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超次元宠物店〕〔交互式小说丨冒险〕〔无敌霸帝〕〔轮回生道〕〔科技巫师〕〔龙神斗尊〕〔妖孽殿下的棉花糖〕〔我在封神诡界做和〕〔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地元精气化生系统〕〔绝武通天〕〔我养的宠物都超神〕〔杰东中短篇小说〕〔我七岁就成了神帝〕〔兽人管理局〕〔羸弱的代价〕〔女主她是一颗星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72章 纪先生我爱你
    </h1>

    梁帅喝了一口啤酒后看着阳台外的夜景问了句:“孩子的父亲去哪儿了?”

    “木姐姐没说,我也不会去问这些事情,关于木姐姐的事情我都是听小宝说的,木姐姐的未婚夫脚踏两条船跟木姐姐表妹在一起,后来公司出事了木姐姐未婚夫就甩锅给木姐姐,木姐姐坐牢后那个人渣就抛弃了木姐姐,木姐姐被冤入狱坐了三年牢,却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真相,所有人都认定一个版本,那就是木姐姐为了跟表妹抢男人害死了自己表妹才坐牢的,至于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只要不是那个人渣的不管是谁的都好吧。”

    “是谁冤她入狱?”

    三年……

    按现在算,应该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青春那会吧。

    “js集团的女婿呗,一位抛弃未婚妻入赘豪门的渣男。”augus特别讽刺笑着说道。

    js集团?纪家?

    对商界事情并不怎么了解的梁帅只听过纪澌钧,对纪家其他事情并不清楚,但是对这个抛弃木兮的男人梁帅没有好感。

    梁帅垂落的目光扫过身旁的augus。

    augus一口气闷干啤酒,转身看着梁帅,“时候不早了,就不留你们,明天早上我要送外婆去医院,如果你有空的话那就麻烦你替我送木姐姐去公司上班。”

    “没问题。”

    “铃铃铃——”兜里的手机传来响声。

    梁帅掏出手机后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人就挂断电话。

    面对一只伸过来的手,梁帅谨慎抬眸瞟了眼对面的人。

    augus笑着解释:“第一次来我家,你可能对我家垃圾桶的位置不熟悉。”

    梁把手里的空瓶递给augus,“谢谢。”

    “男人之间就无需再说这些婆婆妈妈的谢谢吧。”augus爽快接过瓶子转身离去。

    回到对门的公寓,杨鹏把梁帅带回来的啤酒放进冰箱,没一会就有一个身影进来。

    跟在少帅身边那么多年,没见少帅喝过酒,这是头一回从少帅身上嗅到酒味。

    “少帅,你怎么跟对门那个陌生人喝酒?”

    “试探。”梁帅拿起水壶倒了一杯水。

    “那个男的难不成是特务?”

    “不是。”今晚是试探没成,反被探,在那种灯光夜景啤酒如此闲暇的时光下,人很轻易就沉浸在安逸的气氛当中放松警惕。

    “少帅,老帅找你,让我通知你现在回去一趟。”

    “不用理会。”梁帅回了一句后转身离开厨房。

    “是。”少帅也不是第一次漠视老帅的命令,杨鹏已经见怪不怪。

    梁帅离开后,augus走到木兮休息的房门外,木小宝红着眼珠从房间出来。

    augus半蹲下,双手贴在木小宝腰间,轻声细语询问一句:“跟augus说说,今晚出什么事了?”

    木小宝往前走了两步投入augus怀里,张开手紧紧抱着augus的脖子,“呜呜呜……”

    他无助的哭声让augus无比心疼,抱起人转身回房,帮木小宝洗完澡,augus才把人放到床上。

    明明很讨厌老纪,可是看到这位长得像老纪的大兄弟木小宝还是忍不住哭起来,“老纪是骗子,他说我考试第一名就给我买遥控飞机,他没有守信回来给我买遥控飞机,他还骗了妈咪,他说他不回来,却背着我们去啊浅阿姨的生日宴会,还做了啊浅阿姨的未婚夫。”

    “呜呜呜,我讨厌他,他骗了我跟妈咪,还让我妈咪难过,我再也不要跟他在一起吃饭,呜呜呜……”

    augus坐在床边,把人揽入怀中,木小宝的泪水染湿了他胸口的衣服,augus轻轻摸了摸木小宝的脑袋,“没了他还有我,大兄弟给你买大飞机,买那种可以飞上天的大飞机,这样小宝就能跟妈咪坐在一起去旅游了,好不好?”

    “嗯嗯。”木小宝吸了吸鼻子用拳头擦干净泪水。推开augus的胸膛要下床。

    “去哪儿?”

    “我要去找帅叔叔借钱。”

    “要钱做什么?”

    “还钱给老纪,这样妈咪就再也不用被老纪欺负了。”

    “要多少?”

    “你不用担心我可以搞定的。”那么多的钱,他大兄弟应该拿不出,江叔叔又不在,目前唯一能帮到他的只有梁帅。

    augus抬起修长的腿,从床上起身,弯腰拉开抽屉,拿出一本支票本丢给木小宝,“要多少,自己填。”

    木小宝看了眼丢过来的小本本,捡起东西丢回去,“不是玩过家家,是真的要好多钱。”

    augus被木小宝逗笑了,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俯身,捡起支票本再次递过去,“别那么看不起我好不,这点钢镚儿我还是有的。”

    木小宝眯着眼睛盯着augus看了足足有一分钟,半信半疑竖起三根手指,“你真的有那么多钱?”

