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嘴强守护神〕〔红龙传记〕〔墟渊〕〔玩家请自重〕〔我的人偶钢铁侠〕〔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超次元宠物店〕〔交互式小说丨冒险〕〔无敌霸帝〕〔轮回生道〕〔科技巫师〕〔龙神斗尊〕〔妖孽殿下的棉花糖〕〔我在封神诡界做和〕〔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地元精气化生系统〕〔绝武通天〕〔我养的宠物都超神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401章 威胁她的证据
    </h1>

    满怀感动的费亦行跟着木小宝回房,看到木小宝爬上床,两只脚一蹬一蹬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被子不知道为什么,好冷,小狒狒你快进来替我暖脚啦。”

    跟纪总一样,突然对你好,那都是有阴谋的,纪总是大腹黑,宝少爷就是小腹黑!“是,请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

    “那你顺便给我热杯牛奶。”

    看吧,不止一件事,“是。”

    “还有啊,把我窗户关一下。”

    物尽其用是纪总的个性,除了长相,宝少爷还遗传到纪总这个特征,“是。”

    “对了,要给我挠痒痒哈。”

    和纪总一样,剥削劳动者,榨干每一秒,“遵命,我的宝少爷。”

    哎。

    这突然的关爱,怎么更像是找借口指使他?

    看来,他是感动的太早了,宝少爷还是你爷,套路比年轻还长,比老夫人的皱纹还多。

    就在费亦行快哭出眼泪的时候,背对着费亦行的木小宝,开心到嘴角在偷笑。

    今晚运气不错,正懒得动,就听到小狒狒的鬼叫,出去等了一下就捡到一个能使唤的人,如果运气一直那么好,今年过冬就容易多了。

    木小宝嘟嘴眉开眼笑,老纪说的不错,这抄底,就好比用低成本获取更大的收益,成功的男人都会看准时机,身为一个聪明的商人,即使是占人便宜的抄底也会美其名曰的得到一些美名,就好比像小狒狒这种多动型人格,你让他闲着,他就空虚寂寞的很,久而久之会得抑郁症,所以看准机会,让他干点事,这算是善行。

    嗯,没错,应该可以这么理解。

    嚯嚯嚯……

    他真的是个善良的小天使。

    在木小宝,发出特别阴险得意的,“嚯嚯嚯……”笑声时,背对着门口正在打电话给董雅宁的费亦行,后背发毛。

    纪总那个二岁多的儿子,居然在大晚上,独自一人发出如此可怕的笑声……

    真是够可怕的。

    ……

    入夜的lk俱乐部vip包房里,灯火通明,一片热闹。

    麻将桌上坐着四个男人,在男人身后各坐着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有妖艳迷人,也有挂着一双水汪汪大眼睛看似单纯涉世未深的在读大学生,更有目中无人,高傲无比的当红小花,而其中属于最另类的便是高博文身旁那个看起来像个大家闺秀与这里格格不入的方朵。

    “乔先生啊,高社长可是难得的青年才干,别看高社长年轻,他看商机一眼一个准,有机会你们可以合作下。”郭志宏竖起大拇指,打出一个发财。

    高博文脸上是方朵难得看见的谦虚,就连说话都是那种毕恭毕敬,“哪里,是郭总太抬举我了。”

    乔隐摸牌的时候,目光从牌桌抬起看似不经意掠过的目光,扫过高博文身后的方朵,“我和高社长已经是合作伙伴了。”

    陈豪生一脸惊讶,没想到高博文和乔隐那么快就合作了,“高社长,乔先生那么高要求的人,你都能拿下合作,看来你真的很有一套,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能力。”

    “说起来,还要谢谢郭总,如果没有郭总的介绍,我就错失了一个合作伙伴。”高博文留意到郭志宏摸到筒子的时候,眼神的注意力特别集中,那应该要的就是这个牌了。

    在高博文毫不犹豫抽出三筒的时候,坐在高博文身后的方朵暗暗疑惑,明明已经胡了,怎么还要把牌打出去,高博文这是玩哪一出?

