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佬退休之后〕〔杰东中短篇小说〕〔嘴强守护神〕〔红龙传记〕〔墟渊〕〔玩家请自重〕〔我的人偶钢铁侠〕〔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超次元宠物店〕〔交互式小说丨冒险〕〔无敌霸帝〕〔轮回生道〕〔科技巫师〕〔龙神斗尊〕〔妖孽殿下的棉花糖〕〔我在封神诡界做和〕〔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地元精气化生系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193章 别多想
    </h1>

    校长给老夫人打了电话,老夫人赶到学校后,看到木小宝满脸伤气得足足在校长办公室把校长臭骂了半个小时,尽管木小宝只是受了皮外伤,但老夫人还是紧张到打电话给江别辞,让江别辞亲自给木小宝检查身体,又照了片子,确保身体没问题,老夫人才放江别辞离开。

    木兮下班后去学校接人,半路就接到老夫人的电话,说木小宝在游乐园,木兮到了游乐场,还担心人多难找老夫人和木小宝,没想到一去到游乐场就看到游乐场被清场了,闭馆接待贵宾。

    在木马旁边,木兮看到满脸伤的木小宝笑嘻嘻朝她跑过来,“妈咪。”

    “小宝,你的脸怎么了?”木兮紧张到捧着木小宝的脸左右打量。

    “有人欺负胖子梁,我就出手帮他,虽然我挨了几拳但是不影响我发挥,我赢了。”

    刚刚还心疼木小宝大骂校长的老夫人,这会说话的语气特别平静,“男孩子哪有不打架的,好了,要去哪儿快去吧,我也回去了,下午放学,你不用操心,我去接他。”

    “谢谢,老夫人。”不管老夫人对木小宝的好出于什么目的,但木兮都很感谢老夫人所做的一切。

    老夫人轻轻摸了摸木小宝脑袋,“祖母先回去了,下午茶别吃那么多,今晚祖母让人给你做好吃的。”

    “我要吃孙婶做的菜。”

    “好,祖母让她过来给你做饭。”

    老夫人离开后,满脸调皮的木小宝又变成了老大人搂着木兮的脖子,“妈咪,你不要那么严肃嘛,我没有吃亏噢,他打了我四五拳,我殴回他至少有十拳,老纪说做人不能只计较失去,要往前看,看获得多少。”

    “还贫嘴是吧,看你晚上回去,怎么跟你老纪交待你这张脸。”生气归生气,但木兮还是很担心木小宝带木小宝去医院的路上,一路都在问木小宝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刚到医院木兮的手机就响了,是纪澌钧打来的电话,木兮准备接电话的时候看到木小宝一直盯着她的手机看,好像想跟纪澌钧说话,木兮笑着把手机递过去。

    木小宝接手机的时候,手掌紧张到出汗,轻轻划过接听键将手机贴在耳边。

    “兮兮……”

    纪澌钧说完话后那边好长一段时间没人说话,听呼吸声不太像木兮,纪澌钧一下就猜出是谁,“你们在哪儿?”

    “在……”关系和好后,这可是第一次正儿八经说话,木小宝紧张到说话结巴,“去去去,看卫卫哥。”

    看许卫是真,借着机会去看梁浅也是真,虽然提醒过木兮不要和梁浅有来往但是听到这句话纪澌钧便装作没听见,直接问了句:“吃饭没有?”

    “……”那边传来的声音实在是令木小宝有些激动到害羞,腼腆的木小宝立刻把手机递回给木兮。

    看到木小宝小脸蛋红红,一脸害羞的模样木兮忍不住笑了。

    梁浅不知道木兮中午要过来,吃完饭有些闷的无聊就趁着项立升去楼下买水果的功夫出去透透气,刚到楼梯口的时候,梁浅看到楼下进了大厅的母子俩。

    就在梁浅开心到要挥手叫木兮的时候,轮椅后面百米远的地方,有一个男人目光很有目的性朝梁浅走来,快走到梁浅身边的时候,突然有两个护士拉着立体帘子横过走廊挡住了这个男人的去路。

    看到视线和去路被拦住,男人急的立刻想要找路绕过这道帘子,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梁浅感觉到有人推动自己的轮椅,回头就看到一个陌生男人,梁浅想要大喊呼叫的时候,对方立刻捂住了她的嘴加快动作把她推走。

    边讲电话边上楼的木兮,抬头时,隐约望见人群中被人捂着嘴推走的女人很像梁浅。

    木兮没有说话,纪澌钧以为木兮怎么了,语气担心问了句:“兮兮,怎么了?”

