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肆无忌惮〕〔大佬横行娱乐圈〕〔养个权相做夫君〕〔重生八零养萌宝〕〔宋医生,谈个恋爱〕〔五谷丰登小福妻〕〔贵女楹门〕〔杨家有女宜室宜家〕〔轻风归南时〕〔与黑暗神交换身体〕〔诱婚入局〕〔从精神病院走出的〕〔钞能力大佬的日常〕〔从九叔电影开始为〕〔超神悟道〕〔我成了二周目BOSS〕〔大师兄是个凡人却〕〔我炼制的成功率是〕〔网游之无敌正能量〕〔三国之最风流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田赐良缘:侯爷养娃我唱戏 第二十七章:男人善变
    沈钰的衣服刚穿好,秦一天的双手就从她的身后环抱了上去。

    “美人,你可想死我了!”

    秦一天说着嘴巴就往上亲,奈何还没亲到,沈钰已经一个灵~活转身,反守为攻将他的脖子牢牢的掐在手中。

    “秦……”

    “一天!”

    沈钰点了点头:“不知道秦先生这是做什么?”

    她说话间虽嘴角带着笑,可话中却隐约带着点恨意。

    那秦一天此刻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那一天在街上,原本就是匆匆一面,再加上沈钰着的是男装,他只觉得这人长的很清秀。可现如今这闺房之中,她却是刚刚换做女装,一颦一笑都惊艳的很,不觉得就将他给迷住了。

    “美人儿~”

    他说着满脸的猥琐:“你说在这闺房之中,还能做什么呢!”说着就往沈钰身边又凑近了一步。

    当下鼻子猛地吸了一口气:“好香!”一脸陶醉:“让爷我好好疼疼你把!”

    说着双手张开就要将沈钰一下子扑倒在床~上。

    男人的力量不容小觑,饶是沈钰这番练习过的人,猛地被这力量冲击的,下盘也是不稳,身子徐晃了几下险些就顺着他的意思倒了下去。

    好在她也是练过跆拳道的人,当下即是避重就轻的避开了他力量的,从他侧面突围出去,巧妙的避开了男人的攻击。

    那秦一天上一次也是受制于夏侯琮,若真是让沈钰和他正面交锋,谁输谁赢那还真不好说了。

    此刻秦一天好~色贪婪之余多了一点得意。

    “小美人,今天你那夏夫君可不在这里啊!要我说你最好是乖乖的,否则……”

    “否则怎么样?”

    夏侯琮不知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当下冷着一张脸缓步走来,一双眼睛如寒冬腊月被厚厚冰浸失了一般,透出蚀骨的寒气。

    那眼神瞬间让秦一天联想到了那天交手之后,不好的记忆。原本的嚣张,也如烈火遇见了水,被浇灭了一大半。

    “夏侯琮?”

    对于他的突然出现,沈钰也是一惊。

    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的门外有小包子糯糯的声音传来:“娘亲!”

    沈钰避开夏侯琮往后看去,就见小包子扭动着身子,迈动着小腿冲了过来,一把将她抱住。

    “娘亲,爹爹带着我来恭喜娘亲演出成功。!”

    他说话间仰头看了她一眼:“娘亲,你没事吧?”

    沈钰闻言一愣,恭喜我演出成功?难不成刚刚唱戏的时候,他也在下面观看?想到这,她不禁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才伸手在小包子鼻尖轻轻刮了一下:“有乖儿子在,娘亲能有什么事情!”说着弯腰一把将他抱在怀中。

    眼看着这一家三口又聚齐了,秦一天自知自己不是夏侯琮的对手,更别说旁边还有一个沈钰帮衬着。这若是硬碰硬,吃亏的肯定是他。

    想到这,这秦一天看了一眼沈钰。

    虽然心中着实搀她的美色,但是他也不是一个要色不要命之人。来日方长,他看上的女人早晚得是他的!

    心中这样想着,那秦一天面上倒是异常的乖觉。

    “哈哈哈!误会一场,误会一场!”

    秦一天笑的云淡风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可夏侯琮的面色就比较难看了。

    “误会?”

    他语调微扬了几个度,再说话已经很是不悦。

    “若是这样的误会再有下一次,我可不敢保证,你的脑袋还能再他的脖颈之上呆几个时日!”

    这话简直就是活生生的威胁!

    沈钰不由得就看呆住了,当下目光毫不避讳的看向夏侯琮,满满的钦佩。

    这男人霸道起来,简直帅极了。

    短暂的就忘记了,昨晚这男人的种种异状。

    秦一天习惯了霸道被人称赞,冷不丁的被人这么威胁,自当是面子挂不住。但是又没办法,只能从嘴角强忍着挤出一丝笑容。

    “那个,前厅宴会肯定摆好了,咱们还是早些过去吧,免得面前催!”

    说话间也没等夏侯琮回应,便赶紧越过他们走了。

    只是刚走到门口,脸上的笑容就瞬间消失了,紧接着被一股恨意所替换。

    夏侯琮你给我等着!

    沈钰,你迟早都是我的!

    ……

    这边眼看着秦一天走了,夏侯琮的目光也随之落到了沈钰的身上。

    某人还处于一脸钦佩的表情之下:“你,你刚刚那话可真是太霸气了!”

    面对她一脸的花痴,夏侯琮眉间的寒霜却丝毫都没有退去,反倒是更甚了几分。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刚刚有多危险,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她……

    想到这他又看向沈钰,后者依旧是一脸没心没肺的笑,忽然一股怒火就涌上了心间。

    于是当下二话不说,直接伸手将小包子从她怀中抱回,随后直接出去了。

    沈钰……

    这,人家都说小姑娘的脸才是六月的天,阴晴不定。他倒好,比姑娘还善变!

