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明明〕〔萧诗韵〕〔南宋游记〕〔陆欣然〕〔开局三千魔神然后〕〔傅慎言〕〔月照梅花〕〔超级人生〕〔神话灵塔〕〔千秋我为凰:火凤〕〔甜妻密爱:总裁大〕〔先锋科技〕〔剑道飘仙〕〔我有六个大佬崽崽〕〔生而为王萧阳〕〔我竟然死了300年〕〔夜皇陵〕〔护国战神易北辰于〕〔超强狂婿〕〔心魔种道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042.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口口声声痴爱百里夙,却不敢亲自为百里夙解毒,寻了无辜之人当替身,过后断手杀之。网蛇蝎毒妇,不过如此。</p>

    才貌双全,清高冷傲的欧阳大小姐,不舍得为了百里夙以身涉险,却愿意委身那位神秘的神医,甚至还怀上那人的孩子,偷偷打掉。真真肮脏无耻!</p>

    她叫欧阳清,当真是对“清”这个字,最大的侮辱!</p>

    事情发展到现在,大大地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本以为会是一场盛世大婚,没想到成了一出惊人闹剧。</p>

    叶翎觉得,到尾声了。</p>

    欧阳清被墨绫绕颈,噬心针折磨,颤抖不止,翻着白眼,口中流涎,已说不出囫囵话了。</p>

    西夏皇后明氏气得浑身颤抖,眼睛泛红:“夙儿,杀了她!杀了她!”</p>

    百里复面沉如墨,一锤定音:“欧阳家欺君罔上,来人,全部拿下,打入天牢!欧阳清,择日,处以极刑!”</p>

    欧阳清做的事情,她的父母兄妹,大部分都不知情。如今处于震惊绝望之中,悉数被押走。</p>

    百里夙收回噬心针和墨绫,欧阳清倒地,昏死过去,随即被人拖走。地上流了一滩水渍,她真失禁了。</p>

    风不易轻声问虞澍:“师父,为何百里夙对于解毒之事,没有任何记忆?”</p>

    虞澍面色凝重:“他那时怕是被人下了阴邪之物,控制了心神。”</p>

    风不易愣了一下:“师父说的,是已失传的蛊毒吗?”</p>

    虞澍点头:“百里夙的毒,并非只是不能习武。从他幼年起,为师就被西夏皇室请来为他医治续命。曾断言,他活不过二十岁。以纯阴之女解毒,本就是邪术。除非寻到最契合之人,否则他的毒非但解不了,还会死得更快。看来机缘巧合,他真碰上了最好的‘解药’,却害死了那个无辜的女子,唉!”</p>

    风不易垂眸不语,并没有跟虞澍讲叶缨的事。</p>

    “啪!啪!啪!”</p>

    有人起立鼓掌,不是南宫珩,是完颜洪。</p>

    “恭喜百里太子躲过一劫!就差一点,险些娶了一个奇臭无比的阴毒女人,呵呵!”完颜洪语带嘲讽。网</a>

    百里夙并没有理会,他一颗一颗解开了喜袍的扣子,脱下来,扔在地上,穿着一身素白的中衣,转身离开。</p>

    叶翎抬头去看百里夙,正好百里夙的目光,落在了她脸上,眼底闪过一丝异色,脚步未停,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众人面前。</p>

