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瑀〕〔我的青春一百分〕〔青云端〕〔大数据修仙〕〔啵啵小毛球〕〔重生现代之最强女〕〔娘娘她总是不上进〕〔黑莲花她不想洗白〕〔镇鼎〕〔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农女不等闲〕〔重生后我成了权臣〕〔我在地球学魔法〕〔她是一只鱼〕〔全网都站我跟影帝〕〔高调王〕〔真武狂龙〕〔剑魔逆神〕〔荒野神宠进化系统〕〔我不是帝二代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死得其所系统 第38章 侯府嫡女(二十)
    一秒记住♂ ,更新快,,免费读!

    北周边军大营。

    “报,禀将军,南边急件。”

    “哈哈哈,南人真是一群狗,给点甜头,便上赶子来摇尾巴了。”萧歧拆了信,扫完内容,便放声大笑。

    “将军所言甚是,我大周天佑,正该顺天应民,给那群南人找个主子。”

    “哈哈,有理,正是此理。我等此次便要替陛下拿下这南朝北境大营。也让那些个软趴趴的南人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男儿英姿。”

    “大周万岁!陛下万岁!将军英明!当随将军立不世功业。”

    “将军英明,当随将军立不世功业。”

    ……

    “将军,不知南边,现下情况如何?”

    “我这里,收到了秦怀远的最新消息。”萧歧晃了晃手中的信件,“这秦怀远倒是个有意思的,就像我小时候家里养的一条大狼狗,逮人就咬,看着主人就摇尾巴。这事要是成了,我就把他带在身边,如他所愿,给他个官当当。”

    “将军英明,论功行赏,唯才是举,岂是南朝那群腐儒能比的。”

    “嘿,南朝皇帝这次不知抽了什么风,竟是点了平康侯程靖挂帅,还派了他那个文文弱弱、白白净净的儿子到前线督军,也不知是个什么意思。”

    “将军,程家在邺朝根基颇深,程家人领军还是有几分手段的。至于昭王,南朝并未立皇太子,据说昭王深受帝宠,且得文人拥护,位比太子,其来前线说不好便是来拉拢武将,捞军功的。派遣平康侯前来,估计便是为了保护这个昭王的。”

    “嗯,说得倒有几分道理。秦怀远在信中,也提到了,南朝皇帝极其宠爱这个儿子,而昭王本人在邺朝官民之中也享有颇高赞誉,堪称文坛年轻一辈领军人物。

    先不管这个昭王是来做什么的,若我们能生擒昭王,必能狠狠打邺朝的脸。到时候,是压着昭王去破关攻城,还是让邺帝割地赔款来赎人,都是一场大功。舞文弄墨的小白脸,非要跑到战场来舞刀弄枪,这也是他自找的。

    还有,若是程靖护主不力,他纵然活着下了战场,也逃不过皇帝问罪。”

    萧歧说着,便把诸将唤至地图前,“诸位且看,邺朝兵力近五万,如信中所述,对方军粮调拨已然到位。

    这两个月来,先后从安阳、曲黎、东兴,南、西、东三个方向,分别进入宁城。”说着,萧歧的手指在地图上沿着这几道路线来回划动,逐渐圈住某个范围,“日前,昭王并平康侯驻扎宁城,粮草又由富春入宁城。”说罢,手指骤然停在某处。

    “稽县!”

    “不错,正是稽县。此处便是邺朝军粮调度处。粮仓必在此。

    我方兵马与邺军相当。昭王在宁城,宁城约有士卒二万,北境大营约有人马三万,我大周此次发兵五万,数量上可与南方持平。我大周猛士悍勇,而邺军有地利之宜。南人总是喜欢紧闭城门,龟缩城内。若是直接攻城,我军尚未形成压制之势,未免消耗过大,不宜强攻。

    秦怀远送来的这个消息倒是颇为及时。

    稽县背靠宁城,我欲以一军奇袭稽县,引程靖回援。若是粮草有失,我看他们动是不动?宁城兵马离稽县最近,必可引程靖分兵。此时再率大军攻占宁城,生擒昭王。”

    “这,将军,这有几分可信?稽县正处于宁城与北境大营之间,贸然行事,若消息有误,那奇袭军队可就是两面夹击,腹背受敌。”

    “不错,将军,南人狡诈,不可轻信。”

    “你也说南人狡诈。秦怀远此人我认识,其人颇有手段,又贪图权势。他之前得罪程靖,在邺朝已无立足之地。我相信,他投效我是真的。至于稽县,一来是由邺军运粮路线推出,秦怀远又在运粮官身边,恐做不得假;二来,正是稽县位置处于大军之中,才可信。”

    “战场之上,机会稍纵即逝,若无这份胆量,不如趁早回家抱孩子,或是学着南人风气,去吟诗作赋。你们何人愿意领军取稽县?”

    “末将愿意!必取稽县!”

    “属下愿意!誓烧敌军粮草!”

