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杰东中短篇小说〕〔嘴强守护神〕〔红龙传记〕〔墟渊〕〔玩家请自重〕〔我的人偶钢铁侠〕〔且盼如意得长久〕〔我怎么当上了皇帝〕〔超次元宠物店〕〔交互式小说丨冒险〕〔无敌霸帝〕〔轮回生道〕〔科技巫师〕〔龙神斗尊〕〔妖孽殿下的棉花糖〕〔我在封神诡界做和〕〔没金手指照样无敌〕〔我气哭了百万修炼〕〔地元精气化生系统〕〔绝武通天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31章 不堪的身世
    </h1>

    augus毫不掩饰自己不堪的身世,还把这些悲惨的事情用幽默的语气表达出来,“我出生之前有人替我算过一卦,说我是灾星会克亲人,起初没人信,但我出生那天我爷爷出车祸,家里又接二连三发生了许多不好的事情因此我奶奶把我认为是灾星不喜欢我,家里的人个个对我避之不及唯有我爷爷最疼我,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跟我爷爷感情比较好。”

    “那他现在呢?”也许是augus口中的遭遇跟自己太过相似,一时间木兮的心尖都开始发酸。

    “四年前中风昏迷到现在还没起来。”

    “那你怎么不去看他?”

    “他们把我爷爷藏到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augus的声音有些哽咽,吸气时木兮还能听到鼻水的声音,augus用一种特别心酸带笑的语气说完后半段,“他们都认定是我把我爷爷害成那样,现在只要我一出现,他们也许会杀我解恨吧。”

    在知道这些事情之前,augus在木兮印象中,是一个没有烦恼,整日笑得很开心活泼开朗的人,可现在,在他道出心中的秘密后,木兮看到了另外一个他,一个因为被家人嫌弃和遗弃心生孤寂感,说话时眉宇之中总有一股挥散不去的忧郁感的男人。

    “对不起。”意识到自己提起他的伤心处,道歉完后木兮安慰一句:“你别难过,照顾好自己,你爷爷如果醒来了肯定会第一时间来找你,他们不在乎你,但你爷爷在乎你,你好好活着,等着你爷爷醒来。”

    “谢谢木姐姐的安慰。”

    虽然augus看起来比自己小,但是被人这样喊,木兮还是觉得怪怪的,“你以后可以叫我木兮,啊兮,小兮都可以。”

    “叩叩叩——”木小宝半个身子趴在身上,轻轻敲了敲房门。

    木兮和augus的谈话中断,两个人回头看了眼木小宝。

    “妈咪,我对这里的卫生间没感觉拉不出来,我要回公寓拉粑粑。”

    “谢谢你做的饭很好吃,我先带小宝回去了。”

    “好。”

    “妈咪,我们的鱼还没买呢,不知道那个人渣走了没有,万一他守在那里怎么办,明天我没有鱼交功课了。”

    身后传来一声:“我去买吧,你们两个先回去,有事给我打电话。”

    “差点忘记了,我还有一个大兄弟。”木小宝对着augus挥手,“我要金色的大金鱼记得噢,如果顺路的话我不介意你自作主张帮我带个冰淇淋。”

    木小宝使唤起augus特别顺手,还我不介意。

    “别给他买冰淇淋。”

    augus对着木小宝眨眼,传达只有他们两个人看得懂的眼神。

    木小宝背在身后的手竖起大拇指给augus一个大赞。

    augus看到木小宝的手势嘴角微微带笑,眼眸自然抬起看向身旁的女人。

    ……

    赵纯宇回到酒店别墅,屋里黑灯瞎火,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香水味,赵纯宇昂头望向楼梯,看了两眼后立刻低头面色谨慎冲着自己衣服嗅了嗅像是在寻找什么。

    鼻子嗅到胸口时停顿三秒,旁边的助理特别有默契立刻掏出香水对着赵纯宇胸口喷香水。

    赵纯宇用巴掌摁了几下胸口沾香水,双手轻拍把看得见的地方都摸一边,保证自己身上只有这款香水的味道,“下去吧。”

    “是。”

    助理离开后,赵纯宇快步上楼,走到房间门口时才放轻脚步。

    洗完澡身上穿着浴袍的女人靠在落地窗边,左胳膊端着右手向远处瞭望不知道在想什么。

    腰后伸来两只手揽住女人腰间,男人亲吻女人耳边时语气温柔,“老婆,我回来了。”

    “你刚刚都去哪儿了?”

