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嘴强守护神〕〔红龙传记〕〔墟渊〕〔玩家请自重〕〔我的人偶钢铁侠〕〔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超次元宠物店〕〔交互式小说丨冒险〕〔无敌霸帝〕〔轮回生道〕〔科技巫师〕〔龙神斗尊〕〔妖孽殿下的棉花糖〕〔我在封神诡界做和〕〔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地元精气化生系统〕〔绝武通天〕〔我养的宠物都超神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157章 纪总要生二胎
    </h1>

    看到纪澌钧出来纪优阳立刻把手上的糖水递过去,“二哥,你来的正好,丁小姐来给你送温暖了,闻着就够香快来尝尝。”

    纪优阳这句话让旁边的丁如意有些尴尬,这句话怎么感觉像是把她说成一个晚上来送糖水,醉翁之意不在酒,献殷勤的女人?

    本来就够心烦,再加上这个令他痛恨的纪优阳还在耳边嗡嗡响,纪澌钧直接沉下脸,语气很冲,“香你就吃个够!”瞟了眼纪优阳后抬步离去。

    “纪总,纪总。”丁如意连喊了两句都没叫住纪澌钧。

    纪优阳一口气喝光后打了一个饱嗝把碗放回托盘,对还盯着纪澌钧离去的那双眼睛打了一个响指,“丁小姐,回去告诉小妈,就说我二哥把这甜品给我了,我吃了一碗觉得不错,剩下的就送到我三妈妈那里去。”纪优阳说完后摸着吃饱的肚子走了,走了没几步想起什么话没说转身看着丁如意,“忘记提醒你一句,天黑以后要是没事,雇佣一般都是不能在这个区域活动,处理完我交待你的事情后丁小姐也早些回佣人房休息吧。”

    “谢谢四少提醒,我知道了。”这个四少,是有健忘症还是耳朵失聪?她记得自己说过是雅宁夫人让她来送东西的,可四少却还用一种是她到处乱走的语气提醒她。

    果然是亲妈给亲儿子炖的糖水,这料都比别人足,喝了一碗就饱到打嗝,纪优阳撑到不停打嗝,走了几步就接到方秦的电话。

    “什么事?”纪优阳说话的时候对着路过的女佣抛电眼,把花花公子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的特征发挥到极致。

    “社长,少帅去了木小姐那里。”

    “噢。”

    “呃——”又打了一个嗝,因为老夫人今晚没回来,那个所谓的团圆餐没吃成大家都各自忙活自个的节目,晚上到点了,挨个陆陆续续就回来了,纪优阳在楼道正好遇见纪佳梦三人,纪佳梦最先看到他,似乎忘记了在服装店心疼到心如刀割的事情满脸笑容走过来,魏生津父子俩远远和他点头打招呼后就回房了。

    纪优阳笑着压着嗓子对听筒那边的人说道:“黄鼠狼来了,你先盯着那边随时给我汇报。”在纪佳梦距离他三米时纪优阳不急不缓挂断电话。

    纪佳梦看到纪优阳一直在打嗝,笑问一句:“今晚的饭菜那么好吃,吃到打嗝?”

    “不是,是小妈让护工给二哥送糖水,我见味道不错二哥不要我就吃了。”

    “什么?”纪佳梦突然一脸紧张,语气着急,“你怎么能吃,万一董雅宁那个毒妇在糖水里下了什么东西,吃坏你了怎么办,快吐出来。”

    纪优阳余光注意到有两道身影往这边走来,不动声色假装什么都没看见,提高音量轻拍纪佳梦肩膀安抚她紧张的情绪,“姑姑,你别大惊小怪,这碗糖水怎么会有问题呢。”

    “怎么会没有!那个董雅宁为了荣华富贵争夺家产有什么事是干不出来的,亲儿子都能利用的女人,能是什么好东西,说不定她就在糖水里下了药给纪澌钧喝,然后安排个女人进来,好让其她女人怀上孩子来分多一份家产。”纪佳梦抱着胳膊,一副她早就看透一切的表情,“还有什么手段是我纪佳梦没见过的,这些雕虫小技,我一眼就看穿。”

    “姑姑,你电视剧看得太多了吧,我小妈可是世界上最有情有义的女人,退一万步说,她就算是坏人,她最多会对别人跟自己狠,这虎毒还不食子了,哦,难不成我小妈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伤害我二哥如此孝顺的一个乖儿子,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会相信我小妈会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纪优阳挥挥手坚决不相信的态度。

    坚持自己观点的纪佳梦摊开手义正言辞开始给纪优阳讲真理,“有些人,看似有情最无情,她就是那种装可怜,博同情,搞什么回头是岸,其实就是,伪慈善,那做作的面孔,简直就是恶心到家了,我一看到她,隔夜的夜宵都能吐出来。”

