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我不是帝二代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189.罪臣之女(八十九)
    货不对路?咋了?晋江出品, 优待真爱小天使,订阅率达标抢先看。。l。

    割喉也没死, 只伤了声带?啧,系统差评!男主光环也忒厉害了些…

    还有, 秦怀远没死,和我善不善良有什么关系?督了小道姑一眼,程知诽腹到这姑娘也太可爱了吧。这明明是个技术问题, 好伐?

    嗯?不对?嗯?嗯?嗯?我听到了什么?表妹是什么鬼?程青瑜有个这样的亲戚?表姐?母亲那边的?……程知牌黑人问号脸…

    陈文蓁边说着, 边悄悄瞧了眼, 见对方没什么反应,松了口气, 想到什么, 又笑道, “青瑜怎生如此见外?自我进门,便一口一个真人叫着。

    以前, 你唤我公主, 私下里, 我让你随青璇喊我表姐, 你总是不肯。我自小没有姐妹一起玩耍,是把你们当做自家姐妹的。如今我不再是福安公主,而随师父在子虚宫修行,你却唤我真人。”说罢又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这固执的样子。

    程知本就莫名,这下子信息涌来, 就更呆愣了。

    福安公主?淑妃次女?昭王胞妹?宋章的外孙女?继母宋氏的侄女?程青璇的正宗表姐?…

    那是发生了什么?一朝公主跑去修道?子虚宫又是哪里?怎么本尊都没记忆的?

    程知赶紧去扒拉扒拉本尊记忆。本尊可真是不关心世事,总算在角落里扒出来了。

    原来变故发生在五年前。

    彼时,南邺北周时有小规模冲突,那一年,邺朝屡战屡败,却在重要关头由北边提出和谈,条件之一便是公主和亲。当时南朝皇帝儿子倒有几个,公主嘛,适龄的只有时年12的福安公主陈文蓁,其他的还在襁褓中。

    邺朝战败,没有底气强行拒绝。昭王长跪宫中,向皇帝求情,甚至于情绪激动之下,当场做赋一首,名为《思归》。以女子口吻抒怀,讲述了陷落蛮荒之地的女子难回故乡的苦难郁郁。后来倒是广为流传,成为公认的佳作,一时之间无出其右,此为后话,暂且不谈。

    迫于当时形势,皇帝自是无法答应。

    然而,此时,却是福安公主自行出面,请来了子虚宫的子虚道长,言及自己身为大邺公主,心系黎明福祉,决意为国祈福,早已出家修行,拜入子虚宫门下,由子虚道长收为弟子。只是父皇爱护,不忍自己苦修,未曾昭告天下。只能有负北周美意。

    北周军事发达,而经济落后。与大邺交战,几乎倾尽国力。子虚道长不在朝廷,游历天下,悬壶济世,很得世人敬重。此时有台阶下,便答应下来,换了另一宗室女和亲,并卷走了一大批金银财物。

    而经此一事,昭王愈加厌战。

    “是啊,表妹,是为兄不好。秦怀远是为兄带来的,或是为兄识人不清。他这会性命无碍。若那事真是他算计的,为兄自是不会放过他,必给你个交代。若是意外,其中有误会,我也会向父皇陈情,讲明原委,秦怀远处我自会补偿。你好生养伤,不必忧心这些事。刚才你那么做,真是吓坏大家了。”这会子也不称本宫了,语气放缓,以免刺激到表妹。

    程知还在思索自己先前当众杀人未遂这章要如何揭过,却没曾想这会子本尊父亲和意中人纷纷愿意背书。难不成自杀一次竟有如此效果?所以,一哭二闹三上吊经久不衰,历经千年一直好用?好吧,也是自己当时有意占据道德高点,猛烈进攻,没给秦怀远留反应时间,不然若是长时间对峙纠缠,形势还不好说。

    不过这种自伤的招数,一是得做的姿态漂亮,二是得看的人在乎。由此可见,程靖也不是一点不在乎这个嫡长女的。然则自己这会子成为程青瑜,却是没有资格代替她说什么,只是若是看到父亲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在乎她这个女儿,不知本尊可否会释怀。

    其实仔细想来,程青瑜本人在静安伯府的举动也讲不出过错,程靖的愤怒和后来的许嫁,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侯府利益和相对较佳结果的考虑。对后宅习惯性的忽略,对女儿状况的不了解,父女之间日复一日的隔阂和误解,一步步造成前世那般漠视放弃的局面。

