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九零:锦鲤小〕〔总裁爹地天才宝〕〔弦歌知我意〕〔双宝助攻:老婆不〕〔一世巅峰〕〔陆铭苏婉〕〔诸天世界开拓者〕〔许初夏顾延爵〕〔穿越农女要回家〕〔王婿〕〔好孕连连:总裁爹〕〔徐来徐依依阮棠〕〔上门龙婿〕〔异界的霍格沃茨〕〔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格斗吧,殿下〕〔攻略恶魔冷殿下〕〔楚千寻厉云枭〕〔爹地快来,巨星妈〕〔拐个医仙当老婆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053.学轻功,看星星
    叶翎做了个噩梦。梦中有一青面獠牙的鬼,张牙舞爪,要吃掉她,不管她往哪里跑,都躲不开逃不掉。

    梦醒了,叶翎还没被吃掉,她睁开眼,摇头失笑,见外面天色已大亮了。

    半晌,叶尘又要去后花园的雪房子里玩儿,叶旌背着他去了。

    “小妹,有件事,我想问你。”叶缨脸色比昨日稍好一些。

    “嗯?”叶翎起身,正准备回房看书,闻言又坐了回去。

    “你与那东晋七皇子,是什么关系?”叶缨神色严肃。

    叶翎闻言,垂眸轻笑:“大姐,他是云尧的朋友,因为好心,才会关照我。我们的关系,也是朋友。”

    “我信你,但你确定他也是这样想的吗?”叶缨蹙眉。

    “怎么?大姐看出什么了?”叶翎半开玩笑地问。

    “他看上你了,还不够明显吗?”叶缨没见过南宫珩几回,但她作为长姐,对于叶翎身边某个阴魂不散的男人,自有一份警觉。

    叶翎闻言就笑:“你家妹妹我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有人喜欢不是很正常?”

    叶缨闻言,却面露不悦之色:“怎么,你很得意?”

    叶翎轻咳两声:“大姐,我只是开玩笑。南宫珩的确表白过,但我已明明白白拒绝了,他离开,应该不会再来。”

    叶缨面色稍霁:“如此就好。日后你若碰上了两情相悦的男子,自不必再守寡,也不必顾念我们。但你若不喜欢,不要拖泥带水,更不可玩弄利用别人的感情,知道吗?”

    叶翎神色一正:“知道了,娘!”

    叶缨哭笑不得,作势要打叶翎:“你这鬼丫头!乱叫什么?”

    “长姐如母,多谢教诲!小妹回去看书了,告辞!”叶翎起身,一本正经,拱手退了出去。

    叶缨摇头笑笑。她知道,刚刚那些话,便是不说,叶翎也懂的。

    叶翎回房,落座,提笔,回忆昨日看过的兵法中精要部分,默写一遍,加深记忆和理解。

    写到一半,叶翎走神,在纸上画起了画。

    停笔,跃然纸上的,正是昨夜梦中那只青面獠牙的鬼。而叶翎定睛一看,她随心画出的这要吃她的鬼,眉眼怎么像极了南宫珩那个死变态?

    叶翎皱了皱眉,把画扔到一旁去。开了窗,冷风吹进来,她从书架上取下昨日没看完的书,在窗边落座,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晚饭后,叶翎回房,挑灯夜读。

    两个丫鬟并不住在凌云院,只白天过来伺候。叶翎已让雪晴备好了食材,昨夜剩的那只兔子也杀掉处理干净了。

    亥时过半,叶翎看完一本书,放起来,起身出门,进了小厨房。

    昨夜香辣,今夜红烧。距离子时还剩一刻的时候,叶翎把烧好的兔肉盛出来,放在食盒里,盖好保温,提在手中,出了凌云院。

    暗处有双眼睛,盯着叶翎的一举一动。

    夜色深重,寒风凛冽。

    叶翎款步走进后花园,路过大雪人,往里看了一眼,没人。她到碧玉风荷亭中,放下食盒,坐等“秦徵”。

    子时将至,叶翎尚未等来“秦徵”,等来了满面怒色的云修。

    云修大步走进碧玉风荷亭,站在叶翎面前,看着她的眼神,带着赤裸裸的厌恶:“你大半夜带着亲手做的吃食,跑来这里会情郎!现在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叶翎看到云修的第一眼,只觉得烦。听到云修的话,她冷笑起来:“那我倒是要问问小叔,大半夜不睡觉,盯着嫂子的一举一动,你又想干什么?”

