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嘴强守护神〕〔红龙传记〕〔墟渊〕〔玩家请自重〕〔我的人偶钢铁侠〕〔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超次元宠物店〕〔交互式小说丨冒险〕〔无敌霸帝〕〔轮回生道〕〔科技巫师〕〔龙神斗尊〕〔妖孽殿下的棉花糖〕〔我在封神诡界做和〕〔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地元精气化生系统〕〔绝武通天〕〔我养的宠物都超神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404章 我有话想跟你说
    </h1>

    看到后面吵起来的父母,赖毓媛有些无奈,叹了口气,回过脸看着前面。

    看到赖广海懒得理她的态度,赖太顿时恼羞成怒,用手指着赖广海,“你要是清白的,你生什么气?就是你做贼心虚,被抓住才恼羞是吧!”

    赖广海特别激动,挥手的时候,说话的音量提高,“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看不下去的赖毓媛回头劝了句:“好了,妈,我相信爸和纪夫人没什么,再说了,人家纪家家大业大,她可是明媒正娶的纪夫人,身份尊贵,还看得上我爸哪儿?”

    就算女儿替他解释了,但是赖太还是瞪着眼,不相信,赖广海气得脸都僵了,不想和赖太再吵下去,干脆别过脸看着车窗外。

    赖广海不说话,赖太就觉得赖广海是厌倦自己,所以才不想和自己说话,骂的比之前更凶,“谁知道,以前,有没有经济来往,像那些戏子,十个有九个脏,剩下的那个也快了!”

    骆知秋可是他很尊敬的一个演艺界的女演员,赖太纠缠不休在那里骂的那么难听,气得赖广海再也坐不住,“黄印蓉,你够了,你还想怎么闹,是不是要找个私家侦探,把我过去的几十年查的清清楚楚,你才相信我和纪夫人是清白的?”

    “看看,看看,媛媛,你看到没有,他要真是心里没鬼,他至于发那么大脾气?”黄印蓉得寸进尺,继续骂赖广海。“哟,我说她一句,你就跟我急,还说没什么,十有八九,你俩就是有一腿!”

    “爸,好了,一人少说一句。”

    “我,我懒得跟你吵!”赖广海瞪了眼黄印蓉以后,用力整理衣服转身用背对着黄印蓉。

    彻底出完气,感觉心里通畅的黄印蓉这才摆休没吵下去,但是也没闲着,“媛媛啊,你刚刚也该跟着去看下纪总。”

    “妈,你放心吧,我会做的,不会让你们失望。”赖毓媛说完后笑着说道:“快点休息吧,一会到家叫你们。”

    “嗯。”

    这里的气氛恢复安静,赖毓媛看着前方叹了口气。

    没想到,任兴会拒绝答应过来,看来这事有点棘手。

    不管如何,她都不能让这个合作落入别人的手里,她得靠这个合作跟纪澌钧谈判,以此坐稳即将要上任的代理董事长位置。

    ……

    夜深的公寓,雨停后,安静到就连车窗外的车声都能听得清。

    靠在男人怀里一直没睡的木兮,睁开眼后,观察了很久,确定纪澌钧睡着了,才缓缓掀开被子从床上起身。

    从房间出来,木兮轻手轻脚关上房门,来到小宝房间门口,在木兮推门那一瞬间,和小宝睡在同一张床的费亦行瞬间睁开眼,谨慎到手摸向后腰。

    当背光的人走近床边的时候,费亦行看清那个身影才缓缓将放在后腰的手抽回,或许是考虑到自己如果醒来,会让木兮有些尴尬,所以费亦行当做什么都没看到,闭上眼继续休息。

    木兮开了一盏床头灯,望见睡在床尾的费亦行,又看了眼木小宝。

    木小宝躺在床上摆着一个大字型,木兮坐下后,整理好木小宝的姿势,顺便替他捋顺被子。

    睡得迷迷糊糊的木小宝在翻身的时候差点滚下床,木兮及时拦住人,木兮这么一拦,木小宝就撞醒了,醒来后抱着木兮的手,梦呓般的撒娇声:“妈咪。”

