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狂妃当道:摄政王〕〔都市古仙医〕〔天降我才必有用〕〔喜剧大世界〕〔全球武神〕〔都市雄杰〕〔乡村小医圣〕〔绝品狂婿〕〔从哈利波特世界开〕〔掌御诸天时空〕〔习惯挣扎〕〔巫在回归〕〔大隋第三世〕〔至尊大帝〕〔修真世界没有爱情〕〔大创造者〕〔江羽有个师父〕〔洪荒之焚天帝君〕〔胜天传奇〕〔妖灵天道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第12章 .03
    一秒记住♂ ,更新快,,免费读!

    “儿自是不敢自比昭明皇帝,只是如今形势,儿当仁不让。严家新贵,根基不深,这些年,在父皇的安排下,早已是骑虎难下,无论父皇还是赵王,亦或是诸位皇兄,严氏子若不能走到最后,恐宗族都难以保。

    至于依仗嘛,”程知微微一笑,伸出四根手指,“第一,阿兄不喜欢,我喜欢;第二,阿兄不适合,我适合;第三,我懂阿娘;第四,我手上不止这份名单,这只是开始。

    阿娘暂且考虑一二,儿会平定此次风波,到时再等阿娘答复。儿若能得偿所愿,阿兄的子嗣便是我的储君。儿爱阿娘,爱阿兄,无论阿娘如何决定,儿,都接受。”和聪明人讲话,不需要告诉她要怎样做,只需要把一切展现在她面前。经由自己权衡得出的结论,才会深信不疑。

    “…好。”严贵妃神色复杂,静默半晌,终是点头。

    ……

    ==========

    半月后,风波如期而至。赵珏下狱。

    正阳殿。

    “陛下,五公主求见。”

    “喔?来为兄长求情?严氏乖觉,倒没有出头。朕这个小五啊,呵,还真是骄纵天真。不见。”

    “陛下,公主说,有关于赵王之事。”

    “她?能有什么事?还赵王?呵,罢了,且看她说些什么。宣吧。”

    赵晟见着赵珵,神色憔悴,眼底泛青,眼圈发红,倒是怔了怔。皇家,真情难得。这两兄妹都是天真的性子,也不枉自己一番宠爱。

    “父皇,儿臣有一事容禀,请屏退左右。”

    赵晟没想到这个女儿一开口不是哭诉求情,而像是真有什么要事。便挥退左右,暂且听听。

    “父皇,”程知抬起头,深吸一口气,牢牢盯住赵晟双眼,聚精敛神,目光幽深,似有金光闪过。

    赵晟只觉得突然一阵金光,回过神来,只见许多画面在眼前闪现。先是这几天的场景,朝臣提请立储,两派争论不休。御史弹劾赵珏,府中搜出蟒袍书信,自己将其当庭下狱。

    紧接着,画面跳转。

    赵珵夜探大皇子府,发现赵玠与赵昊密谋,却遭到灭口。

    几日后,赵珏死于狱中,自己借彻查之机,定罪赵玠,逼反许济昌,终是了了多年夙愿,铲除了许家。

    哪曾想,赵昊包藏祸心,蛰伏多年,暗中拉拢世家,趁着京都大乱,竟直接起兵,言称自己不孝不慈,逼迫皇父,逼死长子。各地纷纷倒戈,赵昊攻入皇城,杀死了自己。

    ……

    ==========

    赵晟陷入幻境,自是程知所为。

    对这样一个心性多疑的帝王,说什么都不如自己看到的好。当然,自然是程知想让他看到的版本。

    这样类似催眠术和植入记忆的技能,系统解锁,居然也只需要一个因果点。看来,只要是技能,是人能想象的出来的,系统都是一视同仁的。不过,也可能是,自己级别太低,现在开发出来使用的,在系统看来,都属于初级技能。

    然则,使用就不一样了。程知拿动物试验过,一只猫需要1个因果点,一匹马需要2个,那就说明,使用对象不同,消耗值就不同。可能和体型有关,可能和对方意志有关。一个人,一个成年男子,还是一个帝王,那耗值可就是成倍的。

    所以,之前程知考虑过的入梦之类,更为合理,却难以实施。大概只有一次机会,不能失手。最后还是放弃远程,决定近距离操作。

    与此同时,为了稳妥,程知按照现代的配方,配置了不同种类的神经药物。这半个月来,通过内事局,分发到各宫,尤其是皇帝近来比较宠幸爱去的。此时,程知身上也佩戴了药囊。

    眼见皇帝深陷幻觉,已是过了半个时辰,还是神色狰狞,程知估计,大概是有效果了。

    ……

    ==========

    赵晟眼见赵昊以胜利者的姿态重新踏入皇城,内心极度不甘愤恨。这一下子,情绪激荡,再一看,哪里还有什么赵昊,眼前坐着的,只有双目通红,望着自己的赵珵。

    赵晟压下心中的惊惧,森然开口,“你刚才,做了什么?”

