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明明〕〔萧诗韵〕〔南宋游记〕〔陆欣然〕〔开局三千魔神然后〕〔傅慎言〕〔月照梅花〕〔超级人生〕〔神话灵塔〕〔千秋我为凰:火凤〕〔甜妻密爱:总裁大〕〔先锋科技〕〔剑道飘仙〕〔我有六个大佬崽崽〕〔生而为王萧阳〕〔我竟然死了300年〕〔夜皇陵〕〔护国战神易北辰于〕〔超强狂婿〕〔心魔种道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026.一曲肝肠断(一更)
    欧阳瑜不死心:“战王妃或许不知,凤音琴与龙吟琴乃是一对。龙吟琴属于太子殿下,家姐即将成为太子妃,龙吟凤音凑成一双,岂不是一段佳话?君子有成人之美。”</p>

    叶翎闻言,眼眸微垂,长长的睫毛如幼蝶振翅:“其实,我一直有个遗憾。”</p>

    欧阳瑜蹙眉:“战王妃在说什么?”</p>

    “我与战王,刚成亲便天人永隔。战王也是个琴痴,若西夏太子能将龙吟琴相赠,让我烧给九泉之下的夫君,我们隔着阴阳,龙凤和鸣,岂不是一段佳话?”</p>

    叶翎声音轻轻柔柔,却轻易地触动了在场很多人的心扉,让他们感觉,毛骨悚然……</p>

    也有人,低头憋着笑,只觉这战王妃忒有意思!君不见欧阳瑜的脸色像是吞了苍蝇,精彩至极!</p>

    所谓的君子成人之美,彼此彼此。</p>

    楚皇微叹一声,并未斥责叶翎话语不妥,反倒对欧阳瑜说:“欧阳将军,战王妃对战王一往情深,回国后请务必转告西夏太子,若他能割爱让出龙吟琴,战王在天之灵,定会保佑他。”</p>

    “楚皇说笑了。”欧阳瑜气得脸都绿了。</p>

    “呵呵,那就这么定了,战王妃这次到西夏去,恭贺西夏太子大婚之喜吧!”楚皇笑着说。</p>

    “战王妃新寡,身体娇弱,心情沉郁,应在家中好好休息。”欧阳瑜板着脸拒绝。</p>

    “欧阳将军才说若我要去,欢迎之至呢?原来竟是敷衍之词。怪我,一厢情愿了。”叶翎神色黯然。</p>

    “你!”欧阳瑜瞪着叶翎,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我根本没有那个意思!”</p>

    “那你是什么意思?”叶翎反问。35xs</p>

    欧阳瑜皱眉:“我明明是为你好。”</p>

    “谢谢关心,那我就趁着这次机会,到西夏散散心吧。”叶翎轻轻颔首,笑意温柔。</p>

    此局,叶翎完胜。</p>

    向来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欧阳瑜,不仅未能如愿得到凤音琴,也无法拒绝叶翎这个晦气寡妇去喝喜酒,气闷不已。</p>

