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秒都在升级〕〔我师兄实在太谦逊〕〔月下星魂山河路〕〔斩尽天上仙〕〔神话之最强召唤〕〔混沌灵源〕〔弑神王者〕〔龙山卫〕〔三寸人间〕〔千古长歌〕〔都市之无敌医仙〕〔映照万界〕〔吞天噬万灵〕〔师兄的秘密花园〕〔太上图腾〕〔剑道第一仙〕〔我被亿万真气附体〕〔超神制卡师〕〔末世最强回收系统〕〔再立三界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598章 丫头你可知我有多爱你
    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错,不该在隔阂没消除的时候,又增加她的误会,纪澌钧深呼吸一口气,没敢伸手过去,怕把她吓到,“兮兮,告诉我,安全距离是多少,下一次你别退,我走慢点就是了。”他不想看到她从床上摔下去,痛在她身,却伤在他心。

    此时的他,有多深情,就有多像她的钧哥,可再像,她都知道一切都已成过去,慢慢的,她只记得,钧哥的样子,却再也无法开口喊出这个称呼,如同所有的美好,都成了回忆。“让我冷静下,我想过几天就好了。”

    在木兮闭上眼想要将泪水都锁在眼眶时,一片黑掩盖住眼皮外面的光,接着她就感觉到一个冰冷的唇贴在她的唇瓣上。

    那带着淡淡烟草味呼出的每一缕气息,和记忆中的样子没有丝毫偏差。

    他的气息和温柔,还是能抚慰她每一寸的伤痛。

    “丫头,我知道错了,别跟我犟了,不原谅我,至少让我看看你,守着你,你是我大哥心里的一块宝,何尝不也是你钧哥的心头肉呢。”左手越过木兮的胸口,捧着木兮的脸,在摸到她眼角滑落的泪水那一刻,纪澌钧的指背轻轻擦过她的太阳穴。

    他的话真动听,让人听到所有的委屈都藏不住流露出来,可她不是第一次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也不是第一次被他遗弃和伤害,有时候,明知他的话是骗人的,但她知道,这个声音和她的钧哥很像,至少可以在这一刻,把他当作她的钧哥,用这些令人心动的话抚平心中的创伤。

    木兮别过脸,脸颊贴在纪澌钧的侧脸,咬着唇瓣愣是泪水流下也绝不哭出一声。

    嗅到血腥味的男人,低头便看到她咬破的下唇,男人眉心微微皱起,一脸怪责,“不许咬我老婆的嘴,否则饶不了你。”

    他就是这样,有时候让人又气又恼,“谁是你老婆,证领了吗?”后面的声音因为注意到小宝还在,就下意识放轻音调。

    纪澌钧神神秘秘,拿出手机直接来个自拍,然后用手指指着屏幕上的女人,“这个,就是,虽然长得很普通,脾气也不太好,但身材不错,人也挺可爱。”

    看到纪澌钧一本正经在损她,木兮也不服输,直接回了句:“真是眼瞎了,旁边那个男的,都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她图这个男的什么,怎么就嫁给他了。”

    “是啊,图什么呢,是图我有魅力,还是图我长得帅,还是说……”男人的脸庞缓缓落下,靠在木兮耳边压着声音特别小声补充一句:“图我在……”

    飘进耳朵的那几个字令木兮的脸瞬间红了,这个纪澌钧,表面斯文正经严肃派作风,私底下却是个不害臊的人,真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里,她还能看到他几个面孔,“滚一边去。”骂人太用力,身体都隐隐作痛。

    轻而易举就握住木兮伸过来的手,“没礼貌,从今天起,我就是你老公了,以后,不许再纪先生纪先生的叫,让人听到了,闹笑话。”虽然,这个关系来得有些晚,但,只要让她知道,他是爱她的,那就永远都不晚。

    “不好意思,我普通话不好,老师也没教我怎么说这两个字。”对上男人深情款款的眼神,木兮的脸瞬间红了,立刻挪开目光躲避对视,就连说话的语气都硬气不起来。

    “学校里没教的事情,以后,我都会教你,今天我们先学,夫妻关系中的称呼。”

    “别碰我嘴,把你的手拿走。”说话就说话,把手伸到她嘴巴干什么!

    “不用手教,那我就用嘴教,兮兮不会读,那我便从舌头读音的卷度开始教。”

    这个纪澌钧,肯定又是……“别……”

    “咛……”

    以为纪澌钧会强吻一番,没想到只是轻轻一吻便离开,在她准备说话的时候,男人又落下一吻,这样反复的轻啄,还有在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神对视下,他所带给她的温柔就犹如一剂定心丸和催眠剂,让人身心舒适,缓缓入睡。

    他知道木兮身体虚弱,也不敢太乱来,可除了这种办法,他想不到,眼下,还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丫头直接感受到他的爱意和想要疼她的心。

    从挣扎到抵抗,到接纳,他的轻啄也变成了深吻,她身体多处内伤,他无从下手搂她,只能握住她的手指,那藏不住的深情从深吻涌现到嘴里,每一个字的音调都轻到只有他们二人才能听见,“丫头,你可知我有多想你,有多爱你,以后再生气,也不准再将我推开,傻丫头,外面那么乱,除了我,你还能信谁。”

    他不会忘记,那一次,他赶到江山一号在次卧发现的东西——那一瓶已经开封混杂药物的红酒。

    他不敢相信,李泓霖为了让他家兮兮留在江山一号会给他家兮兮喝了什么东西。

    再者,他大哥如果真的爱木兮,又怎么会把木兮托付给他,如果是他,他绝对做不到把自己的心头爱托付给其他人,哪怕那个人是自己的至亲兄弟,也绝不允许。

    从纪澌钧带着人进来就醒来一直没睡的木小宝,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这个老纪要和妈咪结婚,他如果不是因为脑袋疼不能起来阻止,怎么会让老纪那么便宜就娶了妈咪。

    还有,这结了婚,怎么不走了,还赖在这里干什么?

