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能看到世界属性〕〔龙神至尊〕〔都市全能医皇〕〔福神大人没忍住〕〔一不小心挖出一个〕〔生存竞技场〕〔大佬退休之后〕〔杰东中短篇小说〕〔嘴强守护神〕〔红龙传记〕〔墟渊〕〔玩家请自重〕〔我的人偶钢铁侠〕〔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超次元宠物店〕〔交互式小说丨冒险〕〔无敌霸帝〕〔轮回生道〕〔科技巫师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125章 伪装的面具
    </h1>

    骑着红鬃烈马的男人手缠绕缰绳用力一拉,“吁。”

    与此同时跟随在后面十几个骑马训练有素的保镖也跟着停下来。

    身穿骑马装的男人从马背上下来,边摘手套边朝围栏外方向走去。

    方秦手上拿着一瓶矿泉水,快步迎上走来的人,“周知和他秘书已经送去客房。”

    在接过矿泉水瓶前,augus转身把手上的手套丢给身后跟着的保镖。

    拧开手中矿泉水瓶的盖子,一口水喝了大半瓶解渴。

    “我估计周知应该是出事想要逃命所以才用绝密资料换平安,他给的那些资料都是元老派和财团来往的流水账,他说只要我们顺利送他出境,具体名单会交给我们,虽然还没拿到名单,但是从他提到的js来看,这是一个很好铲除纪澌钧的机会。”

    “叮铃铃——”兜里的手机响了。

    augus把矿泉水瓶丢给方秦,掏出手机接电话,“喂?”

    方秦离augus近,电话里的内容一字不漏听完。

    “柳昌已经送上飞机,但是范平被逮住了。”

    “知道了。”

    范平?那个伪装在纪董身边的安保副队长?

    柳昌虽然有用但不至于为了换柳昌损失培养多年好不容易才潜入纪澌钧内部的卧底,这些本该交给他的任务,为何社长却没跟他说自己亲自动手?

    挂断电话后,augus唇瓣紧抿,余光掠过在深思打量他的方秦,“接着说。”

    社长明明看到他略有所思疑虑柳昌的事情却没有提及,看来社长并不想提起这件事,但安全隐患不容忽视,“社长,需不需要叫人除掉范平?”

    落入渔网就被灭口,该说是范平的不幸,还是组织的无情?

    单薄的唇瓣嘴角处勾起一抹幅度,那双略带忧郁修长的眼眸平静望向前方,“我不擅长过河拆桥,派人去救他。”

    “那边肯定是设下圈套,一旦我们出手营救很有可能就落入陷阱,为了一个范平不至于冒险,落入敌方的手他应该做好以死保主子的明智选择。”

    抬起的手掌落在方秦肩膀,手指拂去方秦肩膀上的沙粒,“这是命令。”

    心不甘情不愿应了一声:“是。”方秦低头发短信的时候抬眸看了眼augus,“那周知那边?”

    “按他要求,尽快拿到那份名单。”

    “社长,周知毕竟是元老派的人,这件事牵连甚广,需不需要请示……”

    “对于紧急情况,我拥有优先处理权。”

    “是。”方秦担心社长私下处理会受责罚但是仔细一想如果事情处理好了这何尝不是立了一个大功。

    “另外,魏胜勉一直在接触你,那你就如他所愿,亲自去tx走一趟,指定让魏胜勉负责这次周年庆的事情。”

    “各个环节都安排好了,这个魏胜勉直接就捡现成的,真是便宜他了。”

    “天上掉馅饼,砸死和撑死,你说他是哪个?”

    “社长要他是哪个,那就是哪个。”

    “……”听到方秦这句话augus忍不住笑了抬步继续往前走。

    ……

    跟着老刘的车把木小宝送去学校后木兮才回公司,回公司的时候路过糕点店看到有梁浅喜欢吃的鸡仔饼木兮顺便买了一些。

    梁浅今天调休不上班,木兮打算给梁浅一个惊喜,把买来的鸡仔饼放到梁浅办公室。

    刚推开梁浅办公室的门,坐在办公椅敲打键盘的梁浅把木兮吓了一跳。

    “你不是说今天调休去参加聚餐吗,怎么回来了?”木兮说话的时候把手上的东西藏到身后。

    “怎么,我回来上班还需要向你报备?”敲打键盘的手指停顿,抬眸看了眼对面的木兮。

    还未发现梁浅知道真相的木兮完全没注意到梁浅笑容中耐人寻味的话,“你猜我给你带了什么?”