    程知反应极快,哇的一声,扑到赵晟怀里,嚎啕起来。

    赵晟纵然做了多年帝王,也不曾经历过这种场面,一时不察,便被程知抱个正好,鼻涕眼泪都往自己身上擦。赵晟错愕万分,也没推开怀里的人,任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抽抽噎噎的,半晌才又开口,“这是怎么了?怎么哭成这样?”

    程知又抽噎了几下,才抬起头,带着哭腔,“父皇,儿臣昨个儿做梦了,梦到儿臣死了,阿兄死了,就连父皇也……”程知颠三倒四,反反复复诉说自己的梦境,正是与赵晟方才看到的一样。

    末了,程知擦擦泪,望了眼皇帝的衣襟,嗫嚅道:“父皇恕罪,儿臣一时失态…”

    赵晟纵是正在思索各种可能,此时也抽了抽嘴角,“不过是做了个噩梦罢了,待会让太医看看,开点安神的药。别胡思乱想,别害怕,你不是好好的么,父皇不是好好的么。”

    “可是,可是,阿兄不好了啊。儿臣今早听闻,听闻阿兄出事,正是那梦中景象呐。”程知说着,又抱上赵晟的胳膊,晃了起来,“按那梦中发展,儿臣岂非今夜要死于大皇兄之手?阿兄过几天也会被他害死?

    父皇,父皇,若真是大皇兄陷害阿兄,那您派人,今晚就去围了大皇子府,岂不是能真相大白?替阿兄洗清冤屈,阿兄也不会死。

    还有,赵王叔,他,他不是好人,他也陷害阿兄,还会起兵谋反。不过,儿臣不怕,有前辈教我……”

    “嗯?”赵晟也正在疑虑,虽说子不语怪力乱神,但天下之大又无奇不有,奇人异事也有过记载。

    赵珵这下子来得太巧了些,这所谓梦境,究竟是上天示警,还是人力作乱?可是,这梦境也太过真实了些,若是,若是那人是赵昊,事情这样的发展也不是不可能。那么,收拾许家就不能急在此时,让赵昊捡了便宜去。赵玠的小动作自己早就看在眼中,此时揭开,那么事情也就到此为止了。

    赵晟正想顺势答应,来验证,赵昊是否已经把手伸到自己眼皮子底下。不曾想竟是听闻这句“有前辈教我”,顿时整个人阴沉下来,“哪个前辈?”

    “是前朝昭明皇帝。儿臣见过她的画像,像的很,只是不及她本人一分风采。”

    “嗯?”这算是什么答案?

    “儿臣的梦境,到最后,出现了一名女子,她自称武昭明。

    昭明皇帝在位期间,勤政爱民,人心思定。可惜,子孙不肖,只晓得争权夺利,还废除了昭明一朝的不少法令政策。

    她深感痛心。如今阴差阳错,见着本朝未来,便想指点一二,以免王朝陷入内乱覆辙。

    君为臣纲,名份已定,身为藩王,就该安分守己,不该妄图因一己之私,将天下拖入战火。

    前辈称儿臣为有缘人,使儿臣尽心辅佐父皇,重定乾坤,回归正轨。”

    “竟是这般,离奇?”

    “儿臣梦中惊醒,本是不信如此无稽之事。只是晨间听闻阿兄出事,方才又见父皇似是神思出窍。这才斗胆禀明父皇,好叫父皇圣意决断。”

    “那,前辈怎么教的你?”

    “赵王隐于幕后,行挑拨之事,隔岸观火,蛰伏待机。那我们就要将其引出明路。儿臣听闻十余年前,有位姚御史,上书削藩十策,后来却获罪抄家,想必便有赵王手笔。巧的是,儿臣恰好认得姚氏后人。”

    “…可。”昭明女帝?女子?小五看来倒是变化不小。或许她比老二更为合适。是梦中点拨也好,是有心人图谋也罢,且让我看看你的手段。

    装痴卖傻是为了降低帝王戒心,展现才能是为了让帝王觉得你好用。接下来,程知便是要去会会这姚氏后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诸天降临现实〕〔迷途的叙事诗〕〔屠魔工业〕〔凡人修仙之仙界篇〕〔我在明朝当国公〕〔偃者道途〕〔我是葫芦仙〕〔那时青春太狂放〕〔重生之超级神瞳〕〔真摘星拿月〕〔霸气纵横九万里〕〔学魔养成系统〕〔逆演阴阳〕〔邪王绝宠:医品特〕〔重生九零小军嫂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