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世佳人赵婉兮〕〔契约成婚,总裁宠〕〔我真的是土豪〕〔超级老公宠我上瘾〕〔一笑倾城为你醉乔〕〔天才萌宝的红娘计〕〔狂兵赘婿〕〔星河之正义无敌〕〔三国骑砍〕〔非我倾城:独宠太〕〔燃烬之余〕〔陷仙〕〔晨曦奇迹〕〔生子莫如袁文烈〕〔娱乐超级奶爸〕〔最强赘婿〕〔超级鉴宝医圣〕〔农业系偶像〕〔我创造了一个异世〕〔仙尊佳婿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第151章 罪臣之女(五十一)
    一秒记住♂ ,更新快,,免费读!

    “某只是…随意好奇。

    如今殿下已然知晓晏五之事, 那么,待到局势平稳, 外患消除,殿下打算如何处置?”

    “如何处置?自是按律处置。小姐这是…另有妙法?”

    “殿下, 晏氏嫡子遭难,晏氏,亦是受害者。”

    “喔?原来小姐是想提醒谦此事?对于晏氏, 谦有分寸, 谦不会因晏五而诛连。只看晏氏应对, 谦再行决定。”

    “那…殿下的未婚妻?”

    “何来未婚妻?”周谦面色沉静,“贼子约定, 如何作得了数?秦、晏二贼, 皆与胡人有染, 皆行祸乱朝纲之举,这可都是合该诛族的大罪。”

    ……

    程知眸色深深, 嗓音暗哑, “殿下, 若然晏正巍只是晏正巍, 没有二十年前的那档子事儿,按着殿下先前设想,引秦、晏相争,那殿下会如何对待晏家小姐?”

    “嗯?那自是后位相迎。怎么这么说?”

    “晏五除了身份之事,其在燕北二十余载,身上罪行也不少。待到殿下拔除秦氏, 剪除其党羽之后,可还能容得下晏家?”

    “若是晏氏安分守己,那便好说。”

    “这…晏五怕是,不知道这四个字怎么写。”

    “那,就不能。”

    “那晏家小姐,父族获罪失势,殿下可会令她久居后位?”

    “约莫不能。

    小姐当知,后宫连通前朝,谦居大宝,那后宫便也是国事。

    当然,晏家小姐名声在外,谦有所耳闻。若是她本人出类拔萃,那可另作他论。”

    “可现下,她本人出类拔萃,其生父却是罪行累累,殿下可会另作他论?”

    “这……”周谦怔愣,半晌反应过来。

    “说来,小姐这会子,倒是紧抓着这晏家小姐不放了。

    晏五长女与小姐你,并称燕州双姝,小姐可是有什么想法?”

    “殿下,晏小姐赤子丹心,正直纯善,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姑娘。她从不知晓她父亲之事。”

    “嗯……?!”

    周谦眨眨眼,停顿数息,“你这是…要我不行诛连?这,……

    不过,晏小姐乃是女子,也不是不行。……”

    “殿下先前曾言,引某为知交,此言可当真?”

    “……自是肺腑之言。”

    “殿下,那么,某厚颜攀附,以私人名义向殿下陈情。

    请殿下将晏小姐视作晏氏长房之后。”

    “什么?你,你,……”

    “晏小姐,从来都只是晏氏长房嫡次孙晏正巍的长女。”

    ……

    “你要遮掩晏五之事?”

    “非也。”

    “那,血脉天性,异族之后,你要怎么扭曲事实,要怎么堵住天下悠悠之口?

    再说,晏氏恐怕是恨晏五入骨,又怎么会认下他的子嗣?”

    “殿下,晏文蓁,于我而言,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我只求殿下不因其父而起株连之意,我只在意殿下的看法。至于其他,自有我傅徵去做,去解决。”

    “……”

    ……

    “可,可她是……,而且,你傅家……”

    “殿下,傅家血仇,我会去逐一清理;背家叛国的贼子,我不会放过。

    可是,晏文蓁,她是无辜的。

    她很好,……,日后,殿下若有接触,自会明白我现下所言。”

    ……

    ==========

    周谦这人,充分展示了他作为一个资质卓越的未来帝王,所具备的特质与素养。

    他有着这古代社会男子普遍的价值观。女子于他们而言,是符号,是筹码。而周谦不同流俗的,是他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帝王天性。

    他不滥杀,不将个人好恶凌驾于国政朝局之上。

    他节制自律,洞悉世事,他懂得将帝王婚姻视作国事。

    他识人用人,不吝啬使用人才,有本事的人,能够得到他的宽宥厚待。

    所以,受父族所累的皇后,他不会施以援手,除非皇后本人手段不凡,能自行稳固地位。

    所以,抄家灭族的大罪,不是主犯,有人求情,他可以手下留情,圆融变通。

    所以,自己开口,他虽说不明所以,却还是含笑点头。

    ……

    程知闭目垂眸,我的文蓁,她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骄傲,我怎么可能让她来接受帝王居高临下的施恩?