    而如今,自己以一种决绝的姿态,近乎惨烈地表明心志,想必是给程靖留下了颇为深刻的印象。这个父亲开始记得他的嫡长女,开始关注她,若真是遵循原先的轨迹,再有什么人利用程青瑜来对付平康侯,程靖大抵也不会如原先那般行事了。

    至于陈恪,纵观他的生平,了解他的过往,这样温和的男子也不奇怪为何本尊会喜欢上他了。孤单的孩子总是更容易恋上能带来暖意的人。

    陈恪欣赏秦怀远,便厚待他,礼遇他,最大限度的信任他。陈恪是真的觉得秦怀远好,觉得表妹处境艰难,才登门为他保媒。偏听偏信,却又不固守错误;识人不明,却愿意承认。这样的人呐,真的不像皇室子弟,王朝继承人。有点天真不知事的单纯。可是对比秦怀远的世故算计,陈恪纵使有再多缺点,在他这番温言软语之下,程知此时也再生不出恶意。

    这两人一是昭王殿下,一是平康侯爷,程知以为的当众行凶不过是当着他两人的面,只要这两人揭过不追究,日后即便有其他人捅出来,也不会有太大后果,毕竟没有人比当事人更清楚事情的过程。何况,有昭王在,也不至于有不长眼之辈刻意来撩虎须。

    此刻,程知长舒了口气,醒来最大的危机大概算是解除了。

    系统?系统?系统?

    没反应…

    罢了罢了,那么,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程知心绪翻腾,脑海中七七八八的想法过了一遍,在对面的穆枫看来,就是这个山野樵夫傻呆呆的,听到问话,愣了几息才反应过来。

    程知压下思绪,缓缓抬头,咧开嘴,挂起一丝天真无害的笑,回道“此处乃是刘家村,小人遵仙师谕,在此恭候贵人多时了。”

    “哦?”,这般偏僻山道,竟乍听得如此言语,穆枫心中惊疑不定,双眼微眯,杀意顿现,开口间语气森冷,“你识得我?”

    程知不受影响,答道“小人不识贵人,只是仙师有言,贵人身怀贵气,不同寻常,一眼可辨。故嘱咐小人于此地等候。”

    “仙师是谁?等我何事?”

    “仙师就是仙师,知天地,晓未来,有大神通。小人本在山间以砍柴为生,有幸蒙仙师恩赐教导,加以点拨,收为记名弟子,仙师让我唤他道长。仙师有言,他日前卜了一卦,算出真龙出世,真龙身负大气运,将涤清荡浊,成就一番大业。并令我于此处等待贵人,为贵人指路,并随侍贵人身侧,以完成入世历练。”

    程知拿出这辈子最诚挚的神态,以传教布道的狂热一本正经讲出上面这番七拼八凑的话,而后俯首,“请贵人随我来,据此百里有个安平镇,以普通人脚程约需一日。道长言,贵人与此镇有缘。”

    呵呵,有趣。真龙?如此露骨?穆枫见一山野小子举止有礼,谈吐有据,颇为惊奇。观其呼吸清浅,并非练家子,却不受自己之前外放的威压影响,倒有几分赞赏之意。听其所提仙师道长,估摸着大概是哪家高手猜到自己行踪,想引自己入局。不知是想要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还是故作高深抬高身价?只是找个山野小子装神弄鬼,哼,藏头露尾的宵小之辈。

    穆枫思及日前行动,功败垂成真是可惜。潘氏父子跋扈,潘霆把控小皇帝,做了几年权臣,外戚出身竟也妄想改弦更张,我穆家便助你一臂之力,成全你膨胀野心。只可惜,其子潘越倒是个脑子清醒的,加上董家出手,京都之乱平定的悄无声息,穆家的钉子却被拔了不少。

    此番忧心朝中形势,以至于穆柏这个伪君子突然发难,我竟未能察觉,只得匆忙避退。真是小瞧了这个大哥,居然悄然与潘越勾结上,不必说,自有董家手笔,牵线牵到我的地盘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女儿的心思爹爹你别猜系列+1

    程知晏大人你怎么说话的,我又不是外人。

    好了,绕回来了。

    还是那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和程知打过交道,晏五这种程度的歪楼,文蓁分分钟给弄回来。

    只是,谁还不会编个故事?这章晏五编,下章文蓁解。

    咦,突然想到,本文可以起名叫做一本正经瞎扯故事指导手册了。诶?

