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我不是帝二代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166.罪臣之女(六十六)
    程知微微一笑, “这位将军,你手上的刀, 可得拿稳了。

    怎么样?我傅某人的礼数,你教得了么?”

    “你, 你,你……?!

    是你!你这妖女,施了什么妖法?”

    鲁格里大惊, 眼神一厉, 扔下手中刀柄, 攥紧拳头,低吼一声, 直向眼前女子挥去。

    程知眼见这人反应, 眉梢上挑, 笑意加深。

    ……

    鲁格里这一拳,恰恰停留在对方眉心之前, 便不能再进。这一刻, 鲁格里只觉得自己似乎打上了一堵无形的屏障, 力道一霎那间都散了。

    不信邪, 想要撤回招式,再来过,可却又是退不得。宛若被这堵无形的屏障吸住了,无法动弹。

    鲁格里面露狰狞,进退不得,焦躁难安。额际的汗珠沿着脸庞流下, 不过数息,胡须上微光可见。

    正此时,忽地一股大力传来,他整个人无法控制一般,急急倒退几步,跌在地上。浑身轻飘飘的,眼前一片血雾。

    ……

    赤兀极目睹这个场景,眼眸一缩,心下一沉。

    绝顶高手?杜玉所报,竟是无误?当真有碧玉年华的绝顶高手?

    此人行走之间,脚步轻盈,呼吸清浅,周身却看不出内息流动。

    汉人所讲的返朴归真,莫不是真有其事?

    ……

    督了一眼委顿在地,半晌呆呆无甚反应的手下,赤兀极厌恶地勾起嘴角。真是废物,丢人现眼。眼神示意左右,把人带下去。

    随即抚掌,朗声大笑,“哈哈哈,傅小姐果真名不虚传。不愧是可以触及天道的武道强者。

    本王原先以为,飞花拈叶,已是难得高手。今日一见小姐,方知那不过小技。仅凭内息,不必出手,也可伤人无形。”

    “大汗谬赞。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傅某也不过小技。”

    “喔?夺人性命,也不过小技?那在小姐眼中,何者可称大?改天换日?重塑乾坤?”

    “人终有穷时,一人之功,又岂能抵得上万万人之力?”

    “嗯?哈哈哈,小姐真是字字珠玑。

    人外有人,故而需得锐意进取。人力有穷,故而当择良木而栖。

    只是,……”

    赤兀极话锋一转,“本王素来倾慕汉家文化,曾听闻汉人素来讲究礼法尊卑,推崇天地君亲师。

    而方才,小姐你却称,现在已经没有哪个大活人,能够承受得起你的大礼,这,是何道理?”

    你傅家尊长不在,难道君王也不在?当不得你一跪?

    你既是欲献燕北关隘,有意投诚,那就是认同我赤兀极入主中原。那我当不当得你的君?

    “君者,治之本也。天下不治,本自消也。”

    “嗯?哈哈哈,是极是极。”赤兀极怔愣一瞬,继而又是大笑,“周氏黄口小儿,羸弱无能,如何能使得苍鹰俯首?

    小姐本事非凡,当得翱翔天际。本王生平最是敬重有真本事的英雄勇士,不知本王可当得小姐心中之本?”

    你不跪周氏,那你跪不跪我?

    你来见我,眼下又这般姿态言语,是几个意思?

    莫不是汉人傲气作祟?心下瞧不上异族?鄙夷轻视?

    哼,我却偏生要打破这股子傲气。终有一天,我要让世人都匍匐在我的脚下。

    而现在,我亲自开口,你跪是不跪?

    程知微垂眼眸,掩下眼中冷芒。

    “大汗尚未功成,何谈本也?”