    “快睡吧。”木兮低头亲吻他的额头。

    “嗯。”

    木兮在床边坐了一会,直到木小宝搂着她掌心的手松开才从床上起身。

    从房间出来,木兮路过客厅的时候,听到雨势声又大了,想起房间没关的窗户,木兮提快步伐回房。

    回到房间第一时间,就是跑向床边,望见香樟树被雨打湿了,就连花盆里的泥土都有些积水,木兮连灯都来不及开,赶紧把窗户关上,黑灯瞎火的,靠着窗外不多的光,用衣服吸干泥土里的水。

    睡得正沉的男人,突然感觉怀里一空,猛地睁开眼睛,就摸到旁边空了,没有木兮的身影,纪澌钧张口想要喊人的时候,就望见窗边坐着一个身影,光线虽然不明亮,但是他看见女人认真在擦拭那盆树苗,在他眼里,那盆树苗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树苗,可好像对木兮来说,便是一个宝贝,擦得小心翼翼,生怕弄坏了。

    那棵树,到底是什么来路,为什么她那么在乎?

    “叩叩叩……”

    听到敲门声,木兮把处理好的树抱到桌子底下放着,来不及换衣服,木兮先去开门看看出什么事情了。

    在门外等候的费亦行,等了一会准备再敲门的时候,就看到木兮开了房门,“木小姐,四少和寻夏小姐来看纪总,说是雅宁夫人和纪夫人托的。”

    “好,等会。”

    “是。”

    木兮刚准备回房找纪澌钧,就听到费亦行喊了句:“纪总。”

    听到声音的时候,木兮的胳膊撞到纪澌钧怀里。

    纪澌钧一只手握住木兮的胳膊,目光看向前面,“告诉他们,我睡下了,让他们回去吧。”

    “是。”

    纪澌钧带着木兮后退顺手关上房门。

    每次只要碰到那颗香樟树苗,木兮对纪澌钧总是出现抵抗的情绪,那种丧子之痛,就像一团乌云,环绕在她身边,她的身上给人一种淡淡的忧郁感,因为怕自己控制不住委屈朝纪澌钧大喊大叫,所以她很努力在压制情绪。

    纪澌钧的掌心由上而下摸着木兮冰凉的胳膊,“怎么不多穿点衣服,着凉了,怎么办?”

    “没事,你母亲……”提到纪澌钧的母亲,木兮便恨的咬牙切齿,那极力压制的恨,也使得她说话的声音有些低沉,“和夫人,托他们来看你,是有什么事?”

    “没什么事。”纪澌钧不想木兮替他担心,牵着木兮来到衣柜旁,打开衣柜后,取了一件干净的衣服,“衣服湿了,换件吧。”

    “我自己来吧。”木兮握住纪澌钧勾住她肩带的手。

    这一回,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她对他的态度有些冷淡,他受不了她忽冷忽热的样子,纪澌钧抿着唇,好像在和木兮赌气,加大手里的动作。

    他的动作变得有些粗暴,与其说在替她换衣服,倒不如说是撕扯,好像她身上的衣服和他有仇一样。

    木兮不知道他怎么了,突然情绪波动那么大。

    而空气中,也莫名的弥漫着一股硝烟味

    换完衣服后,脏衣服被丢在一边,纪澌钧握住她的胳膊拉着她回到床上。

    他不说话的样子特别吓人,让木兮大气都不敢喘。

    回到床上后,他搂着她也不说话,她的后背,感觉到了他呼吸时胸膛前的高低起伏特别明显,那种明显程度,很显然暗示了一个人的情绪不佳。

    难道是因为刚刚纪优阳和寻夏的到来?