    “你!你是女人吗?怎么如此不知廉耻?”云修怒意更盛,“我大哥尸骨未寒,你就迫不及待与人私会!若是传出去,我云家丢不起这个人!我不管你今夜要见谁,必须跟他断了来往!便是你要改嫁,至少守孝三年!”

    云修话落,屁股上被人狠狠地踹了一脚,在夜空中划过一道流畅的抛物线,面朝下,砸在地上,啃了一嘴的泥!

    “谁?”云修从地上爬起来,抬手抹了一下嘴,就见一个黑影出现在亭子里,身形高大,看不到容貌。

    “叶翎!你们这对狗男女有种今夜就杀了我,否则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在我云家,做苟且之事!”云修怒不可遏。

    下一刻,亭中黑影飞身而出,急速逼近。云修神色大变,来不及反应,已被一只大手扼住脖颈,双脚离地,提了起来。

    “老夫行走江湖数十年,还是第一次遭受如此羞辱!”假扮秦徵的南宫珩,声音苍老阴沉。

    云修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南宫珩:“你……你是什么人?”

    “老夫是叶晟的故友,近日游历到楚京,前来探望叶翎小丫头。应她所求,得空前来指点她的武功!小子,你有什么意见?”南宫珩冷声问。

    云修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我……没有!误会!我以为你是……”

    “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货!一句误会就想打发了?上一个对老夫不敬的贱人,坟头草已两米高了!”南宫珩话落,猛然收紧自己的手。

    云修很快呼吸艰难,第一次感觉死亡那么近!他瞪大眼睛,看着从亭中缓步走出的叶翎,眼中满是哀求之色,呜呜啊啊,却已发不出任何清新的声音了。

    “秦老前辈,请放了他吧。”叶翎开口,声音清冷。

    “小丫头,这臭小子对你不敬,你何必管他?待老夫杀了他,定处理得干干净净,跟你不会产生丝毫干系!”南宫珩冷笑。

    叶翎躬身一礼:“还请前辈给我一个面子,饶了他的性命。”

    就在云修双眼翻白,以为下一刻,他的脖子就要被咔嚓一声拧断的时候,南宫珩突然松手,把他重重地甩出去,再次面朝下,砸在地上!

    云修双腿蜷缩,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捏着脖子,剧烈地咳嗽了一阵,呼吸才渐渐平稳。他从地上爬起来,一身狼狈,低着头就要走。

    阴恻恻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老夫让你走了吗?”

    云修神色一僵,脚步一滞,硬着头皮转身回来:“前辈,今夜的事,全都是误会。我向前辈道歉,希望前辈能大人不记小人过。”

    “去跟叶翎丫头道歉!”南宫珩冷声说。

    云修握了握拳头,垂头走到叶翎面前,声音低沉:“大嫂,对不起。”

    南宫珩上前,抬脚,狠踹一下!

    云修膝盖吃痛,扑通一声,结结实实地跪在了叶翎面前!

    南宫珩冷哼一声:“小叔子对长嫂不恭不敬,口出恶言,一声对不起就完了?道歉要有诚意,若不是这丫头求老夫,你刚刚已经见阎王了!”

