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我不是帝二代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第125章 罪臣之女(二十五)
    一秒记住♂ ,更新快,,免费读!

    晏府,玉香阁。

    深夜,杜玉已是就寝,然而,长久的习性和生存的本能,注定她不能深眠。

    霎时间,救过杜玉很多次的,那犹如野兽般的直觉,令她突地一个激灵,立时清醒过来。

    这个房间里,侵入了陌生的气息。

    一瞬间,杜玉浑身肌肉绷紧,不似普通人那般,没有下意识地睁眼去望向来源,也没有即刻翻身防御。而是直直弹起,按下手腕间的机括,同时,反手抽出枕下匕首,朝着黑暗中的那一处,直刺过去。

    ……

    ==========

    程知心思既定,便不再犹疑。趁着夜色,即刻开始动作。

    玉香阁,此处便是此行目的地所在了。

    不说文蓁曾经提及杜玉居所,就说程知循着气息而来,以此处为中心,守卫最是严密,高手密布,这便很是能够说明问题。当然,这旁边一处,应该是晏府主人的寝居。在外头倒是看不出来,原来这二人离得这般近。

    这是除却文蓁居处,程知第一回亲身闯入晏府内院别的地方。

    以程知三世阅历,对古代建筑及其方位也算略知一二。晏府主人寝居,居于正位,而姬妾之流,分散在西侧。从厅堂前院而入,主位与这玉香阁有些距离,不算逾制。

    而身入此间,却是发觉,此二处原是首尾相接。这里,也是实质上的晏府中心。

    程知敛住气息,足下不停,避过暗哨,潜入玉香阁内。

    甫一落地,却是稍稍一顿。程知眉峰蹙起,微觉不对。这阁内却是并无守卫?竟是感知不到有其他活人的存在?

    不对,程知闭目敛神,调动内息。数息之后,猛地睁开眼,在二楼。

    足尖一点,纵身跃起,抬手轻挥,窗户的木卡瞬间断裂。同时,以气劲推开窗户,弹射而入,捞住将要落地的木块。

    程知立身站定,扫视四周。好在自己上一世舍得折腾,夜视什么的还是能够做得到的,只是受制于傅家小姐的身子,稍显不足。没关系,视力不行,内力来补。

    程知视线所及,寸寸飞速扫过。抬腿迈步,悄然向前,绕过屏风。不远处,床榻之上,被褥隆起,似是卧着一人。若非是自己内息充盈,感知不弱,恐怕压根察觉不到这人的存在。

    这人要么是高手,要么是敛息功夫很强。程知双眼微眯,待我一试。

    ……

    程知刚要出手,却是耳尖一动,脚步瞬移,闪身避过。有什么东西破风而来,只听见咻咻咻三声,擦着自己的脸颊飞过。

    还未站定,攻击随即而来。程知横手格挡,腰身一扭,一抹冷芒划破自己肩头衣襟。

    程知目光一寒,反手劈出,直向冷芒末端而去。

    对方反应不慢,迅速变招,锋刃上挑。

    程知变掌为爪,抚上那人手臂,正要用力一捏,却不想那人灵巧柔韧,身子一旋,竟是从自己手上逃开。冷笑一声,手掌推出,那人横刀抹来。

    程知不管,提腿踹向那人腰腹。那人急急后退。

    程知后足一点,就势紧追。“嘭”,一脚踹烂了屏风。与此同时,听得一声女子低喊,“傅徵,你要做什么?”

    ……

    ==========

    杜玉循着本能,先下手为强,连发杀招。哪曾想,来人竟是厉害,接连躲过,隐约只是听见衣料撕裂声,连一丝血腥味都没有。

    杜玉心下震惊,自己出手向来讲求快、狠、准,力求一击必杀。方才那两连击,杜玉下了狠手,是起了废了对方行动的心思,怎么着也不至于毫发无伤。

    而随即,那人出手,两厢交锋,不过几招,杜玉就知道,对方绝非善茬。招式老辣,内劲雄浑,若不是自己反应灵敏,急急避退,恐怕便已是折在这人手下。

    而后,那人却根本不给自己机会,紧追不舍,没得喘息。

    杜玉冷汗激出,难道自己今日真要命绝于此?