    女子?犯官女眷?通常什么下场?周谦若是想要施恩,无非是将其纳入宫中。这,自己怎么能够允许?

    待到文蓁明了真相,必是一场大变。依着文蓁的性子,她又怎么可能安心退避,只为活着?

    所以,我要让她有一个堂堂正正的身份,来面对世人,面对自己。

    人生在世,若是连自己的妻子都无法护得周,那我程知,还有什么颜面立足世间?

    如此,文蓁,原谅我。

    我只得私自为你做下决定,仗着我了解你,仗着…我爱你。

    如今,要破你我之间的僵局,唯有置之死地而后生。好在,你还未曾爱上我,如同我爱你这般。只是,我也不能容许,你轻易忘记我。

    ……

    ==========

    程知抬头,不顾晏文蓁惊愕张口,继续说道,“文蓁,我有一件事情,还没有告诉过你。”

    “什,什么?”

    “昔日,自白云观归来,你曾问及我武艺,提到拳脚功夫,提到武功盖世。

    我告诉你,我傅徵只是资质还算上乘,根骨颇为适宜,悟性又是尚可,机缘巧合之下,踏上武者之路。

    我告诉你,我傅徵身为傅家后人,身怀武艺,不过寻常。

    你还记得么?”

    “……自是记得。

    傅小姐风姿倾世,数息退敌,救得文蓁性命。”

    “文蓁,那个时候,……,傅徵确是会些拳脚功夫的将门之后。只是,还远远称不上武者。

    我说的,机缘巧合之下,踏上武者之路的,是子归。这正是我还没有告诉你的。

    文蓁,唤我子归。”

    “你,你,你…难道不是傅徵?”晏文蓁瞠目结舌,下意识发问。

    “不,我是傅徵。可我也是子归。子归乃是我的道号,天下间,只有我和师父知道。”

    程知神色正经,把当日讲给胡荣、讲给杜玉的故事,稍加润色了下,修改了个版本,继续讲给晏文蓁听。

    “你,你,你…竟是可以触及天道的绝世武者?!”晏文蓁保持着方才怔愣的姿势,呆立当场,只是下意识惊诧出声。

    “对,我其实不是‘资质还算上乘,根骨颇为适宜,悟性又是尚可’,师父说我,骨骼清奇,天资绝顶,适合修行。”

    “……”

    半晌之后,晏文蓁缓过气来。

    “那你又为何要告诉我?”

    “文蓁,唤我子归。

    我说过,你是不同的。于我而言,你很重要。

    我既是已然触及天道,机缘巧合之下,也曾窥测到天机。

    文蓁,你我之间,有宿世缘分,有命中注定的纠缠。

    文蓁,当日初见,你那般知我懂我。我很是欢喜。

    文蓁,你视我为友,你极力邀我携手同行。我很是欢喜。

    文蓁,自我入晏府以来,我们之间的相处,合契而自然。你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我行为快于意识,仿佛做过千回万回,瞬息便能知道你想要什么。我很是欢喜。

    ……

    文蓁,我想告诉你我身上最大的秘密,我想让你以最亲密的方式唤我。”

    “……”晏文蓁耳边响起这人清冽的嗓音。她徐徐的话语,却宛若惊雷,砸在自己心头。

    不知怎的,晏文蓁鬼使神差地想到那一日,也是这个人,也是这般专注的眼神,也是这样令人沉溺的姿态,对着自己,状若寻常,却是许下了重逾千斤的誓言。

    窥测天机?宿世缘分?命中注定?原来竟是这个样子?她这是信了这般奇异的断言?

