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我不是帝二代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192.罪臣之女(九十二)
    货不对路?咋了?晋江出品, 优待真爱小天使,订阅率达标抢先看。本文由。l。首发

    平康侯府正堂。

    “臣程靖恭迎昭王殿下。”

    “程大人免礼。本宫今日登门, 是为友人。

    我身旁这位,是秦怀远秦公子。怀远此番是特地前来请罪的。日前, 静安伯府寿宴,怀远误入后院,冒犯了府上小姐, 他心下愧疚难安, 故而央本宫出面, 前来拜见侯爷。”

    秦怀远见状,上前一步, 俯首一揖, 言词恳切, “学生秦怀远,见过平康侯爷。此前意外, 连累小姐名声, 学生万死难恕。”

    抬头, “然则, 小姐千金贵体,纵搭上学生性命,也不抵万一。今日前来,一则向侯爷请罪,二则,有一事, 还望容禀。

    当日学生惊鸿一瞥,有幸得见小姐风姿,倾心不已。事后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脑中皆是小姐身影。如今只好央了昭王殿下,厚颜高攀,恳请侯爷成全。怀远倾慕大娘子,若是侯爷首肯,怀远自当待小姐如珠如宝。”

    “程大人,秦公子一片真心,虽出身寒门,却好学上进,才华出众,也有官身,实乃少年英才,堪为良配。既然事已至此,为表妹名声计,侯爷也不妨成全。想来侯爷并非那等嫌贫爱富之人。”

    “额,这…”,程靖噎了噎,心想昭王真是天潢贵胄,口无遮拦。不是传言昭王才华倾世的么,照他这么一说,感情侯府不接纳一穷酸为婿,就是嫌贫爱富了。

    又看了一眼秦怀远,皱眉思索,这秦怀远,长得倒是一派斯文,举止也颇有礼,虽说出身低了些,但本人有考取功名又得昭王看中,而如今皇帝体弱,昭王最有望继承那个位子…于是沉吟道,“容臣考虑一二。”

    “哦?不必考虑了。”一个凛冽嗓音插入,堂上几人回过头,只见一人青衫束发,步履蹁跹,逆光而来。

    “瑜儿,你怎会过来?还这副样子?”程靖本就一腔怒火,此刻又被人打断,眉头更是蹙起,只是压下不发。见是青瑜,面色一下铁青,语气冷冽。

    “表妹,几日不见,你竟是如此憔悴。你且好生休息,其他事自有你父亲和表哥做主。”陈恪见青瑜走来,轻轻皱眉。

    秦怀远正忐忑等待平康侯答复,此刻见到青瑜,却不由一愣。这位侯府贵女似是与上次相见颇有不同?目光锐利,似有锋刃,盯着自己?

    “见过父亲。见过昭王殿下。”程知迈步,踏入正厅,微微颔首,直向秦怀远而去,距离五步而止。

    “放肆!”程靖见这个闯了大祸的女儿,不思悔改,大喇喇地走进正堂,目中无人,也不行礼,直向一个外男而去,顿时忍无可忍,便是要当场发作。

    “秦怀远,呵”,尾音轻扬,带有一声轻笑。

    秦怀远见程大小姐直直走向自己,一时愣在当场。可一向警觉的自己,这时却不知为何感到一丝危险。伫立原地,听到那女子唤了自己名字,然后便见白练闪过。反应过来,便感到脖颈一沉,凉飕飕的触感,一柄白刃压在自己颈侧。

    眼见面前女子,左手背后,右手平举,刀锋贴在自己脖颈,执刀之手莹白如玉,却未有分毫颤抖,眼神清明,嘴角微挑,面含讥讽。

    后来,果然,皇帝驳回了姚复奏疏。再过了一段时日,赵昊听闻,姚复获罪,抄家被诛。

    唉,倒是可惜。自己并未有置其于死地之意,反而有几分惺惺相惜。

    赵昊忆起,昔年力陈世家危局,劝说父皇变革,那一番言论,少年意气,满腔热血,至今仍是记忆犹新。姚复所言,在某些方面,简直是自己当初那一番言论的翻版。趁着事物还未长成,扼杀于萌芽之中,省力,高效。