    云修跪着,头垂得很低:“大嫂,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误会你,说出那样不敬的话,请你原谅我!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

    “滚吧。”叶翎冷声说。

    云修起身,大步离开,走出一段,回头,目光落在那道纤细的身影上,眼眸暗了暗。

    叶翎微微蹙眉,感觉什么地方不太对。

    云修对叶翎有成见,言语攻击这样的事情,不是一回两回,她并不意外,当然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要云修的性命,她懒得跟蠢货计较罢了。

    只是南宫珩的这位师父,在云修面前,先谎称是她父亲的故友,帮她解释,又如此刻意地逼云修对她下跪认错,是不是对她太好了?可他们昨夜才第一次见面,一只兔子的交情,说好轻功都只教一遍,不会算完……

    南宫珩见叶翎不说话,眼眸微闪,意识到有暴露的风险,这丫头太聪明!

    南宫珩嘿嘿一笑:“小丫头,老夫的戏演得不错吧?”

    叶翎微笑颔首:“多谢前辈。”

    “做了什么好吃的?若是凉了,我就去把刚刚那个耽误时间的蠢货揍死!”南宫珩说着,飞身进了碧玉风荷亭。

    叶翎跟进去,就见南宫珩已经吃上了。她在对面落座,笑容满面地说:“秦老前辈,我上次给南宫兄做了一道茶香鸡,他很是喜欢,前辈明日要不要尝尝?”

    叶翎说这话的时候,盯着南宫珩的眼睛。

    南宫珩神色一喜:“好好好!明天吃!茶香鸡?听着就很厉害!”话落又低头,抓起一个炖得喷香的兔腿,啃了起来。

    叶翎没看出任何破绽,想着应是自己多疑了。

    南宫珩心中却颤了颤。这鬼丫头太机敏了,刚刚竟然故意诈他!什么茶香鸡?叶翎从没给他做过!听都没听过!若是他眼神有一丝不对,就要暴露了。

    等南宫珩把红烧兔肉吃完,擦了擦手,起身,清清嗓子说:“好了,老夫现在要教你轻功了。记住下面的口诀!”

    叶翎凝神,就听南宫珩快速地说了一段口诀,她全都记下,却有些不理解。

    不懂就问,结果得了南宫珩一个大白眼:“你这丫头武功是真不行!内力怎么样?让老夫看看!”

    南宫珩话落,隔着衣服抓住了叶翎的手腕,皱眉:“竟然没有内力?!”

    “请前辈教我修炼的法门。”叶翎连忙说。原主练武不认真,只会些花拳绣腿。而叶翎是另外一个世界来的,单论近身战的招式,自认为很强,但内力轻功这些本土特色技能,真不会。

    “你想得倒挺美,两只兔子,就想让老夫教你那么多?”南宫珩轻哼了一声。为了避免叶翎认出是他,他可是全身心投入,在模仿他的师父秦徵。

    “那……四只兔子行不行?不然再加三只鸡?”叶翎神色认真地打商量。

    南宫珩哈哈大笑:“鬼丫头!先学轻功,至于别的,等老夫明日吃了你的茶香鸡再说!”

    “好。”叶翎心情愉悦起来。觉得这个老头人还是挺好的,就是脾气有点怪而已。

    “老夫的轻功是最顶级的,好好学!”南宫珩话落,抬手,袖中射出一根墨绫来,缠住了叶翎的腰,把她从亭中甩了出去!

    片刻之后,只见碧玉风荷亭顶部站了一个高大的身影,手中一根墨绫,连着另外一个人,在空中甩过来,甩过去……

    叶翎一开始没心理准备,头朝下被抡了一圈,快吐了!

    “控制你自己的身体!”

    听到“秦徵”的声音,叶翎深吸一口气。她不恐高,也没晕,努力跟着墨绫的方向,调整身形,回忆刚刚记下的口诀。

    几瞬过后,墨绫突然撤回,叶翎的身体在半空中直直下坠!

    距离地面仅剩两米的时候,叶翎猛然闭眼,身体腾空跃起,一瞬间,感觉自己要上天了!