    纪佳梦话没说完就看到纪优阳抬头喊了句:“小妈。”

    听到董雅宁来了,纪佳梦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就像是受到一种激励,说话的语气比之前更加宏亮,“我说的可没错,后代有空翻翻家族记事本,里面的内容可比电视剧和小说都要精彩,庄庄都是真人真事,那种恶毒,残忍到就连那个专写情情爱爱小说叫什么来着的作者,对,咸鱼十斤,就连咸鱼十斤都写不出来。”满脸嬉笑的纪佳梦回头就对上纪澌钧凌厉的眼神,纪佳梦被吓到顿住嘴后很快就恢复一脸骄横的表情。

    纪澌钧冷笑一声:“莫说一个写书的,恐怕就连名嘴都比不上姑姑这张让人避之不及退避三尺的嘴。”

    “老天爷让我生在纪家,就是要用财富和地位赋予我成为这个社会缺乏的敢说敢认这种类型的人,如果社会没了我这种勇于面对恶势力的人又怎么能衬托出某些人的虚情假意,让大家明辨是非。”纪佳梦抱着胳膊说话的时候目光轻蔑扫过董雅宁苍白的脸色。

    纪优阳就喜欢看纪佳梦这个毒舌妇手撕董雅宁这个伪好人的真面目,这种场面简直就是好看到让人想要鼓掌开香槟敲鼓以表示心中的欢腾和喜悦。

    “佳梦,你不要生气,澌钧也是为了我才和你犟嘴。”董雅宁轻拍纪澌钧的手,“澌钧,和你姑姑道歉。”

    “妈,既然你不舒服,我先送你回房吧。”纪澌钧没有回应董雅宁的话更是漠视纪佳梦的存在搀扶董雅宁离开。

    董雅宁见纪澌钧不肯道歉皱着眉摇头表现出无奈又生气的表情。

    纪佳梦望着离去的二人,“我说雅宁啊,你儿子长大了,可不是当年那个任由你耍的团团转,玩弄在掌心不知道真相的小子,人家可有自己的主见和计划。”说完后还夸赞一句纪澌钧故意气董雅宁,“孝顺是好事,但可别因为那些根本不存在的愧疚过度注重孝顺凡事都听你妈的话,像刚刚你做的很好,总算让姑姑刮目相看,以后也要坚持这种态度,否则孝顺总有一日会成为你为之后悔付出的代价。”

    纪澌钧没有理会纪佳梦满口的挑唆搀扶董雅宁回房。

    看到纪澌钧不说话,纪佳梦一脸痛快,“才说了他们没几句就怕了,不敢跟我对嘴像个败落的公鸡灰溜溜走了,也不过如此。”

    “姑姑。”

    “嗯?”心情无比舒畅,脸上写满胜利的纪佳梦回眸看着纪优阳。

    “我二哥刚刚那句话的下联,姑姑参透了?”

    “下联,什么下联?”

    “我二哥的上联是姑姑的嘴让人避之不及,退避三尺,下联是……”望着纪佳梦沉浸在喜悦又略带疑惑的表情,一字一顿,“姑姑的牙参差不齐,相距甚远。”,手从纪佳梦面前划过,“横批,让你贱笑。”

    听懂这是一句讽刺羞辱的话纪佳梦恼怒到五官狰狞,双手握拳,身体在颤抖,用恨毒的眼神死死盯着纪澌钧离去的方向。

    “姑姑,时候不早了,我也先回去睡觉了。”纪优阳往后退的时候,用手在嘴巴做拉链的手势向纪佳梦保证他绝对不会告诉所有人这上下联外加横批的事情。

    骆知秋端着牛奶上楼,走到一半就听到楼道传来的声音,只要她上去就会被牵扯下水,为了不得罪任何一个人,骆知秋就停在阶梯还往后面退了几步,等到那边消停才抬步继续上楼,刚上到楼梯口就和走来的纪优阳碰上面。

    叹了口气,骆知秋压着声音小声教育纪优阳,“你这个孩子,胡说八道什么,你姑姑指不定因为你这句话有多恨你二哥。”

    纪优阳搂住骆知秋的肩膀,“要我说,整个纪家最聪明的莫过是我三妈妈,这聪明人一般话都不多,低调做人,低调做事。”神秘兮兮告诉骆知秋一个真相,“据说,这话多的人就和秀恩爱一样,歇菜的机率达70%,我姑姑这盘菜估计也快凉了。”

    “少说不吉利的话,赶紧睡觉去吧,我去给你奶奶送牛奶,你早点休息,明天是你第一天上班,可不能丢咱们纪家的脸面,听到没有?”

