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杰东中短篇小说〕〔嘴强守护神〕〔红龙传记〕〔墟渊〕〔玩家请自重〕〔我的人偶钢铁侠〕〔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超次元宠物店〕〔交互式小说丨冒险〕〔无敌霸帝〕〔轮回生道〕〔科技巫师〕〔龙神斗尊〕〔妖孽殿下的棉花糖〕〔我在封神诡界做和〕〔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地元精气化生系统〕〔绝武通天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136章 木小姐离家出走了
    </h1>

    “怎么了?”聂晓云看到梁浅顿住脚步没上车,轻拍梁浅背询问的时候目光顺着梁浅望去的方向打量看梁浅在看什么。

    听到聂晓云的声音梁浅顿时做贼心虚,绝对不能让妈知道她和那个男人的事情,梁浅回头看到聂晓云左顾右盼像是在寻找什么。

    立刻用背影挡住聂晓云和不远处那部车的视线,即使聂晓云不知道那个男人长什么样甚至是在哪儿,但是梁浅就是不由自主这样做,“妈,爷爷,我还有事先不回去了。”

    除了前边停着一部车聂晓云什么都没看到,以为梁浅要和纪澌钧一块去约会害羞才扭扭捏捏就爽快答应了,“好,不用那么早回来,不回来在外面过夜也可以。”

    梁浅听到这句话就明白她妈为什么那么爽快。原来是误以为她要和纪澌钧一块走。

    梁家的车队离开后,梁浅未免惊动停在那里的车,特地绕了一小段路,绕到那部车后面,走到后座车门,扬起手用力敲击车窗。

    “咚咚咚——”

    车窗外传来猛烈的敲击声,后座车窗刚降落,一只手就探进缝隙开车门。

    纪泽深很显然被眼前这个粗鲁的动作吓到了。

    李泓霖回头的时候后座车门已经打开,迎面而来是梁浅的叱喝声:“不想我打爆你的头就回去,没你事!”

    果然是景城梁家出来的人,说话气势都是那么大。

    纪泽深被梁浅推到副驾驶后面的位置。

    “砰——”车门被重重关上。

    满脸怒气的梁浅,一把揪住纪泽深的衣服,“好啊你,真是se心不死,跟我跟到这里来!”

    李泓霖看到梁浅挥向纪泽深的拳头,立刻伸手去挡住,手刚过去,梁浅的手就被纪泽深握住。

    “梁小姐,好像我才是受害者吧。”初见木兮时,见她被人欺负,曾几何时他也希望以自己的财力和雄厚的背景能成为木兮的依靠,把木兮养成梁浅这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脾气,可到底是忽略了一点,木兮出身不如梁浅,又懂事到不肯过多靠他,自然没有硬气和不怕不用过多思虑后果的资本。

    “放你娘的狗屁!”占她便宜还敢说他是受害者,梁浅生平最厌恶的就是这种表里不一逃避责任的伪君子。

    拳头挥不过去,梁浅就想用脚踹这个伪君子,结果脚踹偏差了,整个人坐在他腿上,突然如此亲密的接触瞬间让梁浅面红耳赤,梁浅双手揪住男人的衣服想要把人推倒起身。

    人是推倒了,但是倒下的时候,坐在他腿上的梁浅也跟着一块倒下,还被人压在身下。

    被人压在身下的梁浅,对上男人俊帅的脸庞,明明他就是个伪君子,可梁浅看到这张帅气的脸庞还是忍不住脸红,特别是想要起身的时候察觉到某处的不妥,交过男友但从未跟男人有如此亲密接触的梁浅害羞到眼睛不停眨动。“看够没有,还不起身!”

    “梁小姐,我承认你长的很漂亮,但是还不足以震撼到让我占你便宜。”

    因为挨得近,梁浅发现这个男人和纪澌钧长的有些相似,就是这份相似,再加上这句打击人的话让梁浅有一种狠狠的挫败感。

    凭什么长得像纪澌钧的男人都不喜欢她梁浅,对纪澌钧无能力,但是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有点小钱,可除了纪家外再有钱都没梁家地位雄厚,就冲着这点,梁浅想把在纪澌钧那边所受的挫败感从这个看起来容易掌控的男人身上找回平衡。

    “这位先生,想必你还不知道吧,我梁浅要的人从来没要不到手的。”

    纪泽深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幅度,伸出手掌摁压在座椅,撑起身,特别不识趣回了句:“那我会成为梁小姐历史上的一个例外。”

    他越拒绝梁浅越想证明给他看,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直接抬起脸吻过去。

    活了那么久,还是头一回被女人强吻的纪泽深眉心微微皱起。

    原来女人的唇瓣就像上等的蛋羹,软绵绵滑溜溜,而且还是加了红酒的口味,并不让人那么排斥。

    梁浅知道自己是在赌气才会胡乱亲一个登徒浪子,可她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凭什么她梁浅那么优秀却无法入纪澌钧的眼,凭什么纪澌钧对木兮那么温柔却对她如此冷漠,凭什么,凭什么!

