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九零悍媳巧当家〕〔紫薯精的美漫之旅〕〔群史争霸〕〔春意闹〕〔我和她们真的只是〕〔人在大唐已被退学〕〔狂医豪婿〕〔看的下场〕〔快穿头号玩家〕〔斗罗之暗夜主宰〕〔太后娘娘今天洗白〕〔影视世界旅行家〕〔绯闻影后,官宣吧〕〔唐残〕〔报告夫人,纪少又〕〔大国战隼〕〔校园全能王牌少女〕〔穿书后大佬她成了〕〔从斗罗开始打卡〕〔神宠时代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052.给她一个师父
    南宫珩幽幽地说:“听起来,好像真的不需要。”

    “万分感谢。轻功我会想办法学,姐姐弟弟和宝宝,我会尽力保护他们。希望鬼兄以后诸事顺遂,慢走不送。”

    叶翎话落,拱手一礼。

    南宫珩眸光微黯,端起面前的酒,一饮而尽,又深深地看了叶翎一眼,什么都没说,起身离开了。

    夜色幽深,寒风萧瑟。

    百里夙在雪房子里打坐,有人进来,在他身旁坐下。

    百里夙睁开眼,声音平静:“被拒绝了?”

    “你怎么知道?”南宫珩脑袋靠在百里夙肩膀上,抱着百里夙的胳膊,抹了一把根本不存在的眼泪,唉声叹气,“小叶子说她当寡妇特别好,如今的生活很完美。见鬼的是,我竟然觉得她说的好有道理!无法反驳!”

    南宫珩不是楚明寅,他并不认为叶翎一定要依靠男人才能活下去,他最初就是欣赏叶翎独立坚强的性格,才会被吸引。

    百里夙轻轻颔首,表示认同:“没有你,叶翎也会过得很好。”

    “问题就在这里。我喜欢她,但她却只当我是朋友,并且不需要我。换言之,我对她而言,是个废物?用她的话讲,我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花瓶?”南宫珩语气幽幽。

    “你很有自知之明。”百里夙再次点头。

    南宫珩微微仰头,四十五度角,明媚忧伤:“百里人渣,小叶子不喜欢我,我该怎么办?”

    “这个问题,你问我,我问谁去?”百里夙更忧伤。叶翎亲自做了宵夜,跟南宫珩心平气和地谈,下次再见,至少还是朋友。而叶缨,二话不说,上来就给了百里夙一剑……

    南宫珩在百里夙背上重重地拍了一下,目光坚决:“不管她需不需要,我就是要对她好!”

    百里夙重伤未愈,这一掌下去,身体前倾,一口血喷了出来!

    “百里人渣,你怎么不说话?”南宫珩转头,见百里夙吐血,很是疑惑,“你这是怎么了?”

    百里夙捂着心口,完全不想理会南宫珩……

    南宫珩从腰间摸出一个小药瓶,扔到百里夙身上:“这是我从小风风那里抢来的,便宜你了!”话落,起身离开。

    百里夙拿起那个药瓶,打开,一股异香扑鼻而来,喉间腥甜的血气,一下子被压了下去。若他没猜错,这是传说中的疗伤奇药归元丹。主药为万年雪莲,与其他近百种药材,以神医门的独门秘方所制而成,武者争破头都想得到的宝贝。

    百里夙将瓶中一枚莲子大小的药丸投入口中,只觉一股暖流淌进四肢百骸。他知道,他的伤会很快痊愈,刚刚南宫珩打他那一掌,亦是故意为之,让他吐出了体内淤血。

    真的是个很温暖的人呢……百里夙心想。

    南宫珩回驿馆,抱着从叶翎那里顺来的被子睡了一整夜,第二天清早就出城去了。

    战王府。

    叶旌像往日一样早起,绑上沙袋去跑步,刚出霁雪院,就见一道纤细的身影从不远处跑过。

    叶旌愣了一下,拔腿追了上去。

    “二姐怎么这么早?”叶旌与叶翎并肩,见叶翎额头已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小妹,是你太晚了!”叶翎唇角微勾,加快速度,跑到了前面去。

    叶旌跺了跺脚:“二姐你再叫我小妹,我就跟你绝交!”

