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柯南之圣杯许愿的〕〔玩家超正义〕〔寻道传奇〕〔开局唱歌奖励千亿〕〔龙王殿(完整版)&am〕〔周元苏幼微〕〔元尊周元〕〔废土特产供应商〕〔从一支笔开始无敌〕〔市井之徒〕〔开局获得不灭剑体〕〔朝为田舍郎〕〔反派天天想和离〕〔太乙〕〔陆地键仙〕〔海贼之手术大将〕〔从1983开始〕〔战王归来〕〔农家弃女〕〔我复活了科学家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067.宋美人儿,云傻缺(一更)
    人生如戏,有些人,狂飙演技。

    自以为是,入戏太深,最终不过是感动了自己,恶心了别人。

    “云修如此算计,你要杀了他吗?”苏棠冷笑。

    叶翎神色淡漠地摇头:“我答应了他娘,会把他活着带回去。”

    “呵呵,那就有趣了。”苏棠感叹。

    叶翎不想再提云修,转移了话题:“安乐楼有什么规矩,请楼主示下。”

    古代版的赏金猎人,或者说佣兵。叶翎前世就是干这个的。

    “你的第一单生意,本尊会亲自为你挑选。”苏棠丝毫不掩饰他的兴味,“到时,本尊会去找你。有些事,你做一回,就全都知道了。”

    “好。”叶翎点头。既然答应加入安乐楼,既来之则安之。如此有个最直接的好处,她自己,以及她身边的亲人,不会再成为任务对象。

    与苏棠这种人打交道,越是逆着他,他越是来劲纠缠,不如换个策略。

    “那夜在楚京,护着你的男人,是你的相好吗?”苏棠说的是百里夙。

    叶翎摇头:“不是。”

    “本尊不信!”苏棠冷笑。

    “他是我姐姐的相好,你信了吗?”叶翎神色淡淡。

    “哦?呵呵,有意思。”苏棠轻笑,“你姐姐的事,本尊有所耳闻,可需要安乐楼帮忙为她的儿子寻父?”

    叶翎摇头:“不必。”

    “本尊很快会再去找你的。”苏棠话落,起身从窗口飘了出去。

    叶翎走到窗边,微微仰头。漆黑的夜幕上,点缀着一颗颗如钻石版璀璨闪烁的星。

    叶翎找了一下北斗七星的勺子,找到后,就收回视线,关了窗户。

    夜半时分,叶翎正在修炼,又听外面传来墨竹的声音:“主子,云修身体不适,想要见你。”

    “让军医过去。”叶翎冷漠的声音传出来,墨竹就离开了。

    老军医大半夜背着药箱赶来,给云修服了安神药,看他睡下才走。

    转眼进了三月。

    昨夜叶翎已写好折子,命人快马加鞭送回楚京,向楚皇禀报崇明城情况。

    叶翎没提安乐楼和苏棠。只说是北胡皇室派人刺杀她,抓云修当人质,作为威胁。但她早有防备,最终有惊无险。

    云修做的龌龊事,叶翎也没提。

    待云修再次苏醒,已是第二日。他身下微微摇晃,耳边传来车轱辘转动的声音,意识到自己在前行的马车上。

    “叶翎……叶翎!”云修声音依旧虚弱无力,仅剩的右手艰难地抬起一点,却够不到不远处的车帘。

    赶车的士兵闻声,回头掀开车帘:“云公子,大将军不在这儿。”

    云修脸色苍白,皱起了眉头:“她在何处?这是哪里?”

    “大将军命我等护送云公子回京城,现下已经出崇明城十里。大将军还在崇明城,处理军务。”士兵话落,就放下了车帘。

    云修心中一沉!

    叶翎竟然没有跟他一起走?如今没在打仗,她军务这么繁忙吗?抑或是,她在刻意躲避?

    不会的!云修告诉自己。叶翎内心善良,责任心强,事已至此,他付出这么多,她不会逃避的!他们本就是青梅竹马,本就成了一家人!

    而昨夜,叶翎亲口答应他,会回战王府去住……

    云修迷迷糊糊的,一会儿又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云修脑中冒出一个念头,叶翎这次没跟他同行,会不会是去请神医风不易了?处理军务只是掩饰之辞?

    苏棠说的,风不易与叶翎是不为人知的好友。他伤得这样重,当务之急,自然是把风不易请来,为他医治!

