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都市古仙医〕〔天降我才必有用〕〔喜剧大世界〕〔全球武神〕〔都市雄杰〕〔乡村小医圣〕〔绝品狂婿〕〔从哈利波特世界开〕〔掌御诸天时空〕〔习惯挣扎〕〔巫在回归〕〔大隋第三世〕〔至尊大帝〕〔修真世界没有爱情〕〔大创造者〕〔江羽有个师父〕〔洪荒之焚天帝君〕〔胜天传奇〕〔妖灵天道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183.罪臣之女(八十三)
    货不对路?咋了?晋江出品, 优待真爱小天使,订阅率达标抢先看。`乐`文``

    目之所及, 树影斑驳,野草丛生, 溪水潺潺,还有,一只鸡, 刚才跑过去了…

    低头, 双手修长, 掌心有茧,身着短打, 古装电视剧里底层劳动人民的典型装扮。腰挂柴刀, 背上背着一捆柴…

    抬脚走向小溪, 溪水清澈,映出的倒影倒是模样周正, 身姿高挑。捏捏摸摸, 肌肉结实, 嗯?还是个女的。女的好, 用了20多年,喜欢又习惯。

    请宿主注意,数据发放中,请接收。

    程知正在感受新身体,听着系统突然出声,愣了一会, 心想系统也不知还有哪些功能,来日方长,要好好摸索。

    默念接收信息…

    本尊是一名樵夫,家住刘家村,唤作刘大。刘家村地处丘陵,山中耕地少,本尊家中穷苦,并无田地,少时靠父亲砍柴为生。只是父亲已于两年前病逝,母亲又缠绵病榻,只好子承父业,也做了一名樵夫,为方便,日常做男儿打扮。

    刘大孝顺懂事,山间生活穷苦却温馨,然而,不幸于某日降临。

    一日,刘大照常外出砍柴,收工回家途径一座山头,遇见一名风尘仆仆的侠士,本尊生平只见过粗野敦厚的村民,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一时竟看呆了。只听那男子开口问道“小兄弟,此处是哪里?最近的镇子离此多远?要往哪里走?”

    刘大沉浸在男子好听略带沙哑的声音中还未回过神,便下意识答道,“这里是刘家村,过了这座山头往北,有个大镇子,叫做安平镇,大伙每月中旬会去镇上赶集,可热闹了,镇子离这有百里路,要赶一天路呢。”

    讲完,刘大正要说,“明个儿就是中旬了,我要去镇上,可以带你一路…”却见白光一闪,她再没机会说出这句话了。身体嘭的砸在山路上,扬起一阵灰,血从喉间嘴角溢出,侠士飘然而去。

    刘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何答了句话就遭杀身之祸,不知道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为什么要杀自己,更不知道自己死后母亲要怎么办,不知道那个男子会不会伤害母亲和村民…

    她眼中的死亡,是村里的老爷爷,白发苍苍,再干不动活了,在某个午后悄然闭目;是家中的爹爹,躺在床上,青白的脸,压抑的咳,无力垂下的手,眼角的泪;是镇子上的乞儿,蜷缩的身子,皮包骨的脸,躺在街头,一动不动…

    她从未见过这样耀眼的白光,从未见过这样浓郁的鲜血,从未想过这样的死亡…

    看到这里,程知以自己浸□□文多年的经验大概可以下结论了,樵夫刘大作为路人nc,在完成指路任务后,被男主、男配或者有点戏份的重要nc炮灰了。

    这个长的好看的男子,大概是在寻人、护宝、办事、被追杀的路上,秉持着只有死人不会开口、宁枉勿纵、不能泄露自己行踪之类的原则,顺手将好心指路的村民灭口了。

    这是系统选择本尊的理由吗?死的毫无价值,不甘愿,甚至没意识到…

    这厢程知正低头蹙眉思考,突然耳边传来一道好听而略带沙哑的声音,“这位小兄弟,请问此处是哪里?最近的镇子离此多远?要往哪里走?”

