珩是个重病号,他在叶翎床上,叶翎找了个垫子,盘膝坐在窗边,修炼到天明。

    再醒来的时候,南宫珩已经回到了无花阁二楼,昨日被弄脏的被褥枕头全都换了新的,墨竹端了一碗药过来:“公子,需要喂吗?”

    南宫珩面色苍白地摇头:“不必。”话落慢慢坐了起来,把药碗接过去,也没用勺子,一饮而尽。

    墨竹又端来清粥,南宫珩喝了两碗。

    “谢谢。小叶子呢?”南宫珩问。看外面天色,快到正午了。

    “夫人去宋国公府了。”墨竹回答,“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宋国公府?”南宫珩不解。

    “今早圣旨已下,宋茳老将军封了镇北公。”墨竹说。

    南宫珩点头,默默地躺了回去。他先把身体养好,再说其他。

    宋将军府从今日起,变成了镇北公府。

    原本楚皇要赏赐一座大宅,宋茳没要。他的家虽小,但是承载了一家三口很多的美好记忆,住着舒服,不想换。

    叶翎一个人骑马来的。到宋府大门外,管家正指挥着下人换上御赐的“镇北公府”牌匾。

    这是叶翎头一回来宋家,温敏很是高兴,拉着叶翎的手,说让她今日一定要在府里吃饭,温敏亲自下厨。

    “那我就等着尝尝伯母的手艺了。”叶翎欣然应允。

    她对宋家人印象都很好。最初没见到温敏和宋清羽之前,她就听说了宋茳对妻儿深沉的爱,让她感动。

    如今认识温敏,叶翎觉得她是个温柔又很智慧的女子。

    至于宋清羽,叶翎不太了解,非说印象的话,就俩字,安静。不过有这样的父母,宋清羽为人定是不差的。

    温敏拉着叶翎,往聆风院走,笑着说:“正巧你来了,再给阿羽把个脉吧。风少主走了,前日才换的药,你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

    叶翎点头,举手之劳。

    见到宋清羽的时候,他跟宋茳父子俩坐在窗边,正在对弈。

    抬头见叶翎跟着温敏进门,宋清羽美眸错愕,对着叶翎微微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阿羽,你失忆了,下棋的路数跟以往倒是不同。”宋茳笑着说。

    宋清羽垂眸:“不如爹步步稳健。”他要更小心一些,云尧是跟宋茳打过交道的,属于云尧的特殊的习惯,都要改掉。

    宋茳笑着转头,看到叶翎来了,神色一喜:“小叶,你来了!”

    “宋伯父,宋公子,真是对不住,昨日正巧有个朋友病了,怠慢了你们。”叶翎拱手致歉。

    宋茳连连摆手:“正事要紧,我们本就是想过去谢谢你,哪能再耽误你的事?”

    “是啊。”温敏笑着说,“我也叫你小叶吧。你可别叫阿羽宋公子了,你太客气,他都不敢说话了。叫他名字就好。”