    说白了,你一个偏远之地的异族首领,妄想图谋我中原大好河山。即便如今已是处在付诸行动的阶段,可你离占据汉家天下,离建立稳定统一的异族政权,还有那么点距离。

    称君的事儿,你得缓缓。欲使人臣服屈膝,你也得缓缓。

    何况,你好死不死,偏生遇上了我程知。

    你的春秋大梦,我会让你永远是梦。八字那一撇,你就此停在这里吧。

    ……

    “……”赤兀极面色微变。掩藏在他那黝黑发红的面庞之上,倒是丝毫看不出来。

    傅城这个女儿,当真是个人物。恐怕不止是武道高手这般简单。

    他明了自己话中之意,随即作出了反击。

    反应敏捷,不卑不亢。言下之意,就是如今北胡还没拿下中原,自己还称不得君,自然当不得她跪。

    心性沉稳,不轻易生出愠怒,更不至自恃武力,轻率行事。

    自己素来谨慎,怎能容得下他人轻易近身。

    杜玉有提到过傅城之女修为惊人,自己虽不甚在意,此刻营帐内却也是安排有重重布置。纵然这个傅徵,武艺高强,远超自己想象,可她若有妄动,也不可能在帐中迅即杀死自己,反倒会身陷大军包围。

    唉,其实也有些可惜。她若是动了怒,呵,那,……

    罢也,且看看她会有些什么花样。

    破解燕北防线漏洞?绕过燕北布防?眼下,赤兀极的兴致倒是愈发高昂。

    ……

    “傅小姐所言甚是。故而,小姐此番,便是来助本王功成的?”

    “傅某之意,想来大汗已是知晓。”

    “傅小姐请放心,小姐所提之事,本王尽皆应允。

    小姐再有任何条件,都可以尽管开。”

    “大汗心怀大志,自是无戏言。”

    ……

    “傅某这便先为大汗展示一下燕北防线全貌吧。”

    程知说罢,右手抬起,成爪状,轻轻一拢,使得赤兀极面前的桌案,凌空前移几步。

    “好叫大汗与诸位将军看得清楚些。”

    伸出手指,内息经由指尖弹射而出,寥寥数下,勾勒出汉、胡边界线。桌案上,线条清晰,刻痕寸余深。

    “……”这是赤兀极。

    “……”这是在场其余胡人。

    霎时间,王帐之内,为之一静。

    四周或站或坐的胡人将领,目光再次齐刷刷地汇聚到程知身上,眼神惊恐,仿佛见到了鬼怪。

    先前还没反应过来的部分胡人,只是怔忡着,眼见面若金纸的鲁格里静悄悄地被拖下去,听闻自家大汗与这汉人女子的奇怪对话,而这一下子,终于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

    一旁的杜玉,低眉顺眼地垂着头。可四下的反应,却是尽收眼底。

    心下无奈扶额,却也忍不住暗爽。

    叫你们该!惹谁不好,惹这尊煞神?

    这般看来,自己也不算是最倒霉的。傅徵她对自己,还是手下留情,还是挺客气的。

    至少,只是捏碎了自己房中几个茶盏。不像这会子,到处破坏。

    还有方才,鲁格里受到的那一击,依自己眼力,他恐怕是废了。却偏生还吊着一口气,死不成,活不了。这厮果然变态。

    不过,她的凶残对准别人的时候,还真的是…挺爽的。

    鲁格里这个渣滓,呵,恶人自有恶人磨。

    ……

    程知可管不了她这随手一个动作,给围观者造成了怎样的心理创伤。

    只是自顾自地接上,“这是大周与北胡交界处的地形轮廓。而这几处,是燕北防线涵盖到的重要关隘。……”

    伴随话音,桌案上,沿着刻痕内侧,又密密麻麻地出现了许多小洞。

    “……”这是赤兀极。

    “……”这是在场其余胡人。

    ……

    半晌过后,还是身为北胡之主的赤兀极率先反应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赤兀极自信满满纵然这个傅徵,武艺高强,远超自己想象,可她若有妄动,也不可能在帐中迅即杀死自己,反倒会身陷大军包围。

    程知眨眨眼喔?你确定?

    砰!砰!砰!

    而后邪魅一笑这洞开得好么?你想在身体上哪个部位开?我都可以成全你哟。眼明手快,瞬间洞穿,服务全面,你值得拥有。

    ……

    程知歪歪头,美滋滋我可真是个灵魂画手。这地图,好标准,好有美感呀。

    杜玉侧目又犯病了。没有一刻不变态。

    程知微微一笑, “这位将军,你手上的刀, 可得拿稳了。

    怎么样?我傅某人的礼数,你教得了么?”