    沈钰小声埋怨了一句,随后也跟了出去。

    到了前厅之后,果然这边宴席早已经摆下来。

    宴席的正中间的座位上自然坐着的陈老爷,而秦夫人则坐在旁边。下面宴席分两边,左边是秦一天等府内之人,右边则是老班主等一行人。

    至于沈钰道的时候,就看着夏侯琮带着小包子已经坐到了左边秦一天的一旁。

    那秦一天因着夏侯琮在身边,不敢太过于放肆,所以老实了不少。

    沈钰倒是依旧有点发愣,这,很显然左边一行人应该是陈老爷的亲信或者是相熟之人,可这夏侯琮坐在这?难不成他早就和这县太爷熟悉的不行?

    她想到这摇了摇头。

    那陈老爷见她迟迟不肯入座,便大笑道:“原以为沈先生是一名男子,却没想到竟然是名女子,且长的如此俊俏,可真是让人~大吃一惊啊!”

    此话一出哄然大笑。

    当众被人夸好看,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沈钰莫名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她习惯性的用折扇伴遮了脸颊,弯腰作揖回了陈老爷一个礼。

    “老爷谬赞了,沈某承受不起!”

    她说着侧身看向夏侯琮,本想到他身边坐下,却没想到刚一个眼神过去,男人就冷着脸避开了。那模样仿佛生怕和她沾到一星半点的关系。

    沈钰略微心酸,这脚下的动作也微微一顿。

    那陈老爷只道是她不认识夏侯琮的缘故,故又忙着解释。

    “沈先生可能还不知吧。这位是夏侯聪,夏先生。写的一手的好字,又颇有文采,故此我特意请到府中,给我那小儿温习功课。今天沈先生登台一曲,夏先生恰好在,本官便一道请了过来听,那小男儿便是他的孩子!”

    沈钰点了点头,敢情这陈老爷还不知道她的身份。

    秦一天还有回春班的一行人自然是知情的,不过此刻谁都不好率先开这个口。毕竟夏侯琮都没解释,干~他们何事。

    小包子见娘亲久久站在那边也不过来坐下,便要开口:“娘~”

    没等他叫出娘亲,夏侯琮已经拿了桌上的一个糕点塞到了他嘴中!

    这一动作恰好被沈钰看的一清二楚,当下火冒三丈!

    好啊,竟然这么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关系!那就成全他!

    “可惜啊,夏先生生的是这么一表人才又才华横溢,竟然英年早婚!还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孩子,真是不知道伤了多少人的心了!”

    她说着用折扇有一下没一下敲打着手掌,满脸的惋惜。同时已经侧身往少帆的方向走去。

    那少帆见她演的一首好戏,眼角不由得抽了抽。

    倒是夏侯琮二话不说,也不搭茬,只是淡淡的将面前的水杯端起凑到嘴边浅浅的抿了一下。

    沈钰心中憋气,走到少帆身边的桌位,重重的坐了下去。

    动静颇大,引得少帆不满的瞥了她一眼。

    “什么样子!真是泼妇!”

    话落音,沈钰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大约是觉得这席间的气氛有点微妙,那秦夫人赶紧开口:“既然大家都已经就坐,那宴席就正式开始了,大家自便吧!”

    那陈老爷顺着秦夫人的话当下端起一杯酒:“今天这一场《天仙配》真是看的我畅快淋漓啊!再次我得先敬沈先生一杯!”

    闻言已经仰头一饮而尽。

    沈钰不怎么喜喝酒,奈何今天动了点火,赌气一般的也起身,端着那酒一饮而尽,好不豪爽!

    引得陈老爷对她又刮目相看。

    倒是谁都没注意到,左侧一边的夏侯琮,脸上寒气又颇甚了几分。

    那寒意连累的小包子坐在自己爹爹腿上,都莫名的胆战心惊。

    娘亲和爹爹这到底是怎么了,爹爹分明白天的时候还说,今天是娘亲演出的日子,悄悄的过来就是要给娘亲一个惊喜,可为什么惊喜没给成,反倒是成了现在这样!

    他那小脑袋实在是想不明白,当下憋屈的小嘴都嘟起来了。

    “哈哈哈!沈先生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不仅这戏唱的好,竟然连着酒量也如此,真是让人佩服啊!”

    说着又看向一旁的老班主:“你这个老东西不知道从哪里捡到这一宝贝,遮遮掩掩的若不是这一次本官给你下了这死命令,你怕是还不肯让本官一饱耳福吧!”

    老班主闻言只笑了笑,并没有多说,倒是举杯和陈老爷又喝了一杯。

    少帆原本端着酒杯想喝来着,一听陈老爷这么说,那酒杯中的酒它忽然就不香了。当下翘着兰花指将酒杯往桌千一放。

    哼!什么宝贝,我看就是一个见钱眼开之人!

    而这边沈钰喝了一杯酒之后颇有点上头,行为举止不由得又大胆了许多。

    当下将已经空的杯子又满上:“陈老爷,这一杯是我敬你的!”

    话刚说完,仰头一饮而尽。倒是让陈老爷有点震惊。

    “沈,沈先生这酒量还真是……”

    “这第三杯……”

    “沈先生果然是好酒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界圆梦师〕〔球经〕〔我在东京教剑道〕〔我成了血族始祖〕〔顶级婚宠:总裁高〕〔试婚100天:帝少宠〕〔奋斗在洪武末年〕〔影帝大明星〕〔无敌正德〕〔夫人每天都在线打〕〔男主叫齐昆仑的小〕〔从山寨npc到大BOS〕〔重织锦绣〕〔路人女配修仙〕〔斗罗大陆之我能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