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武龙婿〕〔南杉有路〕〔遣返者的游戏〕〔诸天万界是这么来〕〔龙的法则〕〔无上丹尊〕〔绝世神皇〕〔仙界奇主〕〔异世杀皇〕〔三界云天〕〔九幽血录〕〔男公主在女儿国〕〔通天鸿徒〕〔热血战神〕〔重生农女去种田〕〔圣世巫医〕〔鬼手神医:王妃请〕〔枭爷又爬墙了〕〔我家学霸皇帝养成〕〔国家终于给我分配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第142章 罪臣之女(四十二)
    一秒记住♂ ,更新快,,免费读!

    你这是几个意思?

    ……

    周谦本是以为, 这人无非是这么几个反应,要么及时领悟过来, 应变过去,亦或是装作不知;要么只当做是赞许。当然, 周谦是比较期待第一种的。

    然则,参悟天道?世道红尘?这是什么鬼?!

    所以说,你究竟是有没有明白我的重点?

    若是你明白, 那你是想说, 你不慕名利?你是想说, 我们尽皆凡人,凡人的猜忌, 你不会放在眼里?

    若是你不明白, 那, 那这回答也挺契合?

    等等,还有, 我等武者?参悟天道?我等武者?!

    嗯?

    武者什么时候都去参悟天道了?那些个, 各方势力豢养的, 招揽的, 身手不俗的高手,都不是武者了?他们或追逐权势地位,或热衷财富美人,也没见有谁去参悟什么天道啊?

    周谦唇角一抽,心下不解,索性问道, “傅小姐方才说到,我等武者,参悟天道,那不知小姐参悟的如何了?又有何方高人,悟道有成,羽化飞升了?”

    哟,这还是个好奇宝宝。好的,我还是很喜欢回答问题的。

    程知面上一肃,显得愈发高深莫测。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

    二者虽说南辕北辙,方向不同,然其间损益之道,却有共通。

    天道讲求中正平和。武者追寻的,便是以身合道,以自身融入到山川江河、流云清风之中。我即是道,道即是我。随风散,随云飘,随水流,随山定,其用无穷也,其势无穷也。

    羽化飞升这种事儿,只存在于传说中,某倒是未曾听闻。”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益有余。……?!”周谦喃喃自语,似有所悟。

    “小姐可是得道?”

    “大道多艰,岂是轻易可得?唯尽吾志也。

    某愿一生寻觅。天道也好,世道也罢,一为超脱,是为舍,是出世;一为争夺,是为得,是入世。然其在极之一字上,却是殊途同归。”

    “小姐非常人,必可如愿。”不必再问,傅徵必是绝顶高手无疑。

    虽然不知道她一个官家小姐、闺阁女子,是怎么成长为这个样子的,但是,这并不重要。许是有大机缘大造化之辈。

    如今唯一重要的是,她是傅徵,她以这副姿态,出现在自己面前。

    ……

    “小姐既是掺和进世道,此番登门,可是为晏家?小姐可是查出晏正巍何处有异?可是勾结北胡,通敌叛国?”

    周谦神色郑重,既是确定眼前这人实力,那也该展示自己掌握的情报了。也不知你想说的,是不是这同一件事情。

    程知闻言,眉间一跳。

    周谦这是结束了试探,打算切入正题了?这一开口,就抛出如此劲爆的消息,他这是笃定自己查出了什么?

    不过,自己倒是确实发现了些许了不得的事儿,足以左右局势判断。周谦此人既是可堪托付,那眼下,他展露出非凡的实力,可是好事。

    周谦的情报水准不弱,无论他是几分确定,无论他手头有没有证据,他能把目光锁定在晏五身上,确是不凡。自己日前,那可是连蒙带猜,连诈带骗,才搞到手的。

    程知亦是肃然,“殿下所言,恐怕无误。眼下燕北恶狼窥伺,汉胡大战,只怕一触即发。届时,魑魅魍魉,一涌而上,局势不容乐观。”

    “什么?北胡果真意欲力南侵?你也这般认为?你查到了什么?”

    也?还有谁?