    “我也有东西给你。”梁浅说话的时候左手拉开抽屉,故作神秘,“你先给我,我再给你。”

    真是没办法,木兮叹了口气,把手上的饼盒递给梁浅,“本来还想给你一个惊喜的。”

    梁浅抽回探入抽屉准备拿东西的左手,打开饼盒,拿起一块鸡仔饼往嘴里丢,“味道不错,看来你还是如此了解我的口味。”

    “那是,咱俩可是好闺蜜,我不了解你,谁了解你呢。”木兮也拿起一块鸡仔饼吃起来,吃了几口想起梁浅有东西给她好奇问了句:“你要给什么我?”

    在木兮一脸期待下,梁浅唇角带笑,“呐——”掏出三个红色的请柬依次摊开放在桌上,用手指着第一个,“这是我选的,后面两个是纪家那边选的,个个都好看我抓不定主意所以想问问你,哪个好看?”

    木兮看到梁浅满脸欢喜在筹备婚事,不想梁浅希望越大最后失望越多,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能和梁浅说清楚她和纪澌钧的事情,“啊浅,我有事跟你说,我……”

    “急什么,这是我的,也有你的。”梁浅拿出一份黑色的邀请函递给木兮,“这是你的,明天下午商业酒会。”脸上绘满了对明天幸福的憧憬,说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眼里带光,“明天说是商业酒会其实是借机宣布我跟纪总的婚事。”

    “啊浅……”

    梁浅握住木兮的手,打断木兮刚出口的话:“啊兮,你是我的好姐妹,我最在乎的人,在明天如此重要的场合,我希望你能出现见证我的幸福,啊兮,你一定会来的对吗?”

    木兮不忍心让梁浅希望破灭,但继续欺瞒下去更对不起梁浅,抿着唇深呼吸一口气反握住梁浅的手,“啊浅,其实我跟……”

    再次打断,“你怎么啦?”梁浅忍不住笑了,“怎么一脸对不起我的样子,我跟你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可你……”用手指着木兮,“千万别抢我男人,否则我跟你恩断义绝。”

    梁浅的一句话堵塞住木兮的口,让那些准备开口的话都卡在喉咙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啊兮,我真的很喜欢纪总,我等了那么多年终于找到一个符合我择偶标准的男人,我希望能和他共度余生,我知道我没你长得好看,又没你善解人意,温柔小鸟依人,但是咱们可是好姐妹,你可千万别学外面那些绿茶婊抢自己闺蜜的男人,否则我可是会恨死你。”木兮应该听得懂她的意思,如果是明白人会跟纪澌钧保持距离。

    她是恨木兮,在来公司前,甚至是想过约木兮出来摊牌,狠狠甩木兮几耳光,可是这些年木兮对她的好点点滴滴都回忆在心头,她不想和木兮闹得那么难看,一旦这件事摊牌,恐怕木兮母子会在景城待不下去,所以她决定给木兮一个机会。

    梁浅的信任让木兮面色难堪,之前的坦白都在知道后果后变得犹豫不决和胆怯,她不想失去梁浅这个好朋友,又不愿放手自己的幸福,在左右为难的中间木兮脑子一片乱,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内心痛苦的煎熬让木兮脸色有些苍白。

    “对了啊兮,你一直都讨厌纪总,怎么又会应聘他秘书的职位,你可不是为了几个钱就屈服恶势力的人噢。”

    “我外婆去世的事情有些蹊跷,为了查明真相,所以才应聘秘书的职位。”

    “是吗?”她现在已经分不清木兮这句话是真是假,木兮外婆的死和应聘秘书有牵连?未免这个理由也太牵强了吧。“啊兮要不我帮你查吧,如果你选上了秘书的职位那就请辞,因为纪总的性格你也知道,不好说话,我担心你跟在他身边会吃苦。”

    她不想梁浅知道真相后因为自己的事情以身犯险恶,更何况还是跟董雅宁有关系,万一牵扯到两家,岂不是连累了梁浅又连累梁家,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别担心我,我会应付好的,tx周年庆的事情已经确定好了,如果没问题的话你签个名就可以交差了。”

    难道木兮觉得她自己的能力比她梁浅的人脉厉害?是真查真相还是借这个幌子方便和纪澌钧来往?