    高博文的三筒刚放下,坐在旁边的郭志宏笑的一脸开心,“承让了,高社长。”双手摊开牌,“清一色,对对胡。”

    陈豪生替郭志宏鼓掌叫好。

    乔隐望见对面牌正面对桌盖下的高博文。

    那一组不能公开的牌,就如同高博文借机放水讨好的心吧,不愧是助理出身的,还知道用这种小技巧讨好有利用价值的人。

    和高博文比起来,乔隐只是按部就班在实行计划,在这个包房里,没有任何东西能比计划重要,所以他也用不着像高博文那样,好胜心强,哪怕是放水,也要做出一副好牌,乔隐的一副牌,都是自己拆烂的,所以也没关系直接推开公之于众。

    因为乔隐对陈豪生来说就像是个财神爷,不好得罪只有阿谀奉承百般讨好,看见一副烂牌,陈豪生都能鼓掌叫好,“乔先生,是准备做大牌,再打下去,可就是十三幺了。”

    “过奖了,我不太会,凑合玩。”乔隐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对面和高博文窃窃私语的方朵,只见高博文点了点头,然后方朵便从位置起身离开了。

    抱着胳膊坐在郭志宏旁边的小花旦,一脸不耐烦反复在看手机,最后实在是着急,没办法,只能扯了扯郭志宏的胳膊,“干爹,经纪人给我接了一个新广告,现在让我过去签合同,如果迟到了,恐怕会给对方留下不好的影响……”

    “什么乱七八糟的广告,推了好了,今晚你就留下来好好陪干爹打牌。”说着还递了眼对面的乔隐,压着声音小声提醒她,“对面那个可是干爹的大客户,你一会要好好替干爹陪陪他。”

    如果有这句话,那就不一样了,今晚三家都讨好那个姓乔的,看来有点料,叶加荚笑着轻轻点头,“是,干爹。”

    郭志宏说完后,想要给叶加荚制造机会接近乔隐,故意说道:“打了那么久也累了,不如我们休息一下?”

    “也好。”乔隐点了点头。

    “加荚给乔先生泡杯咖啡。”

    “是,干爹。”叶加荚从位置起身的时候,冲着乔隐羞答答的低头一笑。

    郭志宏此举,包房里的所有人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关门的方朵听到这句话,发出一声冷笑,荧幕前单纯,善良的小花,原来背后也是随波逐流迷失在金钱世界的人,什么清纯,独立,没黑料,不过是人设罢了,亏她昨晚还追这个叶加荚的新戏,在弹幕和诋毁叶加荚的网友对骂,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毁三观。

    从包房出来,方朵沿着华丽的廊道走到尽头的洗手间,刚进洗手间,就听到两个女人议论的嘲笑声。

    “哎,你看到没有,高社长带来的那个女的,不就是前段时间上新闻那个,和tx负面新闻缠身的女人。”

    “对啊,没想到现在又跟高博文混在一块了,我都怀疑,那个女的是不是间谍,不然怎么刚好拍到她。”

    “哎呦,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告诉你,别多事,要是乱说话,小心下回我不带你来。”

    那个开口闭口就在诋毁方朵的女人正是刚刚坐在陈豪生后面那个一脸单纯的女大学生。

    “知道了,不过话说回来,我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看到叶加荚,看来网上的传言是真的,她真的有金主,而且就是郭志宏,我还以为是前段时间和她拍古装那个男演员,之前网上不是一直在传她们两个人有恋情吗,原来都是假的。”

    “不然你以为呢,别看她现在高傲嘚瑟的样子,以前可是坐台女,人家会玩的很呢,为了上位不折手段,也不知道被郭志宏睡了几回了,万人骑的烂货,我要是有资源,她连给我擦鞋都不配。”在乔隐身后坐了一晚冷板凳的女人,像个怨妇一样开始抱怨。

    刚说完就听到脚步声,旁边的女大学生赶紧提醒她,“有人来了。”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继续补妆,当镜子里出现方朵的身影时,两个女人都冲着方朵露出友好的笑容,“上洗手间啊?”

