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强婿〕〔六零医妻有空间〕〔叶玄苏轻竹〕〔战神军王叶玄〕〔一世战神叶玄〕〔废婿秦意夏言冰〕〔黑莲进化史〕〔薛安秦瑜〕〔情深慕白首: 顾先〕〔秦南明刘诗悦〕〔慕少放肆宠〕〔叶沁隗琛〕〔前任凶猛〕〔宋时雪〕〔都市废婿〕〔焚天血帝〕〔虚无之主游下界〕〔三爷,夫人她又惊〕〔帝国萌宝:薄少宠〕〔超级豪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014.板砖和小兔子
    烟雨阁。

    叶莲离开去取凤音琴的功夫,一位客人姗姗来迟。

    是南楚三公主楚灵芸,一进门,目光不偏不倚地落在了叶翎身上。

    “战王尸骨未寒,叶二小姐就出门赴宴,是打算给自己,早日寻个下家吗?”楚灵芸话语一出,全场静寂。楚京谁人不知,三公主得楚皇偏宠,向来骄纵蛮横。

    叶翎垂眸:“三公主说笑了,我可不敢,战王一直盯着我呢。”

    楚灵芸轻哼:“战王盯着你?你以为你是谁?”

    “我是战王妃啊!”叶翎答得理所当然,“不信的话,三公主可以去问礼部孔尚书。他跟皇上提议让我殉葬,结果当天夜里就出了事,肯定是战王在为我打抱不平呢。”

    孔瑀身上发生的怪事,在座之人都有所耳闻。有人心里发毛,难道云尧的鬼魂,真的在叶翎附近吗?

    楚灵芸看叶翎一派天真的样子,冷冷地说:“妖言惑众!”

    叶翎低头不语,倒是让楚灵芸像是一拳打了棉花。

    叶莲抱着凤音琴回来,察觉烟雨阁中气氛不对,看到楚灵芸来了,心下了然。

    楚明恒点了一首楚京流行的名曲,叶莲开始弹奏,笑容温婉,动作优雅。

    凤音琴本身的音色已堪称完美,一曲作罢,叶莲赢得满堂彩。

    但让叶翎评价,叶莲琴艺出众不假,却是为了表演而表演,中间数次与楚明恒眉目传情,没有灵魂,自然没有感染力。

    楚灵芸捕捉到叶翎眼底的一丝不以为然,突然开口:“叶翎,那琴曾是你长姐的,你不想试试吗?”

    叶翎神色如常,叶莲眼神暗了暗,笑着为叶翎“解围”:“三公主,翎姐姐向来不喜音律的,不要为难她了吧。”

    此话一出,在座的男男女女眼中都闪过轻蔑之色。对贵族公子小姐来说,琴棋书画是必修课,叶翎不是不喜音律,根本就是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无人听叶翎弹过琴,又怎么知道她不会呢?”楚灵芸想让叶翎出丑的心思昭然若揭,“当年叶缨琴艺一绝,得父皇盛赞小琴仙,作为她的亲妹妹,叶翎的琴艺应该也不差吧!”

    楚灵芸的话,叶莲很不爱听。因为叶缨出事之前,叶莲只能仰望她。

    不过让叶翎出丑这一点,叶莲和楚灵芸迅速达成一致。

    叶莲“大方”地把凤音琴亲自送到了叶翎面前,放置好,柔声说:“翎姐姐,你试试吧,我相信你可以的。”

    叶翎抬头,就看楚灵芸冷笑轻嘲,叶莲做作鼓励,其他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根本没有人认为她能弹出什么曲子来。

    叶翎垂眸,信手而弹。

    片刻过后,楚灵芸神色微变,叶莲笑容转淡,其他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叶翎的身上。

    她穿的像孝服,弹的是哀曲,平静的曲调,却触发了每个人心底最悲伤的那一处。

    有几个平日多愁善感的小姐,听着听着,竟拿帕子抹起了眼泪。

    琴声停了,许多人尚未回神,一位公子脱口而出:“一曲肝肠断,战王妃琴艺实在是高!”

    叶莲的脸色险些绷不住,扯了一下手中的帕子,柔声问:“翎姐姐从何处学的这曲子?”

    “由心而发。”叶翎说这话的时候,睫毛微垂,让在场的不少人开始反思,是不是以前都误会了她。单说今日叶莲和叶翎先后弹的两首曲子,高下立见。

    因这首曲子也让楚灵芸有所触动,是以她这会儿看了叶翎一眼,一时没再说话。

    叶莲极不喜欢现在的感觉。叶翎似乎毫不费力,就能夺走原本属于她的目光。楚明恒投注在叶翎身上的目光,又热切起来。这让叶莲心中恨恨,想要毁掉叶翎的心思,越发急切。

    深秋季节,赏花宴的主题是菊。忠勇候府后花园中有一处菊园,就在烟雨阁旁边。

    一众公子小姐走出烟雨阁去赏菊,楚明恒和叶莲暗中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叶莲随后看了孙启光一眼。

