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武龙婿〕〔南杉有路〕〔遣返者的游戏〕〔诸天万界是这么来〕〔龙的法则〕〔无上丹尊〕〔绝世神皇〕〔仙界奇主〕〔异世杀皇〕〔三界云天〕〔九幽血录〕〔男公主在女儿国〕〔通天鸿徒〕〔热血战神〕〔重生农女去种田〕〔圣世巫医〕〔鬼手神医:王妃请〕〔枭爷又爬墙了〕〔我家学霸皇帝养成〕〔国家终于给我分配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182.罪臣之女(八十二)
    货不对路?咋了?晋江出品, 优待真爱小天使,订阅率达标抢先看。`乐`文```l`那这能说明什么?通过文蓁的描述, 程知感受到穆枫性格上浓郁的男主风,狂妄自大, 好大喜功,独断专行,这样的人为什么选择走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条路?而不是一路碾压, 直接篡位?好点的, 就逼小皇帝禅位?

    恐怕是实力不够, 不足以支撑他这么做。文蓁讲过,穆枫杀穆柏, 灭董氏的时候尤其狠辣, 其中一点就是董氏曾向穆枫出手, 激起其报复欲。如果穆枫转向文氏也算一种挫折的话,而且听形容穆柏手段远不及穆枫, 那么, 可以推出, 穆氏内斗有董氏的推动。代表文臣清流的董氏, 尚可逼得男主远走,结合后续穆枫一系列搅局的行为,是不是表明其实天下还不至于大乱?大乱是人工造出来?非是时势造英雄,而是英雄造时势?

    要想证明这点,就需要这些年的民生数据了。这个就是文蓁无法的了,她看到的先是燕地安生, 后是中原大战,并没有直观印象。不过不要紧,这个可以补全。

    现在重要的是,“文蓁,你想做皇帝吗?”

    “啊?”正在等待程知答复的文蓁,听到这句,愣在当场,但见着对方严肃的表情,还是回答了“文氏平庸,撑不起江山。”

    “不是有你?我问的是你?”

    “怎么可能,”文蓁听到愈发惊人的问题,摇摇头,“未曾想过,其实我原来怨过大哥,为什么不能干些,怨过自己,为什么不是男儿身。我想过,这一回重来要怎么做,我想过,我可以向父亲进言,让父亲督促大哥上进,大哥一向不亲近我,是不会听我多说的;我想过,若我是男儿身,知道未来这些发展,就搏一搏,也要抢过文氏的担子。可是,没有如果,我是女子,父亲想给文氏找退路,我只能用来联姻…我是女子,做皇帝,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怎生会有?”文蓁话音愈低,顿了顿,之听得喃喃,似是自语,“何况,世间男尊女卑,就算女子登极,那些士大夫怎会俯首?”

    程知庆幸文蓁是个称职的世家小姐,而非那种养在深闺无人识的类型。文蓁的讲述,尤其这十年间的风云变幻,给了程知详细的信息,对这个朝代也有了全面的了解。文蓁的判断,有些基于信息不对称和视野的局限有失真,而有些却很准确。

    这个朝代,少主当朝,外戚弄权,为潘氏。四大世家,一在朝,领文臣清流,平衡潘党,门生故吏遍天下,但缺军权,为董氏;三在地方,一是陇西穆氏,为臣子掌兵之最,兵多将广,士卒悍勇,军备充足,战斗力强,且百姓受其庇护,颇得民心;二是河北陈氏,占地利之便,平原之地,物产富饶,也掌一军;三是宣城文氏,收拢势力,固局燕地。还有其他小势力,在大浪潮中先后闪现。

    外戚立身不正,根基系于皇帝;董氏无常军,秀才无兵,乱世需结盟;陈氏有野心,有心无胆,不会做出头鸟;文氏固守一地,不参与乱局;而穆氏,有兵有粮有民心,就差天下大乱了。穆枫正是出自穆氏。

    前世,穆枫积极联络各方势力,积极促成讨逆联盟,费心坐上盟主之位,以诛灭潘氏之威,行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事。而此前,穆枫陷入穆氏内斗,许是故意放任,许是势力不够,转而投向文氏。而整合文氏,得到燕地,则是他一路大开大合、顺风顺水的开始。

    那这能说明什么?通过文蓁的描述,程知感受到穆枫性格上浓郁的男主风,狂妄自大,好大喜功,独断专行,这样的人为什么选择走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条路?而不是一路碾压,直接篡位?好点的,就逼小皇帝禅位?