    “清羽?很好听的名字。”叶翎笑了笑,走到宋清羽身旁坐下来。

    “阿羽,快让小叶给你把个脉,看看今日有没有好转。”温敏对着宋清羽眨眼睛。

    宋清羽轻轻颔首,把手递过去:“麻烦你了,叶翎。”这个名字,也很好听……

    叶翎没注意到温敏跟宋清羽母子之间的暗语,她凝神给宋清羽把脉,又看了看宋清羽的手臂和小腿,说正在好转,药继续吃,但从现在开始,必须循序渐进地增加恢复锻炼。

    “谢谢。”宋清羽再次跟叶翎道谢。

    “不必客气。”叶翎点头,又跟宋茳聊起了崇明城的事。

    中午叶翎在宋家吃了一顿饭。温敏把她最拿手的菜做了一大桌,叶翎夸温敏厨艺好,有两道菜很是喜欢,还跟温敏请教怎么做。

    “小叶也会自己做饭吗?”温敏有些惊讶。毕竟叶翎是个大将军,不是寻常女子。

    “有空的时候就自己做,下次伯母再去,尝尝我的手艺。”叶翎笑着说。

    宾主尽欢。

    宋清羽全程没说话,偶尔抬头看到叶翎跟温敏和宋茳都相谈甚欢的样子,心中就会涌出一丝淡淡的欢喜,只面上不显。

    温敏做的金丝饼叶翎特别喜欢,吃得差不多了,问能不能把剩下的打包带走。

    宋茳和温敏都觉得叶翎真是个实诚又大气的孩子,跟她相处舒服得很,一点儿都不会觉得尴尬。

    最后叶翎拎着一个小食盒,跟宋茳和温敏告别,对温敏说:“伯母,若清羽身体有什么不对,尽管去找我。”

    “哎!”温敏眉梢眼角都是笑意,执意要送叶翎出门。

    宋清羽再次听到叶翎叫他的名字,只觉这个熟悉的名字,都变得悦耳动听起来。

    叶翎策马回到靖王府,径直去了无花阁。

    墨竹在一楼浇花,见叶翎过来,连忙迎上来:“主子。”

    “他怎么样了?吃饭了吗?”叶翎往上面看了一眼。

    墨竹点头:“喝了药,两小碗清粥,就躺下了。”

    叶翎提着食盒上楼去,就见南宫珩不知何时下了床,靠在窗边的躺椅上,看着窗外。

    “鬼兄。”叶翎叫了一声。

    “小叶子,你回来了。”南宫珩回头,面无血色,轻声问了一句,“宋清羽好些了吗?”

    “好多了。”叶翎打开食盒,拿出那碟还温着的金丝饼走过来,“吃吗?”

    “你做的?”南宫珩眼眸微亮。

    “宋伯母做的,吃不吃?”叶翎问。

    南宫珩愣了一下:“你去宋家吃饭,还惦记着给我打包带回来?”

    “别想那些有的没的,我吃着好吃,带回来给你尝尝,你是我认识的最大的吃货。”叶翎很淡定地说。

    南宫珩面上浮现出一抹苍白的笑来,拿起一个,尝了一口,点头说:“好吃。”

    “你师妹若是半路醒了,七星能制得住她吗?”叶翎突然问了一句。

    “七星不会让她醒过来的。”南宫珩说着,继续吃饼,是真好吃。一想到这是小叶子从宋清羽家专门给他带的,就更好吃了。

    这会儿七星赶着一辆马车,已离开楚京五十里。

    马车里,秦忆如睫毛微颤,手指动了一下。

    七星抬头看看天色,差不多到时间了,让马继续跑,他进了马车,拿出一张帕子,一个药瓶,滴了两滴药在帕子上,“啪”的一声,隔空糊在了秦忆如脸上。

    七星回到车夫的位置,自言自语:“也不知道我的大牛小牛怎么样了?天天对着这个女人,还不如去喂牛。”

    ------题外话------

    有二更,晚一点,么么哒(*^▽^*)

    荐大耳朵尾巴新文:《异能女王之系统他又醋了》

    云西,一朵人人唾弃的黑莲花,更是会毁灭世界的异能女王。

    黑化前,白衣少年倏然降落。

    “异能不是这样用”他说,“天赋超异能天生就担着救世的责任。”

    她不屑,“所以我是救世主?”

    “空间清洁工。”

    ...

    云西愤而掀桌,“毛线的清洁工!你想都不要想!”

    “也可以做达斯曼。”

    “大司马?”她有点期待,“听着挺帅,又是干什么的?”

    “dustman——英语版清洁工。”

    云西:...

    周围被忽视的恶人们:...

    恶人一拥而上,把我们当空气?简直活腻了!

    云西不屑挥手施展异能。

    一双翅膀瞬间张开,挡住攻击和她的异能。

    霎时天地倒悬,恶意飞散!

    -我说过,异能不能这么用。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世界欠你的爱意,我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诸天之我娘是陆雪〕〔重生之我的1992〕〔从向往开始的天赋〕〔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袅袅欲何依〕〔做长公主那些年〕〔我有无数宝藏〕〔娇妻太霸气,总裁〕〔婚久情深:老婆大〕〔大奉打更人〕〔我是诸天最强老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