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秒都在升级〕〔我师兄实在太谦逊〕〔月下星魂山河路〕〔斩尽天上仙〕〔神话之最强召唤〕〔混沌灵源〕〔弑神王者〕〔龙山卫〕〔三寸人间〕〔千古长歌〕〔都市之无敌医仙〕〔映照万界〕〔吞天噬万灵〕〔师兄的秘密花园〕〔太上图腾〕〔剑道第一仙〕〔我被亿万真气附体〕〔超神制卡师〕〔末世最强回收系统〕〔再立三界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1147章 恐怕不方便
    “博文啊,你要知道,现在,除了张家,其他几家对咱们都是虎视眈眈,你如果真想坐到那个位置改变日后的前程,你首先要做的就是,要建立自己的家族关系,方朵可是方秦唯一的妹妹,那方秦是谁的心腹?你跟方秦什么关系,纪优阳跟沈呈又是什么关系?就冲着这些关系套着关系大家相互扶持,将来你高博文,必定位列叔父之中,成为德高望重,手握大权的人,那才是你该去的方向。”

    “彪叔,我会好好思考这些话的,方朵跟孩子,还在医院,我先……”没等高博文话说完,就被劲彪的动作打断了,“等等。”

    说着,劲彪从兜里拿出一个红包。

    “这是?”

    “两封,一封是我的,另外一封,是你义父,让我转交给你的,刚发生了这种事情,他怎么好跟你说这些。”

    拿过红包的高博文,看着手上的东西,那些不甘心,至少现在得到了一些安慰。

    “孩子的事情,医生都打电话来说了,你义父虽然生气,但在来的路上,还是跟我提过孩子的名字,他给孩子取了一个名字,但是又考虑到你们自己也会给孩子取,就没让我跟你说这事了。”

    孩子若是能用上义父给起的名字,那是他的荣耀,“义父,取的名字叫什么?”

    “高静,意思就是要让你们遇到凡事,静下心多想想,听说现在都不兴这些名字了。”

    “麻烦你替我转告义父,就说,孩子就叫这个名字,我们不会辜负他的期望。”

    “好,那我不送你了,快去吧。”

    “我走了,彪叔。”

    “嗯。”

    背着手望着离去的人,劲彪,松了一口气,说来,东明能坐到这个位置,可是比任何人都能忍,这要是换做是他,知道自己最中意的心腹,把自己的女人都玩过了,他可做不到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说到底,东明对人那一套,他还没学会,他也永远学不会。

    电视机前,看到新闻上播报的内容,苏岚气得脸都僵了。

    这个沈东明,居然把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认作是自己的亲儿子,厉害啊,实在是太厉害了!

    恼怒的苏岚,拿起东西想砸出去,又放下了。

    她生气也没用,得尽快联系上阿阳,苏岚赶紧找手机给纪优阳打电话。

    没想到,打过去却是关机,只能给方秦打电话。

    电话那头,同样在看新闻的方秦,看到来电显示人以后,心里有些担心,“喂,夫人?”

    “阿阳呢?”

    回头看了眼还躺着没醒的人,“东家他在忙。”

    “叫他接电话。”

    “恐怕,不方便。”

    什么叫做不方便?“那你让阿阳回沈宅一趟,我有话要跟他说。”

    看到推门进来的郝智,担心苏岚听到什么,方秦只能说道,“夫人,不好意思,我得去开会了,我会转告东家。”

    “嘟嘟嘟……”

    没能联系到纪优阳,生气的苏岚,把手机丢到一边。

    沈东明以为这样,就能拿捏住她了?

    她可不是董雅宁,更不是那些能善罢甘休的人,她一定不会就这样算了。

    ……

    木兮醒来后,发现窗外的天色已经暗下来。

    坐在沙发边上的吕锃凉和江别辞,等人等到睡着了。

    最先醒来的是江别辞,在江别辞过去时,吕锃凉也跟着醒来了。

    “太太,您感觉怎么样了?”

    “我……”她想起来了,“乔总呢,他没事吧?”