    ……

    文蓁低语现在她人都不见了。

    晏五不以为意她只是这会儿不见,但凡听闻军中变故,她必定还会出现。

    文蓁仰头但愿如此。她说她赴的是生死局。

    程知负手而立文蓁,我是子归。你之所在,便是我的归处。你等我回来,我许你太平天下。

    货不对路?咋了?晋江出品, 优待真爱小天使,订阅率达标抢先看。。l。

    割喉也没死, 只伤了声带?啧,系统差评!男主光环也忒厉害了些…

    还有, 秦怀远没死,和我善不善良有什么关系?督了小道姑一眼,程知诽腹到这姑娘也太可爱了吧。这明明是个技术问题, 好伐?

    嗯?不对?嗯?嗯?嗯?我听到了什么?表妹是什么鬼?程青瑜有个这样的亲戚?表姐?母亲那边的?……程知牌黑人问号脸…

    陈文蓁边说着, 边悄悄瞧了眼, 见对方没什么反应,松了口气, 想到什么, 又笑道, “青瑜怎生如此见外?自我进门,便一口一个真人叫着。

    以前, 你唤我公主, 私下里, 我让你随青璇喊我表姐, 你总是不肯。我自小没有姐妹一起玩耍,是把你们当做自家姐妹的。如今我不再是福安公主,而随师父在子虚宫修行,你却唤我真人。”说罢又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是这固执的样子。

    程知本就莫名,这下子信息涌来, 就更呆愣了。

    福安公主?淑妃次女?昭王胞妹?宋章的外孙女?继母宋氏的侄女?程青璇的正宗表姐?…

    那是发生了什么?一朝公主跑去修道?子虚宫又是哪里?怎么本尊都没记忆的?

    程知赶紧去扒拉扒拉本尊记忆。本尊可真是不关心世事,总算在角落里扒出来了。

    原来变故发生在五年前。

    彼时,南邺北周时有小规模冲突,那一年,邺朝屡战屡败,却在重要关头由北边提出和谈,条件之一便是公主和亲。当时南朝皇帝儿子倒有几个,公主嘛,适龄的只有时年12的福安公主陈文蓁,其他的还在襁褓中。

    邺朝战败,没有底气强行拒绝。昭王长跪宫中,向皇帝求情,甚至于情绪激动之下,当场做赋一首,名为《思归》。以女子口吻抒怀,讲述了陷落蛮荒之地的女子难回故乡的苦难郁郁。后来倒是广为流传,成为公认的佳作,一时之间无出其右,此为后话,暂且不谈。

    迫于当时形势,皇帝自是无法答应。

    然而,此时,却是福安公主自行出面,请来了子虚宫的子虚道长,言及自己身为大邺公主,心系黎明福祉,决意为国祈福,早已出家修行,拜入子虚宫门下,由子虚道长收为弟子。只是父皇爱护,不忍自己苦修,未曾昭告天下。只能有负北周美意。

    北周军事发达,而经济落后。与大邺交战,几乎倾尽国力。子虚道长不在朝廷,游历天下,悬壶济世,很得世人敬重。此时有台阶下,便答应下来,换了另一宗室女和亲,并卷走了一大批金银财物。

    而经此一事,昭王愈加厌战。

    “是啊,表妹,是为兄不好。秦怀远是为兄带来的,或是为兄识人不清。他这会性命无碍。若那事真是他算计的,为兄自是不会放过他,必给你个交代。若是意外,其中有误会,我也会向父皇陈情,讲明原委,秦怀远处我自会补偿。你好生养伤,不必忧心这些事。刚才你那么做,真是吓坏大家了。”这会子也不称本宫了,语气放缓,以免刺激到表妹。

    程知还在思索自己先前当众杀人未遂这章要如何揭过,却没曾想这会子本尊父亲和意中人纷纷愿意背书。难不成自杀一次竟有如此效果?所以,一哭二闹三上吊经久不衰,历经千年一直好用?好吧,也是自己当时有意占据道德高点,猛烈进攻,没给秦怀远留反应时间,不然若是长时间对峙纠缠,形势还不好说。

    不过这种自伤的招数,一是得做的姿态漂亮,二是得看的人在乎。由此可见,程靖也不是一点不在乎这个嫡长女的。然则自己这会子成为程青瑜,却是没有资格代替她说什么,只是若是看到父亲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在乎她这个女儿,不知本尊可否会释怀。

    其实仔细想来,程青瑜本人在静安伯府的举动也讲不出过错,程靖的愤怒和后来的许嫁,很大程度上是基于侯府利益和相对较佳结果的考虑。对后宅习惯性的忽略,对女儿状况的不了解,父女之间日复一日的隔阂和误解,一步步造成前世那般漠视放弃的局面。

    而如今,自己以一种决绝的姿态,近乎惨烈地表明心志,想必是给程靖留下了颇为深刻的印象。这个父亲开始记得他的嫡长女,开始关注她,若真是遵循原先的轨迹,再有什么人利用程青瑜来对付平康侯,程靖大抵也不会如原先那般行事了。