    不管她怎么欺骗自己,也骗不了自己的心,就算她的情绪再糟糕,只要他有事,她的注意力都会转移到他身上。

    木兮转身的时候,原本面对木兮后背的男人,似乎不想让木兮看见他的不安,跟着木兮转身。

    在他平躺后准备转身背对着木兮时,木兮先一步摁住他的肩膀,撑起身,女人的胸口靠在男人下颚,指腹滑过他的额头,“怎么突然生气,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她忽远忽近,忽冷忽热的样子,反复煎熬他的心,让他有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尽管知道她深爱着他,但那种感觉就是让他感到不安,甚至是可以不安到喜怒无常。

    在木兮问他的时候,纪澌钧握住木兮搭在他肩膀的手,别过脸,额头抵在木兮肩膀,一直没说话,好像在整理情绪。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这样的他更让木兮担心,木兮的手搂住纪澌钧的脑袋,轻轻摸着他的后脑勺。

    他的不安在她的安抚下逐渐冷静下来,纪澌钧紧扣住木兮的手指,或许是,接下来要说的话,藏在心里许久,所以当他说出口的时候,言语中带着一丝的严肃和低沉,“兮兮,等海域项目结束了,我有话想对你说。”

    “什么话?”为什么他生气过后,又突然严肃的话会让人感到害怕?

    “到时你就知道了。”

    “噢。”木兮语气有些好奇,指腹拂过纪澌钧有些皱起的眉心。

    “兮兮。”

    “嗯?”

    “喜欢国外的生活,还是喜欢这里?”

    他为什么这样问,木兮眼神疑惑看着纪澌钧,“你要回总部了吗?”不然怎么解释,他奇奇怪怪的?

    “想了解你多一些不行?”男人嘴角带笑,指尖勾起木兮的发丝绕到而后。

    “你一时生气,一时笑,脾气反复,怪的很。”刚刚还生气,这会就笑了。

    “小丫头,还不是你惹的。”他现在的情绪,完全由她来,她开心,他就开心,她恼,他就暴脾气,怪谁?纪澌钧捧住木兮的脸,昂头咬了一口木兮的唇瓣。

    她哪里惹他了,扯她衣服就算了,还咬她,痛到木兮想要打纪澌钧,结果拳头落在男人胸口时,变成挠痒痒般的捶打,“别吃饱了就翻脸不认人。”

    吃?

    这也叫吃?

    一脸不尽兴的男人,一个转身把木兮压在身下,说话的时候,指尖缠绕着木兮耳边的发丝,“丫头,你吃东西,光闻闻就叫吃了?”

    对上男人深邃的眼眸,女人的脸瞬间红了,“……”立刻别过脸躲开,装睡。

    能看着她面红耳赤没有再对他冷淡的样子,男人心里的不安也通通消散了,唇瓣落在她的脸颊,轻轻点落,顺着耳朵挪去。

    怀里的人羞的缩起肩膀,抿着唇,在她娇羞的时候,眼睛望见不远处的香樟树苗,她脸颊上的红晕,随着身体的僵硬一点点消失,木兮下意识想要推开他的时候,耳边就传来他温柔动听的声音:“兮兮,好久没说,我爱你,还记得吗?”

    或许,这一刻,便是最真实的写照,不管气氛多温馨,就算他的温柔融化了她对他的恨,让她暂时忘记了一切痛苦,醉生梦死享受着他所带来的柔情和疯狂,但总有那么一瞬间,残酷的真相会让她清醒过来。

    而在她清醒的时候,他迷人动听的话,不足以再让她忘了伤痛,而是每一笔一划就像一把刀子滑破她的心。

    木兮看着那颗香樟树苗,想着自己那个还未出生,连一眼都没来得及看就化成灰的孩子,木兮的笑容比哭还难看,“我收到了,晚安。”如果是以前,她一定会说,钧哥,兮兮也爱你,可他不是她的深哥了,她说不出口,好多的话,已经被时间带的不适应了,她相信再过不久,她就会忘记怎么说这些话。

    没收到她的那三个字,纪澌钧在心里默默自己补了一句,我爱你,钧哥,晚安。

    “晚安。”他相信有一天,他们之间的关系会修补回从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逆天废柴:邪君的〕〔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决战白日门〕〔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