    “嗯。”方朵也笑着点头。

    如果说,三个女人一台戏,那洗手间绝对能称得上女人的营地,没开战前是秘密基地,好像在这里说八卦就永远不会传出去,开战后,是双方对打的战场。

    方朵进了洗手间后,外面那两个女人走的时候还和方朵打招呼,“我们先走了。”

    “噢,好。”

    方朵上完洗手间,从隔间出来,正在洗手,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这个脚步声很轻,不像是女人的步伐声,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就望见双手插在裤兜的乔隐从外面进来,而且眼睛一直看着她,好像是来找她的。

    是这个人渣!

    方朵翻了一个白眼,洗完手扯了一块纸巾擦手,没把他当做一回事,提步往外走。

    当她路过乔隐的时候,耳边传来男女的喘息声,那个声音特别熟悉,如同在播放回忆里的片段。

    方朵猛地别过脸就看见乔隐举起的手机画面,正是温泉池那一幕!

    恼羞成怒的方朵扑过去要抢手机,却摔进了乔隐的怀中。

    “你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如果单单是温泉池那一幕,她会觉得或许是偶然,如果再加上今晚的见面和手机的录像,她就觉得不像是偶然,更像是有预谋。

    乔隐掐着方朵的下颚,低头看着方朵怒瞪他的眼睛,“方朵,赵纯宇的情.妇,高博文的情.人,我说的没错吧。”

    幸好,只是这些真相,没有牵扯到某些事情,“你知道就好,我警告你,马上把东西还给我,否则我就……”

    “如果让高博文看到这些短片,你觉得他还会要你?”乔隐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

    乔隐说的没错,以高博文的性格,肯定会杀了她,更何况,这个乔隐一定会煽风点火,添油加醋,到时一切就由不得她控制,她名声败坏算不了什么,反正这副面孔也不是真的,撕下伪装这一切又能奈她如何?只是她不想因此坏了东家的计划,也好,她倒要看看,这个乔隐什么来路!“你想干什么?”

    “你跟着高博文无非就是为了钱,我同样可以给你一笔丰厚的报酬,比高博文能给你的更多,不过我要你做一件事。”

    “什么事情?”

    就在方朵询问过后,身后响起推门声。

    乔隐捂住方朵的嘴巴,直接把人拉进最近的洗手间。

    两个人进到洗手间后,心情不错的叶加荚哼着小曲进来,正准备要上洗手间,兜里的手机就响了。

    叶加荚一脸不耐烦接通电话,“喂?”

    “我不去了,帮我取消,今晚的安排都取消。”

    “什么事那么重要?我在钓金龟婿呢,要是成了,还需要出去接什么破广告?就这样了,别来烦我。”

    被乔隐压在门后的方朵听到这一幕,嗤之以鼻发出冷笑,钓金龟婿?就乔隐这个来路不明的金龟婿?别小心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冷笑的方朵回过脸,唇瓣就吻上乔隐有些冰凉的唇,这个触碰,让方朵想起了在温泉池发生的事情,气得眼里闪过一抹杀气,一把拽住乔隐的领带。

    这个女人,和外表一点也不像,在高博文身边就装的一脸温柔懂事,原来骨子里是个粗暴蛮干的女人,乔隐用力掐着方朵的下颚,压着声音说道:“不是想知道我要你干什么吗?我现在就告诉你……”

    乔隐用力撕扯方朵身上的裙子……

    挂断电话准备上洗手间的叶加荚,哼着小曲刚进隔间就听到隔壁传来的声音。

    叶加荚翻了一个白眼。

    真是够了,不去房间做,跑厕所来搞,真是重口味。

    ……

    包房里,高博文坐在沙发,有意无意的指腹贴在杯壁,好像在感受水的温度。

    茶都凉了……

    高博文看了眼门口的方向。

    怎么人还不回来?

    正和陈豪生聊着股市的郭志宏,看到高博文从位置起身,笑问一句:“高社长,怎么一脸着急,这是要去哪儿?”

    “我去下洗手间。”高博文递了眼门口的方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逆天废柴:邪君的〕〔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决战白日门〕〔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