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灵神〕〔龙血荣耀〕〔我有一座恐怖屋〕〔万古神婿〕〔重生我是一个神〕〔万世为王〕〔轩辕青羽〕〔紫阳剑帝〕〔我真的是女帝夫君〕〔我是半妖〕〔网游之九转轮回〕〔我在诸天群直播〕〔唐诗薄夜〕〔从签到开始当全球〕〔师尊在线坑徒〕〔斗罗之圣墟觉醒〕〔情不知所深〕〔万古虚无帝〕〔每秒都在升级〕〔我师兄实在太谦逊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963章 与纪澌钧的见面是个圈套
    “augus啊,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我爸说的对,一旦纪澌钧倒台了,沈氏下一步就是要拿下纪氏。就算你才是真正的沈氏少东家,可你想清楚没有,你和沈东明没有血缘关系,他会让你继承这一切吗?万一他外面要是来个私生子,到时沈氏所有的财产你都没份,而纪家你也永远回不去了,你什么都没得到,你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祁任兴说的没错,沈东明从来都没有明确很肯定的说,将来这一切都是要给他的,纪氏给了沈东明,他和母亲是否有能力从沈东明手上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到现在为止,这一切都还是个迷,“任兴啊,谢谢你替我着想。”

    纪优阳不急不躁的声音让祁任兴很是着急。

    “augus,我知道你恨纪澌钧,可你现在已经是纪氏集团的董事长了,你有的是时间去折磨纪澌钧,我劝你别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多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吧,我这个办法不止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你好,我也不想看你像颗棋子一样被利用完了最后没价值被丢弃。”

    “我派个人去协助你吧。”他这么做不是被祁任兴说动了,而是因为沈东明有秘密任务给他,让他保护纪澌钧,“你有信心让你妈改口?”

    “只要你派人过来,我有办法。”逼,他也要逼母亲改口,不改口只有死路一条,他不想让祁家变成赖家,一个个接着死去。

    “好,我一会就派人过去。”

    “augus,谢谢你。”

    “不用客气,我们是兄弟,你有困难,我肯定要鼎力相助。”

    “对了,我现在被我妈禁足在房间,哪儿都去不了,你记得让人来病房里找我。”

    “知道了。”

    此时站在洗手间门口的黄印香,听到从祁任兴嘴里说出的真相,黄印香震惊到伤口隐隐作痛,这阵痛感告诉她,她刚刚听见的那些话不是做梦梦到的,是真的。

    原来,纪优阳才是真正的沈氏少东家。

    没想到,这个秘密居然被保护的那么好,若不是她意外听见,她恐怕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纪优阳和沈东明的关系。

    她这个傻儿子,被人戏弄了都不知道,还把害他们祁氏变成这样的纪优阳当做好兄弟,她就不信纪优阳没有份参与那些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儿子引狼入室,休想控制她!

    不过,她也不会白白浪费这个机会,毕竟,纪优阳这个身份可是重要的筹码,她得利用这个筹码和纪优阳谈判。

    电话另外一头,挂断电话的纪优阳,从车上下来,关上车门的方秦问了句:“谁的电话?”

    “祁任兴被黄印香禁足在病房里,你派几个人去协助他。”

    “协助什么?”协助祁任兴逃跑?

    “祁任兴担心黄印香利用纪澌钧报复董雅宁,会招来祸事,让我安排人帮他控制黄印香。”要是多几个黄印香这种不怕死的人,董雅宁一定糟心透了。

    “报复董雅宁?难道黄印香受伤是董雅宁干的?”

    “看样子和我那个小妈是脱不了关系了,这回好了,遇上个比她还不要命的人,这回我那个小妈肯定是想尽办法在除掉黄印香,你派去的人看紧点黄印香,不能让黄印香有事。”太开心也不好,胃疼的厉害,纪优阳招手让方秦过来搀扶他。

    “东家,我认为让董雅宁除掉黄印香也好,这样一来,唯一证据就没了,纪总是必死无疑。”

    “事情没这么简单,你就按我说的去做。”

    搀扶纪优阳进电梯的方秦说道,“东家,我看还是……”

    若是没有沈东明那道秘密任务,他是不会出手的,可现在,纪澌钧不能死,“你是东家,我是东家,让你办点事,磨磨蹭蹭,是不是想跟泰勒对换,去伺候沈先生?”

    “知道了。”祁氏那边马上就要解决了,离沈董来景城不远了,东家应该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对纪澌钧心软,肯定是另有安排。

    ……

    寻夏从别墅出来,没有去见南老爷子,而是把车子停在小区附近,一直在等南老爷子回电话,等到木兮都出来了,南老爷子还没给自己回电话,寻夏急的赶紧拿出手机拨过去。

    “嘟嘟嘟……”一边控制方向盘,一边焦急等待电话接通。

    电话响到快自动挂断才被接通。

    “喂?”

    “爷爷,你睡醒了吗?”

    “醒来有段时间,刚刚在忙,才听阿祥说你给我打电话,我这正要给你回过去,你就打过来了,找我那么急,还是有什么事?”

    “纪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人家担心你因为这件事跟着忧心伤了身体。”

    “爷爷没事,倒是你,没有因为纪总出事了,在纪家被人欺负吧?”

    “除了纪心雨,还会有谁欺负我。”

    “我看她是因为赵纯宇的事情心理扭曲,你别跟她一般见识。”

    “嗯。”寻夏点了点头,看了眼前面的车辆,“爷爷,人家给你打电话,是有一件事想要求你帮忙。”

    “什么事?”

    “澌钧哥进去都几个小时了,纪家的人都不能跟他见一面,大家都很担心他,特别是木兮,爷爷,你能不能让木兮和澌钧哥见一面?”