    只是不知其人是尽忠皇帝,防范于未然,还是真觉得赵王心怀不轨,应尽早铲除。不过无论哪种,都是可用之才。那几道削藩之策,虽有些激进,却都在点子上,是个人才。若是赵晟用他,接下来也没自己什么事了。只可惜,皇位上坐着的那个不是我。

    这十多年的兄友弟恭演下来,倒也是相安无事。只不过,随着江南的实力逐渐遮掩不住,京中的那位却是坐不住了。

    这个时候,赵晟却是想起了曾经的臣子,姚复进献的《削藩十策》。

    接下来,京中动作不断。

    有御史弹劾一江南官吏贪赃枉法、强占民田;又有大臣上书江南吏治不清、贪腐盛行;还有言官进谏赵王出行失仪、御下不力;……

    年中,皇帝下诏,斥责赵昊行事失据、治理无方,令其闭门思过。

    半月后,朝廷颁令,遣丞相史出刺,辅佐藩王,督察地方。

    年末,皇帝颁旨,在地方设立漕运司。

    ……

    眼见这一波一波的大手笔,正在闭门思过的赵昊,终是向他高座宝座之上的兄长,露出了峥嵘。

    此一时彼一时,赵晟已是出手,这一招接一招,便是在试探自己的底线。若是自己任由形势发展,最终只会沦为案板鱼肉,任人宰割。

    赵晟为人善隐忍,便会失之勇气。当年他忍了自己这么多年,只待最后致命一击;这十余年,他估计早就想扳倒许氏,却隐忍不发,利用后宫牵制,行事曲折婉转。这便是此人天性了。当他看到自己实力,知道不能一击必中,只会暗中蛰伏,耍弄阴谋。

    只不过,赵昊也非昔日的赵昊,阴谋诡计虽说不屑使用,却也不会畏惧。

    你说说,我要是放了你入关,杀了文家小姐,尤其我爹最近还挺宠她,被查出来,我会有什么下场?再说,以你的德性,贪婪无度,大老远来,杀两个人就走,你觉得我信?谁信谁傻。

    我猜猜,要是文蓁死了,你是帮我掩盖痕迹,以此相要挟呢?还是准备捅出去,让文氏内乱呢?境外大概埋伏有你的兵马?

    嘿嘿,不过嘛,你魏王都送上门来,我文锦也没有理由不收啊。穆枫,你身为朝廷新册封王,不回你自家封地,反而带着兵马来我燕地,不遵圣命,是想造反吗?

    反正只要你和你这帮子人马死在燕王辖下,那可就死无对证,百口莫辩啦。想必其他王爷,尤其是你那兄长,一定会很乐意帮你定罪的。

    我放着诛杀叛逆这样的大功劳不去领,盯着我妹妹有什么意思。你可是名扬天下的穆枫,杀了你,爹还会觉得我无能平庸?天下人还会瞧不起我?”

    穆枫至此,方才发现自己竟是看走了眼,没曾想这等废物也会生出胆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竟能做出这一番行事。真是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想自己自诩英雄,岂能死于这等小人之手。

    穆枫平复下怒火,冷静下来,开口道“文公子,之前恕枫眼拙,一叶障目,未识公子大才。只是,公子既有如此本事,便只甘愿居于区区燕地,做一个燕王世子?江山如画,美人多娇,公子不若与我联手,共取那倾天权势,泼天富贵,岂不快哉?

    那黄口小儿,凭何端坐高位?先至外戚乱政,后使地方割据。如今封地已成,名份已定,中央政令何处?当使英雄力挽狂澜,扶正国祚,中原一统方是正道。放眼天下,均是短视之辈,唯有公子与枫,可行这英雄之举。公子取文氏,在北;我领穆氏,在西;你我联手,天下兵力无出其右,必可直取京都。”

    “好,好,好,魏王真是能屈能伸,善鼓人心。这番宏图伟业,说得我都动心了。”文锦双手拍掌,面露笑容。

    “理应如此,那我等…”穆枫听得回应,心上稍松。

    “只可惜,这至尊高位只有一个,天下英雄也唯有一人。我并不打算与你联手,我只想,要你的人头。”

    “你说什么?文锦,你疯了,你莫不是太自以为是,以为文氏一家可抗衡天下?我穆氏陈兵

    境外,我若有意外,穆氏必与你鱼死网破!”