    恐怕是实力不够,不足以支撑他这么做。文蓁讲过,穆枫杀穆柏,灭董氏的时候尤其狠辣,其中一点就是董氏曾向穆枫出手,激起其报复欲。如果穆枫转向文氏也算一种挫折的话,而且听形容穆柏手段远不及穆枫,那么,可以推出,穆氏内斗有董氏的推动。代表文臣清流的董氏,尚可逼得男主远走,结合后续穆枫一系列搅局的行为,是不是表明其实天下还不至于大乱?大乱是人工造出来?非是时势造英雄,而是英雄造时势?

    要想证明这点,就需要这些年的民生数据了。这个就是文蓁无法的了,她看到的先是燕地安生,后是中原大战,并没有直观印象。不过不要紧,这个可以补全。

    现在重要的是,“文蓁,你想做皇帝吗?”

    “啊?”正在等待程知答复的文蓁,听到这句,愣在当场,但见着对方严肃的表情,还是回答了“文氏平庸,撑不起江山。”

    “不是有你?我问的是你?”

    “怎么可能,”文蓁听到愈发惊人的问题,摇摇头,“未曾想过,其实我原来怨过大哥,为什么不能干些,怨过自己,为什么不是男儿身。我想过,这一回重来要怎么做,我想过,我可以向父亲进言,让父亲督促大哥上进,大哥一向不亲近我,是不会听我多说的;我想过,若我是男儿身,知道未来这些发展,就搏一搏,也要抢过文氏的担子。可是,没有如果,我是女子,父亲想给文氏找退路,我只能用来联姻…我是女子,做皇帝,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怎生会有?”文蓁话音愈低,顿了顿,之听得喃喃,似是自语,“何况,世间男尊女卑,就算女子登极,那些士大夫怎会俯首?”

    安平镇,军营外。

    那日逃过一劫的程知,凭着本尊的记忆,带着一尊杀神,总算平安到达了安平镇。鉴于之前的胡说八道,只能欢喜地跟在杀神身边,随他来到了安平镇驻军地。也知道了杀神是要穿过安平镇,拜访宣城刘府。还知道了杀神大名穆枫,出身挺有名气的穆家。

    待穆枫递过手书,表明身份,程知百无聊赖,环顾四周,不多时,便见营门大开,一队人马迎来,为首之人是个女子,容貌妍丽,身姿蹁跹。

    “可是穆枫公子?文蓁奉家父令,恭候多时。”女子止步,微微行礼。

    “正是穆枫。文小姐有礼。枫不才,岂劳文公挂念,劳小姐多候。”

    “穆公子客气。公子名满天下,今日一见,果然风姿尤甚。文、穆两家多有往来,公子到访宣城,文家自当尽地主之谊。”并不提求援之事。

    穆枫微微诧异,“某惭愧,当拜访文公。”

    “家父见才心喜,素来爱重年轻后辈,听闻公子将至,特遣文蓁相迎。宣城已设宴,为公子洗尘。车架已备,请公子随吾入城。”

    “有劳。”

    文蓁乍见穆枫,纵使做足了心理建设,还是要牢牢压制住自己的情绪波动。穆枫阅历丰富,感知敏锐,性情多疑,此前素未谋面的人,若是有些不合时宜的反应,必然会引起他的怀疑。

    与之寒暄几句,才发现穆枫身后之人,一身短打,眉目清俊,却不像侍从。前世,穆枫单骑入宣城,并未见此人,那么,此人是未随之入城,是在安平分开的,其是否还留在燕地,有其他图谋?

