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武龙婿〕〔南杉有路〕〔遣返者的游戏〕〔诸天万界是这么来〕〔龙的法则〕〔无上丹尊〕〔绝世神皇〕〔仙界奇主〕〔异世杀皇〕〔三界云天〕〔九幽血录〕〔男公主在女儿国〕〔通天鸿徒〕〔热血战神〕〔重生农女去种田〕〔圣世巫医〕〔鬼手神医:王妃请〕〔枭爷又爬墙了〕〔我家学霸皇帝养成〕〔国家终于给我分配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第124章 罪臣之女(二十四)
    一秒记住♂ ,更新快,,免费读!

    程知顺着思绪,继续往下。

    若然自己猜想为真,晏正巍当真不是晏正巍,而是那个明面上已经暴毙的晏五郎,那么,首先,二十年前,真正的晏正巍一家就必定不是死于普通流寇之手,而是北胡作案。

    其次,这一偷梁换柱之举,究竟是北胡选中了晏五,取而代之?还是晏五本人主动,乐意借尸还魂?换言之,当初这个人,是胁从犯,是帮助犯,还是…教唆犯?是身不由己,还是欣然为之?

    若是前者,北胡对大周官员内事,如何知道的这般详细?如何选择的晏家?如何知道的,晏家子弟会去北地赴任?又是如何找到可以施为的棋子?

    晏五是有胡人血脉不错,但是,他更是有父亲一脉的汉人血统。在父系男权社会里,他是晏家郎君,是世家子弟,身份尊贵,他缘何会就范?

    若是后者,一个高门庶子,且不说他为何会放弃身份,甘愿假死扮作他人,就说他并无职司在身,又是如何能联系的上北胡高层?

    对的,北胡高层。策划在大周境内,劫杀赴任官员,实施偷梁换柱之计,安排细作,扎根燕北,这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扶持。

    ……

    程知略微思索片刻,便不再纠缠。因着自己深知哲学上偶然与必然的关系,偶然中蕴含着必然,必然可以通过偶然表现出来。

    晏五和北胡,他们是怎么勾搭成奸的,他们是怎么达成一致的,并不是现下急需要搞明白的问题。只是,因着文蓁,程知私心里,不愿去以恶意去猜度他;私心里,希望文蓁的生父怀有苦衷,纵使他真的背家叛国。

    接下来,是这耐人寻味的二十年。

    这些年来,一方面,北胡扶持晏五执掌燕北,迷惑朝廷,在大周眼皮子底下迅速扩张。

    直至今日,朝廷还有那起子不知兵事的官员,依旧认为,不过区区胡虏,最多小打小闹,骚扰劫掠边民,算不得什么大事。我朝王化之地,蛮夷自该俯首。

    然而,事实却是,北胡军备充足,战意高昂;大周军备松弛,人心涣散。渐渐地,只得被迫以守代攻,防卫为主。

    另一方面,晏五背靠北胡,依仗其势,陷害上峰,打压同僚,暗杀官员,用尽阴私手段,越爬越高,成为燕地一霸。

    二者互惠互利。

    可是,程知素来相信,利益结成的联盟,由来最是可靠,却又最不可靠。

    晏五此人,程知打过交道,心思深沉,喜怒难辨,不是什么善茬。

    他不是纯种的胡人,他居于汉地多年,他吃汉人的米粮,穿汉人的衣衫,读汉人的书籍,习汉人的文化,他当真甘心向一个胡人朝廷俯首?

    须知民族与民族之间,所谓的征服同化,归根结底是文化的较量。晏五纵使贪慕权力,纵使因着种种缘由,为胡人效力,可他内心深处,当真有强烈的归属感?当真…瞧得上世家门庭口中的所谓蛮夷?

    再说北胡那边。

    赤兀极野心勃勃,统一部族,建立政权,他民皆兵,他急速扩张,他动作频频,此人之志,绝不在小。他恐怕志不在劫掠财物,不在侵占城池;他想要的,恐怕,正是这大周国祚,是这汉人天下,是这繁华之地,是这如画江山。

    那么,赤兀极想必是将晏五视作内应,为他输送财物,为他积攒实力,为他提供情报,为他打开大周北门。

    而晏五呢?他愿意完成他的潜伏使命,便功成身退么?

    这里,就是可运作之处。

    思及周诩挖出来的那些个隐匿在外的私生子,思及杜夫人一个妾室主持晏府中馈,程知唇角上挑。

    ……

    不过,这也可以缓一缓。缝隙,再没有成为沟壑之前,并不能代表什么。现下,最为要紧的,还是如今的燕北局势。

    傅城父子战死,傅家军不可能不受影响,纵使有唐延、胡荣等人倾力支撑。

    再者,燕北防线,乃是傅城亲手设计。换兵、布防、关卡,等等,都隶属军机,就连胡荣,知道的也是不。尤其是,胡荣素来负责冲锋陷阵,这等战略战术的考量,他晓得个大概已经很是不错。

    如今,燕北防线外围,几个重镇已是被北胡攻克,边军收缩战线,重点布防,大量兵力集中在燕州防线核心段,这才打退了北胡之后的数次进攻。

    唐延、胡荣等人,仅仅依靠着傅城先前留下的手笔,而不知其中精髓,这短期之内还可以勉强抵抗。可是,战场之上,千变万化,战机稍纵即逝,不寻求突破,不找出新的制敌之法,就绝非长远之计。

    若然继续这样子下去,情况将极其不妙。且不说,周朝皇子可能因着大位内斗,抽调驻军;且不说,燕地长官可能受着胡人指派,破坏防线,里应外合。就只说,北胡近日又有动作,大肆增兵,燕州大营能抵抗到几时?燕北边军又能坚持多久?

    ……

    ==========

    “唉,”程知长叹一口气,起身,推开窗户,望着黑蒙蒙的夜空,心下言道:文蓁,如今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我可能顾不得这许多了。

    我曾说过,终我一生,我不会做任何有悖于你的理想和信仰的事情。在良知和道义的范围内,我不会与你为敌。

    只是,文蓁,若是我猜测为真,若是你父亲当真是在为北胡效力,那么,保家卫国、消灭侵略者,正是我的良知和道义。

    文蓁,你在大周的土地上成长,你受着汉人的教育长大,你身怀报国之志,你一心一意想着诛除奸佞、整肃朝纲,你的理想和信仰是河清海晏、国泰民安,那么,我会践行昔日誓言。

    现在,我需要去验证自己的猜测,等有了结果,再去考虑下一步该要如何行事。但愿不要是最糟糕的局面。

    ……

    程知这下子想到的验证法子,不需要再去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查探昔年旧事,不需要再去七弯八拐和当事人一个一个接触。时间紧迫,需要直线出击,直奔线头。

    既然,燕北对北胡具有重要的战略性的意义,那么,赤兀极便不可能放任晏五失控。既然,晏五依仗北胡,那么,便必然会与其保持密切联系。

    由此可见,这二者之间,必有联系枢纽。是传递情报也好,是监视与反监视也罢,这枢纽,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位杜夫人了。

    程知黑眸深沉,杜玉是么,我且来会一会你。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诸天降临现实〕〔迷途的叙事诗〕〔屠魔工业〕〔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在明朝当国公〕〔偃者道途〕〔我是葫芦仙〕〔那时青春太狂放〕〔重生之超级神瞳〕〔真摘星拿月〕〔霸气纵横九万里〕〔学魔养成系统〕〔逆演阴阳〕〔邪王绝宠:医品特〕〔重生九零小军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