    “哈哈哈,你真是死性不改。你以为我会与虎谋皮?你穆枫进犯我文氏封地,杀我文家小姐,我文锦替妹妹报仇,向穆氏开战,不是师出有名?其他几家必定隔岸观火,乐见其成。我刚才可是瞧见那马儿奔驰,一路上血迹斑斑呢。等解决了你,我就去给我那可怜的妹妹收尸。”

    见到穆枫骇然瞪大的双眼,文锦愈加高兴,放声大笑。

    “啧,我文锦可不会自诩什么聪明人,所以,我就记得一点,不要听所谓的聪明人废话。给我放箭,送魏王上路。”

    或许是上苍补偿,或许是诸天神佛喜欢看凡人清醒地面对不堪的命运,程知懂事很早,自小就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明白父母对子女的不同。

    恨吗?怨吗?恨父母的狠心无情,恨父母的无理偏爱?怨天道不公,怨命运弄人?恨自己的出生,怨大哥的存在?恨过,怨过,可是人的出生由不得自己选择,何况,固然有缘有恨,生命的厚重却不止这些,有博学慈爱的师长,有明媚友爱的友朋;有温暖明亮的笑容,有善意关怀的援手;有博大精深的文化,有广阔无垠的宇宙;纵使生命设置了终点,也可以走出不同的路。

    作者有话要说

    这周事特多,修仙干,撑不住了,先睡,评论明天回。

    这里周谦打算搞点事,用个美人计什么的。可没曾想,已经有人用过了,用的比他早,用的比他好。

    ……

    程知吾与皇帝,孰美?

    文蓁皇帝不若君之美矣。

    程知善。

    文蓁皇帝还不若君之自恋,不若君之不要脸。

    程知……

    文蓁你们一个路数。

    货不对路?咋了?晋江出品, 优待真爱小天使,订阅率达标抢先看。本文由。l。首发

    平康侯府正堂。

    “臣程靖恭迎昭王殿下。”

    “程大人免礼。本宫今日登门, 是为友人。

    我身旁这位,是秦怀远秦公子。怀远此番是特地前来请罪的。日前, 静安伯府寿宴,怀远误入后院,冒犯了府上小姐, 他心下愧疚难安, 故而央本宫出面, 前来拜见侯爷。”

    秦怀远见状,上前一步, 俯首一揖, 言词恳切, “学生秦怀远,见过平康侯爷。此前意外, 连累小姐名声, 学生万死难恕。”

    抬头, “然则, 小姐千金贵体,纵搭上学生性命,也不抵万一。今日前来,一则向侯爷请罪,二则,有一事, 还望容禀。

    当日学生惊鸿一瞥,有幸得见小姐风姿,倾心不已。事后辗转反侧,夜不能寐,脑中皆是小姐身影。如今只好央了昭王殿下,厚颜高攀,恳请侯爷成全。怀远倾慕大娘子,若是侯爷首肯,怀远自当待小姐如珠如宝。”

    “程大人,秦公子一片真心,虽出身寒门,却好学上进,才华出众,也有官身,实乃少年英才,堪为良配。既然事已至此,为表妹名声计,侯爷也不妨成全。想来侯爷并非那等嫌贫爱富之人。”

    “额,这…”,程靖噎了噎,心想昭王真是天潢贵胄,口无遮拦。不是传言昭王才华倾世的么,照他这么一说,感情侯府不接纳一穷酸为婿,就是嫌贫爱富了。

    又看了一眼秦怀远,皱眉思索,这秦怀远,长得倒是一派斯文,举止也颇有礼,虽说出身低了些,但本人有考取功名又得昭王看中,而如今皇帝体弱,昭王最有望继承那个位子…于是沉吟道,“容臣考虑一二。”