    突然发现自己看不透木兮,与其说看不透,倒不如说是偶然间察觉,原来自己那位看似单纯的闺蜜其实是个城府深的女人,如果城府不深以木兮的条件又怎么会成功得到纪澌钧的青睐?那天纪澌钧在后花园对他说的那些话,她现在都在怀疑会不会跟木兮有关系。

    木兮看到梁浅眼神放空,一动不动像是在想事,木兮轻声问了句:“怎么了?”

    缓过神笑望着木兮,“tx的总确认单拿给我,我签名,如果没问题的话,你就送去给纪总,现在再不使唤你,以后你调到纪总身边做秘书就没机会了。”

    “上午才面试,还没出结果。”虽说纪澌钧在某些时候会做些以公谋私的事情,但秘书这种涉及能力的岗位,以一个公司的领导者来说,对待这方面不会马虎和儿戏,所以木兮也有些担心选不上。

    从梁浅办公室出来,木兮去票务部找新上任的票务签名,各个部门签完名字确保他们负责的环节没问题木兮才拿着总确认单去找梁浅,刚走到前台就看到经过的江别辞,“江律师,下午好。”

    “你过来一下,我有些事情要问你。”

    “是。”

    这些职场上的客套话都是说给周围的人听。

    木兮说话的时候压着声音:“江哥,你怎么在tx?”

    “钧子在这边办公,有些文件要签所以只能送过来了。”江别辞说话的时候看到木兮手上和全意有关的文件,“看来你要白忙活了。”

    “怎么了?”

    “全意和全盛涉及洗钱的事情正在调查,听说结果很不妙,公司都保不住了,周年庆这种闲情逸致的事情怎么还有机会开?”

    “商场上的事情真是瞬息万变,前段时间还好好的,怎么突然说变就变。”大家都忙活那么久,而且这个案子还是梁浅来tx的第一个单,如果这单不能做成,那对新上岗的梁浅来说无疑会造成不少的议论。

    有些事情江别辞不想告诉木兮,也不能说,有时候知道越少越安全。

    前面是国内组团计调部,江别辞就不过去了,正要跟木兮说要走的时候就听到前面传来吵杂的议论声。

    两个人对视一眼后抬步走向会议室那边,刚走近会议室的墙根就听到里面传来的谈话声。

    “赵总监,我们社长的意思,是希望魏先生负责这次周年庆的事情。”

    赵纯宇还没开口梁浅就坐不住了,“魏先生不是tx的人,让一个公司外部外行人来负责,如果出事了是贵公司承担责任?”

    魏胜勉没想到梁浅居然不识趣破坏他的事情,“如果梁主管担心出现差错,那就由梁主管协助我。”说完后看了眼旁边一直没说话的赵纯宇,“赵总监,你觉得这个安排怎么样?”

    “客户指定负责人这种事情是行内默许的。”身体往前靠,双手摊开,做出一个妥协的手势,“我没意见,那就由梁主管协助魏先生。”之前梁浅为了木兮可没少呛他,既可以借机打压梁浅又能顺水推舟卖魏胜勉一个人情,一举两得的事情他怎么会不同意。

    梁浅知道赵纯宇是趁机报复她以前维护木兮得罪他的事情,梁浅用力拍桌子,“我不同意!”

    方秦直接忽略梁浅望着赵纯宇,“这件事就这样定了,我先回公司交差。”

    梁浅气不过,不甘心自己的成果被抢,怒气冲冲从会议冲出来撞倒了门口的木兮,方秦出来的时候看到木兮摔在地上,没有多停留片刻抬步就离开。

    江别辞搀扶木兮起身的时候一直看着方秦离去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逆天废柴:邪君的〕〔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决战白日门〕〔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