    “好啊!”叶翎语带笑意。

    “我不好!”叶旌飞也似地追赶叶翎去了。

    等叶翎又跟叶旌一起跑完十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手擦汗:“原来二十圈也不难。”

    “二姐你受什么刺激了?”叶旌问。

    “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好好操练你!”叶翎神色严肃地拍了一下叶旌的肩膀。

    叶旌突然有点慌……

    一上午,叶旌被叶翎折磨得怀疑人生,到吃午饭的时候,已经累得快要虚脱了,却也不敢抱怨,因为叶翎不只是教他,是陪着他一起练武。叶翎可以,他不行,就是他弱,没别的。

    下晌叶翎在房间里没出来,将书架上面全都看过,倒背如流的医书收起来,把原本那些兵法书籍翻阅整理了一遍,排好顺序,这就是她接下来的看书任务。

    活了两辈子,但凡不会的,有用的,叶翎都愿意学,唯一不愿学的,就是将自己的命运和安危,交给另外一个人。依赖感,对她而言,很危险,她不喜欢。南宫珩一走,清净了,她需要利用一切时间,来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一本兵法,看了三分之一,外面天色渐暗,叶尘的小脑袋从门口探进来:“小姨!吃饭啦!”

    “好。”叶翎拿过书签,夹进书里。还是那有典故的半片纸钱,她浅笑摇头,把书合上。

    吃过晚饭,叶翎再次要求叶旌带着叶尘一起睡。

    叶旌知道是为何,但叶尘不懂:“我想跟娘一起睡,明天再跟小舅睡好不好?”

    叶翎一个眼神过来,叶旌连忙开口:“尘儿,小舅一个人睡好害怕,你不陪我,我就伤心了。”

    “啊?这样吗?小舅你的胆子好小哦!那好吧!”叶尘小手在叶旌脑袋上拍了拍,像叶缨哄他那样。

    叶旌抱着叶尘走了,叶缨在床上躺下,神色平静:“小妹,来吧。”三日过去,该服下第二枚解药了。

    这一次的疼痛,比上次更甚。叶缨痛呼出声,叶翎在床边,握住她的手。

    百里夙在房顶上,站成了一尊雕塑。

    叶缨中毒,风不易给了解药,今夜该服用第二枚,这些事,百里夙已从南宫珩口中得知。他听到了叶缨的痛呼,心中揪紧,呼吸停滞了一瞬,愧疚如巨浪翻涌,恨不能以身代之。

    整整一夜。

    天色将明,叶缨面色惨白昏睡过去,叶翎舒了一口气,小心放开叶缨的手,站了起来。

    百里夙听到下面的动静,飞身离去,隐入暗中。

    叶翎回房,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希望这几天赶紧过去吧。

    叶旌背着叶尘,负重跑了十圈,叶尘全程为他加油鼓劲儿,一直喊“小舅快冲呀”,让他压力山大……

    吃早饭的时候,叶尘问叶翎:“小姨,美人叔叔什么时候才来找我玩呢?”

    “他回家去了。”叶翎微微一笑说。大家都是理智的成年人,话已说到那个份儿上,南宫珩应该不会再来了。

    “啊?美人叔叔的家在哪里呢?”叶尘再问。

    “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叶翎回答。

    叶缨不在,叶尘又小声问了一句:“那神仙叔叔,是跟美人叔叔一起回家了吗?”

    叶翎有些意外,叶尘竟还记得只见过一次的百里夙,她点头说:“是啊。”

    “可是我想美人叔叔带我飞飞。”叶尘皱了皱小眉头。

    叶翎神色微怔,轻功是一项必备技能,南宫珩走了,她得想办法学到,就算只是为了满足叶尘想要飞飞的愿望。

    “小弟,你会轻功吗?”叶翎问叶旌。

    “大姐会一点,爹教过的,你都不学。”叶旌忍不住吐槽叶翎,话落又连忙找补,“不过咱爹是个将军,不是江湖侠客,他的剑法很厉害,轻功也就一般般。”

    叶翎很有钱,只要找对门路,想学到上乘的轻功,不管是买秘籍还是请师父,应该都有希望。她打算等叶缨的毒彻底解了之后,就把这件事办了。

    是夜,百里夙看着叶翎从叶缨房间出去,他犹豫许久,还是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叶缨的房间。

    窗边一盏昏黄的灯,叶缨睡得很沉,秀眉紧蹙,面色苍白。

    百里夙不敢靠近,就站在阴影中,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隔壁房间,叶翎进门,眸光一凝!