    至于陈恪,纵观他的生平,了解他的过往,这样温和的男子也不奇怪为何本尊会喜欢上他了。孤单的孩子总是更容易恋上能带来暖意的人。

    陈恪欣赏秦怀远,便厚待他,礼遇他,最大限度的信任他。陈恪是真的觉得秦怀远好,觉得表妹处境艰难,才登门为他保媒。偏听偏信,却又不固守错误;识人不明,却愿意承认。这样的人呐,真的不像皇室子弟,王朝继承人。有点天真不知事的单纯。可是对比秦怀远的世故算计,陈恪纵使有再多缺点,在他这番温言软语之下,程知此时也再生不出恶意。

    这两人一是昭王殿下,一是平康侯爷,程知以为的当众行凶不过是当着他两人的面,只要这两人揭过不追究,日后即便有其他人捅出来,也不会有太大后果,毕竟没有人比当事人更清楚事情的过程。何况,有昭王在,也不至于有不长眼之辈刻意来撩虎须。

    此刻,程知长舒了口气,醒来最大的危机大概算是解除了。

    系统?系统?系统?

    没反应…

    罢了罢了,那么,考验演技的时候到了…

    程知心绪翻腾,脑海中七七八八的想法过了一遍,在对面的穆枫看来,就是这个山野樵夫傻呆呆的,听到问话,愣了几息才反应过来。

    程知压下思绪,缓缓抬头,咧开嘴,挂起一丝天真无害的笑,回道“此处乃是刘家村,小人遵仙师谕,在此恭候贵人多时了。”

    “哦?”,这般偏僻山道,竟乍听得如此言语,穆枫心中惊疑不定,双眼微眯,杀意顿现,开口间语气森冷,“你识得我?”

    程知不受影响,答道“小人不识贵人,只是仙师有言,贵人身怀贵气,不同寻常,一眼可辨。故嘱咐小人于此地等候。”

    “仙师是谁?等我何事?”

    “仙师就是仙师,知天地,晓未来,有大神通。小人本在山间以砍柴为生,有幸蒙仙师恩赐教导,加以点拨,收为记名弟子,仙师让我唤他道长。仙师有言,他日前卜了一卦,算出真龙出世,真龙身负大气运,将涤清荡浊,成就一番大业。并令我于此处等待贵人,为贵人指路,并随侍贵人身侧,以完成入世历练。”

    程知拿出这辈子最诚挚的神态,以传教布道的狂热一本正经讲出上面这番七拼八凑的话,而后俯首,“请贵人随我来,据此百里有个安平镇,以普通人脚程约需一日。道长言,贵人与此镇有缘。”

    呵呵,有趣。真龙?如此露骨?穆枫见一山野小子举止有礼,谈吐有据,颇为惊奇。观其呼吸清浅,并非练家子,却不受自己之前外放的威压影响,倒有几分赞赏之意。听其所提仙师道长,估摸着大概是哪家高手猜到自己行踪,想引自己入局。不知是想要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还是故作高深抬高身价?只是找个山野小子装神弄鬼,哼,藏头露尾的宵小之辈。

    穆枫思及日前行动,功败垂成真是可惜。潘氏父子跋扈,潘霆把控小皇帝,做了几年权臣,外戚出身竟也妄想改弦更张,我穆家便助你一臂之力,成全你膨胀野心。只可惜,其子潘越倒是个脑子清醒的,加上董家出手,京都之乱平定的悄无声息,穆家的钉子却被拔了不少。

    此番忧心朝中形势,以至于穆柏这个伪君子突然发难,我竟未能察觉,只得匆忙避退。真是小瞧了这个大哥,居然悄然与潘越勾结上,不必说,自有董家手笔,牵线牵到我的地盘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女儿的心思爹爹你别猜系列+1

    程知晏大人你怎么说话的,我又不是外人。

    好了,绕回来了。

    还是那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和程知打过交道,晏五这种程度的歪楼,文蓁分分钟给弄回来。

    只是,谁还不会编个故事?这章晏五编,下章文蓁解。

    咦,突然想到,本文可以起名叫做一本正经瞎扯故事指导手册了。诶?

    ……

    文蓁低语现在她人都不见了。

    晏五不以为意她只是这会儿不见,但凡听闻军中变故,她必定还会出现。

    文蓁仰头但愿如此。她说她赴的是生死局。

    程知负手而立文蓁,我是子归。你之所在,便是我的归处。你等我回来,我许你太平天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