    不,我不甘心!我出生入死,我活如猪狗,我失去一切,我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

    电光火石之间,拜自己多年刻苦训练所赐,杜玉看清了对面那人的脸、那人的身形。宛若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杜玉嘶喊出声,“傅徵,你要做什么?”

    却见那人竟是真的停了下来。数息之后,屋中亮起,是那人掏出了火折子。只见那人不紧不慢地点着灯,望向自己,面色寻常,而后,微抬下巴,似是在等待自己继续。

    ……

    杜玉盯着眼前这人,一身寻常衣衫,一派闲适之姿。干的,却是,夜闯他人寝居,杀人行刺之举。是的,杀人。她有杀意,很是精纯的杀意,杜玉最是不会认错。

    而且,这人竟是面也不蒙,衣也不换,真是自信到嚣张。她这是觉得,三两下就能解决完了,没有人能看到她?还是觉得,随意杀死晏府的人不打紧,没有人能奈何得了她?

    杜玉忆起前阵子,自己与晏正巍的对答,他问及傅徵武艺,当时自己是怎么回复的呢?

    自己说,傅徵的情况有两种可能。第一,修习的功法诡异,可以隐匿气息,外表状若寻常;第二,武功已臻化境,达到传说中返璞归真的境界。

    自己说,偏向第一种,毕竟年纪摆在那里。返璞归真,趋近寻常,没有深厚雄浑的内息,哪里能够做得到。

    自己说,与傅徵较量高下,得要交过手才能知道。

    如今想来,可真是错的离谱。

    再思及傅徵自白云观一事之后,再不掩饰,每夜外出,简直是将晏府当作自个儿家里了。

    杜玉受晏正巍指派,要亲自盯着她。可自己第一回跟踪,她就发现了。之后每回,都是被她耍着玩,变着法儿地在燕州城内兜圈子。只是,有时候人不见了,有时候兜了几圈就直接回了。

    这也不知她是哪里来的兴致,夜夜如此,乐此不疲。而晏正巍那边开了口,自己又不能不去盯,只好每夜陪着她玩,真心弄不明白,她究竟是想要搞什么幺蛾子。而且,好不容易自己想要歇一歇,不和她做无用的纠缠了,她竟是找上了门来。

    杜玉唯一能够确认的,就是傅徵内息充盈,身法俊逸,急速掠行那般久,都不带喘气的,比自己当日认为的还要强上许多。有几回,自己实在跟不上,脚下微顿,她还会放慢速度来等自己。自己恐怕招惹不得她,单独对上,怕是要吃亏。

    待到今夜,杜玉终是明了,这不是吃不吃亏的问题,而是自己在她手下,根本撑不过几招。虽说她如今就这般寻常地站在那里,同第一次相见时无二,着实看不出有高手的痕迹。

    而今,最为奇怪的,就是自己是哪里招她惹她了?她为何会毫无征兆地向自己下手?不过是一个女人,不过是晏正巍的姬妾,她就算是有什么打算,她就算是想要报仇,也该去找正主,冲着自己来是怎么个回事?

    ……

    杜玉压下心思,眼见这会子傅徵周身的杀气已是消弭,自己见到了她的脸,喊出了她的名字,她却不坚持杀念,反倒是颇有兴致地示意自己继续,这事儿也许还有回转余地,不必鱼死网破。自己手头上好不容易积攒的丁点人手,得来不易,若是和这人对上,估计也是白白消耗。

    杜玉眼神闪烁,故作镇定地开口,“傅…小姐,你深夜闯入女子闺房,做出这般行径,不知是何用意?妾身不知何处得罪了小姐,竟是引来杀身之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