    桌上多了个东西,是一张折起来的纸。

    叶翎走过去,拿起,打开,南宫珩的字迹。

    “叶翎,我接受你的拒绝,但我曾答应教你轻功,不可食言。恰逢家师近日在楚京,他武功高强,脾气怪异,贪吃贪玩。得知你厨艺绝佳,便说要来寻你。若他来了,你不必客气,想学什么武功,让他教你。”

    南宫珩,敬上。”

    没有“小叶子”,没有“鬼兄”,这封信写得很正经。

    叶翎还没把信收起来,就听窗户被人敲得咣咣响!

    “那臭小子也不说清楚,是不是这儿……叶翎?你出来!”

    苍老的声音透着不耐,叶翎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中的信,很显然,南宫珩的师父找来了。

    叶翎打开窗户,一个身材高大的老者跳了进来。

    只见他一身宽大布衣,须发花白,腰间挂着一个酒葫芦,一把生锈的菜刀,手拿一只没啃完的鸡腿。

    老者一见叶翎,反手将鸡腿扔了出去,满脸嫌弃:“不好吃!小丫头,那个臭小子说,你做饭手艺天上有地下无?”

    叶翎轻笑:“过奖了。”

    “露一手给老夫瞧瞧!”老者说着,揉了一下肚子,“快饿死了!”

    “前辈想吃什么?”叶翎客气地问。

    “那个臭小子说,他往你这儿送了两只兔子!在哪儿呢?”老者左看看右看看。

    叶翎嘴角微抽:“若真有,应该在小厨房。我这就去做,前辈在此稍候。”

    老者一屁股坐下,把的酒葫芦解下,放在桌上,摆摆手:“去吧去吧!”

    叶翎出门,进厨房,点灯,就见案板上放了一只杀好的野兔,地上还有一只活兔,装在笼子里。

    叶翎近日经常做饭,厨房中的调料都是齐全的。她把杀好的兔子剁了,加香料爆炒。

    没过多久,叶翎端着一盘香辣兔肉回房,老者正在仰头喝酒。

    “好香!快拿来给我尝尝!”老者眼睛一亮。

    叶翎端过去,放在老者面前,递上筷子。

    老者吃第一口,赞了一句:“辛香入味!好吃!”

    叶翎看着老者把一盘兔肉都吃完了,心想果然是师徒,这老头跟南宫珩口味都很像。

    “小丫头,你这手艺真不赖!臭小子说让老夫教你轻功,老夫既然吃了你的好菜,就教你几招吧!”老者用袖子擦了擦嘴。

    “多谢前辈,不知前辈如何称呼?”叶翎拱手,客气地问。

    “老夫大名秦徵,那臭小子都管我叫秦老大,你也可以这么叫!”老者很豪爽地拍了一下桌子,张口闭口都是那个臭小子。

    “秦老前辈。”叶翎想跟这人学武,不敢放肆。

    “明日子时,后花园,老夫来教你,只教一遍,不会算完!”秦徵看着叶翎说。

    “那我明日恭候前辈。”叶翎拱手。

    “走了!”秦徵话落,抓起桌上的酒葫芦,到窗边,跳出去,几个腾跃,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百里夙本来在隔壁叶缨房中,秦徵来的时候,他就察觉了,只是并未现身。

    百里夙冷眼看着,秦徵出凌云院,进了战王府后花园,然后,轻车熟路地钻进了那个雪房子……

    “诶?百里人渣怎么不在这儿?”

    听到熟悉的声音,百里夙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躬身进去,就见“秦徵”正在薅自己脸上的胡子……

    “南宫,你这玩的哪一出?”百里夙问。

    假扮秦徵的南宫珩唇角微微翘了起来:“想把小叶子骗过去可真不容易!我只想给她暖床,可惜她现在不想要男人。因为不想利用我对她的感情,所以才要推开我!她的确需要成长,我会等她!她需要师父,我就给她一个师父!”

    ------题外话------

    本书将在后天9-19号上架,多谢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伏天氏〕〔都市最强小村医〕〔万族之劫〕〔做长公主那些年〕〔重生之我的1992〕〔傲世狂爸江夜〕〔我真不想吃软饭〕〔娇妻太霸气,总裁〕〔袅袅欲何依〕〔诸天之我娘是陆雪〕〔大奉打更人〕〔从向往开始的天赋〕〔我是诸天最强老师〕〔我有无数宝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