    “哦?不必考虑了。”一个凛冽嗓音插入,堂上几人回过头,只见一人青衫束发,步履蹁跹,逆光而来。

    “瑜儿,你怎会过来?还这副样子?”程靖本就一腔怒火,此刻又被人打断,眉头更是蹙起,只是压下不发。见是青瑜,面色一下铁青,语气冷冽。

    “表妹,几日不见,你竟是如此憔悴。你且好生休息,其他事自有你父亲和表哥做主。”陈恪见青瑜走来,轻轻皱眉。

    秦怀远正忐忑等待平康侯答复,此刻见到青瑜,却不由一愣。这位侯府贵女似是与上次相见颇有不同?目光锐利,似有锋刃,盯着自己?

    “见过父亲。见过昭王殿下。”程知迈步,踏入正厅,微微颔首,直向秦怀远而去,距离五步而止。

    “放肆!”程靖见这个闯了大祸的女儿,不思悔改,大喇喇地走进正堂,目中无人,也不行礼,直向一个外男而去,顿时忍无可忍,便是要当场发作。

    “秦怀远,呵”,尾音轻扬,带有一声轻笑。

    秦怀远见程大小姐直直走向自己,一时愣在当场。可一向警觉的自己,这时却不知为何感到一丝危险。伫立原地,听到那女子唤了自己名字,然后便见白练闪过。反应过来,便感到脖颈一沉,凉飕飕的触感,一柄白刃压在自己颈侧。

    眼见面前女子,左手背后,右手平举,刀锋贴在自己脖颈,执刀之手莹白如玉,却未有分毫颤抖,眼神清明,嘴角微挑,面含讥讽。

    后来,果然,皇帝驳回了姚复奏疏。再过了一段时日,赵昊听闻,姚复获罪,抄家被诛。

    唉,倒是可惜。自己并未有置其于死地之意,反而有几分惺惺相惜。

    赵昊忆起,昔年力陈世家危局,劝说父皇变革,那一番言论,少年意气,满腔热血,至今仍是记忆犹新。姚复所言,在某些方面,简直是自己当初那一番言论的翻版。趁着事物还未长成,扼杀于萌芽之中,省力,高效。

    只是不知其人是尽忠皇帝,防范于未然,还是真觉得赵王心怀不轨,应尽早铲除。不过无论哪种,都是可用之才。那几道削藩之策,虽有些激进,却都在点子上,是个人才。若是赵晟用他,接下来也没自己什么事了。只可惜,皇位上坐着的那个不是我。

    这十多年的兄友弟恭演下来,倒也是相安无事。只不过,随着江南的实力逐渐遮掩不住,京中的那位却是坐不住了。

    这个时候,赵晟却是想起了曾经的臣子,姚复进献的《削藩十策》。

    接下来,京中动作不断。

    有御史弹劾一江南官吏贪赃枉法、强占民田;又有大臣上书江南吏治不清、贪腐盛行;还有言官进谏赵王出行失仪、御下不力;……

    年中,皇帝下诏,斥责赵昊行事失据、治理无方,令其闭门思过。

    半月后,朝廷颁令,遣丞相史出刺,辅佐藩王,督察地方。

    年末,皇帝颁旨,在地方设立漕运司。

    ……

    眼见这一波一波的大手笔,正在闭门思过的赵昊,终是向他高座宝座之上的兄长,露出了峥嵘。

    此一时彼一时,赵晟已是出手,这一招接一招,便是在试探自己的底线。若是自己任由形势发展,最终只会沦为案板鱼肉,任人宰割。

    赵晟为人善隐忍,便会失之勇气。当年他忍了自己这么多年,只待最后致命一击;这十余年,他估计早就想扳倒许氏,却隐忍不发,利用后宫牵制,行事曲折婉转。这便是此人天性了。当他看到自己实力,知道不能一击必中,只会暗中蛰伏,耍弄阴谋。

    只不过,赵昊也非昔日的赵昊,阴谋诡计虽说不屑使用,却也不会畏惧。

    你说说,我要是放了你入关,杀了文家小姐,尤其我爹最近还挺宠她,被查出来,我会有什么下场?再说,以你的德性,贪婪无度,大老远来,杀两个人就走,你觉得我信?谁信谁傻。

    我猜猜,要是文蓁死了,你是帮我掩盖痕迹,以此相要挟呢?还是准备捅出去,让文氏内乱呢?境外大概埋伏有你的兵马?