    至于当初那位神医,以及欧阳清口中,已死去的无辜之女,叶翎相信百里夙会继续调查,但不会再当众做这件事。</p>

    西夏皇室今日颜面尽失,喜宴尚未开始便结束了。</p>

    南宫烈起身,压低声音问:“老七,你是不是提前知道什么?”</p>

    南宫珩一脸无辜:“我什么都不知道啊!”</p>

    “要不是你把欧阳清的盖头打落……”根本不会有后面的事。</p>

    南宫珩唇角微勾:“太子皇兄,巧合,我本来是打蚊子来着!”</p>

    “信你才怪!”南宫烈轻哼了一声,“不过,虽然毁了百里夙的婚事,但西夏皇室,该感谢你才对。”</p>

    南宫珩嘿嘿一笑:“我真是个替天行道的大好人!”</p>

    叶翎回到南楚驿馆,楚明寅说有正事跟她谈。</p>

    “八皇子,我们近日就要离开回国吗?”叶翎问楚明寅。</p>

    楚明寅摇头:“看东晋那对兄弟的动向。如今四国,东晋最强。北胡对南楚虎视眈眈,贼心不死。父皇一直希望能够与东晋结盟,这次让你来西夏砸场,而我的任务,是拉拢南宫烈。”</p>

    叶翎蹙眉:“西夏赠东晋一座城,东晋已接受,依我看,这两国是打算联手,隔岸观火,看北胡南楚斗个你死我活。”</p>

    楚明寅微叹:“战王妃看得明白,但我还是要找南宫烈好好谈谈。”</p>

    叶翎并未提起南宫珩。南宫珩在东晋是个花瓶,叶翎在南楚是个废物,国家大事,轮不到他们管。</p>

    叶翎关心的是,百里夙能不能利用欧阳清,找到当年那位神医。他比欧阳清危险百倍,因为他最清楚,当年那个“无辜之女”是叶缨,并且百里夙还有一个儿子。他当初没有取了叶缨的性命,定然别有用心。若他想暗中作祟,早晚会找上叶缨母子。</p>

    此时,百里夙就在西夏天牢之中。</p>

    欧阳清昏死在地,恶臭熏天。</p>

    百里夙拂手,一根金针刺入欧阳清眉心。</p>

    欧阳清身子僵直,眼睛猛然睁开!</p>

    “那位神医,是什么人?在何处?”百里夙冷声问。</p>

    “我不……知道……”欧阳清喃喃地说,“是他主动找上我……说可为太子医治……”</p>

    百里夙那年十九岁,虞澍断言他活不过二十。</p>

    那人找到欧阳清,说可救百里夙。欧阳清心慕百里夙,大喜过望。那人要求她付出代价来交换,她狠心废了自己一只手。而后前去寻百里夙,却被拒之门外。</p>

    欧阳清就去求见皇后明氏。明氏救儿心切,想赌一把,便答应欧阳清,亲自去找百里夙,给他喝了一杯茶,将他交给了欧阳清。</p>

    之后的事情,百里夙没有任何记忆。当他再次清醒,身在太子府,毒已解除。他的母后告诉他,他与欧阳清已有夫妻之实,是欧阳清救他性命。</p>

    当时,欧阳清说,她要太子妃之位。</p>

    百里夙说,除了那个位置,他什么都给不了她。</p>

    欧阳清说,她不在意,只求嫁给百里夙。</p>

    ……</p>

    欧阳清对那人,一无所知。她也根本不知道那人当年为她找的“替身”是什么人,只要求事后掰断“替身”双手十指,杀掉她。而百里夙曾被带走一段时间,去了哪里,欧阳清也不知道。</p>

    百里夙眼眸冰寒,袖中射出一根墨绫,缠上了欧阳清的手指!</p>

    下一刻,天牢深处响起凄厉至极的惨叫声!欧阳清的十指,被百里夙用墨绫,一根一根,一点一点,拧断,扯掉!</p>

    而眉心的噬心针,让欧阳清连昏死都不能,只能清醒地感受着巨大的痛楚如汹涌的浪潮,将她吞噬!</p>

    欧阳清没死。因为百里夙希望,当年那个人,会来救她。即便这种可能微乎其微,但百里夙想要解开心中的疑惑,除了欧阳清,暂时没有别的线索。</p>

    是夜,百里夙从梦中苏醒。</p>

    这三年来,他时常做梦,梦境相似,都是一个白衣女子,他却始终看不清面容。而这次,梦中的女子在抚琴,他似乎看到了她的眉眼,睁开眼,却又成了一片空白。</p>

    百里夙起身下床,走出竹楼,站在湖边。</p>

    夜风微凉,竹叶沙沙作响。</p>

    百里夙抬手,捂住了隐隐作痛的心口。他本该在两年前离开人世,他早已做好了准备。他所在的这座太子府,就是他亲手给自己建造的坟墓。他拒绝与人来往,斩断一切俗世牵绊,只想干干净净地离开,却没想到,又被生生拽回了这人世间。而那个为他续命的女子,真的死了吗……</p>

