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985高材生穿越成懦〕〔史上最强皇太子〕〔重生之我是楚国太〕〔楚墨降雪〕〔楚墨重生为太子〕〔妖婿的巅峰人生〕〔最强外卖员〕〔朝为田舍郎(田舍〕〔嫁给全城首富后我〕〔我在幕后调教大佬〕〔我在聊天群假扮孙〕〔原来我是修仙大佬〕〔魔卡诸天〕〔偏执厉少,嗜宠如〕〔开局从相亲开始〕〔我师傅是林正英〕〔文明之万界领主〕〔第一氏族〕〔我自镜中来〕〔姑娘你不对劲啊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盛宠之将门嫡妃 013.叶莲毒计
    是夜,叶翎守着一锅热腾腾香喷喷的小馄饨,再次见到了南宫珩。

    昨夜决定,今夜不管叶翎做了什么,都坚称不好吃,让叶翎包一日三餐加宵夜的南宫珩,再次“真香”了,吃了一小碗之后,如昨日重现,端着锅溜走。

    叶翎淡定地回去睡觉,天亮之后再去看,小锅洗得干干净净放在厨房里,仿佛从未离开过。

    只是当叶翎掀开锅盖,发现今日还有附赠小礼物。

    是个青瓷药瓶,叶翎神色微喜,第一想法是,紫雪凝露!

    拿起药瓶,塞子很紧,她拧开一点,一丝黑烟逸散出来。

    叶翎神色一变,立刻把塞子又大力按回去,但几乎瞬间,她感觉头脑昏沉,踉跄着后退两步,撞在了旁边案板上,放置其上的菜刀摔落,即将砸到脚上的时候,她跌倒在地,躲过一劫。

    雪晴听闻动静冲进来,看到叶翎眼神迷蒙地趴在地上,大惊失色:“王妃!”

    雪晴把叶翎半扶半抱,带回房间,让她躺下,转身欲走:“奴婢去找大夫!”

    “别……”叶翎还没完全失去意识,只觉四肢无力,头脑发昏。那瓶中是毒烟,她吸入的量微乎其微,直觉不会有事。若寻了旁人来,解释不清。

    雪晴急得快哭了:“王妃,你这样不找大夫怎么行?”

    “水……”叶翎声音艰难。

    雪晴端了温水过来,喂叶翎喝,叶翎连着灌了将近一壶,意识稍稍清醒了一些。

    叶尘蹦蹦跳跳地跑过来,皱着小眉头,看着在床上躺尸的叶翎:“小姨,你怎么了?为什么还在睡呢?”

    “宝宝……乖……小姨……累了……”叶翎心里把南宫珩凌迟了一遍又一遍,见鬼的死变态,摆明故意坑她!

    太阳落山之前,药劲儿终于过去,叶翎下床,揉了揉发疼的额头,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王妃,真的没事了吗?”雪晴神色关切,秀眉紧蹙。

    “没事了,我让你准备的食材,都拿过来了吗?”叶翎抬头问。日子要过,宵夜要做,不然没有跟南宫珩说话的机会。

    “王妃今日休息吧,想吃什么,奴婢去做。”雪晴说。

    “不必。”叶翎摇头。

    吃过晚饭,雪晴看叶翎又进了厨房,神色怪怪的。最近几天,她越发觉得这个院子像是闹鬼,可叶翎又不愿意搬出去。

    南宫珩飘进来的时候,宵夜刚好出锅。

    “叶翎,送你的礼物收到了吗?不用谢。”南宫珩语带笑意。

    叶翎咬牙切齿:“鬼兄,捉弄我好玩吗?”

    南宫珩眨了眨眼,单纯无辜:“别告诉我你把软筋香打开自己闻了啊,我会笑话你的。”

    “鬼知道那是软筋香!你我交易,只提过紫雪凝露!”叶翎好气。

    “咳咳,忘了你不懂医毒,好心送你一瓶防身的宝贝,你这是在兴师问罪?”南宫珩轻哼了一声。

    叶翎深吸一口气,好心送她的防身宝贝?好!很好!她收了!关键是:“送毒药,不给解药,一用我自己先倒,你当我傻?”

    “你怎么如此暴躁?”南宫珩说着,掀开砂锅的盖子,山药鸡茸粥香气扑鼻,又是他没吃过的。他把盖子盖上,袖子裹着发烫的锅耳,端起锅就走。

    “死变态!”叶翎握拳,转身,愣了,案板上多出一个药瓶,但南宫珩何时放上去的,她毫无所觉。

    有了早上的经验,叶翎告诉自己不应该贸然打开,但又直觉里面是她想要的东西。

    于是,叶翎果断用帕子塞着鼻孔,屏住呼吸,打开瓶塞,没烟没雾,轻轻晃动,里面似乎是小药丸。

    “应该是软筋香的解药吧?”叶翎自言自语,想着软筋香也不致命,干脆试了一下。先吞下一颗小药丸,随后把软筋香的瓶塞打开一点点,果然,安然无恙。

    叶翎一手握着一个瓶子,走出厨房,看着夜空繁星点点,告诉自己,冷静,碰上这样一个帮她总不忘了坑她的死变态,要忍!

    而南宫珩端着砂锅回去,分给神医风不易一小碗鸡茸粥,又抢来一瓶散。

    “阿珩,你为何对叶翎这么好?”风不易皱眉。以前南宫珩见他也总喜欢抢他宝贝,但是这次,抢得太凶狠了,那是天天抢啊!