    穆枫见文蓁视线停留在樵夫身上,便解释道“这位小兄弟是玄门弟子,奉师命入世历练。其师卜卦称,乾坤将乱,着弟子涤清荡浊,护卫百姓。”

    “玄门弟子?”前世可没听说有这么一号人。

    程知见穆枫言词凿凿,比自己说的还要扯,一时不明白其中深意。但却见面前的大美人极度诧异的眼神,回想起刚才,这女子与穆枫的对话,这神态表情怎么越琢磨越像忽悠穆枫时的自己…心中疑惑,遂回道“正是。贫道…子归,家师天机道人。家师日前偶感不安,起卦显示世有异象,将有大事生,故而遣弟子下山一探究竟。”套用万能模板,有秘密的人总会认为自己是异象,世间风云因我起。直视女子双眼,我知道你有秘密哦。

    女子眼神飘忽,躲开程知的视线,啧,想多了,脑补了,对号入座了,果然是有秘密啊。

    只是为什么对玄门弟子诧异?是见过真正的玄门弟子?是对穆枫有阴谋,担心玄门弟子识破?难道鸿门宴?…

    作者有话要说

    文蓁烦躁不解真见了鬼了!自己竟然真的把她说的给记着了。

    程知微微一笑没听过从身边的小事着手么?归纳是基本的逻辑法则,世人免不了用有限的经验来推得自以为无误的普适结论。你眼下认为我讲的这句为真,那待会你就会认为我讲的所有为真。当然,这个结论,事实上是无误的。

    ……

    文蓁也是个讲道理的同学。以上,就是她醒来的一系列反应了。

    接下来,还会有几点考虑,她就要开始有动作了。

    还记得这一天程知在做什么么?程知正在翻越西山,为胡人引路。

    正午的时候,文蓁起身在思考,程知行路将至木头沟。沂城大战正在眼前,她们正在互相念着对方。

    甜不甜?

    当然,这个第一点,文蓁考虑的也是对的。

    程知一来,舍不得让媳妇昏迷过久;二来,这个时候,纵使晏五知道了,也只是知道北胡可能成功攻入燕北。待到沂城露出端倪,那已经尘埃落定了。只要程知见过赤兀极,赤兀极出了兵,那依这两人猜忌的性子,就不妨事了;三来,那就是程知了解文蓁。

    至于怎么个了解法,那就是下一章了。

    而这第二点,她说,许下的誓言,矢志不移。她说,此间始末,她自会给自己一个交代?

    这可不算离题脱纲。文蓁说了先不管她具体说了什么,可这是态度啊,是具有共性的抽象啊。……

    还有,侍女讲的是不是有点奇怪?莫急,第三点就是了。

    货不对路?咋了?晋江出品, 优待真爱小天使,订阅率达标抢先看。`乐`文```l`那这能说明什么?通过文蓁的描述, 程知感受到穆枫性格上浓郁的男主风,狂妄自大, 好大喜功,独断专行,这样的人为什么选择走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条路?而不是一路碾压, 直接篡位?好点的, 就逼小皇帝禅位?

    恐怕是实力不够, 不足以支撑他这么做。文蓁讲过,穆枫杀穆柏, 灭董氏的时候尤其狠辣, 其中一点就是董氏曾向穆枫出手, 激起其报复欲。如果穆枫转向文氏也算一种挫折的话,而且听形容穆柏手段远不及穆枫, 那么, 可以推出, 穆氏内斗有董氏的推动。代表文臣清流的董氏, 尚可逼得男主远走,结合后续穆枫一系列搅局的行为,是不是表明其实天下还不至于大乱?大乱是人工造出来?非是时势造英雄,而是英雄造时势?

    要想证明这点,就需要这些年的民生数据了。这个就是文蓁无法的了,她看到的先是燕地安生, 后是中原大战,并没有直观印象。不过不要紧,这个可以补全。

    现在重要的是,“文蓁,你想做皇帝吗?”

    “啊?”正在等待程知答复的文蓁,听到这句,愣在当场,但见着对方严肃的表情,还是回答了“文氏平庸,撑不起江山。”

    “不是有你?我问的是你?”

    “怎么可能,”文蓁听到愈发惊人的问题,摇摇头,“未曾想过,其实我原来怨过大哥,为什么不能干些,怨过自己,为什么不是男儿身。我想过,这一回重来要怎么做,我想过,我可以向父亲进言,让父亲督促大哥上进,大哥一向不亲近我,是不会听我多说的;我想过,若我是男儿身,知道未来这些发展,就搏一搏,也要抢过文氏的担子。可是,没有如果,我是女子,父亲想给文氏找退路,我只能用来联姻…我是女子,做皇帝,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怎生会有?”文蓁话音愈低,顿了顿,之听得喃喃,似是自语,“何况,世间男尊女卑,就算女子登极,那些士大夫怎会俯首?”

