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隐圣仙〕〔史上最强邪君〕〔我是法则之主〕〔法师娘的大冒险〕〔钥之旅〕〔万古第一狂帝〕〔我明明超凶的〕〔我能看到世界属性〕〔龙神至尊〕〔都市全能医皇〕〔福神大人没忍住〕〔一不小心挖出一个〕〔生存竞技场〕〔大佬退休之后〕〔杰东中短篇小说〕〔嘴强守护神〕〔红龙传记〕〔墟渊〕〔玩家请自重〕〔我的人偶钢铁侠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231章 相处久了界限难免模糊
    </h1>

    “丝……”纪优阳倒吸一口气,皱着眉头似乎想起什么,压着声音像是在说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差点忘记了,江律师那么护着她,是因为我大哥的关系吧。”

    木兮没想到纪优阳居然知道这些事情,这件事也是江别辞没料想到的,看来这个四少知道的可不少啊,“四少,你们之间的恩怨,何必扯到一个无辜人的身上,这样也不像一个男人的所作所为吧!”

    纪优阳撅着唇表情有些严肃,看着江别辞递了眼旁边的木兮开始分析情况,“万一我爷爷死了,那在奶奶精心安排下这一切肯定归我大哥所有,你说我大哥那么疼爱她,会不会生前就料到自己会遭遇不测所以早早就写下遗嘱,你懂的男人在感情面前一向容易昏了头,说不定我大哥遗嘱的继承人就是她,所以根据概率来算,她算一个无辜的人?你觉得我有必要对她和颜悦色?”

    “四少,说完了,可否让一步?”江别辞说完这句话以后,纪优阳笑着退到一边,“请。”

    纪优阳真敢说,深哥最疼爱的是钧哥这个弟弟,在这些重要决定面前深哥还不会糊涂到把这些东西都给她这个外人,如果这句话让纪家那些人听见,不管是真是假,她都会成为纪家公敌,到时恐怕怎么死都不知道。

    在搀扶木兮上楼的时候,江别辞若有所思的目光掠过木兮的脸。

    其实四少的猜测是事实,因为在纪董出事之前曾给木小姐准备过一份还没来得及送出去的生日礼物,而这份礼物便是遗嘱,如果纪董去世名下所有财产包括js集团的股权全归木小姐所有,若不是四少提起,他差点就忘记了那一份能让木小姐成为纪家财产争夺战中最大胜利者的遗嘱。

    纪董最疼爱的人不该是钧子吗?为何遗嘱写的是木小姐的名字而不是钧子呢?有时候,就连他都摸不透纪董做事的思维,纪董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与此同时深夜的郊区别墅里。

    躺在床上的梁浅不时朝着浴室的方向看几眼,听到有水声传出来,应该是在洗澡,收回眼神的梁浅目光带着盘算扫过纪泽深放在床头柜的手机。

    梁浅抿着唇偷偷将手伸过去,快速拿走纪泽深放在床头柜的手机。

    嘴上是说拿手机打电话给梁家的人,可当手机到了她手上的时候,梁浅却没有打电话,而是翻看纪泽深的手机,第一步翻看纪泽深的通讯录,都是打给李泓霖的,没有其她人,而这个其她人的“她”便是梁浅好奇的那位纪泽深的太太。

    通讯录的号码名单里,也只有李泓霖这个联系人,没在通讯录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梁浅并未放弃而是继续寻找。

    点进相册,里面也是什么都没有。

    社交软件,也没有。

    最后梁浅无意间在右下角发现一个云盘,点进这个云盘后,大部分都是工作资料,没有加密,没有加密的东西并不引起梁浅好奇,反而是有一个加了密的文件夹让梁浅如同找到点什么蛛丝马迹。

    到底这个密码是什么呢?

    会不会是纪泽深的生日?

    也不可能,那会不会是纪澌钧的生日?

