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追妻休要逃〕〔重生华夏科技教父〕〔打篮球太厉害了怎〕〔武神纪元〕〔千古第一圣贤〕〔葬汉〕〔我是特种兵中的战〕〔万界仙王〕〔这是我的星球〕〔小萌包被七个大佬〕〔我真不是绝世天才〕〔家有悍妻怎么破〕〔剑道第一仙〕〔如意事〕〔快穿之女主她真的〕〔寒门宰相〕〔仙叶飞〕〔我,开局复活了远〕〔穿越星际妻荣夫贵〕〔情深归你你归我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066.原本无感,现在恶心(二更)
    “小妹,若对方抓了云修,所求并非南楚的城,而是你的命呢?”叶缨眸中满是担忧。

    先前的南北大战,叶翎名声大噪,北胡颜面扫地。在叶缨看来,杀掉一个得力的主将,比抢到一座城,更有价值。

    “不无可能。”叶翎点头,“不过大姐放心,我很惜命。只要有谈条件的余地,总会有转机。”

    叶缨叹气,亦觉无力。

    叶尘跨过门槛,跑进来,抱住叶翎的腿,仰头看着她,泫然欲泣:“小姨,小舅说你要走,你又不要我了吗……”

    看着叶尘委屈巴巴的小脸,叶翎的心一下子软得一塌糊涂。她说了要陪叶尘玩儿的,结果才回来没两天,又要走。

    “宝宝乖,小姨有事要做,做完了就回来陪你。”叶翎抱着叶尘柔声哄。

    “什么时候回?”叶尘搂着叶翎的脖子问。

    叶翎心中微叹,笑了笑说:“很快。”但若北疆再次爆发战争,她下次回来,渺渺无期了。

    “主子,行李收拾好了。”墨竹在门外恭声说。

    叶翎亲了一下叶尘的小脸蛋,把他交给叶缨:“不必送。”

    叶缨轻轻拍了拍叶尘的背,点点头,看着叶翎出门去了。

    “云忠回来了吗?”叶翎把门关上,脸上笑容消失。

    “回了,在外面候着。”墨竹恭敬地说。

    “走。”叶翎接过墨竹递给她的天邪剑,大步往外走去。她知道哑奴和七星会在暗处跟着,不必多言。

    叶旌眼圈儿红红地从竹林中走出来,看着叶翎远去的背影,心中暗暗发誓,他要快快长大,为姐姐遮风挡雨。

    再见云忠,叶翎问:“确定那是云修的手臂吗?”

    云忠点头:“是。属下去战王府,老夫人亲自看过,确是二公子的左臂无疑。”

    叶翎心中微沉:“我知道了。”

    明面上,叶翎只带了墨竹,和她不久前归京带的那队人马,当天就离开楚京,往北疾行。

    战王府二公子云修被北胡人斩断一臂,抓做人质的消息,不胫而走。

    不少人等着看,南楚的新战神叶翎,要如何处理这次的麻烦。

    原本这天夜里,楚皇要在宫中设宴,召集群臣,为叶翎庆功。如今主角离京,宴会自然是取消了。

    从楚京到崇明城,日夜兼程,不眠不休,需要八日。

    第八日夜,叶翎策马进崇明城,提前接到消息的四位将军,已在城主府议事厅等候。

    叶翎风尘仆仆地进门,放下手中的天邪剑,落座主位:“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蒲雪城可有异动?”

    开口的是年纪最大的宋茳:“没有。我们的探子日夜盯着明雪江北岸,这段时间都没有任何动静。”

    “北胡可定了新的主将?”叶翎又问。

    宋茳点头:“据最新情报,是桂濠的长子,桂鹏。”

    “叶大将军,北胡擒住战王的弟弟做人质,若是提出拿南楚城池来换,我们该如何应对?”另外一个王姓将军问。

    这个问题很现实。

    若对方抓的是叶翎,自然有交换的价值。但如今是云修,他除了是战王的弟弟之外,没有对南楚做出任何贡献,为救他舍弃疆土,百姓都不会答应。

    就像不久前,威胁北胡,抓主将桂濠有用,若是抓旁人,都没有交易价值。

    叶翎神色淡淡地说:“我临行前,已面见皇上。救人要紧,若丢一城,再打下十城来偿。诸位请做好再次开战的准备。”

    此刻叶翎对云修是有一丝歉疚的。云修被抓,明摆着冲她而来,是为报复她。

    四位将军面面相觑,宋茳再次开口:“若北胡人要的,是叶大将军的性命呢?”