    赵纯宇像是料定纪心雨会这么问,下一秒就掏出买好的首饰递给纪心雨。

    纪心雨扫了眼跟前的东西,看到赵纯宇送东西给自己半点喜悦都没有反而语气还特别平淡,“除了这些你没别的想跟我说?”

    面对纪心雨的盘问赵纯宇眼底闪过一抹不爽,压制住对纪心雨的不满表现出一副好老公的样子,“有……”拉长音卖关子。

    “那就是我爱你……”

    下一秒响起一声:“咚——”

    赵纯宇被一股力气推开后背摔撞在落地窗上震得玻璃都在颤动。

    一部亮着屏幕的手机砸到赵纯宇身上,“你看看你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赵纯宇接住手机,翻转手机看了个明白,屏幕上亮着一条信用卡短信通知。

    “老婆,你听我解释,这笔钱的支出是用来接待重要合作伙伴用的。”

    纪心雨笑的特别讽刺,“呵呵——重要客户……”点点头,干笑三声后踩着棉拖上前。

    “老婆,你要相信我,我是爱你的,我心里只有你……”看到纪心雨过来伸手想要抓住纪心雨的胳膊结果伸过去的手被纪心雨的手打掉,纪心雨的手直接越过他的胳膊夺走他手里的手机。

    纪心雨低头手指点了几下手机,亮起证据给赵纯宇看,一字一字从牙缝挤出,“赵纯宇你真是好样的,拿我的钱去养旧爱,怎么,还打算跟她死灰复燃是不是?”

    “老——”

    挤压在心头的愤怒像是憋不住突然一下爆发出来,纪心雨满面怒火转身冲向梳妆台,抓起化妆品对准赵纯宇砸过去,“我告诉你赵纯宇,我不是木兮那个土包子,你要敢对不住我,我不会放过你。”把桌上的东西全砸完了,心里那股火还在继续燃烧,纪心雨张嘴大喘气死死瞪着赵纯宇,“等着,那个贱人我不会让她好过!”

    “老婆,你别生气,我真的跟她没什么……”

    纪心雨根本不听赵纯宇的解释,怒气冲冲摔门离去。

    赵纯宇追了几步看到门关上就停下脚步。

    满脸愧疚心疼的表情变成嫌弃和不爽,抬起手摁了摁被砸疼的胸口,“真她妈神经病!”

    公寓。

    卫生间门刚打开一条缝隙木兮就听到门铃声响。

    从门缝探出一只小手接过木兮递来的开塞露,“妈咪,一定是我大兄弟回来了,你快去开门,让人久等了多不好意思。”

    “知道了。”是心急自己的冰淇淋吧……

    “叮咚——”

    门外的门铃声一声接一声,木兮小跑到玄关时对着门口喊了句:“马上。”

    耳朵贴在门上的费亦行听到木兮的声音立刻站直整理好衣服。

    门刚打开,木兮就看见一张笑得特别灿烂的脸,立刻伸手关门。

    费亦行用手撑住门,门关不上木兮也恼了,直接把门打开,一脸不爽,“告诉纪澌钧,老娘不伺候了!”当着纪澌钧的面不敢说,木兮只能把气撒在费亦行身上。

    费亦行两手相握放在小腹,笑眯眯微微点头,“木小姐,您有什么话可以亲口跟纪总说。”

    木兮双手抱胳膊,一脸不耐烦,“我没空!”

    话音刚落下,费亦行就往旁边挪步,被遮挡住视线的右侧走出一个男人。

    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男人让木兮呼吸顿了一下眼瞳睁大。

    黑色的皮鞋逼近木兮,任意垂落的双臂随着步伐轻轻摆动,扑面而来的压迫感让人大气都不敢喘。

    站在旁边的费亦行瞥了眼木兮继续后退的方向后立刻蹲下躲开木兮的视线,一个迈腿,伸手,把门关上。

    男人步步紧逼,木兮后退准备进屋结果退到门口后背就直接贴到门上。

    门怎么关了?

    木兮还以为自己靠错地方,用手摸了几下身后挡住自己退路的东西,在她确定是门没错的下一秒也看见了蹲在地上趁她不注意把门关上的费亦行。

    好啊!

    “主仆”联手是吧!