    “这个木兮,我听你奶奶说了,她可没少欺负简小姐和思佳,这种女人,你何必同情她。”

    “爷爷,你就帮个忙吧,除了你,人家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你那么疼我,不管我要什么都答应我的好爷爷了。”

    南老爷子满口无奈,“好了,若不是你求情,我是肯定不会帮这种女人的忙,更不会给她任何机会。”

    “谢谢爷爷,我现在去找她的路上,我一会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希望她能和澌钧哥尽快见一面,现在,现在能安排吗?”

    “爷爷的心肝宝贝说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爷爷还能耽误不成。”

    “爷爷,你对人家最好了。”

    “你是我的宝贝孙女,我不对你好,我还能对谁好,爷爷啊,马上要开视频会议,你自己要小心点,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告诉我,爷爷给你出头。”

    “知道了,爷爷,那我不打扰你工作了,拜拜。”

    站在南老爷子旁边的伍成祥听见电话挂断前电话那头不断传来寻夏开心的笑声:“爷爷,我爱你。”

    南老爷子将挂断的电话放到桌上,拿起遥控器,将播放着球赛的电视音量重新打开。

    一开始,寻夏打电话过来,南董却故意晾着不接,他以为南董是在躲避寻夏的电话,怎么现在却答应了?“南董,你真让木兮和纪总见面?”

    “这可是送上门来的好机会。”

    机会?“什么机会?”

    “很快,你就知道了。”南老爷子重新捡起手机,编辑了一段文字发送出去。

    站在一旁的伍成祥看不见南老爷子在发什么,但是大概从南老爷子脸上的表情,和自信得意的语气知道,木兮去见纪澌钧,肯定里面还有个圈套。

    外面都是记者,为了避开记者,夏明义换了一辆普通不起眼的车辆,夏明义开着车饶到后门,把木兮送进院子。

    木兮下车后,夏明义留在车上,木兮一个人拎着东西过去。

    走到门口,木兮看到从里面出来一个男人,朝她走来,“木小姐,南小姐要的东西,你带来了?”

    这个寻夏,是有多想跟她炫耀,自己才是真正的南锦书,就连称呼都是南小姐。

    木兮从手上其中一个袋子拿出一小袋东西递给男人,“现在可以带我进去了吧?”

    接过东西,男人先是检查一遍,确定没有问题才带木兮进去。

    木兮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可是踏入这里,每一步都让木兮想起了当年自己从这里离开,到另外一个地方的情景和心情。

    男人并未把木兮带到探视的房间,而是直接把木兮带进里面,前面几个房间还有关押人,越到后面,越安静,突然一阵开门声响起。

    木兮看到两个衣服有些凌乱的男人从最后面一间房出来,两人把门锁上后,抬起的脸庞有不同程度的受伤。

    好奇的木兮一直盯着那两个男人看,直到带自己的男人提醒她,“到了。”

    收住脚步的木兮,看了眼前面,还没进去,身后的人就来了句:“只有十分钟。”说完后,将木兮推进里面,再把门关上。

    把木兮带进去没多久,领着木兮进去的男人从另外一个门出来,往另外一边停车场走去,来到树下一部黑色轿车旁,轻轻敲了敲车窗,车窗降下后,男人将手上的袋子递给坐在车里的寻夏。

    接过东西的寻夏,赶紧打开盒子检查首饰。

    看这色泽和重量,应该不会有错才对。

    木兮没有骗她,真的把项链给她了。

    寻夏开心到无法掩盖脸上的笑容,开心过后,寻夏脸上带着一抹狠毒,“回去守着,不用等十分钟,五分钟就把她给我带出来,这个贱人敢威胁我,我不会让她好过!”

    “是。”

    站在水槽前低头洗脸的男人,听到声音,以为那两个人又回来了,回头看向门口。

    当他看见,木兮拎着袋子站在门口时,周围的空气瞬间安静下来。

    纪澌钧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形容这一秒,自己的落魄和难堪。

    他从来没用这种形象出现在她面前。

    想笑,可他笑得比哭还难看,“兮兮,你怎么来了?”动作自然关掉水龙头。

    他在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她何尝不也是,木兮将手上的东西放在这间房间里,唯一能放东西的铁板床上,把东西放下后,木兮并未过去关心纪澌钧身上的伤,她想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什么都没看到,和平时一样跟纪澌钧相处。

    “我给你做了一些饺子。”

    纪澌钧速度飞快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走到木兮旁边坐下,接过木兮递来的筷子,“是小宝做的?”

    “我做的,他不知道我要来看你。”她不想让小宝看到纪澌钧这一面,从此心里对某些人留下恨意,那么小就活在仇恨之中。

    端着饭盒喝了一口汤,“兮兮,你厨房有进步了,很好吃。”

    他像个没事人一样,在那里吃饺子,可不管他把衣服整理的再一丝不苟,也无法掩盖在打斗中被撕裂还被血染红的衣服破洞。

    她以为自己控制得住,可是在她的手不听使唤摸向他那条被撕碎仅剩一半的领带时,眼眶打转的泪花顺着眼角落下。

    “兮兮,我没事。”纪澌钧笑着继续吃饺子。

    她知道,不管自己再怎么安慰,再怎么心疼都是无济于事,木兮收回手,吸了吸鼻子,用手背擦去眼角的泪水,木兮转身,将自己带来的东西拿出来,一一放好。

    吃着饺子的纪澌钧,看着默不作声在默默替他打点一切的女人,再也控制不住的纪澌钧,将手上的东西放到一边,撑起身往木兮那边坐,从她身后将人揽入怀中,“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苦茗酒馆〕〔孤儿大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