    “放心,我不会为了云修把自己的命搭进去。”叶翎摇头,“今日到此为止,还有一天,明日再议。”

    叶翎回了先前的住处,脸都没洗,倒头就睡,因为已经数日未眠。

    第九日。

    叶翎过了正午才醒,饥肠辘辘。墨竹取来饭菜,她吃了不少。

    北疆此时仍春寒料峭,叶翎要出门,墨竹连忙拿着披风追了上去。

    两人出崇明城北门,策马前行,一个时辰后,到了明雪江畔。

    江水初融,江畔青草才冒出细小的尖尖,枯黄和嫩绿交织错杂。

    叶翎站在江边,墨竹落后半米,开口说:“主子,你不欠云二公子什么。”

    叶翎轻笑一声:“墨竹,你在安慰我?”

    “不,属下说的是事实。”墨竹正色,“他作为战王的弟弟,因战王之功,得了荫蔽和富贵,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主子先前立下大功,北胡报复,不管抓的是谁,都不是主子的错。”

    叶翎微叹:“我知道。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件事,有几分蹊跷。”

    北胡若是图谋南楚疆土,意欲威胁她,抓叶缨叶旌或者楚明恒楚明寅,岂不是价值更大?只是因为云修更好抓吗?

    北胡若是想让她死,直接派高手刺杀就是,得手的可能性并不小,甚至可以推掉嫌疑,何必如此大费周章呢?

    一开始看起来,确定无疑的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叶翎觉得不太对劲。

    “那明日,主子还要来赴约吗?”墨竹问。

    “当然。”叶翎眼底闪过一丝寒光,“我要看看,到底是谁在作祟。”

    次日卯时,天色灰蒙蒙的。

    崇明城大军出动半数,跟随叶翎前往明雪江畔。因不知今日要面对何种状况,此为最稳妥做法。

    若要开战,那便战!

    抓云修之人,只说十日后,未定具体时辰。

    叶翎身着银甲,面容冷肃,策马行至江畔,停了下来。扬手,大军全都停在了她身后。

    “大将军,现在如何?”宋茳问。

    “等。”叶翎看着面前奔流的江水,只说了一个字。

    江风微凉,这一等,就是三个时辰。

    太阳穿透云层,缓缓爬升,临近午时,阳光虽不炽热,却有几分刺眼。

    叶翎眨了眨眼,就听身后高处的探子大喊:“大将军,有船来了!”

    “备战!”宋茳一声令下,叶翎身后的弓箭手,全都搭弓上箭,瞄准前方江面。

    叶翎眼眸微眯。若是只来了一艘船,看来她的预感没错,事情不对!北胡并没有要再开战的意思!

    船行迅疾,眨眼的功夫到了不远处。

    是艘三米长的小船,叶翎看到了云修。

    他左臂没了,脸色煞白,睁着眼,人是醒着的。他的手脚不正常地垂着,关节处有血迹,应是手筋脚筋都被挑断。

    而他脖子上架了一把寒光四溢的长剑,身后有个人,只能看出身形高大,着黑衣,身体正对南楚大军,全被云修遮得严严实实。

    若是放箭,只一种结果,云修被射成筛子!

    “我数三声,叶翎上船,否则,云修死!”

    小船到了十米开外,一道苍老的男声响起,南楚军中很多人,包括叶翎在内,都面露惊色,因为这分明是曾经的北胡主将桂濠的声音!

    有人探头想看那人是否还有右臂,但被云修身体遮挡,看不真切。

    那人话落,小船如箭,距离叶翎仅剩下两米。

    “三,二……”云修脖子上那把剑,已经刺破了他的皮肤,有鲜红的血流出来。

    “大将军不可!”宋茳开口相劝,但已晚了,叶翎从马背上飞身而起,顷刻功夫,落在了船头!

    “按兵不动!”叶翎留下四个字,余音未落,小船已经漂远。

    “备船,追!”宋茳脸色沉沉,直觉这是个针对叶翎的夺命陷阱!

    等南楚大船入江,往叶翎离开的方向全速追赶,早已晚了。

    风吹乱了叶翎额前的碎发,船还在急速前行,云修痴痴地看着叶翎,神色痛苦:“你不该来的……不该来的……”

    叶翎没有理会云修,看着从云修身后侧出的半个身子,眼眸微缩,一字一句地说:“苏楼主,别来无恙!”

    云修猛然瞪大了眼睛,他身后响起一道沙哑的男声:“叶翎,楚京一别,本尊一直关注着你呢,南楚的……叶,大,将,军!”

    确是安乐楼楼主苏棠。

    虽然两次碰面,始终不见其貌,声音一句一变,但叶翎在听到桂濠的声音对她喊话的时候,就猜到了这人身份。

    桂濠被叶翎断了执剑的右臂,手筋脚筋全废,距离现在不过两月有余。

    便是神医门门主虞澍和少主风不易同时出手,为桂濠医治,也不可能恢复这么快。断掉的右臂决定了,他便是手筋脚筋全部恢复如初,实力也会折半。

    换言之,真正的桂濠是真正的废掉了,怎么可能此时出来做这种事?