    程知庆幸文蓁是个称职的世家小姐,而非那种养在深闺无人识的类型。文蓁的讲述,尤其这十年间的风云变幻,给了程知详细的信息,对这个朝代也有了全面的了解。文蓁的判断,有些基于信息不对称和视野的局限有失真,而有些却很准确。

    这个朝代,少主当朝,外戚弄权,为潘氏。四大世家,一在朝,领文臣清流,平衡潘党,门生故吏遍天下,但缺军权,为董氏;三在地方,一是陇西穆氏,为臣子掌兵之最,兵多将广,士卒悍勇,军备充足,战斗力强,且百姓受其庇护,颇得民心;二是河北陈氏,占地利之便,平原之地,物产富饶,也掌一军;三是宣城文氏,收拢势力,固局燕地。还有其他小势力,在大浪潮中先后闪现。

    外戚立身不正,根基系于皇帝;董氏无常军,秀才无兵,乱世需结盟;陈氏有野心,有心无胆,不会做出头鸟;文氏固守一地,不参与乱局;而穆氏,有兵有粮有民心,就差天下大乱了。穆枫正是出自穆氏。

    前世,穆枫积极联络各方势力,积极促成讨逆联盟,费心坐上盟主之位,以诛灭潘氏之威,行挟天子以令诸侯之事。而此前,穆枫陷入穆氏内斗,许是故意放任,许是势力不够,转而投向文氏。而整合文氏,得到燕地,则是他一路大开大合、顺风顺水的开始。

    那这能说明什么?通过文蓁的描述,程知感受到穆枫性格上浓郁的男主风,狂妄自大,好大喜功,独断专行,这样的人为什么选择走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条路?而不是一路碾压,直接篡位?好点的,就逼小皇帝禅位?

    恐怕是实力不够,不足以支撑他这么做。文蓁讲过,穆枫杀穆柏,灭董氏的时候尤其狠辣,其中一点就是董氏曾向穆枫出手,激起其报复欲。如果穆枫转向文氏也算一种挫折的话,而且听形容穆柏手段远不及穆枫,那么,可以推出,穆氏内斗有董氏的推动。代表文臣清流的董氏,尚可逼得男主远走,结合后续穆枫一系列搅局的行为,是不是表明其实天下还不至于大乱?大乱是人工造出来?非是时势造英雄,而是英雄造时势?

    要想证明这点,就需要这些年的民生数据了。这个就是文蓁无法的了,她看到的先是燕地安生,后是中原大战,并没有直观印象。不过不要紧,这个可以补全。

    现在重要的是,“文蓁,你想做皇帝吗?”

    “啊?”正在等待程知答复的文蓁,听到这句,愣在当场,但见着对方严肃的表情,还是回答了“文氏平庸,撑不起江山。”

    “不是有你?我问的是你?”

    “怎么可能,”文蓁听到愈发惊人的问题,摇摇头,“未曾想过,其实我原来怨过大哥,为什么不能干些,怨过自己,为什么不是男儿身。我想过,这一回重来要怎么做,我想过,我可以向父亲进言,让父亲督促大哥上进,大哥一向不亲近我,是不会听我多说的;我想过,若我是男儿身,知道未来这些发展,就搏一搏,也要抢过文氏的担子。可是,没有如果,我是女子,父亲想给文氏找退路,我只能用来联姻…我是女子,做皇帝,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怎生会有?”文蓁话音愈低,顿了顿,之听得喃喃,似是自语,“何况,世间男尊女卑,就算女子登极,那些士大夫怎会俯首?”