    晏文蓁心中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有一种疑惑得解、豁然开朗的放松,又有一点她信的是天机而不是自己的委屈。

    晏文蓁很清楚,事出必有因。

    傅徵这般厉害,体察人心,洞悉世事,文韬武略,样样皆精。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

    而今,这些行为寻着了前因,自己也可以放下心来。至少她没有欺骗于我,至少她没有心存恶意。

    然而,晏文蓁却是止不住地想起,自己那几日,因着眼前这人一番话的辗转反侧。

    自己从初见伊始,便是一厢情愿地笃信不疑。自己信的,从来都是眼前这个人。信她的人品才华,信她的心性操守。

    可是,她原来只是因着天机指示,才会选择信任自己的么?

    ……

    还有,晏文蓁心下怦怦直跳。

    缘分?什么缘分?什么样的缘分,可以称作是宿世纠缠,可以称作是命中注定?

    ……

    晏文蓁心中思绪连连,垂眸低语,“你信天机?宿世缘分?你我之间?这未免太过离奇。

    ……”

    这一声喃喃细语,很轻,却被耳聪目明、时刻注视着媳妇的程知捕捉。

    这哪里还能反应不过来?果断开口。

    “文蓁,我信天机。

    可是,我不会因着信天机而信你。

    我只会因着…你是你而信你。

    文蓁,你是世间难寻的好姑娘,叫我怎能不信你?

    因着你是你,天机方是天机。

    至于缘分一说,煌煌大地,芸芸众生,哪一起人、事、物的因果,不需要缘分?

    清风遇上流云,是缘分。溪流汇入大海,是缘分。我,同你,相识相知,也是缘分。

    以我修为,当日李烈伤不了我,你爹拦不住我,可我却偏偏得知了我阿兄的死因,偏偏决定去见一见你爹,偏偏决定留在晏府,偏偏来到了你的身边。

    文蓁,这,便是缘分。”

    ……

    “……”晏文蓁方才刚刚压下的涟漪,复又激起。一时无言。

    ……

    “文蓁,傅家军既是姓傅,既是我爹爹的心血,我就绝不可能任由军权旁落,任由小人贼子把控军机。

    实不相瞒,这些日子,傅家军上下,我已然做了安排。我势必要取回,我傅家应得的清名与荣耀。

    任何人,意图染指傅家军,我都不会允许。唐延如此,大皇子如此,你爹亦如此。

    这一点,还望你理解。”

    “……自然。

    我晏家只是不希望明珠错投,不希望傅家军落入大皇子手中,成为他发动内战、制造杀戮的工具。

    我晏家以往,虽说与傅将军政见不一,不能携手,可也未曾视傅将军为生死敌人,更无取而代之之意。

    而今,有…子归你,继承父志,坐镇军中,以你的智慧才略,以你的眼光决断,以你的武学造诣,必定能够使得傅家军继续荣光。”

    “文蓁,我傅家家训,存忠义于心,著功勋于国,以‘仗义行仁、扶危济困’为己任,尽忠报国,保境安民,不惧鲜血,无畏生死。

    我傅徵幼承庭训,不敢有违,势必要担起傅家子孙的职责与使命。”

    程知拿出一枚印石,“大战在即,我恐怕分/身无暇。

    这一枚,是傅氏私章。可调动傅家亲兵,可直接联系傅家军左军将军胡荣。

    文蓁,你且拿着。”

    说罢,程知牵过晏文蓁的手,将印石放在她掌心。

    作者有话要说:

    我这里写到傅家家训,当然是程知编的。存忠义于心,著功勋于国,仗义行仁,扶危济困,这几句,引用自《水浒传》。突然想到这个茬,觉着特别带感。

    第五十五回:“素知将军仗义行仁,扶危济困,不想果然如此义气。”

    第七十一回:“但愿共存忠义于心,同著功勋于国,替天行道,保境安民。”

    ……

    这章内容还是比较丰富的。媳妇出来了。

    程知要搞事了。搞事之前,要交代下,比如隐晦地埋个伏笔,比如悄悄送个定情信物。……

    这个时候,程知是没有把握的,所以还挺矛盾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诸天降临现实〕〔迷途的叙事诗〕〔屠魔工业〕〔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在明朝当国公〕〔偃者道途〕〔我是葫芦仙〕〔那时青春太狂放〕〔重生之超级神瞳〕〔真摘星拿月〕〔霸气纵横九万里〕〔学魔养成系统〕〔逆演阴阳〕〔邪王绝宠:医品特〕〔重生九零小军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