    “小叶子还不错嘛,当年我差点被秦老头给摔死……”南宫珩嘀咕了两句,收回本来要再次出手的墨绫。这是专门向百里夙借来的教学工具,他当然不会让叶翎真的跟地面亲密接触的。

    “我会了!”叶翎的声音满是欣喜。落地之后,接着练。一开始很生疏,尤其是起式,总感觉有些别扭。

    南宫珩又出言指点,叶翎调整,就顺畅多了。

    南宫珩就见叶翎面带喜色,朝着他飞了过来,衣袂蹁跹,墨发飞舞,那张如玉的小脸在夜色下美得如梦似幻。

    南宫珩连忙低头,去拿腰间的酒葫芦,怕叶翎看到他的眼神不对。

    “多谢秦老前辈!”叶翎足尖轻点,稳稳地落在了碧玉风荷亭顶端。虽然周围一片黑魆魆的,但她就是觉得,视野开阔,风景都不一样了。

    “别得意,要多练!你这还差得远!”南宫珩扔下一句话,转身就跑了。

    叶翎刚学轻功,一切都很新鲜,大半夜毫无困意,运起轻功,轻松越过战王府的围墙,到了外面。

    天地广阔,叶翎决定,在京城跑一圈好了。

    南宫珩没走,躲在暗处,看着叶翎不知疲倦地用轻功到处跑,只觉得那道纤细窈窕的身影,可爱死了!小叶子真是个认真努力又聪明的姑娘,他的眼光好极了!

    南宫珩不远不近地跟着,直到看到叶翎飞身进了东晋驿馆。他心道不好!叶翎不会是去找他的吧?有露馅儿的风险!

    叶翎的确是想来找南宫珩。

    轻功这件事,虽然是“秦徵”教的,但叶翎认为,一半的功劳要给南宫珩。做不成情侣,他们还是朋友,叶翎决定当面谢谢他。还有一点,刚学会轻功,叶翎有点小兴奋,也想体验一下,半夜当“鬼”的感觉。

    叶翎在驿馆里转了一圈,锁定了南宫珩的房间,见窗户开着,她悄无声息地落在窗外,往里面看去。

    下一刻,叶翎目瞪口呆,只见南宫珩披头散发,赤裸上身,光着脚,浑身上下只着一条亵裤,站在窗边!鬼使神差的,叶翎视线下移,看到了漂亮的八块腹肌……

    “小叶子,你怎么会来?”南宫珩的声音透着满满的惊讶和疑惑。

    叶翎脸色爆红,猛然回神,立刻转身,背对着南宫珩,神色尴尬:“鬼兄,大半夜你这是干什么呢?”

    “看星星啊!”南宫珩看着叶翎局促的背影,唇角微翘。他刚刚狂奔回来,薅了胡子摘了假发,只来得及把衣服都脱掉藏起来……

    “看星星需要脱光吗?”叶翎无语至极,果然是死变态!

    南宫珩一本正经地说:“小叶子,我半夜醒来,想看星星,待会还要睡的,这样方便。而且我没脱光,穿裤子了,你不信回头看。”

    “鬼兄我是来感谢你帮忙请你师父教我轻功的秦徵老前辈人很好轻功我已经学会了不打扰你看星星了告辞!”叶翎一口气说完,运起轻功,几个腾跃没了人影。

    冷风刺骨,南宫珩双手抱臂,打了个喷嚏。关上窗户,回身,快步走到床边,跳上床,盖被子,深吸了一口气。这辈子是叶翎的,还有一股淡淡的幽香。

    “小叶子刚刚是害羞了吗?”南宫珩自言自语,“都把我看光光了,我这么好的身材,等小叶子需要男人暖床的时候,当然就是我了!”

    ------题外话------

    重要通知:本书将于明天2019-9-19正式入v上架,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明天更新时间大概在中午十二点半,首订对作者来说很重要,直接关系到后续的推荐和编辑的认可,需要大家支持,爱你们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