    “我这边有点事,我一会给你回电话。”木兮语气着急没等纪澌钧回应就挂了电话带着木小宝加快脚步上楼。

    “妈咪,你不可以跑那么快,老纪说你受伤了,让我看着你。”木小宝追上木兮。

    跑到楼上的木兮目光四巡没有发现梁浅的身影,木兮嘀咕一句:“难道是我眼花了?”

    木小宝跑的气喘吁吁,“妈咪,怎么了?”

    “没什么,咱们走吧。”木兮握住木小宝的手去梁浅的病房,她得去梁浅的病房看看。

    就在木兮牵着木小宝去梁浅的病房时,在廊道,和那个追梁浅的男人擦肩而过。

    路过的时候,对方一直盯着木兮看,被看得有些不舒服的木兮也回看着男人。

    本来就有些担心梁浅,这会再跟这个男人对视上,木兮的心更不安,生怕梁浅出了什么事,木兮弯腰抱起木小宝提速跑向梁浅病房。

    被人推进某个医生办公室的梁浅急的不停用手去拍打对方。

    把门关上后,男人松开捂住梁浅嘴巴的手,伸手挡住梁浅打过来的拳头,“梁小姐,是risun先生派我来保护你的。”

    “那家伙?”听到是那家伙的人梁浅瞬间冷静下来,瞥了眼对方,“我不需要你保护,赶紧把我放回去。”那个叫risun的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还能派人来保护她,看来是她小瞧了那个男人的来历。

    “梁小姐你目前处境很危险,实在是不适合留在这里,所以一会我会带你离开这里。”

    “他呢?”

    “risun先生回去处理一些事情。”

    她也知道自己目前处境很危险,可是她不能走,她要和梁家一起共渡难关,“麻烦你替我转告他,感谢他的好意,不过这是我的事情,不用他管。”说完后,梁浅立刻双手握住轮椅滚轮准备拐弯离开。

    看到梁浅不肯配合,男人直接打晕梁浅。

    “你——”话没说完梁浅就晕了过去倒在轮椅上。

    木兮带着木小宝去梁浅的病房找人,对门的许卫接到纪澌钧电话出来找木兮,刚开门就看到木兮进了梁洽的病房。

    “木小姐,你找什么?”

    “梁浅呢?”没在房间找到人,木兮语气着急追问。

    “刚刚还在房间。”在许卫说这句话的时候,项立升回来了,一进门看到木兮紧张的表情立刻四处打量房间找人。

    “梁浅没跟你在一起?”木兮问了句四处看的项立升。

    “我刚刚去买水果,我走的时候她还在病房的。”项立升把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

    “难道是真的……”就在木兮疑惑嘀咕的时候,夏明义步伐颠簸走过来,“木小姐,我刚刚在那边看到梁小姐被人推走了。”

    一听到夏明义这句话,大家都往夏明义说的方向跑去找人。

    到了指定的地方后没看到,木兮走的太快,膝盖上的伤口疼的膝盖一软整个人摔了下去,木小宝立刻去搀扶木兮,尽管动作吃力但木小宝还是竭尽全力把木兮搀扶起来,“妈咪,没事吧?”

    “我没事。”木兮牵住木小宝的手继续去找梁浅,木兮步伐一拐一拐跟不上大家的步伐只能慢慢走,走了几步后,疼的木兮弯腰喘气,就在这个时候,附近传来的话引起了木兮的注意。

    “妈……”木小宝刚要开口就被木兮捂住嘴。

    木小宝一脸好奇盯着木兮看。

    声音是从左边拐角处的通风口传来的,木兮听到了那边有人说话还提到梁浅。

    “高社长,跟丢了梁浅,我刚刚看到梁家和纪澌钧的手下都在找梁浅。”

    “是,我继续找,找到就带过去,请放心。”