    这一夜南宫珩去找虞澍喝酒,并没有来叶翎这里吃宵夜,叶翎也默契地没有准备。</p>

    而第二日一早,北胡太子完颜洪,带着完颜婧的尸体,离开了西凉城。</p>

    楚明寅用过早膳之后,就去了东晋驿馆,拜访南宫烈。</p>

    叶翎去看过云忠和雪晴,让人安排了车马,她要出门。若楚明寅与南宫烈谈判失败,他们随时会启程离开,叶翎要为薛氏以及家中姐弟,和叶尘小娃,买些西夏特有的礼物回去。</p>

    逛了半天,叶翎把买好的东西放进马车,让车夫赶车先回驿馆,她要自己走走。</p>

    西凉城中有个很大的湖泊,叶翎独自漫步在湖边,手中拿着一个刚从卖货郎那里买来的小风车,要带回去给叶尘的。</p>

    “战王妃。”</p>

    突然听到一道冷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叶翎神色微变!百里夙!</p>

    叶翎转身,面色平静:“百里太子,真巧。”</p>

    百里夙看着叶翎的眉眼,缓缓地说:“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p>

    叶翎微微垂眸,轻笑一声:“是吗?不过据我所知,百里太子眼神不好,连欧阳清那样的贱人都看不清,险些娶了当自己的太子妃。神医门门主和少主都在西凉城,百里太子不如寻他们,去看看眼睛是不是真有毛病。好像在哪里见过我?错觉罢了。”</p>

    “你昨日为何弹奏丧曲?”百里夙再问。昨日第一次见叶翎,叶翎的眉眼就让他有种莫名的熟悉感。</p>

    “我丧夫新寡,见不得喜事,心中哀戚,有感而发,很奇怪吗?”叶翎反问。</p>

    “我真的没有见过你吗……”百里夙似是自言自语。</p>

    一人从天而降,挡住了百里夙看向叶翎的眼神,不是南宫珩又是谁?</p>

    “百里太子,光天化日你干什么呢?离战王妃远一点!”南宫珩目光不善。</p>

    “你与她,什么关系?”百里夙拧眉。</p>

    “昨日一首丧曲合奏,我与战王妃,现在是知音!”南宫珩轻哼了一声,“我正准备找战王妃切磋琴艺,告辞!”</p>

    南宫珩话落,回头,对着叶翎眨了眨眼睛。</p>

    百里夙看着南宫珩和叶翎一起离开,又在原地站了许久。</p>

    “那个百里人渣找你干什么?”南宫珩问。</p>

    “他说好像在哪里见过我。”叶翎蹙眉。</p>

    “什么?他看上你了?这个人渣!”南宫珩冷声说。</p>

    “你胡说什么?”叶翎无语。</p>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这不就是人渣想要勾搭你吗?”南宫珩表示十分不爽。</p>

    叶翎懒得理会南宫珩抽风。她与叶缨眉眼很相似,她担心的是,百里夙想起什么了……</p>

    回到太子府,百里夙叫了哑奴过来。</p>

    “哑叔,我要知道南楚战王妃所有的信息。”</p>

    百里夙话落,哑奴转身离开。</p>

    待哑奴去而复返,百里夙拿到了一叠纸,其上写着叶翎生平所历之事,以及与她相关之人的情况。</p>

    “叶翎长姐叶缨,才貌双绝,喜穿白衣,凤音琴之主,曾得楚皇亲封琴仙之名。三年前,遭遇意外,受辱失贞,未婚生子,长居庵堂。”</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