    就是因为不甘心,所以才会借这个和纪澌钧长得像的男人证明自己要的人,从来就没有要不到手。

    李泓霖看到这一幕很自觉背过去,暗暗倒吸一口气。

    这个梁浅不是来找纪董算账吗?怎么算着算着就和纪董亲上了?

    这进展的有些快了吧?真是搞不懂这位梁小姐的个性,和纪董的反应。

    不过仔细一想也没什么不对,纪家继承人娶梁家千金小姐,说到底有婚约的还是纪董和梁小姐,亲个嘴很正常吧。

    再说了,大少奶奶和纪董,没领证,没公开,就是老夫人听算命先生找回来给纪董冲喜的女人,到了城堡后就负责照顾成了植物人的纪董,除此之外再无别的,所以,现在纪董醒来了,那个大少奶奶的任务也该到此为止一切回归正常吧。

    就在李泓霖沉思的时候后座扬起一个手势,缓过神的李泓霖开始发动车子。

    ……

    聚会结束后,宾客陆陆续续散去,从酒店出来,纪澌钧送董雅宁上车的时候费亦行上前一步拦住了纪澌钧,欲言又止喊了句:“纪总……”

    “澌钧,你有事就先去忙。”

    纪澌钧搀扶董雅宁上车,关上车门,弯腰站在车窗旁,“妈,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好。”董雅宁点了点头,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发动离去后,费亦行张嘴刚想说话就听到纪澌钧说了句:“回半山别墅。”

    看来纪总什么都知道,只是因为四少突然回来不能及时去找木小姐。

    可……

    算了还是不要说给纪总听,不让纪总白跑一趟,是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

    回到半山别墅是下午五点。

    纪澌钧没在客厅看到人,上楼也没找到人,打电话也没接,快步从二楼下来,一边下楼梯一边喊:“兮兮?”

    正在厨房摘菜的孙婶看到费亦行偷吃,用力拍打费亦行的手,“再吃就没了。”

    “今晚,黑云压顶,现在不吃饱,晚点就饿肚子了。”

    孙婶嗅到八卦的气味,递了一根青瓜给费亦行,“有啥消息?”

    “我跟你说……”费亦行接过青瓜,凑到孙婶耳边小声说八卦。

    孙婶眨着眼睛,听的时候不停点头。

    “木小姐呢?”

    突然响起在身后的询问声,让听到八卦的孙婶不经大脑直接回了句:“被纪总气到离家出走了。”

    孙婶话一出口,空气安静了几秒。

    孙婶望着费亦行好像在说:不是你问我吗?

    费亦行眨了眨眼睛:不是我。

    两个人眼睛瞬间睁大不约而同回过头就看到出现在厨房的纪澌钧,两个人吓到往后退了两步,费亦行手上的青瓜顺着手掉在地上。

    “纪纪……纪总对不起。”沉着脸的男人吓到孙婶不停点头哈腰道歉。

    纪澌钧用手指着费亦行,因为生气眼神里燃烧着一团怒火,“真有你的费亦行!”知情不报!

    “纪总,你别生气,纪总,我错了。”费亦行生怕纪澌钧炒他鱿鱼,赶紧冲过去。

    追到一半费亦行被姜轶洋拦住去路。

    姜轶洋语气飞快对纪澌钧说道:“纪总,请放心,我已经安排人保护木小姐母子,她们现在就在裕园小区。”

    纪澌钧听到木兮和木小宝的所在地立刻提步离开,姜轶洋回头看了眼费亦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用手推开费亦行,“我会让许卫跟着纪总,费助理辛苦了,好好休息一下吧。”

    “姜轶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让许卫取代我做助理,没门。”费亦行说话的时候脸庞压近姜轶洋的脸。

    “别老霸占着位置,也该给年轻人一些展现的机会。”

    给!

    给!

    费亦行脑袋往后昂,脑门对准姜轶洋的脑袋用力磕过去。“给你个锤子!”