    是夜,辰安殿。

    此时,在赵珵的寝宫内,四下无人,值夜的宫女已被挥退。程知盘膝坐靠在床上,准备继续白天被打断的事儿。

    这一日,还真是鸡飞狗跳。先是初来乍到就下水救人,后来又是兄长、母妃齐上阵,好生教育了自己一通。那个据传十分宠爱本尊的父皇,也出现了,赐了许多药材礼物,倒是没有责骂什么。好在本尊的形象深入人心,自己没有多言,并没有让人察觉到异常。

    程知也见到了自己这回的脸,不是那种清隽雅致的相貌,而是有些明艳逼人。那双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带着一股迫人的气势。

    嗯,也不错,很皇家嘛。不知比起今个落水的京城第一美人如何。美人湿漉漉的,程知也没仔细看清长相,只觉得身段很是不错,曲线玲珑。

    程知静下心来,继续探索本尊的记忆。

    还是迁府宴席那日。

    那日有个插曲,府上有个沈姓女子落水,好像是户部侍郎家的庶女,被四皇子赵珂所救,后被皇帝赐给赵珂。赵珵为此还愤愤不平过,说这沈家分明是有意阿兄,却被四皇兄截了胡,倒是惹得赵珏生笑。

    喔?后来还是有人出头的么?四皇子赵珂?

    开府之后,不过半月,某一日开始,风云突变。

    先是有大臣提请立太子,称诸皇子年长,国无储君,朝纲不稳。

    有臣子提议立大皇子赵玠,立嫡立长,名正言顺,何况,大皇子本人在朝野上下都有礼贤下士的好名声。

    也有提议立二皇子赵珏,称其英姿勃发,行事果决,有圣上之风。道边疆不稳,内乱频发,其言直指以赵王赵昊为首的藩王。

    争论愈演愈烈,而后某次朝会,有御史弹劾二皇子赵珏勾结藩王,意图染指储君之位。列举二皇子府中门客数人,与赵王门下联系频繁。又有书信几封,上有赵珏私章,证实赵珏却与赵王有往来,且言辞颇为熟稔。又点明,此番立储之争,朝中风向但凡有偏向大皇子,赵昊便有异动,这岂不正是与某人造势?

    此言一出,朝野大震。那赵王赵昊何许人也?赵乃国姓,以国姓封王,便可见一斑。

    赵昊乃先帝幼子,自小聪慧,文武双全,深得先帝宠爱。彼时赵晟作为先帝长子,在赵昊的光芒之下,显得平庸寻常。

    先帝在位时,已是大晋立朝第四代,功臣勋贵的利益集团已然形成做大。赵昊少年英才,颇有些看轻世人的傲气,为人自负张扬。对于勋贵世家把持朝堂、掌控人才之举异常不满,对无能无才、尸位素餐之辈更是不假辞色。

    先帝属意赵昊,认为其有治世之才。而以许家为首的世家支持赵晟。在一波又一波的激烈斗争之后,终是赵晟继承大统。然而,先帝临终之前,却是给他心爱又寄予厚望的幼子留下了安身立命的有力本钱,封赵王,划江南最富庶之地为封地,着令其立即就藩,不必进京奔丧。

    赵晟登基,赵昊就藩。赵晟投桃报李,晋许氏家主许济昌为丞相,迎娶许家女儿为皇后。赵昊到江南后,一改以往行事作风,谦逊低调,时时向京中进贡。十几年来,虽互有猜忌,倒也相安无事。

    如今,立储风波起,却事涉赵昊,朝堂之上,众臣一时讳莫如深,只隐隐望向高座龙椅的当朝天子。

    赵晟听完御史上奏,只说不信,但为表二皇子与赵王清白,还是下令禁军搜府。却不想禁军不但搜出了大量其他书信,还搜出了东宫太子的蟒袍。

    自古太子之位,只能由着皇帝老子主动给,哪有身为儿子去肖想的,至少明面上得这样吧。

    这下子,自然皇帝震怒,将赵珏下狱。

    小公主闻讯,气愤非常。本想着立即去寻最宠爱自己的父皇陈情,可转念一想,或是本尊体内的皇家血脉起作用,或是小公主耳濡目染之下所拥有的政治敏感性,她潜意识里认为,皇帝不会相信,不会轻易动摇决断。

    她想到,不看这整件事的过程,单看结果,谁是受益者?很明显,是赵玠。二皇子出事,那么,大皇子的太子之位便是板上定钉了。

    此时,母妃已被禁足,严家正处在风口浪尖。在这个关口,小公主不相信其他人。许是平时和严家子弟厮混多了,江湖好汉的话本子看多了,仗着自己有几下子拳脚功夫,便决定夜探大皇子府。

    而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

    宣城,燕王府。

    “恭喜啊,忠国公。”文蓁笑着向即将离开的兄长道喜。

    “为什么,父王。”文锦不看文蓁,只直视自己的父亲,燕王文瞿,“儿子是文氏子,离开燕地,无兵无权,此去京都,任人摆布,犹如质子。父王,你该知道儿子不是众人传言的这么平庸,你为什么要选她?”直至文蓁。

    “锦儿,你也说了,你是燕王之子,有燕一日,朝廷便不敢动你。”文瞿看向自己这个儿子,这个最终被自己放弃的儿子,“我文家,需要的是能保全家族、传承荣耀的继承人;而不是自作主张,不懂孝悌友爱,野心勃勃,会拖家族下水的子孙。穆氏之鉴在前,难道要我眼看着文氏重蹈覆辙?你要我见到第二个穆枫吗?蓁儿命中富贵,能兴旺家族,是天定之人。我意已决,你无需所言。此后,你自保重。”

    三年后。

    “蓁儿,我已选定嗣子,记在你名下。”

    “父王?为何…”

    “你很疑惑?