    出宫坐上马车,回去路上,叶翎看完了最后的几页书。</p>

    跟两位太监道谢后,叶翎进府。管家侯着,说薛氏在等她。</p>

    叶翎先去见薛氏。</p>

    薛氏得知叶翎真要去西夏国,当即皱眉:“你冲动了。便是你不发一言,皇上也不会把你的凤音琴给那欧阳瑜,你何必要答应去西夏?”</p>

    叶翎神色平静:“娘,这是皇上提出来的。”</p>

    薛氏沉默片刻,叹气:“罢了,我知你已今非昔比。既然是皇上的意思,他定会派人护你周全。何时出发?”</p>

    “后日。”叶翎回答。</p>

    “叶缨和孩子,还有你弟弟,不必担心,我不会让人欺负他们。”薛氏说。</p>

    “多谢娘。”叶翎起身,对薛氏行大礼。</p>

    回到凌云院,叶缨和叶旌得知叶翎后日要去西夏国,都担忧起来。但楚皇金口玉言,无可更改。</p>

    “二姐,我也去,保护你!”叶旌话音未落,叶翎一巴掌把他拍到了一边儿去:“小屁孩儿,傻乎乎的!”</p>

    叶旌伤心了:“美丽的二姐你凶我!”</p>

    “我还想打你呢!”叶翎拧住叶旌的耳朵,“在家好好照顾大姐和宝宝,不要出去乱跑,记住了吗?”</p>

    “记住了。”叶旌弱弱地说,话落又嘀咕一句,“好凶的二姐……”</p>

    叶翎放开叶旌,看向叶缨:“大姐,凤音琴……”</p>

    “母亲遗物,是我的,也是你的。你便是现在把它当柴烧了都无妨,不过是件死物,活着的人好好的,才最重要。”叶缨神色淡然。</p>

    “大姐,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叶翎轻笑一声,搂住了叶缨的肩膀。</p>

    叶缨不接话,叶翎莞尔一笑:“像个得道高僧,随时都可能飞升成仙儿那种。”</p>

    “贫嘴。”叶缨嗔了叶翎一眼。</p>

    当天晚些时候,宫里再次来人,告知叶翎,这次被派去西夏国赴宴的是八皇子,后日他们会与西夏使者同行。</p>

    “还好不是楚明恒那个色鬼,不然我不能保证半路会不会把他给阉了。”叶翎似笑非笑地说。</p>

    南楚八皇子楚明寅,皇子之中最有才华的一位,温和低调。</p>

    晚饭前,叶翎就把八珍参鸡汤炖上了。</p>

    叶翎即将出远门,今日准备的宵夜很丰盛。一来是感谢南宫珩这段时间的相助,二来希望风不易这个“师父”日后真的可以指点她。</p>

    南宫珩拎着风不易来的,进门就闻到了浓郁的香气。</p>

    八珍参鸡汤,肉沫鸡蛋羹,酸汤水饺,葱油拌面,香辣牛肉。</p>

    风不易眼睛一亮:“叶翎,我们今夜要走,你这是给我们践行吗?”</p>

    南宫珩敲了一下风不易的脑门儿:“她怎么会知道我们要走?肯定是时间到了书没看完,心虚了!”</p>

    “这样吗?不必着急,叶翎你慢慢看,有什么疑问,下次再见,我为你解惑。”风不易神色认真地说。</p>

    “好,谢谢。”叶翎点头。这顿饭本是叶翎要跟他们告别,没想到这两位走得更早。</p>

    “这个是我专门给宝宝做的桂花糖丸,他哭了可以哄他。”风不易递了一个不小的瓷瓶过来。</p>

    叶翎打开看,少说也有二三十玫,她半开玩笑地说:“谢谢,不过我家宝宝很乖的,不爱哭。”</p>

    风不易一听,皱了皱眉:“那他就只是不喜欢我?”</p>

    叶翎笑了:“那次是例外情况,他喜欢你的。”</p>

    “真的吗?宝宝在哪里?我可以再抱抱他吗?”风不易问。</p>

    “他睡了。”叶翎摇头,“下次吧。”</p>

    风不易有些遗憾,南宫珩轻咳两声吸引叶翎的注意力:“我们走了,你一个人,行吗?”</p>

    “我不是一个人。”叶翎微微一笑。</p>

    “是啊,还有好几个累赘呢!”南宫珩轻哼了一声,突然感觉不太开心。叶翎竟然一句挽留都没有?好像他这段时间的保护都可有可无一样!</p>

    “鬼兄,非常感谢你最近的照顾,日后有用得上我的地方,尽管开口。”叶翎郑重道谢。</p>

    南宫珩稍稍满意了些:“这还差不多。”</p>

    “饭菜要趁热吃,希望两位诸事顺遂。”叶翎把食盒装好,递给南宫珩。</p>

    南宫珩走到门口,突然回头问叶翎:“你怎么都不问我是谁?”</p>

    叶翎浅笑:“鬼兄想说,自然会说。”</p>

    “我不想说!”南宫珩话落,拎着风不易和食盒,没影儿了。</p>

    “生气了?莫名其妙,是你装神弄鬼。”叶翎自言自语,话落简单收拾了一下厨房,就回去休息了。至于她后日要去西夏国的事,没机会说,似乎也没必要。</p>

    回到别院,风不易开心地吃宵夜,就听南宫珩来了一句:“为什么没有兔子?”</p>

    风不易愣住:“什么兔子?”</p>

    “我想吃兔子。”南宫珩幽幽地说。</p>

    “这些也很好吃啊!你不吃都是我的。”风不易觉得南宫珩像是吃错药了。</p>

    “小叶子竟然都不问我是谁,下次见面,就当不认识。”南宫珩轻哼了一声。</p>

    “阿珩,她的确不认识你。”风不易看着南宫珩说,“记住你刚刚说的话,下次见面,请叫她战王妃。”</p>

    “啊啊啊烦死了!”南宫珩抢走风不易面前的鸡腿,没好气地说,“为什么要老子去西夏国卖艺?以后都没宵夜吃了!可恶!成个亲而已,搞得全天下就他俩最恩爱一样!到时候喜宴上,我给他们来一曲肝肠断,哼!”</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这是我的星球〕〔剑来〕〔世子很凶〕〔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孝心变质了〕〔我真的是正派〕〔上门龙婿叶辰听书〕〔万族之劫〕〔岳风柳萱大结局〕〔古斯彦〕〔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我师兄实在太稳健〕〔第一战神杨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