    对方好像差不多讲完电话了,木兮立刻抱起木小宝后退找地方躲。

    许卫找了一圈后发现木兮不在身后立刻回去找木兮。

    电话那边的纪澌钧等着许卫和木兮碰上面后给他回电话,等了许久都没等到电话,纪澌钧便给许卫拨电话。

    “喂,纪总。”

    “接到她们母子了?”一刻不知道木兮的行踪纪澌钧的心就忐忑不安,总担心她出了什么事情。

    “刚刚遇到木小姐和宝少爷,不过梁小姐不见了,我们都在找人。”

    医院那边有梁家的人守着,梁浅怎么会不见了?他担心的不是梁浅不见了,而是担心,导致梁浅不见的人会不会伤害到他家兮兮,坐不住的纪澌钧立刻挂断电话,要去找木兮。

    纪澌钧刚起身,耳边就传来一道虚弱的轻唤声,“澌钧。”

    听到董雅宁的声音,纪澌钧坐回床上,目光欣喜看着躺在床上的董雅宁,“妈,你醒来了,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董雅宁的手从被窝下伸出,搭在纪澌钧手背上,语气疑惑,眼睛盯着四周看,“发生什么事情了,这是什么地方?”

    拿了东西回来的吴玲,刚进病房就望见董雅宁醒来了在和纪澌钧说话,吴玲快步上前,把东西放在床头柜,“夫人,你可算醒来了。”

    “妈,你好好休息,吴姐和丁如意都在这里照顾你。”纪澌钧握住董雅宁的手,将她的手抬离自己手背放回被窝里。

    董雅宁回头看着吴玲目光同样疑惑,“发生什么事情了?”

    “夫人,你在床上昏迷不醒,纪总把你送到医院来,江律师说你吃错药才导致昏迷的,夫人,难道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吃错药?”董雅宁喃喃自语一句。

    纪澌钧从被窝下伸出的手被董雅宁突然握住,纪澌钧抬眸就对上董雅宁紧皱的眉心。“妈,别多想,已经没事了。”

    “我怎么可以吃错药,昨晚我记得是木秘书给我拿的药。”那虚弱的语气带着严肃,“这件事和木秘书没关系,你不能因为这件事责怪她,是我让她拿的药,有可能是我一时眼花看错了名字,这件事绝对和她没关系。”董雅宁生怕纪澌钧因此怒责木兮,不断替木兮辩解。

    “我让费亦行去查了,不会错放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纪澌钧轻轻拍了拍董雅宁的手示意她安心。

    当纪澌钧再一次抽回手准备离开时,董雅宁望着纪澌钧说道:“给我拿杯水。”

    “好。”本想离开的纪澌钧再一次被打断。

    纪澌钧起身搀扶董雅宁,旁边的吴玲跟着搭把手。

    而站在门外的费亦行透过窗户望着里面的情况,不知道是不是有种错觉,总感觉纪总屡次做出要离开的举动都因为雅宁夫人而被中断。也许真的是他电视剧和小说看得太多,胡思乱想了吧,费亦行摇了摇头回过头的时候正好望见丁如意盯着这边看,那个眼神怪可疑的。

    没想到会突然和费亦行的眼神对视上,丁如意冲着费亦行微微一笑缓解尴尬的气氛。

    费亦行也冲着丁如意咧嘴笑,笑得特别憨厚,用姜轶洋的话来说那就像一个傻大愣。

    看到费亦行这傻帽样丁如意在心里暗暗嘲讽翻了一个白眼,真不知道纪澌钧为什么会选这种人做助理,笑起来像个傻子,不过仔细一想,如果这个费亦行真的是个傻大个,那对她来说无疑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一想到这里丁如意就回了费亦行一抹灿烂又不失妩.媚的笑容。

    丁如意一笑,费亦行就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发出一连串如银铃般的笑容,“呵呵呵呵——”这个丁如意自打来了景城后老在纪总面前晃悠,纪总不鸟她,她就冲着他笑,十有八九是攀不上纪总,打他的主意,一想到自己停在车库那十来部限量版跑车,费亦行顿时精明了,这娘们居然对他暗送秋波,肯定想要勾.引他,然后趁机霸占他的跑车。

    就在费亦行胡思乱想的时候,丁如意已经在暗中盘算着要怎么样策反费亦行,让费亦行为她所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逆天废柴:邪君的〕〔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决战白日门〕〔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