    一个胳膊伸过来挡住她垂眸的视线,木兮看见闯入自己视野的黑色西装立刻抬起头。

    男人深邃的眼眸对视上女人有些惊慌失措的眼神,男人手掌贴在门上,臂弯拦住女人去路把人禁锢在怀,嘴角微微勾起,每一个字吐出的气息都喷洒在女人唇瓣上,“正好我有空所以过来了。”

    木兮想起刚刚自己说过的话脸颊就火辣辣的烫连头都抬不起,

    木兮垂下的头顶都快顶到男人的胸口上。

    明显感觉到跟前的男人往自己这边靠过来,而且左耳的温度也随着气息的紧绷开始升温,肩膀不自觉耸起连呼吸都变得绵长。

    “嗯?”沙哑有磁性的声音低沉又温细好听到让人都忘记回答问题。

    男人的声音让木兮想起了那天夜里,附压在她身上肆意妄为的男人发出的沉闷闷哼声,那个声音跟这个声音真的好像好像,像到木兮直接把那个男人的脸换成纪澌钧的脸……

    纪澌钧看到女人的脑袋缓缓向自己嘴边靠拢,不动声色等到她耳朵贴到自己嘴边……

    “那么喜欢我的声音?”

    心里那点小九九被识破,木兮的脑袋瞬间闪开。

    完了,丢死人了!

    她怎么会想到那种事情去了,而且对象还是纪澌钧。

    木兮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特别是被纪澌钧影响注意力,努力把纪澌钧当做普通人,“纪总……”,跟纪澌钧对视不超过三秒木兮就被纪澌钧的眼神吓得大气都不敢喘,努力吞咽唾液语气是硬撑的平静,“纪总,请问你来有什么事吗?”

    态度真好,跟刚刚背地里不一样。男人犹如看戏一样用慢性子一点点消磨这个女人乖巧客气的伪装,盯着女人红润饱满的唇瓣吐出两个字,“过来。”

    不听使唤的双脚朝着男人走去。

    脚尖碰撞到男人的鞋尖,下一秒男人的脸庞垂下。

    “……”

    迎面撞上一个带有烟草味的唇瓣,那冰凉柔软的触感令木兮的大脑短暂空白几秒。

    男人深邃的眼眸轻轻眨了眨,眼里的一股戏谑让木兮觉得自己突然像个小丑,恼羞成怒的女人立刻与男人拉开距离用手擦去自己唇瓣上沾有的烟草味,“纪总,请注意你的身份!”

    他们之间还有什么身份可言?

    纪澌钧胳膊微微弯曲,身体再一次压向女人,眯着眼睛盯着木兮充满怒气的眼睛,“木小姐……”停顿三秒过后,吐出来的每一个字都耐人寻味,“总喜欢占人便宜又不认账?”

    什么叫做“总喜欢占人便宜又不认账”?

    她几时占过纪澌钧便宜了?

    明明一直都是他占人便宜!

    她怎么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跟那晚占她便宜又充当受害者的不明人士是一类人?

    到底是谁占谁的便宜!

    木兮越想越恼火,满肚子挤压对纪澌钧不满的怨气一下爆发,“纪总……”

    男人无辜中带委屈的声音打断了木兮的话,“是你主动亲上我的。”

    行,认输了,说不过纪澌钧。

    木兮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跟纪澌钧斗嘴,以免吃亏的人是自己,“纪总,请问您来有什么事?”

    知道硬碰硬行不通,觉悟很快值得表扬。

    纪澌钧打量的眼神让人特别不舒服,木兮别过脸躲开纪澌钧。

    “景城治安不太好,未免你们母子被人拐卖,我亲自过来接你们。”

    最不安全的人就是你!“纪总,谢谢您对我们母子的关照,只是我住您那儿您不太方便吧,您女朋友如果知道了也许会生气。”

    “我不介意你的打搅。”纪澌钧像是料定了木兮还会有数不清的借口,在木兮反应过来时已经掏出契约对着木兮,“你是自己收拾还是我让人替你收拾?”

    木兮盯着契约里那一段纪澌钧耍计谋欺骗她的一行字眼底燃烧出熊熊怒火,“不牢纪总您,我自个收。”

    拐角处的电梯门打开,两手提满东西的男人从电梯出来,刚拐弯就看见木兮推门进屋,男人张嘴刚想说话就发现门口除了木兮还有两个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逆天废柴:邪君的〕〔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决战白日门〕〔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