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都市古仙医〕〔天降我才必有用〕〔喜剧大世界〕〔全球武神〕〔都市雄杰〕〔乡村小医圣〕〔绝品狂婿〕〔从哈利波特世界开〕〔掌御诸天时空〕〔习惯挣扎〕〔巫在回归〕〔大隋第三世〕〔至尊大帝〕〔修真世界没有爱情〕〔大创造者〕〔江羽有个师父〕〔洪荒之焚天帝君〕〔胜天传奇〕〔妖灵天道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第128章 罪臣之女(二十八)
    一秒记住♂ ,更新快,,免费读!

    再者,程知正色,细细观察起眼前这个女子,大脑飞速回忆起先前的片段。她周身杀气难以遏制的同时,那一瞬间闪现出来的,还有极度的震惊。她震惊什么?她是认定自己绝不可能知晓她的身世?

    北胡贵族?出路很好?看起来胡人也是瞧不上汉人的,似杜玉这般的混血,估计地位低下,日子过得也够呛。只是,她能够在这样的境况下,获得这个出路,许是取得了她那个贵族爹的信任?这也验证了她的不凡。

    还有,联系到周诩那边有关杜家的表述,杜玉是通过杜家,以杜家的身份进入晏府,来到晏正巍身边的。那么,晏正巍知不知情?

    他若是知情,为什么要绕这么大一个弯子?这战乱年头,战乱边地,他一地之长,编个户籍,再是容易不过。

    他若是不知情,那他这些年,靠谁联络北胡?先前怎么会派杜玉来监视自己?这晏府的玉香阁又为何会处于中枢?他任由妾室主事,隐匿私生子,这等等举动又要怎么解释?

    程知眸色深深,看来问题正是出在这杜玉身上。

    “喔?夫人你很是厉害嘛。在女人是稀缺品的北胡,夫人可以谋得一条好出路,足见夫人本事。

    夫人你说,你生死性命尽皆握于胡人之手,那我能问问,胡人是如何掌控你的生死性命的么?在你踏上汉家土地十余载的如今。”

    “……”她怎么是这么个反应?!

    程知没有给杜玉开口的机会,继续说道,“再者,夫人你既是朝不保夕,生死不能自决,又为何要去招惹你的舅父一家?女儿被掳,亲人生离,而今,却又因着你的缘故,遭逢大难。

    哦,或许我该说,夫人你为何要对自己的亲舅下手?你明明知道,造成你命运突变,造成你少年坎坷,致使你如今境地的元凶,是胡人。可你,为何要助纣为虐?为虎作伥?”

    眼前这人淡淡的话语,宛若惊雷,砸在杜玉心头。

    原来竟是杜家?傅徵是从杜家下手查出来的?

    杜玉惨然一笑,思及昔年旧事,双目胀红。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我知道,我知道,胡人该死,胡人合该万死。他们烧杀抢掠,他们恶行累累,他们害死了我娘亲,他们把我视做猪狗畜生。……

    可是,可是,可笑的是,这天下之大,除了他们,竟是再没有我容身之处。

    我是个杂种。胡人虽然没有把我当做人看,但至少,他们还能容得下我。可是,可是汉人呢,你口中我的亲舅?

    他把我当做是杜家之耻。他觉得,我娘亲既是为胡人掳去,便应当以死殉节,以保杜家名声,以保女子贞德。

    哈?狗屁名声!他一介乡野村夫,居然满口世家高门的做派?他觉得,我这样的畜生,怎么可以出生?怎么可以活在这个世上?我是杜家耻辱的见证,他想杀了我,他要杀我。

    只是,后来,被他妻子拦下来了。理由是,杜家穷,而我,长得貌美,可以拿来换几个钱。

    他听着,觉得是这个理,觉得是应该废物利用。觉得,我就是应该日日夜夜躺在那些男人身下,被他们玩弄致死。反正,我恬不知耻,和我娘亲一样。这就当做是在赎清我的罪孽。

    ……

    我当年,年少天真,我心心念念记挂着的,是娘亲口中,反反复复提及到的家乡、村子、亲人。那时候,娘亲死了,我活在这世上也没有什么意思。我本该了无牵挂的,只是,我还记得,娘亲的期盼与渴望,记得她记挂思念的样子。

    我刻苦练功,我出生入死,我用血肉去取得胡人的信任。终于,我可以踏上汉地。终于,我可以回家了。

    可是,可是等待着我的,又是什么呢?

    家人这种东西,我我终究从未有过,也不该奢望拥有。

    于是,我选择继续胡人交予我的任务。

    ……”

    “你缺乏安感,你想要权力?”