    ……

    “好!不愧是我大周勇士。孟威,此番就由你领军,我予你五千精骑,你要拿下稽县。待你凯旋,为你记头功!”

    “诺,必不辱使命!多谢将军!”

    “不过,无论程靖分兵多少,昭王还在宁城,必会留下不少兵力护卫。我估计,起码得留下一半,约莫一万。宁城是场硬仗,我会亲自率三万大军前往。余者坚守大营,待我号令。”

    “诺,将军威武,必会马到功成。”

    ……

    ==========

    宁城府衙。

    “见过福安公主。”

    “程帅不必多礼。”

    “孩儿拜见父亲。”

    ……

    “程帅,不知如今军情如何?”

    “正如所料,消息确已传出。”程靖却是真没想到,秦怀远竟真有通敌之举。本想在昭王面前上一场大戏,没曾想如今大家都在戏中。

    彼时瑜儿提及秦怀远,自己还当她想借机报复,还被她手段所惊。可此时想来,瑜儿当时是否已知秦怀远与北周有瓜葛?若是不知,只当她是权术手段样样不凡。若是早就知了,那这份消息从何得来?

    不过虽有疑惑,程青瑜总是程氏女。眼下首要之务是赢得战局。若北周入瓮,此战想必会十分痛快。

    “大哥可否知晓?”

    “已是上报昭王殿下。殿下十分愤怒,本欲拿下这狗贼,好生审问。臣进谏殿下,劝他将计就计,得殿下首肯。如今各方人马已就位,只待北周行动。”

    “此次北周号称十万大军,实际兵力却并没有达到,估摸着不过五万余人,大概一半。北周统帅,乃是北周皇帝的外甥,萧歧。此人是北朝中坚定的主战派,以军功擢升至一等将军,自领兵以来,几乎未见败绩,是个难缠的人物。”

    萧歧固然厉害,程知却觉得,是此人,甚好。萧歧便是那个与秦怀远相识多年的北周人。他比任何北周人都了解秦怀远,也就更容易上钩。

    遂接到,“正因如此,其人心高气傲,更不会轻易放过此次机会。

    看此人出生经历,观其以往作战风格,此人一方面少年意气,为人激进,依仗武力,喜好身先士卒;另一方面,其营盘稳健,用兵谨慎,有常胜将军之称。

    故而,依孩儿浅见,一则,此番两军兵力相近,有秦怀远消息相助,萧歧必定不甘普通攻城战,徒耗士卒,他必会一试。

    二则,依其性情行事,萧歧多半不会守于营内,而会选择亲领一军。

    三则,拿下稽县,便可毁我大军粮草,确是大功一件,可比起生擒敌方皇子,终是寻常。若得到昭王,便是将我大邺脸面踩在脚下,此人心高气傲,这等扬名天下的事儿,他多半会亲自出马。

    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逃之,不若则能避之。而昭王在宁城,纵使分兵,宁城兵马也会在一万左右。萧歧虽自恃武力,却绝非不通兵法冒进之辈。只是宁城地处边境,虽也算得易守难攻,却终究比不得中原城池高门厚墙。

    萧歧若攻宁城,兵力起码在二万以上,约莫三到四倍。

    加上稽县,北周也是在分兵。周营留守兵马大概不会超过二万。

    而我军北境大营有四万兵马,待萧歧兵至宁城,出其不意,抢攻周营,烧其粮草,必能重创敌军。届时,待萧歧见到火起,匆匆回赶,必料不到我方竟能出动四万人马。如此便可各个击破。有攻城战消耗在前,急速行军疲累在后,仓促应战,也不知萧歧此番还能剩下几成人马。”

    眼见程知面向沙盘,侃侃而谈,程靖说不震惊也是不能。瑜儿未曾领兵,其军事敏锐度和战场感知力竟像是天授才华。分析对方将领行为性格,推断对方可能采取的行动,筹谋布局,抢占先机,克敌制胜。这便是留侯所言,运筹策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么。我程氏有子孙如此,真乃幸事。只可惜,青瑜非男儿,否则程家后继有人,必在此子手中兴盛。

    程知自是不知程靖此番感慨。不过即便知道,程知也就一笑了之。

    现代社会,运筹学和统计学的兴起,孙子兵法与三十六计的广泛传播,不说个人运用如何,好歹战术、计谋、庙算等概念还是深入人心的。有上个世界的实践指导,又有系统信息的加成,程知倒也做得还算有模有样。不过,却也不会自大地认为自己点亮了军事技能,能独自领兵上战场了。此刻所做的,也不过是将所知所想透露给程靖这个前线指挥官、战术执行者。

    至于,男女之见,那就更不必多言。历朝历代,纵使文明发展的现代,不也依旧存在么。程知更信奉实力决定话语权。

    程靖沉下心思,带有几分考校,问道:“四万兵马攻打周营?那几人守宁城?几人在稽县?

    萧歧得知营地有失,若不回援,而是继续攻占宁城呢?毕竟其精锐尽出,拿下宁城,拿下昭王,纵是大营有失,也算一场胜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