    而刻意模仿桂濠声音跟叶翎说话的,叶翎只能想到一个人,苏棠!

    “听闻安乐楼从不插手国家纷争,为何苏楼主此次破例,接了北胡皇室的任务?”叶翎冷声问。

    江湖传闻,安乐楼规矩,不插手国家纷争。也就是说,若是请安乐楼刺杀皇帝,不可能!刺杀敌军主将,也不可能!毕竟是个江湖组织,离朝堂太近,距离毁灭也就不远了!

    苏棠哈哈笑了起来,笑声一直在变,阴森渗人:“因为……你啊!杀你的任务,本尊极有兴趣,怎会错过?你可是头一个拒绝本尊,还能活到现在的人!”

    三言两语,事情明晰。北胡皇室雇佣苏棠,刺杀叶翎。

    “我以为,苏楼主会直接动手,为何要如此曲折?”叶翎眸中不见惧意。

    苏棠冷笑:“这样,更有趣不是么?”话落声音突然尖细拔高,“叶翎,云修的性命,就在你手中!给你十息时间考虑,要么你自刎,要么他横死!你来选!”

    叶翎沉默,云修泪流满面,看着叶翎的眼神带着绝望,还有决绝:“叶翎,若有来生,我一定会早早地握住你的手,一辈子,不放开!别管我,你快走!”

    云修话落,猛地闭上眼睛,脖子往前伸!

    鲜血涌出,苏棠的剑却突然退开,伸手掐住云修后颈,阴恻恻地说:“如此痴情,命也能舍,还真是感天动地呢!叶翎,你考虑好了吗?”

    “你放开他,我们公平决斗!”叶翎冷声说。

    “你根本不是本尊的对手,本尊想杀你,轻而易举。”苏棠冷笑,“本尊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为了这个对你痴情不悔的男人,付出自己的性命?”

    “求你……放她走……”云修神色哀求,“苏楼主……我的命,你拿去……拿去……”

    “叶翎,你听到了吗?若我是你,都要哭了。”苏棠突然模仿叶翎的声音。

    船还在快速前行,叶翎沉默不语。

    苏棠笑声低沉:“若你们这对苦命鸳鸯都想活着,本尊给你一个机会。叶翎,加入安乐楼!针对你的刺杀任务,即刻取消,日后,也再不会有!你意下如何?”

    “好!”叶翎这一次,没有任何犹豫。

    苏棠哈哈大笑:“好!有胆色!你从即刻起,成为本尊的第十一个属下,在安乐楼的代号,叫做蓝羽!”

    安乐楼,苏棠属下原本有十人。分了等级,每一级两人,以赤橙黄绿青蓝紫,颜色命名。叶翎作为十一号,单独用了蓝字。

    苏棠甩手,把云修朝着叶翎扔了过来!

    叶翎伸手,抓住了云修的胳膊,避免他落入江中。

    而苏棠如一片墨羽,飞身而起,眨眼的功夫上了岸:“蓝羽,本尊会再去找你。”话落往北而去,消失在叶翎视线中。

    原本苏棠驾船,如今船已停下。

    云修断了一臂,脖子流血,身上还有别的伤,看起来惨不忍睹,命都去了半条。

    他虚弱无力地躺在船上,面色煞白如纸,看着叶翎,却扯出一抹凄凉的笑来:“真好……还能见到你……”话落,头一歪,晕了过去。

    此时船已离开原来的地方很远,哑奴和七星都在附近,只是没有接到叶翎的指示,所以并未现身,这会儿先后飞身上了船。

    七星“不小心”踩到了重伤的云修,毫无感情地说了一句:“真可怜。”这个男人跟他主子抢夫人?卖惨卖得这么起劲儿!真够可以的!

    哑奴俯身去查看云修的伤势,拿出随身带的疗伤药物,掰开云修下巴,往他口中塞了几颗,对叶翎比划了一下:死不了。

    “回吧。”叶翎低头看着云修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七星叹气。他家主子也不来,这些个狂蜂浪蝶在夫人面前,可真是怒刷存在感啊!不止这个云修,还有刚刚那个苏棠,对他家夫人有种变态的兴趣。倒不一定是男女之情,但很危险,万一那个苏变态真的看上他家夫人了呢?唉,他家主子真的太难了!

    云修昏迷着,走到半路,叶翎让哑奴和七星先撤。

    两人上岸,隐入暗中。叶翎用她并不深厚的内力驾着船,继续往回走。

    没多久,就看到了南楚的大船,听得有人高喊:“大将军在那儿!”