    “你, 你,你……?!

    是你!你这妖女,施了什么妖法?”

    鲁格里大惊, 眼神一厉, 扔下手中刀柄, 攥紧拳头,低吼一声, 直向眼前女子挥去。

    程知眼见这人反应, 眉梢上挑, 笑意加深。

    ……

    鲁格里这一拳,恰恰停留在对方眉心之前, 便不能再进。这一刻, 鲁格里只觉得自己似乎打上了一堵无形的屏障, 力道一霎那间都散了。

    不信邪, 想要撤回招式,再来过,可却又是退不得。宛若被这堵无形的屏障吸住了,无法动弹。

    鲁格里面露狰狞,进退不得,焦躁难安。额际的汗珠沿着脸庞流下, 不过数息,胡须上微光可见。

    正此时,忽地一股大力传来,他整个人无法控制一般,急急倒退几步,跌在地上。浑身轻飘飘的,眼前一片血雾。

    ……

    赤兀极目睹这个场景,眼眸一缩,心下一沉。

    绝顶高手?杜玉所报,竟是无误?当真有碧玉年华的绝顶高手?

    此人行走之间,脚步轻盈,呼吸清浅,周身却看不出内息流动。

    汉人所讲的返朴归真,莫不是真有其事?

    ……

    督了一眼委顿在地,半晌呆呆无甚反应的手下,赤兀极厌恶地勾起嘴角。真是废物,丢人现眼。眼神示意左右,把人带下去。

    随即抚掌,朗声大笑,“哈哈哈,傅小姐果真名不虚传。不愧是可以触及天道的武道强者。

    本王原先以为,飞花拈叶,已是难得高手。今日一见小姐,方知那不过小技。仅凭内息,不必出手,也可伤人无形。”

    “大汗谬赞。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傅某也不过小技。”

    “喔?夺人性命,也不过小技?那在小姐眼中,何者可称大?改天换日?重塑乾坤?”

    “人终有穷时,一人之功,又岂能抵得上万万人之力?”

    “嗯?哈哈哈,小姐真是字字珠玑。

    人外有人,故而需得锐意进取。人力有穷,故而当择良木而栖。

    只是,……”

    赤兀极话锋一转,“本王素来倾慕汉家文化,曾听闻汉人素来讲究礼法尊卑,推崇天地君亲师。

    而方才,小姐你却称,现在已经没有哪个大活人,能够承受得起你的大礼,这,是何道理?”

    你傅家尊长不在,难道君王也不在?当不得你一跪?

    你既是欲献燕北关隘,有意投诚,那就是认同我赤兀极入主中原。那我当不当得你的君?

    “君者,治之本也。天下不治,本自消也。”

    “嗯?哈哈哈,是极是极。”赤兀极怔愣一瞬,继而又是大笑,“周氏黄口小儿,羸弱无能,如何能使得苍鹰俯首?

    小姐本事非凡,当得翱翔天际。本王生平最是敬重有真本事的英雄勇士,不知本王可当得小姐心中之本?”

    你不跪周氏,那你跪不跪我?

    你来见我,眼下又这般姿态言语,是几个意思?

    莫不是汉人傲气作祟?心下瞧不上异族?鄙夷轻视?

    哼,我却偏生要打破这股子傲气。终有一天,我要让世人都匍匐在我的脚下。

    而现在,我亲自开口,你跪是不跪?

    程知微垂眼眸,掩下眼中冷芒。

    “大汗尚未功成,何谈本也?”