    梁浅立刻输入纪澌钧的生日,因为之前她把纪澌钧当男神,疯狂调查过纪澌钧,所以纪澌钧真实的生日她是知道的,输入纪澌钧真实的出生年月日以后密码成功解锁。

    梁浅激动到比了一个yes。

    看来,纪泽深果然是重度宠弟奴,文件密码居然就是纪澌钧的出生年月日。

    这个文件夹里还有几个小的文件夹,就好像是成长记录的日记,有纪澌钧的,也有纪优阳,还有木兮的。

    她现在不好奇纪澌钧的过去,对那位纪家四少也不感兴趣,但是对木兮和纪泽深的关系还是有些好奇。

    点进木兮名字的文件夹,大概是阅读排序是按照最近一次阅读时间排列,所以排在第一个的视频名字是“18岁成人礼。”

    点进视频后,画面出现一艘游轮行驶在海面上,这个角度看应该是航拍,游轮的甲板上灯光迷人,还有蛋糕彩带,气球,好像在举行什么私人派对一样,天空绽放着绚丽迷人的烟花,甲板上一对男女在跳华尔兹,那个画面特别唯美,气氛能用浪漫二字来形容。

    接着在音乐结束后,画面就变了,男人蒙着眼睛,女孩赤足在甲板上奔跑,好像在玩盲人抓人的游戏。

    镜头拉前,她能看到女孩脸上灿烂的笑容,一边躲一边喊:“深哥,我在这儿。”

    最后,男人抓住了女孩,从女孩身后将她搂在怀里,动作亲密到像一对恋人,女孩调皮将手上的蛋糕糊到男人鼻尖上,男人听似责备的语气里最多的却是温柔,“浪费粮食。”

    女孩从男人怀里离开,直奔到甲板边缘,昂头近距离看着满天的烟花,这个时候,原本站在原地的男人提步走向女孩,来到女孩身后,她没有看错,是身后,男人往前一步,再一次将女孩搂入怀中,脸庞贴在女孩耳边,“小兮兮,你喜欢深哥送给你的十八岁成人礼吗?”

    “不喜欢,污染空气。”

    “确实污染空气。”

    “其实就这样静静在海上看着月亮也很好啊,月亮也很漂亮,深哥你说是不是?”

    “是。”

    视频进度条已经过了差不多三分钟,男人始终没有放开女孩,唇瓣靠在女孩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把怀里的人逗得满脸笑容,一个黑衣保镖端着两杯酒过来,男人主动将酒杯递到女孩手里,碰杯后,还喝了几杯,不胜酒力的女孩喝醉后倒在男人怀里。

    保镖面对这种画面好像司空见惯端着空酒杯离开,保镖离开后,男人低下头,以这个角度来看,多像男人主动去吻这个女孩。

    航拍的角度变了,变成正面,男人不是亲吻怀里的女孩子,而是贴在女孩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怀里的人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男人便打横抱起女孩转身进了船舱。

    她跟纪泽深接触的这段时间里,从来没见纪泽深对谁如此温柔过,以一个女人的直觉,她肯定,非常肯定,纪泽深对木兮不可能表面那么简单,如果关系正常,一个男人怎么会把女人揽入怀中,就算是抱,也不可能把整个身体贴在女人身上,这种无距离的拥抱往往是暧.昧的一种。

    就视频里能看见的整条游轮上,除了黑衣保镖外,就只有纪泽深跟木兮,没有其他人,在这种夜晚,还喝了酒,而且是纪泽深主动把酒给木兮喝的,喝醉了就抱着人进了船舱,这样的画面,还能叫单纯?