    叶翎飞身上船,两个士兵下去,把云修抬了上来。

    宋茳打量叶翎,见她安然无恙,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大将军,到底怎么回事?那人是北胡的吗?”

    “是北胡皇室雇佣的杀手。”叶翎说。

    “那这……”宋茳不解。杀手呢?为何叶翎没事?

    叶翎摇头:“我也雇佣了一位高手暗中保护,有惊无险。”

    宋茳点头:“原来如此!云公子还活着,真是太好了,快回吧!”

    大船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上岸后,叶翎带着大军回崇明城。

    云修被带到了叶翎的住处,有军医前来为他处理伤口。因为哑奴及时给他吃的药,不至于有性命之危。

    夜幕降临,叶翎独自一人在房中吃晚饭,是她自己下厨做的清汤面。给其他三人都做了,只是没有一起吃。

    “主子,云修醒了,想见你。”墨竹在门外恭声说。

    叶翎像是没听见,把一碗面吃完,才起身出来,到隔壁,就见云修脸色煞白地躺在那里,看到她来,眸中多了几分光彩。

    叶翎在桌边落座,神色平静:“小叔,你觉得如何?”

    云修脖子被白布包着,咳嗽了几声,声音虚弱:“我没事……你以后,可以不再叫我小叔吗?”

    “你想让我叫你什么?”叶翎问。

    “就叫我的名字吧。”云修扯了扯嘴角,喃喃地说,“你放心,等回去,我会跟娘解释……我这次遭的难,跟你没关系,不是你的错……不过是断了一条手臂而已,不过是手筋脚筋都废了,我不在意……只要你没事,我怎么样都可以……”

    “你好好养伤,别的事,过后再说。”叶翎看着云修说。

    云修眸光如痴:“叶翎……我已经是个废人了……我只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答应我……”

    “你说。”叶翎点头。

    “你能不能回家里……回战王府住?娘年纪大了,我成了废人,无法再照顾她……她很喜欢你,若你能回去,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我就别无所求了……”云修看着叶翎,神色哀求。

    “我会照顾娘的。”叶翎点头。

    云修神色一喜:“谢谢你,我等你回家……”

    “你好好休息。”叶翎起身出去,云修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的背影。

    回到房间,叶翎闻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开口说:“楼主,既然来了,就别故弄玄虚了。”

    下一刻,一身如血红衣,戴了鬼面具的苏棠,出现在叶翎面前。

    “楼主请喝茶。”叶翎倒了一杯凉掉的茶水,推到苏棠面前。

    苏棠看都没看一眼,问叶翎:“隔壁那位,你要对他负责,照顾他一辈子吗?”

    “凭什么?”叶翎反问。

    苏棠声音低沉地笑了:“你这个没良心的!人家对你痴心不悔,都愿意为你而死,现在变成废人了,你不照顾他,说得过去吗?”

    “又不是我伤他,若这么说,应该你对他负责,照顾他一辈子!”叶翎轻哼了一声。

    “哈哈!本尊果然没有看错人,你很有趣!”苏棠轻笑,“本尊这里有个秘密,跟你有关,你想不想知道?”

    “爱说不说。”叶翎神色淡淡。

    “其实,本尊这次找上你,是接了两个任务。一个是北胡皇室给的刺杀任务,还有一个,颇为特别,你不妨猜猜?”苏棠怪异的声音中,透出几分戏谑。

    叶翎垂眸,沉默片刻,嘴角勾起一抹轻嘲:“是我那个小叔子,请你帮忙演一出苦肉计吗?”

    苏棠哈哈大笑:“本尊就说,你很聪明!”

    叶翎的眼神,一下子冷到了极点。

    苏棠幽幽地说:“本尊接了任务去刺杀你,想要得手很容易,何须如此大费周章?只是那一夜,本尊到了靖王府外,恰巧见到你的小叔子云修,醉酒前去寻你,一声一声唤着你的名字,可真是痴情。于是,在他再次出府要去找你的时候,本尊现身,表明身份,跟他讲,不管他有什么心愿,安乐楼都可以帮他满足。你猜,他说什么?”

    “他说想要得到我。”叶翎冷声说。

    “呵呵,他一开始倒有几分警惕,不过本尊谎称,曾亏欠他兄长一个人情,要在他身上还掉,他就信了。你都不知道,那个傻小子,为了这出苦肉计,可是真豁出去了呢!连自己的一条手臂,都能狠心舍了。手筋脚筋是他请我挑断的,因为他听我说,你跟风不易是好友,知道你会救他。他豁出命地演了这出戏,就是要感动你,要你对他负责,回到他的身边,再也离不了。”苏棠啧啧感叹,“请问你,什么感受?”

    “原本无感,现在恶心。”叶翎冷冷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