    子归道长曾与我说,他师父为他起卦,算出他有情劫,且为死劫。他下山,一为完成师门任务,二为渡情劫。他之情劫正是你,他说,你命数与文氏系于一体,而当时时逢乱局,文氏身涉其间,而你也受影响,命中有难。哎,后来他果真为你而死。

    你若忘不了他,为父也不会强求。毕竟你们有宿世情缘,为父自当顺应天意。嗣子之事,为父也请了卦,此子有利文氏,你不必担忧。”

    这就是当初父亲默许自己接触军政、自己好奇却得不到答复的理由吗…

    学艺不精的半吊子小弟子,这理由是你自己瞎编的吧…

    这等事也是能胡扯的么…

    婚姻,子嗣,你竟是连这个都替我想好了么…

    子归,我该拿你怎么办…

    情劫,情劫,这倒是真像劫数了…

    作者有话要说

    胡府门口

    文蓁一脸懵逼这都什么鬼?

    程知眯眼笑了山子,很不错,回头给你涨工资。

    胡府书房

    文蓁脸色渐变这,这……都什么鬼?

    程知默默伸手,递出一封信唔,你瞧……

    ……

    说了文蓁是个讲道理的同学,讲了四点呢,有道理么?

    其实,文蓁看程知,是没有做到完全理智的,自带美化光环了。一来,本能信任她;二来,下意识回避拖延问题;三来,谁提出谁举证,文蓁却是想着驳斥,也就是自己来举证。这就很能说明情况了……

    还记得程知离开燕州城前埋的线么,该起作用了。

    所以,甜不甜?

    ……

    说一下,作者明天要去庙里待一天,估计就没法更,要等工作日来了。好在今天内容还算多。……

    货不对路?咋了?晋江出品, 优待真爱小天使,订阅率达标抢先看。`乐`文``

    目之所及, 树影斑驳,野草丛生, 溪水潺潺,还有,一只鸡, 刚才跑过去了…

    低头, 双手修长, 掌心有茧,身着短打, 古装电视剧里底层劳动人民的典型装扮。腰挂柴刀, 背上背着一捆柴…

    抬脚走向小溪, 溪水清澈,映出的倒影倒是模样周正, 身姿高挑。捏捏摸摸, 肌肉结实, 嗯?还是个女的。女的好, 用了20多年,喜欢又习惯。

    请宿主注意,数据发放中,请接收。

    程知正在感受新身体,听着系统突然出声,愣了一会, 心想系统也不知还有哪些功能,来日方长,要好好摸索。

    默念接收信息…

    本尊是一名樵夫,家住刘家村,唤作刘大。刘家村地处丘陵,山中耕地少,本尊家中穷苦,并无田地,少时靠父亲砍柴为生。只是父亲已于两年前病逝,母亲又缠绵病榻,只好子承父业,也做了一名樵夫,为方便,日常做男儿打扮。

    刘大孝顺懂事,山间生活穷苦却温馨,然而,不幸于某日降临。

    一日,刘大照常外出砍柴,收工回家途径一座山头,遇见一名风尘仆仆的侠士,本尊生平只见过粗野敦厚的村民,从未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一时竟看呆了。只听那男子开口问道“小兄弟,此处是哪里?最近的镇子离此多远?要往哪里走?”

    刘大沉浸在男子好听略带沙哑的声音中还未回过神,便下意识答道,“这里是刘家村,过了这座山头往北,有个大镇子,叫做安平镇,大伙每月中旬会去镇上赶集,可热闹了,镇子离这有百里路,要赶一天路呢。”

    讲完,刘大正要说,“明个儿就是中旬了,我要去镇上,可以带你一路…”却见白光一闪,她再没机会说出这句话了。身体嘭的砸在山路上,扬起一阵灰,血从喉间嘴角溢出,侠士飘然而去。

    刘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知道为何答了句话就遭杀身之祸,不知道一个素不相识的男子为什么要杀自己,更不知道自己死后母亲要怎么办,不知道那个男子会不会伤害母亲和村民…