    “你放心,我给谁丢脸都不能丢你脸。”当年母亲坠海后父亲就娶了骆知秋,在纪家除了爷爷,唯一把他当人看的就只有骆知秋,所以纪优阳尊敬骆知秋也愿意喊她做三妈。

    “行了,别拍马屁,赶紧睡觉去。”骆知秋笑着越过纪优阳上楼,路过遇到走来的纪佳梦,骆知秋笑着刚准备打招呼就被怒气冲冲的纪佳梦一把撞开,尽管骆知秋已经尽量稳住杯子,但还是有不少牛奶溢出杯子,虽然不足以烫伤但是在骆知秋手背上留下了一道烫红的痕迹。

    ……

    纪澌钧把董雅宁搀扶回房后,坐在床边给董雅宁拉拢被子。

    “澌钧,妈真是没用,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你有事要处理都不能走开还要搀扶我回房。”

    “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最重要是妈你的身体平安无事。”

    “既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那今晚你就当留下来陪妈,住在纪公馆别去外面住,好吗?”

    纪澌钧知道母亲一直都想和纪家和好,也一直在拉近他和纪家的关系,只是,有些事情对他来说已经过了一笑了之的底线,“我留在这里,只会让姑姑找到机会为难你,妈,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董雅宁知道纪澌钧对一些事情很固执,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除非不是他自己改变,别人是很难改变他,“那你注意安全,到了给妈回个电话。”

    “嗯。”

    纪澌钧从楼上下来掏出手机给木兮打电话,电话刚播出去,纪澌钧就听到听筒传来一声特别尖锐的声音:“孙子,孙子,你找奶奶什么事?奶奶,这孙子又来电话了……”纪澌钧拿下手机一看,未接通,是木兮的来电铃声,一秒纪澌钧就想到肯定是那臭小子为了气他,特地设置的铃声。

    纪澌钧气到脸都僵了,如果不是他亲生儿子,他绝对会把这小子拍成姜泥冲进马桶!

    另外一边,梁浅来了,还带了不少凉菜,大家围在一块吃晚饭。

    “滴滴滴滴——”木兮听到手机响了,放下筷子要去接电话,梁浅递了眼木小宝,“你妈咪忙活了一整天,你去帮你妈咪接电话。”伸手摁住木兮,“养儿干什么?就是此时用儿。”

    “哼!”如果不是帅叔叔开门给梁浅进,他要是知道梁浅来了绝对不开门,木小宝冷哼一声爬下凳子去接电话。

    木兮知道小宝心里还介意梁浅和纪澌钧的事情,为了不让梁浅多想,木兮笑了笑,转移话题,“别光说话,吃菜,三叔做的这道菜不错,快尝尝。”

    梁浅笑着接过菜尝,其实她也知道为什么木小宝对她态度反差,她刚刚也是想和木小宝拉近关系才会故意说那些话。

    木小宝看到是纪澌钧打来的电话,特别激动,赶紧捧起电话,刚要点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的举动有些没骨气,木小宝拿着手机趴在茶几,为了让语气听起来很不屑,表情也跟着做出轻蔑,“喂?”

    “……”听到这个声音电话那边的人就头皮发麻没说话,像是在确认是不是打错电话。

    “是不是前任纪啊?”

    确定没错,是木兮的号码,怎么是这小子接电话,“你妈呢?”

    “和我未来的爸爸在吃饭,你有什么事吗?”

    “叫你妈来接电话。”

    “不好意思哦,纪叔叔,我妈咪陪我未来爸爸吃饭,没空接电话,你有什么事就跟我说吧?”

    他居然成了纪叔叔!纪澌钧一股火蹭起来,“臭小子,你敢叫梁帅做爸爸,我就跟你妈生二胎,你等着被送回老宅!”

    居然敢用生二胎威胁他!跟你说两句话你就有点颜色开染坊了是不是,能耐了你,木小宝直接挂断电话。

    “嘟嘟嘟!”电话直接被挂断。

    一通电话扰乱了纪澌钧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慌意乱,一想到那小子一口一个“未来爸爸”纪澌钧就倍感焦虑甚至是还有些恐慌,提速快跑,后面的保镖快步跟上。

    费亦行看到纪澌钧怒气冲冲拳头握紧,完了,这是暴风雨卷席的节奏。

    木小宝用力把手机砸在沙发上,抱着胳膊对着手机通讯录纪澌钧三个冷笑,“想生二胎,也得问问我妈同不同意!”

    不远处传来木兮的声音:“小宝,是谁打电话来?”

    “诈骗电话。”他解释的一点都没错,木小宝背着手蹦蹦跳跳回去吃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逆天废柴:邪君的〕〔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决战白日门〕〔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