    爽快回了一个字,“有。”

    “不是三块钱,也不是三百块,三千块,是三百万,三百万,三百万哦。”木小宝反复强调。

    augus握住木小宝的三根手指,唇瓣微微撅起,压着嗓子特别神秘说了句:“莫说三百万,买下整个景城也有余。”

    木小宝跪起身,用手摸了一下augus的额头,“兄弟,你额头凉着呢。”

    augus脑袋微偏,亲吻木小宝小脸蛋,亲完后帅气的对木小宝眨眼。

    木小宝立刻用手捂着脸,“我当你是兄弟,你却打我主意,我不卖身的。”

    “倒贴三百块我也不要。”augus掀开被子把自己丢到床上。“一吻三百万,不用还了。”

    木小宝楞坐在床边半天不敢拿笔填,谁知道他兄弟是不是在吹牛逼。

    augus抱着布玩偶转身背对着木小宝睡觉。

    不管了,先试试再说。

    木小宝扑在augus胳膊上,亲吻一口augus的脸颊,“晚安么么亲,三百万。”

    augus反手拿笔,接过支票本看都没看随手签单。

    “撕拉——”撕下,递给木小宝,“拿去。”

    “兄弟,写多两个零了。”

    “送你。”

    “我是不会跟你客气的。”木小宝小心翼翼把支票叠好,明天他就去银行验下真假。

    把东西收拾好,木小宝滚入augus的怀抱,把自己的小身体塞进他温暖的怀抱,“我先声明啊,我木小宝不喜欢占人便宜,你给我的支票,我只拿三百万,剩下的就当作今晚我给你做暖宝宝抱枕的对冲金额,还有,你要是敢骗我,害我被人当骗子抓起来,我就取消你备胎爸爸的资格把你打入黑名单让你跟老纪呆一块。”

    augus掐了一把木小宝的屁股,“跟你老子一个样。”

    “什么样啊,你又知道。”说起老子,木小宝下意识想起纪澌钧。

    “精打细算,天生商人。”

    “你又清楚,你认识我老子?”为什么他会把这段形容词套在老纪身上,哼!老纪才不是他老子,他长得比老纪帅多了。

    “我有什么事不知道?”

    “神棍吧你,神棍阳。”不敢再想下去,如果老纪真的是他亲生粑粑会是一个什么概念。

    “嗯。”augus应了一声没有继续接着说下去。

    卷缩着身子的木小宝,心里渗出丝丝的好奇。

    augus说他精打细算是做商人的料,难道他的亲生爹地真的是做生意的?

    梦里的爹地高大威猛,特别温柔,还会亲吻他,现实中的爹地也是这样吗?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但是一定很帅,因为小宝长得帅,所以爹地一定也很帅。

    想着想着好端端怎么脑海又浮现出老纪那张讨人厌的脸。

    木小宝咬牙切齿,在床上画圈圈,“坏老纪,黑心老纪,诅咒你生出来的儿子便秘,出门被鸟拉屎,踩到狗便便……”

    “阿嚏,阿嚏,阿嚏……”木小宝连打了几个喷嚏,用手摸了摸鼻子,“一定是有人在我背后说我坏话,肯定是老纪,坏老纪,画个圈圈诅咒你喉咙痛不能说话。”

    ……

    “阿嚏……”

    寂静的书房冷不丁响起一声喷嚏。

    门外进来的费亦行细数纪澌钧的喷嚏声。

    “一、二、三……”三声挨骂,肯定是宝少爷在纪总后面骂纪总。

    纪澌钧用手顿了顿鼻子,瞟了眼进来的费亦行,“人呢?”

    “没找到,木小姐跟宝少爷的手机都关机了。”费亦行生怕惹恼纪澌钧就连说话都是轻声细语,话刚说完对面的人立刻沉下脸,费亦行赶紧接了句:“纪总,您放心,已经分散人在景城每条街道守着,只要木小姐一出现立刻就可以找到她跟宝少爷。”

    费亦行话语着急,而对面的人沉下脸后盯着桌面一动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

    有时候沉默没动静是最令人煎熬畏惧的事情,费亦行满头大汗,生怕纪澌钧一怒之下今晚出去找人的保镖全被撤职。

    “纪总……”

    费亦行声音刚出口就被打断。

    “下去吧。”

    “是。”

    人没找到,纪总不生气?

    不敢置信偷瞄一眼纪澌钧。

    真的很平静。

    不对……

    这暴风雨来临前往往都是风平浪静的,越平静越可怕,不行,得马上找到木小姐告诉木小姐这一切才可以。

    ……

    公寓。

    后半夜,客房的门轻轻被推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进入客房后,借着窗外微弱的月色看清了房内的路,绕过床尾走到床边。

    女人躺在床上熟睡,身上的被子被轻轻拉起从肩膀拉到脖子。

    被子整理好,男人的手落在床边,像是担心床会晃动,先摁住以免惊扰到熟睡的女人,坐下后,男人低头望着熟睡的女人。

    看见她发丝盖住脸,伸手撩起她的发丝,本想替她整理头发却无意间碰到她满脸的泪水。

    男人眉心轻轻垫起,用手一点点擦干净女人脸上的泪水。

    人前笑面如花,坚不可摧的女人却在夜里,哭湿了容颜,男人的心莫名发紧难受,特别是她那紧蹙的眉心,不管他抚了多少次都无法抚平。

    男人低头,轻吻她紧蹙的眉心,试图用温柔缓解她的情绪。

    吻刚落下,耳边就传来一声带着祈求哽咽的梦呓,“纪先生,不要娶她好不好?”

    从什么时候起,他也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轻而易举就心乱如麻,而且那种感觉延续三秒后就变成了强烈的痛感,他对此非但不排斥,反而还贪恋上了。

    那阵迷迷糊糊的声音再次响起,“纪先生,我爱你。”还在为找不到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逆天废柴:邪君的〕〔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决战白日门〕〔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