    她眼中的死亡,是村里的老爷爷,白发苍苍,再干不动活了,在某个午后悄然闭目;是家中的爹爹,躺在床上,青白的脸,压抑的咳,无力垂下的手,眼角的泪;是镇子上的乞儿,蜷缩的身子,皮包骨的脸,躺在街头,一动不动…

    她从未见过这样耀眼的白光,从未见过这样浓郁的鲜血,从未想过这样的死亡…

    看到这里,程知以自己浸□□文多年的经验大概可以下结论了,樵夫刘大作为路人nc,在完成指路任务后,被男主、男配或者有点戏份的重要nc炮灰了。

    这个长的好看的男子,大概是在寻人、护宝、办事、被追杀的路上,秉持着只有死人不会开口、宁枉勿纵、不能泄露自己行踪之类的原则,顺手将好心指路的村民灭口了。

    这是系统选择本尊的理由吗?死的毫无价值,不甘愿,甚至没意识到…

    这厢程知正低头蹙眉思考,突然耳边传来一道好听而略带沙哑的声音,“这位小兄弟,请问此处是哪里?最近的镇子离此多远?要往哪里走?”

    是夜,辰安殿。

    此时,在赵珵的寝宫内,四下无人,值夜的宫女已被挥退。程知盘膝坐靠在床上,准备继续白天被打断的事儿。

    这一日,还真是鸡飞狗跳。先是初来乍到就下水救人,后来又是兄长、母妃齐上阵,好生教育了自己一通。那个据传十分宠爱本尊的父皇,也出现了,赐了许多药材礼物,倒是没有责骂什么。好在本尊的形象深入人心,自己没有多言,并没有让人察觉到异常。

    程知也见到了自己这回的脸,不是那种清隽雅致的相貌,而是有些明艳逼人。那双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带着一股迫人的气势。

    嗯,也不错,很皇家嘛。不知比起今个落水的京城第一美人如何。美人湿漉漉的,程知也没仔细看清长相,只觉得身段很是不错,曲线玲珑。

    程知静下心来,继续探索本尊的记忆。

    还是迁府宴席那日。

    那日有个插曲,府上有个沈姓女子落水,好像是户部侍郎家的庶女,被四皇子赵珂所救,后被皇帝赐给赵珂。赵珵为此还愤愤不平过,说这沈家分明是有意阿兄,却被四皇兄截了胡,倒是惹得赵珏生笑。

    喔?后来还是有人出头的么?四皇子赵珂?

    开府之后,不过半月,某一日开始,风云突变。

    先是有大臣提请立太子,称诸皇子年长,国无储君,朝纲不稳。

    有臣子提议立大皇子赵玠,立嫡立长,名正言顺,何况,大皇子本人在朝野上下都有礼贤下士的好名声。

    也有提议立二皇子赵珏,称其英姿勃发,行事果决,有圣上之风。道边疆不稳,内乱频发,其言直指以赵王赵昊为首的藩王。

    争论愈演愈烈,而后某次朝会,有御史弹劾二皇子赵珏勾结藩王,意图染指储君之位。列举二皇子府中门客数人,与赵王门下联系频繁。又有书信几封,上有赵珏私章,证实赵珏却与赵王有往来,且言辞颇为熟稔。又点明,此番立储之争,朝中风向但凡有偏向大皇子,赵昊便有异动,这岂不正是与某人造势?

    此言一出,朝野大震。那赵王赵昊何许人也?赵乃国姓,以国姓封王,便可见一斑。

    赵昊乃先帝幼子,自小聪慧,文武双全,深得先帝宠爱。彼时赵晟作为先帝长子,在赵昊的光芒之下,显得平庸寻常。

    先帝在位时,已是大晋立朝第四代,功臣勋贵的利益集团已然形成做大。赵昊少年英才,颇有些看轻世人的傲气,为人自负张扬。对于勋贵世家把持朝堂、掌控人才之举异常不满,对无能无才、尸位素餐之辈更是不假辞色。

    先帝属意赵昊,认为其有治世之才。而以许家为首的世家支持赵晟。在一波又一波的激烈斗争之后,终是赵晟继承大统。然而,先帝临终之前,却是给他心爱又寄予厚望的幼子留下了安身立命的有力本钱,封赵王,划江南最富庶之地为封地,着令其立即就藩,不必进京奔丧。

    赵晟登基,赵昊就藩。赵晟投桃报李,晋许氏家主许济昌为丞相,迎娶许家女儿为皇后。赵昊到江南后,一改以往行事作风,谦逊低调,时时向京中进贡。十几年来,虽互有猜忌,倒也相安无事。