    姜轶洋被突然撞过来的脑门撞懵了,眼冒金星往后退了两步。

    “纪总,等等我。”费亦行拔腿追上纪澌钧。

    “这只该死的小狒狒,居然撞我脑袋!”姜轶洋气到用手不停揉着脑门。

    许卫面带微笑看着这一幕,虽然费亦行这个大嘴巴确实让人讨厌,但没了费亦行和洋哥斗嘴,这日子过的未免有些太无聊了。

    去接人的路上车子路过花店和蛋糕店,费亦行为了弥补过错特地准备了两份礼物帮助纪澌钧。

    坐在副驾驶的费亦行,左手提着一个蛋糕盒,右手拿着一束玫瑰花。

    印堂发红的姜轶洋坐在后座,说话的时候只要是和费亦行有眼神接触就直接丢一抹憎恨过去。

    “纪总,我已经安排人跟着四少,找到机会就把四少带走。”

    “按照之前命令执行。”连纪优阳的名字都不想提,更别说继续看着这个人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

    “是。”四少这回真是自寻死路,自己跑回来,这不就是所谓的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很快车子到了裕园小区,这是一个商务公寓,住的大部分都是上班族,这个点还没下班,所以小区里很安静也没几个人影,费亦行提着东西跟纪澌钧上楼。

    为了赎罪,费亦行特别极其,走路一直都是在前面,费亦行认识这个小区,因为他就是住在这里,努嘴递了眼左拐的方向,“纪总,1904,就是那里。”

    纪澌钧听到木兮就在前面,迫不及待想要看到木兮和她解释清楚一切,刚拐弯就听到传来激烈的争吵声。

    一个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和红裙子的女人站在木兮面前,说到激烈的时候女人还用手指着木兮的鼻子。

    “我告诉你,就是你这个房子漏水才会导致我们屋顶渗水,我放在浴室的衣服,全部弄脏了。”女人把衣服甩到木兮身上,“件件都是限量版,你最好马上赔钱,否则我报警抓你。”

    “这位小姐,我们也是刚搬来,情况我会向物业反应,会给你一个说法。”

    “你叫谁小姐,你叫谁小姐。”感觉自己受到侮辱,女人气愤用手推着木兮的肩膀,还回头大喊:“老公,你快看,她居然欺负我!”

    “这位女士,我是律师,你对我妻子精神上所造成的……”

    旁边传来有节奏的脚步声,那对夫妻回头看了眼走来的男人。

    “纪总!”灰色西装的男人看到纪澌钧特别激动,上一秒还气势汹汹要告木兮,下一秒就一脸巴结讨好纪澌钧,弯着腰走向纪澌钧,还伸手要和纪澌钧握手。

    “你就是js集团的执行总裁,纪澌钧?”红裙子的女人赶紧整理好身上的衣服,刚刚彪悍的气势全无,举手投足之间带着小女人的娇媚,挥手打招呼还冲着纪澌钧暗送秋波,“纪总,你好。”

    纪澌钧没有理会灰色西装的男人更没搭理这个在他面前搔首弄姿的妇女,顿住脚步抬眸看了眼抱着胳膊站在门口目光冷淡的木兮。

    灰色西装男人尴尬抽回手,笑了笑,继续说道:“纪总,你怎么会在这里?”

    望见纪澌钧看过来,男人特别兴奋,终于引起纪澌钧注意了,“纪总……”

    话刚出口就被纪澌钧打断,纪澌钧递了眼门口面色平静的女人,说话的语气略显的低沉有几分歉意,“很抱歉二位,都怪我把她宠坏了,舍不得打骂……”话锋一转,语气变的清冷,男人目光闪过一抹凌厉,“但是,就算要教训,也轮不到外人来说她一句,你们二位有什么事就跟我说。”

    男人听到这句话吓到满头大汗,语气忐忑,边说话边擦汗,“很很很抱歉,我不知道这个人是纪总你的侄女。”

    这话一出,纪澌钧语气变得沉重,就连眼底都染上几分寒气。

    拐角处的费亦行听到这句话,往后退了两步,完了。

    这个眼瞎的男人居然含沙射影在说纪总老!

    这可是男人的忌讳,自求多福吧!

    修长的胳膊一伸,把木兮揽入怀中,冷若冰山的目光扫过那个口无遮掩的男人,“你这是在嘲笑我配不上我女朋友?”

    “女朋友!”西装男和红裙女异口同声一脸震惊。

    意识到惹到大人物了,赶紧道歉。

    “对不起纪总,求求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是我嘴笨说错话。”

    “纪总,你的女朋友很漂亮,你也很帅,你们简直就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

    揽住女人腰间的手指被女人掰开,纪澌钧用力搂紧人,说话的时候目光从木兮身上挪到那对男女身上,“你们吓到我女人了,给她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逆天废柴:邪君的〕〔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决战白日门〕〔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