    现在还在欺负妈咪,捂着妈咪的嘴不让妈咪说话,实在是太过份了!

    木小宝怒气冲冲爬起身,“负心纪,你再敢欺负我妈咪,我就咔嚓你。”

    木小宝怒气冲冲的声音响起,直接将沉醉在男人温柔宠溺中的木兮吓醒回到现实中,在木兮眼眸微睁的时候,脑子里回想着,刚刚自己是不是舒服到没有推开他,而且还有些享受?

    很是难堪的木兮干脆装睡。

    感觉到木兮被吓到颤抖一下,纪澌钧眉心微微皱起很是不满。

    这个臭小子!

    很是不情愿离开她被自己吻肿的唇瓣,拉起被子盖在她身上。

    纪澌钧还没起身,身后的人就迫不及待爬上床,拉着他的胳膊算账,“老纪,你又欺负我妈咪是不是!”

    纪澌钧从床上起身,说话的语气特别平静,“我合法行使丈夫权力,你告遍全球,我也是合法的。”

    “你你你你……”木小宝气到结巴,上下牙齿来回碰撞咯咯响。

    “嘘,别吵到你妈咪,一边睡觉去。”

    纪澌钧此时的样子在木小宝面前就是特别拽,气的木小宝差点暴走,看样子妈咪是真的睡着了,如果不是妈咪睡着了,不想吵醒妈咪,他绝对会用拳头狠狠重击老纪这张臭脸。

    木小宝对着纪澌钧竖起胳膊,左手搭在右胳膊内肘,“算你好运,下回小心你的脸!”,用力冷哼一声就爬下床。

    “嗯,回自己的床上睡觉去。”

    通过撂狠话,觉得自己扳回一层胜算的木小宝,听到纪澌钧这话,直接气炸了。

    爬回床上后,木小宝揪过床上那个比自己大很多很多的小鹿两个小拳头来回出击,“你这个负心汉,一把年纪还敢学人家泡妞,不要脸……”

    这个臭小子,骂不要脸的时候眼神还飘到他这边来,这不是明目张胆是什么?纪澌钧看了眼木兮后,提步走向木小宝,还没坐下,原本背对着他狂扁数拳出气的木小宝突然回头看着他,“坐哪么过来干什么,二叔!”

    纪澌钧递了眼木小宝跟前的小鹿,还没说完,就看到木小宝抱着那只小鹿,一脸傲娇特别炫耀来了句:“看什么看,没看过限量版小鹿吗?这可是我深爸爸特地买给我的。”

    “噢,是吗?”纪澌钧唇瓣微微撅起,轻轻点了点头,很照顾木小宝的自尊完全没有揭穿。

    “当然是咯。”木小宝伸手摸着小鹿的五官开始介绍道:“你摸摸这手感,这裁剪,这设计,omg简直就是用心制作,限量版你知道吗,就是限量发售,我深爸爸可爱我了,知道我喜欢,马上就让人买给我,他对我的疼爱,是一般人无法比的。”

    纪澌钧快忍不住要笑了,强忍笑意,继续夸,“是吗,原来你还有和植物人通话的本事,看来是科技太发达,我没跟上步伐。”

    瞬间尴尬的木小宝,嘟起的嘴巴微微张开,已经能看到两排小牙齿,唇瓣颤抖几下,重新编了一个借口,“你懂什么,这是李叔叔给我买的,李叔叔说,他会替深爸爸照顾我,所以李叔叔的照顾就是深爸爸的照顾,你懂不啦。”冷哼一声:“剖通发辣么烂,就唔谋同我说话,还敢黑腹我妈咪!”当着纪澌钧的面一脸宝贝擦拭眼前的小鹿。

    这小子,说话速度一块,就带着一口“景式普通话”实在是让人听到都笑到肚子疼,纪澌钧实在是不忍心打击这小子,可他也不想让这小子误会什么,咳嗽一声:“我是不懂那些,但是我想提醒你一句,这个小鹿,是你妈咪的。”

    “什么,是我妈咪的,这是深爸爸买给我……”话没说完,木小宝就反应过来,老纪这话该不会是指……

    纪澌钧一只手抓过那只大的,单手拿过后,另外一只手拿起床上那只小的可怜的小鹿塞进木小宝怀里,“这才是你的,我大哥是小气了点,没关系,我跟你妈咪结婚了,以后我就是你爹地,下回想要什么样的玩偶,爹地都给你买最大的限量版款。”

    满脸尴尬的木小宝看到纪澌钧唇角带笑的样子,气到脸都僵了,想起自己刚刚一本正经在说那些话,老纪还那么配合的样子,木小宝就恨不得挖个小洞洞把自己埋起来。

    老纪肯定是在背后笑话他了。

    呜呜呜……

    想要替妈咪讨回公道不成,还被老纪看笑话了。

    恼羞成怒的木小宝把自己丢在床上,裹着被子装睡,“我要睡觉了,你别打扰我们。”

    此时闭着眼装睡的木兮,听到纪澌钧和木小宝的对话,得知那个小鹿居然是买给自己的,发麻的唇瓣麻痹了她那颗伤痕累累的心,让她不自觉泛起了一丝丝的甜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苦茗酒馆〕〔孤儿大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