    就在梁浅看得入迷时,纪泽深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看见梁浅拿着他手机,而且手机里传出来的声音特别耳熟,纪泽深立刻将手机夺回,因为动作过快,给人一种心虚的感觉。

    拿的那么快,必定是有猫腻,抓住纪泽深一个小把柄,梁浅才不会就这样放过,趴在床上说话的时候用手指着纪泽深,而且是用着一副不用隐瞒了,她已经知道一切的眼神看着纪泽深。

    纪泽深直接漠视梁浅的眼神,目光和往常一样平静,掀开被子上床。

    刚躺下旁边的女人就靠了过来,还故意用着阴阳怪气的语气说道:“没想到你们兄弟都是一个口味。”

    “别胡说。”在他心里木兮只是妹妹,没有其他!

    还不承认,他要是痛快承认,梁浅就当做这是过去不跟他计较,他现在居然不承认,梁浅心里酸溜溜不舒服,直接越过纪泽深去拿手机,“还没给啊兮道晚安呢,我给她打个电话。”

    纪泽深一把抓住梁浅的胳膊,把人压在身下,眼神里有一种难掩的羞愤,“梁浅!”

    恼羞成怒?“纪泽深,你爱她对吧。”

    “没有!”他不可能爱木兮。

    纪泽深毫不犹豫的两个字咬的特别重,而且抓梁浅的手力道很大,一度疼到梁浅怀疑自己的骨骼都要被掐碎了。梁浅伸出另外一只胳膊搭在纪泽深脖子上,看着纪泽深眼里的愤怒,说是嘲讽更像是在质问:“你骗谁,我都看见了,你灌她喝酒,喝醉了你们都干了些什么?上床了?”

    “别胡说八道!”纪泽深不想跟梁浅再争辩这种无稽之谈的事情。

    纪泽深要走,梁浅用力搂住他继续质问:“你的言行举止出卖了你,纪泽深,是男人就爽快承认,别让我看不起你。”

    梁浅的一句话如同戳中了纪泽深心里一直不愿意承认的某些发生过的事实,当这些事实被提及触发,很多东西一下都涌上来,纪泽深的眼神也变得复杂。

    梁浅一直看着纪泽深的眼睛,留意着纪泽深身上的动作。

    看吧,果然如她所说,就算不到爱那种程度,至少纪泽深是动过情,她很少能克制住心里的情绪,如此理智跟纪泽深说话,那是因为她知道,谁都会有一段过去,她想要拿下纪泽深,了解纪泽深,让他信任她,这也是一种策略,“我知道她很好,如果我是男的也会爱她,你为什么要把她给纪澌钧?”

    他从来没有承认过,所以也从不提及,可如今这件事就像一个秘密弄的纪泽深心里有些不太舒服,尽管已经过去了,但他心里还是不舒服,纪泽深唇瓣紧闭,喉咙里闷着一口气,将脸庞垂下靠在梁浅的颈窝,努力在整理自己的情绪。

    在他靠过来的时候,梁浅搂在他脖子的手滑到他后背轻轻抚顺,像是安慰他,更像是安抚她自己。

    就在梁浅以为他睡着的时候,耳边传来男人低沉不再平静的声音:“相处久了,界限难免会模糊。”

    “跟我说说,我想听。”她想知道,为什么就连纪泽深都会对木兮动心,她真的很想知道。

    这段不曾对任何人说过的秘密,梁浅成为了第一个听众,或许是心里真的想找个人倾诉,所以在听见梁浅想听的时候,纪泽深便毫无隐瞒将心里的秘密全盘托出。“我有一次出意外,是她救了我,起初见她为人不错,想资助养大以后送给钧子做女人,遇见她那个时候,我已经接管家族生意,不管是家里还是商场上都是勾心斗角,斗得你死我活,身边又没几个是真心的,在我身心疲倦的时候,身边有个温柔,体贴,又单纯善良活泼的姑娘,谁能保证相处久了不动情呢。”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起他对小兮兮的界限已经模糊,用李泓霖的话来说,是捧在手心,疼入骨,不怪别人误会,要怪就怪他没意识到这些行为已经过度了。

    “那你为什么又要同意她跟赵纯宇交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逆天废柴:邪君的〕〔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决战白日门〕〔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