    “……傅徵!你,你还是不是人?!”杜玉本是沉浸在往昔的回忆中,心下黑云翻滚,逐渐泛起暴戾,差一点就要止不住了。差一点就要忘记,自己是身处在怎样的境地下,又是正在面对一个怎样的人。

    而闻得傅徵这一句,杜玉再有什么情绪,都立时烟消云散,只剩下不可思议,极度的惊愕。双目圆睁,脱口而出,这人还有人性?。

    程知轻轻督了一眼,不以为意。恶狼窝里长大的崽子,完完整整活蹦乱跳地生存到现在,还能是什么无辜的小白兔不成?程知犹记得,当年犯罪心理学课堂上,解析连环杀手,那很大一部分比例的加害人,可都是另一起案子的受害者呢。

    苦情戏不适合你,还是来谈正事吧。

    “杜玉,那么,晏五呢?晏五他也同你一般,身世悲惨,汉人容不得他,以至于他需要换一张人皮,杀死兄长,取而代之?”

    “你……”杜玉闻言,悚然一怔,心下惊涛骇浪不止。

    这等密事,她也知道?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她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呵,你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你不是一直好奇,我为什么会留在晏府么?我就是想验证一下我的猜测。”

    “猜测?傅徵,你居然用这般耸人听闻的心思,去臆测封疆大吏?你纵使是想为傅家报仇,纵使是想扳倒晏家,你也不必用这般……”

    “杜玉,”程知开口打断,“我傅某人认定的事情,不会更改。我既是说出了口,在我眼里,那就是事实。有没有证据,其他人会怎么看,这都不重要。

    我耐心有限,也不是来听你废话的。我说的对不对,你心里有数,否则你怎么不问晏五是谁?

    你是燕北晏府的人,是晏正巍的姬妾。晏正巍将近二十年没离开过燕北,你根本无需要知道晏五是谁。何况,你就算记得有这么一号人,方才,你却是毫无犹疑怔愣,反应地这般快。

    够了,你无需砌词狡辩。我不想听。”

    “……”

    片刻之后,杜玉艰难开口,“那,你待如何?”

    “你和晏五两个,各有私心。晏五不会甘心只做内应,而你,也不会甘心晏五自此失去价值。你这些年,既要掣肘晏五,使他不致失控,又要替他打掩护,使他慢慢壮大。啧,倒是辛苦。”

    这,便是程知基于二人的身份、立场、心性,所做出的判断。

    “不过,好在晏五知道你的心思,也乐于配合。”

    “……傅小姐神通广大,洞若观火,行事莫测。我资质驽钝,还望小姐明言赐教。小姐究竟想要如何?”

    “我想要如何?我不想要如何。

    当年,我师父说我,天资绝顶,当远离凡俗,出世闭关。他欲渡我修行,参悟天道。

    可我爹爹坚决不许。他只说,人生而为人,便是极大的幸事。红尘万丈,繁华美好,怎能就此断绝七情六欲,如死水波澜般了此一生?

    纵使我天资绝顶,纵使我适合修行,那也只能等我尝过红尘情/欲的滋味之后再说。修行,出世可修,入世亦可修。

    后来,师父便独自走了。

    我知道,我爹他是不想我走上那样的一条路的。他希望,我如同世间万千普通的小娘子那般,家人疼宠,夫妻恩爱,子孙绕膝,平安喜乐。

    我爹爹为我宴请名师,教我琴棋书画,教我诗词文章,爹爹希望,我的天资,能够以另一种方式表现出来。

    既是如此,那我便如他所愿。爹爹这般用心良苦,我怎么忍心令他失望?我成长成为爹爹想要的样子,我让傅家小姐成为名冠燕北的才女。

    在爹爹面前,我不越雷池。我忘记自己早已踏上武道,我忘记自己夜夜修行不缀。我待在闺中,等着爹爹每次战胜归来,等着爹爹为我挑选中意的夫婿。”

    程知眼神迷离,讲到此处,却是扯扯嘴角,突地一笑。

    “然而,正如你所言,是命运的玩弄?是世道不公?我爹爹死了,我阿兄死了,他们再也不会回来了。他们再也不会,以或宠溺、或炫耀的神色,给我展示他们得来的战利品,向我叙述他们的英勇睿智。

    所以,你说,名门闺秀,有什么用?燕北才女,有什么用?

    我傅徵,注定就是要踏上武道巅峰的人。我的仇人,所有有负于我傅家的人,所有伤害过我爹爹兄长的人,生杀予夺,都应该由我来决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诸天降临现实〕〔迷途的叙事诗〕〔屠魔工业〕〔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在明朝当国公〕〔偃者道途〕〔我是葫芦仙〕〔那时青春太狂放〕〔重生之超级神瞳〕〔真摘星拿月〕〔霸气纵横九万里〕〔学魔养成系统〕〔逆演阴阳〕〔邪王绝宠:医品特〕〔重生九零小军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