    想到这里,云修心中喜意蔓延。他从小就喜欢叶家的翎儿妹妹,只是中间阴差阳错,造化弄人,让他们变成了叔嫂关系。

    不过,一切都不迟。他所向往的生活,已经在向他招手了。他承受的一切苦难,都是值得的。

    叶翎此时,还在崇明城。

    没什么要紧的军务需要她处理,打算明日再走。原因无他,不想见到那个恶心的男人。

    院中有几盆初绽的花,明艳嫩黄,赏心悦目,是北疆独有的品种。

    叶翎提了桶,拿着水瓢,在给花浇水,明日要带走,回去送给她家姐姐。

    院中没旁人,七星出现在叶翎身后,恭敬地叫了一声:“夫人。”

    “嗯?有事?”叶翎没回头。

    “属下给主子传信,但他离得远,一时赶不过来,夫人又这么快把事情处理妥当了。希望夫人不要怪主子没帮上忙。”七星语气认真。

    叶翎轻笑了一声:“什么乱七八糟的?本来就是我自己的事。他在给他师父守关,走不开,你可以不必跟他说我的事,没什么要紧的。”

    “不行,要说,不然主子会揍我。”七星摇头。

    “那你又给他传信,说我这边没事了吗?”叶翎问。

    七星再次摇头:“传信的鹰隼失踪了,属下跟主子暂时断了联系。夫人有任何事,都可以吩咐属下去做。”话落又补了一句,“属下是替主子做的!”

    七星暗想,他就替他家主子在夫人面前刷刷存在感吧!

    “替他呀?”叶翎半开玩笑地说,“我说了下次见面请他喝奶茶的,正好来北边儿了,你帮我个忙。”

    “夫人请吩咐!”七星正色拱手。

    “南楚没有产奶的牛,你去北胡,给我寻头奶牛,带回楚京去。”叶翎笑着说。

    七星嘴角抽搐:“夫人是认真的?”

    “嗯,你若是不愿的话……”叶翎说。

    “属下这就去!”七星话落就没影儿了。

    叶翎浇完花,换了身衣服,到城主府议事厅去。

    叶翎刚在主位落座,老将宋茳开口:“叶大将军,北胡人要刺杀你,这次失败,怕还有下次,日后不管在何处,都请千万小心防备!”

    “嗯,多谢宋伯提醒,我会的。”叶翎点头。

    “大将军没有与云公子同行回京,是接下来还有别的安排吗?”王将军问。

    叶翎摇头:“倒也没什么事,只来时有些疲累,想休息一日,明日再走。”

    四个将军都觉得奇怪,不明白叶翎为何不让重伤的云修明日跟她同行?

    不过他们对云修的事,并不怎么关心,就也没问。

    “什么时候咱们南楚,主动出兵攻打北胡就好了!北胡蛮子这些年,可真是不消停!”刘将军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

    王将军问叶翎:“先前那一战,北胡颜面扫地,士气低迷。叶大将军认为,此时若我们出兵攻打蒲雪城,是好时机吗?”

    叶翎摇头笑笑:“我认为不是。北胡人战后士气低迷不假,但如今,定都憋着一口气,打算把丢掉的颜面捡回去。若是近期再开战,北胡大军的士气,定会空前高涨。”

    宋茳点头:“叶大将军言之有理!北方气候苦寒,北胡蛮子身体强壮,咱们南楚的兵还是比不过啊!开战要慎重!绝不能因为一时胜利,高估自己!”

    “和平时,要做的,就是加紧练兵。北胡兵更强马更壮是事实,但我们要尽力缩短这个差距,并且从其他可控制的方面,提升战斗力。”叶翎正色道。

    “其他方面?叶大将军是指?”刘将军问。

    “譬如武器,战术,重点培养精兵强将。”叶翎说,“今日与四位商讨个方案,等这次回京,我会请示皇上。军中有些惯例,需要更改。不是有错,但可以更好。”

    四位将军都来了兴致,热火朝天地跟叶翎讨论起来。

    议事厅大门敞着,有个老妇人出现在门口,往里张望,神色焦急。

    “宋老大,那是不是找你的?”王将军对宋茳说。

    宋茳转头,见老妇人来寻他,神色大变,立即起身:“大将军,我有要事,去去就来!”话落也不等叶翎说话,大步如风往外走。

    “来找宋伯的那个人是?”叶翎随口问了一句。

    王将军叹了口气说:“是伺候宋老大儿子的下人。唉,不知道是不是宋家小子出事了!”

    见叶翎疑惑,三个将军你一言我一语跟她解释起来。

    “宋老大有个独子,叫宋清羽,长得那叫一个花容月貌,听说京城里的人都管他叫宋美人儿!”

    “你敢当着宋老大的面说这个?他跟你拼命!”

    “我这不是跟大将军说的吗?是别人这么叫,不是我给他起的外号,你们可别背后告黑状啊!”

    “宋清羽今年二十,是宋老大老来得子,宠得不行!”

    “但那孩子倒是挺好,前年来的军中,一点儿也不娇气,能吃苦,很上进,脑子灵,功夫也不赖!”

    “可惜就是命不好。有一次清羽那小子带着一个小队出城巡查,遇到了北胡埋伏,全死了,就剩了他一个!”

    “他那次没死,但也差不多了。伤得太重,当时都以为要准备后事了,宋老大急得吐血!结果那孩子一口气愣是不咽,成了个活死人!”

    “这也够折磨人的了。从那以后,宋老大走哪儿都带着他那儿子,吊着命,就是不肯放弃。天天睡在一个屋,给他擦洗身子,跟他说话。”

    “没把那孩子送回京城,是因为孩子他娘现在都被蒙在鼓里!宋老大怕她受不住,一直瞒着!她只当孩子跟着爹,一起在打仗呢!”