    如今,立储风波起,却事涉赵昊,朝堂之上,众臣一时讳莫如深,只隐隐望向高座龙椅的当朝天子。

    赵晟听完御史上奏,只说不信,但为表二皇子与赵王清白,还是下令禁军搜府。却不想禁军不但搜出了大量其他书信,还搜出了东宫太子的蟒袍。

    自古太子之位,只能由着皇帝老子主动给,哪有身为儿子去肖想的,至少明面上得这样吧。

    这下子,自然皇帝震怒,将赵珏下狱。

    小公主闻讯,气愤非常。本想着立即去寻最宠爱自己的父皇陈情,可转念一想,或是本尊体内的皇家血脉起作用,或是小公主耳濡目染之下所拥有的政治敏感性,她潜意识里认为,皇帝不会相信,不会轻易动摇决断。

    她想到,不看这整件事的过程,单看结果,谁是受益者?很明显,是赵玠。二皇子出事,那么,大皇子的太子之位便是板上定钉了。

    此时,母妃已被禁足,严家正处在风口浪尖。在这个关口,小公主不相信其他人。许是平时和严家子弟厮混多了,江湖好汉的话本子看多了,仗着自己有几下子拳脚功夫,便决定夜探大皇子府。

    而这一去,便再也没有回来。

    宣城,燕王府。

    “恭喜啊,忠国公。”文蓁笑着向即将离开的兄长道喜。

    “为什么,父王。”文锦不看文蓁,只直视自己的父亲,燕王文瞿,“儿子是文氏子,离开燕地,无兵无权,此去京都,任人摆布,犹如质子。父王,你该知道儿子不是众人传言的这么平庸,你为什么要选她?”直至文蓁。

    “锦儿,你也说了,你是燕王之子,有燕一日,朝廷便不敢动你。”文瞿看向自己这个儿子,这个最终被自己放弃的儿子,“我文家,需要的是能保全家族、传承荣耀的继承人;而不是自作主张,不懂孝悌友爱,野心勃勃,会拖家族下水的子孙。穆氏之鉴在前,难道要我眼看着文氏重蹈覆辙?你要我见到第二个穆枫吗?蓁儿命中富贵,能兴旺家族,是天定之人。我意已决,你无需所言。此后,你自保重。”

    三年后。

    “蓁儿,我已选定嗣子,记在你名下。”

    “父王?为何…”

    “你很疑惑?

    子归道长曾与我说,他师父为他起卦,算出他有情劫,且为死劫。他下山,一为完成师门任务,二为渡情劫。他之情劫正是你,他说,你命数与文氏系于一体,而当时时逢乱局,文氏身涉其间,而你也受影响,命中有难。哎,后来他果真为你而死。

    你若忘不了他,为父也不会强求。毕竟你们有宿世情缘,为父自当顺应天意。嗣子之事,为父也请了卦,此子有利文氏,你不必担忧。”

    这就是当初父亲默许自己接触军政、自己好奇却得不到答复的理由吗…

    学艺不精的半吊子小弟子,这理由是你自己瞎编的吧…

    这等事也是能胡扯的么…

    婚姻,子嗣,你竟是连这个都替我想好了么…

    子归,我该拿你怎么办…

    情劫,情劫,这倒是真像劫数了…

    作者有话要说

    胡府门口

    文蓁一脸懵逼这都什么鬼?

    程知眯眼笑了山子,很不错,回头给你涨工资。

    胡府书房

    文蓁脸色渐变这,这……都什么鬼?

    程知默默伸手,递出一封信唔,你瞧……

    ……

    说了文蓁是个讲道理的同学,讲了四点呢,有道理么?

    其实,文蓁看程知,是没有做到完全理智的,自带美化光环了。一来,本能信任她;二来,下意识回避拖延问题;三来,谁提出谁举证,文蓁却是想着驳斥,也就是自己来举证。这就很能说明情况了……

    还记得程知离开燕州城前埋的线么,该起作用了。

    所以,甜不甜?

    ……

    说一下,作者明天要去庙里待一天,估计就没法更,要等工作日来了。好在今天内容还算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诸天降临现实〕〔迷途的叙事诗〕〔屠魔工业〕〔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在明朝当国公〕〔偃者道途〕〔我是葫芦仙〕〔那时青春太狂放〕〔重生之超级神瞳〕〔真摘星拿月〕〔霸气纵横九万里〕〔学魔养成系统〕〔逆演阴阳〕〔邪王绝宠:医品特〕〔重生九零小军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