    安平镇,军营外。

    那日逃过一劫的程知,凭着本尊的记忆,带着一尊杀神,总算平安到达了安平镇。鉴于之前的胡说八道,只能欢喜地跟在杀神身边,随他来到了安平镇驻军地。也知道了杀神是要穿过安平镇,拜访宣城刘府。还知道了杀神大名穆枫,出身挺有名气的穆家。

    待穆枫递过手书,表明身份,程知百无聊赖,环顾四周,不多时,便见营门大开,一队人马迎来,为首之人是个女子,容貌妍丽,身姿蹁跹。

    “可是穆枫公子?文蓁奉家父令,恭候多时。”女子止步,微微行礼。

    “正是穆枫。文小姐有礼。枫不才,岂劳文公挂念,劳小姐多候。”

    “穆公子客气。公子名满天下,今日一见,果然风姿尤甚。文、穆两家多有往来,公子到访宣城,文家自当尽地主之谊。”并不提求援之事。

    穆枫微微诧异,“某惭愧,当拜访文公。”

    “家父见才心喜,素来爱重年轻后辈,听闻公子将至,特遣文蓁相迎。宣城已设宴,为公子洗尘。车架已备,请公子随吾入城。”

    “有劳。”

    文蓁乍见穆枫,纵使做足了心理建设,还是要牢牢压制住自己的情绪波动。穆枫阅历丰富,感知敏锐,性情多疑,此前素未谋面的人,若是有些不合时宜的反应,必然会引起他的怀疑。

    与之寒暄几句,才发现穆枫身后之人,一身短打,眉目清俊,却不像侍从。前世,穆枫单骑入宣城,并未见此人,那么,此人是未随之入城,是在安平分开的,其是否还留在燕地,有其他图谋?

    穆枫见文蓁视线停留在樵夫身上,便解释道“这位小兄弟是玄门弟子,奉师命入世历练。其师卜卦称,乾坤将乱,着弟子涤清荡浊,护卫百姓。”

    “玄门弟子?”前世可没听说有这么一号人。

    程知见穆枫言词凿凿,比自己说的还要扯,一时不明白其中深意。但却见面前的大美人极度诧异的眼神,回想起刚才,这女子与穆枫的对话,这神态表情怎么越琢磨越像忽悠穆枫时的自己…心中疑惑,遂回道“正是。贫道…子归,家师天机道人。家师日前偶感不安,起卦显示世有异象,将有大事生,故而遣弟子下山一探究竟。”套用万能模板,有秘密的人总会认为自己是异象,世间风云因我起。直视女子双眼,我知道你有秘密哦。

    女子眼神飘忽,躲开程知的视线,啧,想多了,脑补了,对号入座了,果然是有秘密啊。

    只是为什么对玄门弟子诧异?是见过真正的玄门弟子?是对穆枫有阴谋,担心玄门弟子识破?难道鸿门宴?…

    作者有话要说

    文蓁烦躁不解真见了鬼了!自己竟然真的把她说的给记着了。

    程知微微一笑没听过从身边的小事着手么?归纳是基本的逻辑法则,世人免不了用有限的经验来推得自以为无误的普适结论。你眼下认为我讲的这句为真,那待会你就会认为我讲的所有为真。当然,这个结论,事实上是无误的。

    ……

    文蓁也是个讲道理的同学。以上,就是她醒来的一系列反应了。

    接下来,还会有几点考虑,她就要开始有动作了。

    还记得这一天程知在做什么么?程知正在翻越西山,为胡人引路。

    正午的时候,文蓁起身在思考,程知行路将至木头沟。沂城大战正在眼前,她们正在互相念着对方。

    甜不甜?

    当然,这个第一点,文蓁考虑的也是对的。

    程知一来,舍不得让媳妇昏迷过久;二来,这个时候,纵使晏五知道了,也只是知道北胡可能成功攻入燕北。待到沂城露出端倪,那已经尘埃落定了。只要程知见过赤兀极,赤兀极出了兵,那依这两人猜忌的性子,就不妨事了;三来,那就是程知了解文蓁。

    至于怎么个了解法,那就是下一章了。

    而这第二点,她说,许下的誓言,矢志不移。她说,此间始末,她自会给自己一个交代?

    这可不算离题脱纲。文蓁说了先不管她具体说了什么,可这是态度啊,是具有共性的抽象啊。……

    还有,侍女讲的是不是有点奇怪?莫急,第三点就是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诸天降临现实〕〔迷途的叙事诗〕〔屠魔工业〕〔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在明朝当国公〕〔偃者道途〕〔我是葫芦仙〕〔那时青春太狂放〕〔重生之超级神瞳〕〔真摘星拿月〕〔霸气纵横九万里〕〔学魔养成系统〕〔逆演阴阳〕〔邪王绝宠:医品特〕〔重生九零小军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