    “吃人嘴短。”南宫珩轻笑作答。

    “可你跟她交易的是紫雪凝露,其他的,有必要吗?”风不易问。他的药,都是旁人千金难求的宝贝,哪经得起这么天天送?

    “我是看在美食的面子上,送她一点防身的小玩意儿,让她好好活着,不然以后咱们岂不是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南宫珩理直气壮。

    风不易齿颊还留着鸡茸粥的清香,想了想,点头:“也对。”

    第二天,回来的砂锅里又有一个小药瓶。这次叶翎学乖了,收起来,不打开,等夜里见到南宫珩,问清楚再说,直觉这又是一瓶没给解药的毒药……

    而这天,叶翎要去忠勇候府,参加叶莲牵头举办的赏花宴。

    热丧期间,叶翎穿着一身素白的裙子,不施粉黛,头发只用一根青玉簪子挽起,带着雪晴出了门。不带叶尘,是为保护他,没有绝对的实力之前,太过高调并非好事。

    今日忠勇候府宾客盈门,叶翎一下马车,就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其他精心打扮,花枝招展的大家小姐中间,叶翎最突出,因她看着像是来奔丧的。

    “叶莲干嘛请这个废物来啊?”

    不远处一个小姐的嘀咕声传入叶翎耳中,寡妇叶翎面色肃穆,目不斜视,带着雪晴款步走进忠勇候府。她就是死了丈夫,今日角色,一个字,丧!

    花园中的烟雨阁,即将成为太子妃的叶莲,如众星拱月,正在享受其他小姐或恭维或艳羡的目光。

    天气寒凉,丫鬟打起棉帘子,一声“战王妃来了”,让烟雨阁中的娇花儿们,都变了脸色。

    “翎姐姐来了。”叶莲脸上的惊喜恰到好处,起身相迎。

    一道素白的窈窕身影走进来,叶莲看到叶翎那张脸,眼底闪过一丝嫉妒。其他小姐也暗暗打量起叶翎。

    俗话说“要想俏,一身孝”。她们期待中的废物美人变寡妇,日日以泪洗面,形销骨立,根本不存在的。眼前的叶翎,竟比曾经更美了几分,素面朝天,却衬得站在她身旁的叶莲,凭白多出几分艳俗之气……

    “翎姐姐,你还好吗?”叶莲语带关切,握住叶翎的手,真真是姐妹情深。

    叶翎轻轻颔首,垂眸不语,被叶莲扶着坐在了她身旁。

    宴会开始,以太子楚明恒为首的男宾进来,目光都被叶翎吸引了。单论容貌,在座的,没有一个小姐能越过叶翎去。有人心中遗憾,如斯绝色,竟成了寡妇,可惜可惜。

    只一直垂涎叶翎美色的楚明恒,这次看了叶翎一眼,就收回视线,与叶莲相视一笑,郎情妾意的样子。叶旌叶烁年纪小,尚在国子监读书,并未出现。

    叶翎注意到另外一个直勾勾看着她的男人,就是记忆中险些非礼原主,被叶旌拿弹弓打落了一颗牙的孙启光。孙氏的娘家侄子,延平伯府的二公子。那次他差点弄瞎叶旌的一只眼睛,叶旌脸上如今还留了一道伤疤,这笔账,叶翎会跟他清算的。

    宴会中途,有人提出让叶莲这个楚京大才女抚琴一曲,叶莲笑语嫣然:“恭敬不如从命,诸位稍候片刻,我去取了凤音琴来。”

    凤音琴,位列天下十大名琴之三,曾是叶翎母亲所有。叶缨从小弹到大,如今成了叶莲的所有物。她对外声称是堂姐叶缨所赠,极为珍爱,从不让旁人触碰。

    借着凤音琴,叶莲也取代叶缨,成为楚京人口中新的琴仙。但叶缨的名头是楚皇金口玉言,叶莲这个,不过是野鸡硬凹凤凰人设,派自己人宣扬出来的罢了。

    听着旁人都在赞叹期待叶莲的琴艺,叶翎垂眸掩去眼底的寒光,不止凤音琴,他们姐弟三人被夺走的东西,她一样一样都会拿回来!

    离开烟雨阁的叶莲,回房看到了孙氏。

    “叶翎今日没什么不对劲吧?”孙氏问叶莲。

    叶莲面上浮现出轻蔑的笑:“她那蠢货,现在还在伤心当了寡妇呢!”

    “莲儿,你可想好了,一定要那样做吗?”孙氏似有疑虑。

    叶莲低头,轻抚着手指上面艳红的蔻丹,冷笑:“娘,怕什么?云家娶她是为冲喜,她一身晦气,把云尧冲死了,云老夫人恨她还来不及,若是得知她不守妇道,失了贞洁,不需我们出手,她就会下场凄惨。按照原计划,支开雪晴,给那小贱人灌下媚药,让太子先尝了鲜,以后也就不惦记她了。然后让表哥过去,等她醒来,看到的就是表哥。不想认命的话,那就去死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我真没想重生啊〕〔大周仙吏〕〔天官赐福〕〔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在港综成为传说〕〔高人竟在我身边〕〔我在玄幻世界冒充〕〔第一战神杨风〕〔麻衣神婿〕〔北玄门〕〔世子很凶〕〔剑来〕〔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