    叶翎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在菊园里走了一会儿,兴致缺缺。

    叶莲关切询问:“翎姐姐累不累?你身体弱,若是累了,我送你回秋翎院去休息。”

    叶翎点头:“也好。”所有人的下人都在另外一处,包括雪晴。

    叶莲搀扶着叶翎离开,其他人都看见了。

    “翎姐姐以前不是不爱弹琴吗?”回秋翎院的路上,叶莲状似无意地问。

    “是不爱,又不是不会。这次三公主非要看我出丑,我不能丢了我们叶家小姐的脸。”叶翎神色认真。原主并不是真的一无是处,只是母亲死后被孙氏蛊惑,认为长得美就够了,嫁个好男人才是唯一重要的事情。

    叶莲神色僵了一下,很快恢复如常,扶着叶翎走进秋翎院,吩咐下人送热茶过来。

    秋翎院的茶具,上次都被叶旌摔了。叶莲的丫鬟端着茶壶茶杯进门,斟茶,第一杯给叶翎,第二杯给叶莲,然后默默退了出去。

    “翎姐姐,这是上次进宫,皇后娘娘赏的茶叶,你快尝尝。”叶莲笑得温柔。

    叶翎伸手端茶,胳膊“不小心”碰到了放在一旁的杯盖。

    两人坐了相邻的位置。杯盖落地,寸寸碎裂,叶莲下意识地低头去看,蹙眉说:“翎姐姐可千万小心一点,好险没砸到脚。等会儿我再让人进来收拾,茶凉了就不好了。”

    叶翎神色恹恹的:“无事。莲儿你陪我喝一杯,就去花园招待客人吧,我得躺一会儿。”

    姐妹俩同时举杯,叶莲看着叶翎的茶入口,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自己慢条斯理地喝了几口,动作优雅地放下,微笑询问:“翎姐姐,这茶如何?”

    “清香回甘,好茶。”叶翎点头,又喝了两口。

    叶莲笑意加深,站了起来:“那翎姐姐好好休息,我先去招待客人,晚些时候再来陪你。”

    叶莲话落,往门口走,到半路,身子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叶翎背对着门的方向,听到叶莲倒地的声音,又浅浅啜了一口茶,轻声说:“的确是好茶,浪费了。”

    叶莲被叶翎拖起来,扔到了床上,她已经没了意识,面色酡红,口中不停呓语一字“热”……

    叶翎眼眸幽寒。她吸引叶莲注意,快速交换了茶杯,果然有问题!某个死变态说她不懂医毒,这是事实。但眼前叶莲这样是什么东西导致的,叶翎很清楚!若她不够警惕,现在就是她躺在那里,任人宰割!

    叶翎面无表情地扒光叶莲的衣服,找了两块布,一块蒙上她的眼睛,一块塞入她口中。如此乍一看,无法确认她的身份。

    放下床幔遮住春光,叶翎料想外面不会有人,开门走了出去。

    出秋翎院后,叶翎脚步一转,躲进一个角落。她倒是要看看,到底谁会来。

    此时楚明恒已寻了借口,脱离其他人的视线,正急匆匆地往秋翎院的方向赶。

    走过一个拐角,一道黑影如鬼魅般出现在楚明恒身后,手持板砖,啪嗒一声,敲在了楚明恒后脑勺上!

    楚明恒身子一晃,倒在地上,被拖进旁边的灌木丛中。

    而叶翎等了半个时辰之后,终于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中。她眼眸微眯,竟然是孙启光这个人渣!她本以为,以叶莲的贱性,会把她献给楚明恒讨欢心呢……

    “本来第一个会是楚明恒。”一道阴恻恻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叶翎吓了一大跳,回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金色面具。

    “鬼兄,怎么哪儿都有你?”叶翎脱口而出。

    南宫珩看着叶翎受了惊吓的小脸,突然想起小时候打猎碰到的小兔子,也是这般,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就很好吃,于是他就带回去,炖了……

    “你那什么眼神?”叶翎默默地离南宫珩远了一点,感觉心里毛毛的。

    南宫珩轻咳一声,那边孙启光已经急不可耐地进了秋翎院。

    想起南宫珩刚刚的话,叶翎心中冷沉!叶莲真够毒的,怪不得孙启光隔了这么久才来,原来前面还安排了楚明恒。

    但楚明恒现在……叶翎又看了一眼南宫珩,心想,肯定是这货对楚明恒做了什么,导致他“缺席”今天的好戏。

    “哎,小叶子,你说叶莲醒了,看到孙启光,会是什么反应?”南宫珩饶有兴味地问。

    叶翎幽幽地说:“不认命,那就去死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剑来〕〔我只会拍烂片啊〕〔超神机械师〕〔秘巫之主〕〔都市之终极医神〕〔从骷髅岛开始横推〕〔极恶龙君〕〔秦阳萧君婉〕〔婚久成殇〕〔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一天有48小时〕〔我的徒弟都是大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