    晏五之事,同北胡南侵,程知是在一块儿得到确认的。可周谦,却并不像是。那么,他是分别有查探晏家和监控北胡的多条情报线么?这般厉害。

    罢了,这不重要。现下,周谦是队友,他不厉害,自己也得让他厉害起来。他厉害,那当然是好事。

    “殿下,前个儿,根据您派人送来的资料,加上我多日查探,细细推敲,现下,我可以确定几点。

    第一,北胡近些年来,发展壮大,异常迅速,绝非偶然。

    一则,是与朝中勾连,上下打点,输送财物美人,获得扩张之机。二则,确如殿下所言,其在燕地有内应,二者相互配合,撰取我大周财富。而这内应,确是出自晏家。

    第二,殿下您提及的晏正巍,实则并不是晏正巍。曾经名冠京都的晏氏二郎,早已在二十

    年前殒命。

    如今,借尸还魂,窃居高位,执掌燕地的燕北长官,不过是京都晏府原先的一介庶子,一个胡种。

    第三,这个有模有样,做了我大周官员数十载的赝品,尝着了甜头,可正是摇摆不定。

    第四,北胡势力渗进燕北,怕是不能一朝卒除,而赤兀极磨刀霍霍,大肆增兵,正在等待

    最佳进攻时机。

    ……”

    “什么?”周谦悚然而惊。

    本是以为傅徵是发现了晏正巍通敌,勾结北胡,这类的疑点异处。这样一来,倒是可以佐证自己情报内容的准确性,也好进行下一步应对。

    可没曾想,这其中竟是还有这般曲折离奇的内情。

    晏正巍不是晏正巍?偷梁换柱?借尸还魂?

    这等奇事,傅徵竟也能查得到?她拿到晏家资料,前后没有超过一天吧?

    只是,这既是出自傅徵之口,周谦心下,已是免不了信了几分。

    “殿下,”程知在脑海中,飞速把这两日发生的事情理了一遍,斟酌开口,将自己分析推断的过程告知周谦。

    ……

    半晌过后。

    “……”周谦闭了闭眼,抬起手,揉了揉额角。

    听完眼前这人的叙述,周谦只想说,自己错了。这厮不是非常人,这厮根本不是人。

    自己本就好奇,傅徵她再厉害,眼下也不过是一介孤女。她只身潜在晏府,要怎么查探?依仗她的高深武艺听墙角么?

    自己送去的资料,到得她手,不过半日,她倒是怎么个抽丝剥茧,把信息筛出来的?又怎么连一块,得出结论的?

    原来,竟是这样?

    这样…也可以?

    还说什么,大胆猜测?小心求证?

    呵,这可真是大胆。

    这般离奇,这般话本子里都不会出现的故事,你究竟是怎么个想到的?

    还,还居然真给你想到点子上了?

    你去求证?居然一证一个准?还能连带出一个?真是神人!神了。

    ……

    周谦心下无奈,深深叹息,想来傅徵是有所保留,还有什么手段不便讲来。

    罢了,我只是需要确认结果。她是怎么得知的,这一过程,并不是很重要。

    ……

    “小姐手段通天,神人莫测。这等秘事,竟也可为小姐所察。

    大周有小姐这般大才,本宫有小姐示警相助,实乃幸事。

    不知小姐接下来可有章程?欲如何行事?”

    “这可要看殿下。

    殿下既知晏家有鬼,既知北胡有异,却亲身赴险,赶至燕地,想来心下已有计较。

    再者,大殿下眼下也正身处燕州城内,如何抉择,需要殿下明断。”

    周谦定定地望了眼前这人一眼,“诚如小姐所言,如今恶狼窥伺,局势紧张。只是不是燕北,而是整个大周。

    小姐可了解赤兀极此人?”

    “略有耳闻。”

    作者有话要说:

    周谦惊奇:这般离奇,这般话本子里都不会出现的故事,你究竟是怎么个想到的?

    程知撇嘴:你那话本子套路太少,想象力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诸天降临现实〕〔迷途的叙事诗〕〔屠魔工业〕〔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在明朝当国公〕〔偃者道途〕〔我是葫芦仙〕〔那时青春太狂放〕〔重生之超级神瞳〕〔真摘星拿月〕〔霸气纵横九万里〕〔学魔养成系统〕〔逆演阴阳〕〔邪王绝宠:医品特〕〔重生九零小军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