    说白了,你一个偏远之地的异族首领,妄想图谋我中原大好河山。即便如今已是处在付诸行动的阶段,可你离占据汉家天下,离建立稳定统一的异族政权,还有那么点距离。

    称君的事儿,你得缓缓。欲使人臣服屈膝,你也得缓缓。

    何况,你好死不死,偏生遇上了我程知。

    你的春秋大梦,我会让你永远是梦。八字那一撇,你就此停在这里吧。

    ……

    “……”赤兀极面色微变。掩藏在他那黝黑发红的面庞之上,倒是丝毫看不出来。

    傅城这个女儿,当真是个人物。恐怕不止是武道高手这般简单。

    他明了自己话中之意,随即作出了反击。

    反应敏捷,不卑不亢。言下之意,就是如今北胡还没拿下中原,自己还称不得君,自然当不得她跪。

    心性沉稳,不轻易生出愠怒,更不至自恃武力,轻率行事。

    自己素来谨慎,怎能容得下他人轻易近身。

    杜玉有提到过傅城之女修为惊人,自己虽不甚在意,此刻营帐内却也是安排有重重布置。纵然这个傅徵,武艺高强,远超自己想象,可她若有妄动,也不可能在帐中迅即杀死自己,反倒会身陷大军包围。

    唉,其实也有些可惜。她若是动了怒,呵,那,……

    罢也,且看看她会有些什么花样。

    破解燕北防线漏洞?绕过燕北布防?眼下,赤兀极的兴致倒是愈发高昂。

    ……

    “傅小姐所言甚是。故而,小姐此番,便是来助本王功成的?”

    “傅某之意,想来大汗已是知晓。”

    “傅小姐请放心,小姐所提之事,本王尽皆应允。

    小姐再有任何条件,都可以尽管开。”

    “大汗心怀大志,自是无戏言。”

    ……

    “傅某这便先为大汗展示一下燕北防线全貌吧。”

    程知说罢,右手抬起,成爪状,轻轻一拢,使得赤兀极面前的桌案,凌空前移几步。

    “好叫大汗与诸位将军看得清楚些。”

    伸出手指,内息经由指尖弹射而出,寥寥数下,勾勒出汉、胡边界线。桌案上,线条清晰,刻痕寸余深。

    “……”这是赤兀极。

    “……”这是在场其余胡人。

    霎时间,王帐之内,为之一静。

    四周或站或坐的胡人将领,目光再次齐刷刷地汇聚到程知身上,眼神惊恐,仿佛见到了鬼怪。

    先前还没反应过来的部分胡人,只是怔忡着,眼见面若金纸的鲁格里静悄悄地被拖下去,听闻自家大汗与这汉人女子的奇怪对话,而这一下子,终于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

    ……

    一旁的杜玉,低眉顺眼地垂着头。可四下的反应,却是尽收眼底。

    心下无奈扶额,却也忍不住暗爽。

    叫你们该!惹谁不好,惹这尊煞神?

    这般看来,自己也不算是最倒霉的。傅徵她对自己,还是手下留情,还是挺客气的。

    至少,只是捏碎了自己房中几个茶盏。不像这会子,到处破坏。

    还有方才,鲁格里受到的那一击,依自己眼力,他恐怕是废了。却偏生还吊着一口气,死不成,活不了。这厮果然变态。

    不过,她的凶残对准别人的时候,还真的是…挺爽的。

    鲁格里这个渣滓,呵,恶人自有恶人磨。

    ……

    程知可管不了她这随手一个动作,给围观者造成了怎样的心理创伤。

    只是自顾自地接上,“这是大周与北胡交界处的地形轮廓。而这几处,是燕北防线涵盖到的重要关隘。……”

    伴随话音,桌案上,沿着刻痕内侧,又密密麻麻地出现了许多小洞。

    “……”这是赤兀极。

    “……”这是在场其余胡人。

    ……

    半晌过后,还是身为北胡之主的赤兀极率先反应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赤兀极自信满满纵然这个傅徵,武艺高强,远超自己想象,可她若有妄动,也不可能在帐中迅即杀死自己,反倒会身陷大军包围。

    程知眨眨眼喔?你确定?

    砰!砰!砰!

    而后邪魅一笑这洞开得好么?你想在身体上哪个部位开?我都可以成全你哟。眼明手快,瞬间洞穿,服务全面,你值得拥有。

    ……

    程知歪歪头,美滋滋我可真是个灵魂画手。这地图,好标准,好有美感呀。

    杜玉侧目又犯病了。没有一刻不变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