    “都熬了这么久,可别出什么事啊!那孩子要是没了,我看宋老大也活不成!”

    叶翎心中微叹。

    宋茳今年六十了,四十岁上才得了个宝贝儿子,结果出了那样的事。

    人间至痛,不过白发人送黑发人。

    叶翎先前还想,宋茳这个年纪,该卸甲回家安享晚年了。如今看来,他怕是不敢回家吧!

    “今日就到这儿吧,我明日一早回京。若有什么事,随时去找我。”叶翎说着站了起来。

    从议事厅出来,叶翎问了宋茳父子的住处,打算过去看看。

    不多时,叶翎在城主府一个清幽的院外驻足。院中无人,房门半开,没有哭声。

    叶翎抬脚进门,老妇人端着一盆水出来,见叶翎,愣了一下,神色有些惶恐。

    叶翎做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问:“宋公子还好吗?”

    老妇人连连点头,神情激动,眸中泪花闪烁:“多谢大将军关心,公子醒了!活过来了!”

    叶翎微笑:“那就好。不必叫宋伯,我就是过来看看。”

    叶翎话落,转身回去了。

    房间里,宋茳握着儿子的手,哭得老泪纵横。

    宋清羽面庞消瘦而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但仍可见五官绝美,比女子都要精致十分。

    此时宋清羽眼眸微睁,其中满是迷茫之色。

    “阿羽,我是爹啊!”宋茳看着儿子终于睁眼,又哭又笑,只觉老天保佑!

    宋清羽闻言,眸子睁大了一点,又缓缓地闭上了。

    “阿羽,爹知道你很累,没力气。你都睡了一年多了,你先休息,爹让连嬷嬷给你炖点汤,好好补补!你睡吧,睡吧啊!”宋茳说着,把宋清羽的手,放回被子下,在他身上轻轻拍了拍。

    日落时分,宋茳来找叶翎。

    叶翎见宋茳眉眼间掩不住的喜色,微笑着说:“听说令郎醒了,恭喜宋伯。”

    “多谢大将军关心!”宋茳拱手,又笑起来,“可算是醒了,老天开眼啊!”

    “宋伯找我有事?”叶翎问。

    宋茳点头:“是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大将军帮忙。”

    “你说。”叶翎点头。

    “我跟夫人,就阿羽这一个独苗。当初阿羽出事,我不敢让夫人知道,她身体弱,怕是受不住。北边儿天寒,一年到头也没几个暖和日子,我就没让夫人往这儿来过。但瞒了这么久,她惦记儿子,上回来信就说,阿羽若是下月再不回家,她就过来了!”宋茳叹气,“本来我正发愁,可怎么办才好,没想到阿羽醒了!”

    “宋伯是想带着宋公子回京城吗?”叶翎问。

    宋茳点头又摇头:“我当然想回去,一家团聚!但我们四个,无召不得回京。我现在写了折子递上去,待皇上恩准,下月也来不及赶回家!”

    叶翎轻笑了一声:“宋伯是想请我带宋公子回京?”

    “是啊!”宋茳点头,“我知道这很冒昧,我儿身体尚未恢复,路上不能走太快,太麻烦大将军,但也没别的办法了,旁人我信不过!不只是我夫人那边思儿心切,阿羽已醒了,身体极弱,要好好调养。军医都是治伤的,不擅长这个。回了京城,气候好,也能请到太医给他看看!”

    “好。”叶翎笑着应下了,“宋伯既然信得过我,这个忙,我帮了。”

    宋茳神色大喜,起身就给叶翎行大礼:“多谢大将军!”

    宋茳脚步轻快地走了。叶翎搜寻脑海中原主的记忆,对宋茳的儿子宋清羽,没有多少印象,宋美人儿这个外号,倒是听说过的。

    第二日清早,叶翎出发,带着墨竹和一队人马,队伍里面比原计划多了一辆宽大的马车。

    宋茳骑马,送到了城外十里,再次向叶翎道谢。

    “叶大将军,这次真是麻烦你了!”宋茳拱手说。

    “无妨,顺路。”叶翎摇头。

    “阿羽他伤到了脑子,昏睡那么久,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宋茳叹了一口气,继而又笑了笑,“不过人活着,就谢天谢地了,我也不贪心!失忆而已,人又没傻,就当重活一回吧!”

    “嗯,是这个理。”叶翎点头。

    队伍再次出发,中间没有住过店,日夜兼程回京。

    宋清羽身体虚弱,多数时候都处于昏睡状态,叶翎跟他没有打照面,只当拉了车货物,反正宋清羽有人伺候。

    云修先一步抵京,回到了战王府。

    薛氏见云修凄惨的样子,哭得泣不成声。

    云修面色苍白,扯了扯嘴角,对薛氏笑:“娘,我没事,会好的。娘千万不要怪叶翎,不是她的错,我喜欢她,便是为她丢了性命都甘愿。这次我算因祸得福了,叶翎答应我,她要回战王府住。她跟神医风不易是好友,会把我的身体治好的。日后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题外话------

    二更晚一点,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极恶龙君〕〔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