    坐下的江别辞,转身拿过水递到木兮旁边,“你啊,差点孩子都没保住,还有心思担心别人。”

    见木兮紧张摸着肚子,一旁的吕锃凉安抚一句,“太太,您放心,就是动了点胎气,这段时间,好好养着就行了,乔总也没事,在医院病房,过段时间就能出院了。”

    “没事就好。”听到自己和乔隐都没事,木兮这才放心,忽然木兮想起什么,一把抓住江别辞的手,“发布会……”

    “我跟泓霖去了,事情顺利,没有节外生枝,现在就等着股东大会,沈东明亲自进董事会,公司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帮你请假了,好好在家养身体吧。饿不饿,我下楼去给你弄点吃的?”

    听到事情顺利完成,木兮这颗高悬的心,总算是放下了,“我想喝点粥。”

    “好。”

    江别辞下去后,吕锃凉留下来照顾木兮,跟木兮说着董雅宁的事情。

    一楼西式厨房里,穿着儿童围裙,挽着袖子的木小宝,不知道吐了有几回,看到纪澌钧又递过来的东西,木小宝双手握拳用力跺脚,“我不吃了。”

    “赶紧吃。”把刚出炉烤好的点心递到身后的操作台上。

    气出眼泪的木小宝,爬上凳子后,嗅了嗅这黑漆漆的蛋糕,一阵烤焦的味道,扭头可怜巴巴看着纪澌钧,“爹地,再吃我会死掉的。”

    “我是信任你,才让你替你妈咪尝点心,你怎么可以不信任自己爹地的手艺,儿子,爹地爱你,吃吧。”看着书正在放材料的纪澌钧音调平静回了句。

    “可是……”怎么吃,老纪根本不行,做了几遍,越做越奇怪,什么东西都往里面加,好多东西,都是他没听过的,“爹地,难道你舍得你最亲爱的儿子得了厌食症吗?”

    双手合掌,不断摩擦,“拜托,拜托,可不可以不要吃?”

    “身为咱们家的男人,你要有为了家庭幸福牺牲的精神,吃吧。”放下书,纪澌钧准备做千层蛋糕。

    爹地眼里心里只有妈咪,根本不管他的死活,居然逼他吃这么难吃的东西,气炸的木小宝,双手握拳,直接捶打桌子,最后一拳头把这块黑漆漆的蛋糕砸碎。

    听到声音,回过脸,就被溅了一脸的纪澌钧,赶紧用手挡着脸,对面的木小宝,爬下来就跑了。

    “臭小子,你给我回来!”

    躲在厨房外的费亦行,听到自家宝少爷,被当小白鼠搞试验,心疼到直掉眼泪。

    可怜的宝少爷,才上幼儿园,就被这样“对待”,真的好可怜。

    费亦行亲眼看着,前脚刚踏出“地狱”门口,后边就被逮回去的木小宝。

    “我可怜的宝少爷……”

    就在费亦行眼里噙着泪水咬着高级手帕时,身后传来江别辞的声音。

    “怎么了,这边?”眼神怪异,打量着费亦行那一副苦情女主的举止。

    “江律师你来的正好,纪总太狠了,他居然开始学做点心,还要让宝少爷做小白鼠,宝少爷吃到都吐了,他还不肯罢休,非要让宝少爷陪着他做点心,宝少爷受不了要跑,他就把人逮回去了。”

    钧子实在是太有时间,中午酿酒,晚上做点心,还不知道明天早上又要折腾什么。

    听着厨房里传来木小宝的哭声,江别辞就忍不住感叹,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幸好他没进去,否则,以钧子那脾气和个性,他就成了百无禁忌不用手下留情尽情试验的“最佳大白鼠”了。

    看到江别辞要走,费亦行问了句,“你去哪儿?”

    “我去下面的厨房,让人给小兮熬粥。”本来是打算,亲自熬的,不过现在,他打消这个念头了,离一楼,离钧子视线范围,越远越安全。

    “江律师,你别走啊,你可是宝少爷的舅舅,你得救宝少爷啊。”

    呵……

    有事就是舅舅,没事就是鸟人,他可没那本事管这种事情,更何况,钧子那脾气,他还不知道?