    嘿嘿,不过嘛,你魏王都送上门来,我文锦也没有理由不收啊。穆枫,你身为朝廷新册封王,不回你自家封地,反而带着兵马来我燕地,不遵圣命,是想造反吗?

    反正只要你和你这帮子人马死在燕王辖下,那可就死无对证,百口莫辩啦。想必其他王爷,尤其是你那兄长,一定会很乐意帮你定罪的。

    我放着诛杀叛逆这样的大功劳不去领,盯着我妹妹有什么意思。你可是名扬天下的穆枫,杀了你,爹还会觉得我无能平庸?天下人还会瞧不起我?”

    穆枫至此,方才发现自己竟是看走了眼,没曾想这等废物也会生出胆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竟能做出这一番行事。真是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想自己自诩英雄,岂能死于这等小人之手。

    穆枫平复下怒火,冷静下来,开口道“文公子,之前恕枫眼拙,一叶障目,未识公子大才。只是,公子既有如此本事,便只甘愿居于区区燕地,做一个燕王世子?江山如画,美人多娇,公子不若与我联手,共取那倾天权势,泼天富贵,岂不快哉?

    那黄口小儿,凭何端坐高位?先至外戚乱政,后使地方割据。如今封地已成,名份已定,中央政令何处?当使英雄力挽狂澜,扶正国祚,中原一统方是正道。放眼天下,均是短视之辈,唯有公子与枫,可行这英雄之举。公子取文氏,在北;我领穆氏,在西;你我联手,天下兵力无出其右,必可直取京都。”

    “好,好,好,魏王真是能屈能伸,善鼓人心。这番宏图伟业,说得我都动心了。”文锦双手拍掌,面露笑容。

    “理应如此,那我等…”穆枫听得回应,心上稍松。

    “只可惜,这至尊高位只有一个,天下英雄也唯有一人。我并不打算与你联手,我只想,要你的人头。”

    “你说什么?文锦,你疯了,你莫不是太自以为是,以为文氏一家可抗衡天下?我穆氏陈兵

    境外,我若有意外,穆氏必与你鱼死网破!”

    “哈哈哈,你真是死性不改。你以为我会与虎谋皮?你穆枫进犯我文氏封地,杀我文家小姐,我文锦替妹妹报仇,向穆氏开战,不是师出有名?其他几家必定隔岸观火,乐见其成。我刚才可是瞧见那马儿奔驰,一路上血迹斑斑呢。等解决了你,我就去给我那可怜的妹妹收尸。”

    见到穆枫骇然瞪大的双眼,文锦愈加高兴,放声大笑。

    “啧,我文锦可不会自诩什么聪明人,所以,我就记得一点,不要听所谓的聪明人废话。给我放箭,送魏王上路。”

    或许是上苍补偿,或许是诸天神佛喜欢看凡人清醒地面对不堪的命运,程知懂事很早,自小就明白自己存在的意义,明白父母对子女的不同。

    恨吗?怨吗?恨父母的狠心无情,恨父母的无理偏爱?怨天道不公,怨命运弄人?恨自己的出生,怨大哥的存在?恨过,怨过,可是人的出生由不得自己选择,何况,固然有缘有恨,生命的厚重却不止这些,有博学慈爱的师长,有明媚友爱的友朋;有温暖明亮的笑容,有善意关怀的援手;有博大精深的文化,有广阔无垠的宇宙;纵使生命设置了终点,也可以走出不同的路。

    作者有话要说

    这周事特多,修仙干,撑不住了,先睡,评论明天回。

    这里周谦打算搞点事,用个美人计什么的。可没曾想,已经有人用过了,用的比他早,用的比他好。

    ……

    程知吾与皇帝,孰美?

    文蓁皇帝不若君之美矣。

    程知善。

    文蓁皇帝还不若君之自恋,不若君之不要脸。

    程知……

    文蓁你们一个路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