    他要进去多管闲事,分分钟,嘴里被塞什么都不知道。

    再说了,能治得了钧子的,目前,除了老婆也就只有儿子,所以,“你就别瞎担心了。”说完就挥开费亦行的手。

    这些人,怎么那么残忍,不管他家宝少爷的死活,费亦行冲着江别辞离去的方向,小声嘀咕一句,“果然不是亲生的舅舅,冷血无情的怪物!”

    费亦行悄悄来到门口,含着心疼的泪花,望着被纪总抱在怀里,嘴边上一圈五颜六色昂头大声哭泣的宝少爷。

    太可怜了……

    他好不容易才做好的东西,被木小宝几拳打的稀巴烂,总不可能再把地上的东西捡起来给木小宝吃,纪澌钧无奈给木小宝擦眼泪哄人。“别哭了,爹地会心疼的。”

    嘟着嘴的木小宝,冷哼一声后,抱着胳膊,“妈咪很快就醒来了,如果他知道我拉肚子了,今天晚上,你很有可能要睡厕所。”

    看来,是他做的东西,太难吃了,纪澌钧一脸尴尬,“那爹地,给你安排另外一个差事。”

    “只要不让我吃你做的点心,什么都好说。”他后悔了以前总抱怨老纪不给他弄吃的,他现在巴不得老纪不要做这种事情,做饭还可以,可是做点心,老纪实在是没有这个天份,做出来的东西比妈咪做的还难吃,这两个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他家兮兮都不敢这样不给他脸面,也就这个儿子……

    “你待会替爹地去照顾一个人。”

    “谁啊。”

    “我给你一个地址,你到了就知道了。”

    “我可以帮你照顾一个人,但是,除了卫卫哥以外,你要让我带小狒狒一块去,我最爱的是小狒狒,见不到他,我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

    “你要什么,爹地都答应你。”不知道,这小子,又憋了什么坏招,准备对付费亦行。

    纪澌钧冲着门口喊了句,“别鬼鬼祟祟了,进来吧。”

    “是。”

    把人叫进来以后,为了安慰木小宝,纪澌钧的脸凑过去正要亲木小宝。

    板着脸的木小宝看到纪澌钧亲过来,嘴巴也悄悄转到正面。

    就在他等着跟老纪来个亲亲时……

    进来的费亦行生怕纪澌钧改变念头,赶紧抱着木小宝就走。

    没亲成的木小宝抿了抿自己的小嘴巴。

    这个小狒狒,真是没眼力劲,难道没看到他跟老纪要亲亲吗?

    哼!

    算了,看在小狒狒那么担心他的份上,不跟小狒狒计较了。

    木小宝捧着费亦行的脸,“小狒狒,你对我真好,我一定要给你找一个好脑公。”

    路过楼梯的姜轶洋,听到头顶传来木小宝说话的声音,好奇抬头往上看。

    给费亦行找老公?

    费亦行什么时候转性了?

    还是说,学古人和亲,为了保护纪总,维持和平,打算牺牲自己跟纪优阳了?

    说完董雅宁的事情后,吕锃凉问了木兮身体的一些情况,就在边上候着。

    坐着的木兮,没敢乱动,生怕又动了胎气。

    就在木兮摸着肚子时,一旁的手机响了。

    拿过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人,木兮大概有心理准备,“喂?”

    “木小姐,我是沈呈,我有事找你,你现在方便吗?”

    “不好意思,我身体有些不太舒服,得休息一下,恐怕不能出去了,那些事,我已经让江律师准备好了,就等着你……”

    “我不是来谈这些事的。”

    “那是什么事?”木兮的余光注意到看过来的视线,当她望过去的时候,对面的人也悄然挪开。

    “优阳他,进医院了,现在急需骨髓救他命。”

    “怎么会这样?”木兮一激动,肚子又传来疼痛。

    担心木兮动胎气的吕锃凉,过来后,挥手示意木兮冷静。

    “他有白血病,怕你担心,一直没告诉过你,我刚刚去找过纪总,他不肯救优阳,我只能来拜托你帮忙了。”如果不是为了纪优阳,他也不想和木兮有任何接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苦茗酒馆〕〔孤儿大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