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天小蚂蚁〕〔天降鬼才〕〔帝世无双〕〔都市大进化时代〕〔武道霸主〕〔八神轩辕传〕〔刺客圣契〕〔我能看见万物弱点〕〔垂钓之神〕〔仙道灵途〕〔君心待我如初〕〔我是真不想穿越〕〔重龙葬道〕〔我囚禁了一众魔头〕〔原始族长〕〔拜见大魔王〕〔长生榜之凡人纪〕〔回到原始社会做酋〕〔荨岩〕〔灭世剑尊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1162章 难道是他多心
    看到前面的人没有再谈话,女人立刻掉头找地方离开这里。

    这里唯一能走的只有安全楼梯。

    手落在楼梯扶手上的女人脑子里回荡着高博文那语气不屑的话。“南氏出现了财务危机……”

    就算她没在商场上混,她也听过沈氏的名号,沈氏踏遍的地方,寸草不生。

    一旦沈氏出手了,南氏必定扛不住,到时她这个千金大小姐,恐怕就要做到头了。

    最可恶的还是,说出这番话的人就是高博文这个王八蛋!

    她还等着孩子生下来以后跟高博文结婚,高博文也一直在找借口骗她,说什么事业上取得成就,要给她幸福的婚姻,结果呢,她堂堂一个千金小姐,就成了高博文这个小混混玩玩而已根本没打算负责的一件物品。

    她不是那种,等着被人抛弃和拖累的没用女人,从一开始,她就知道,好日子是要靠自己争取的,这些人,都给她等着!

    ……

    到了乔隐所在的医院,一脸紧张的木小宝四处张望,妈咪肯定在这里等他,他才不会原谅老纪那家伙。

    病房里。

    护士将洗干净的衣服叠好送进来。

    “乔总,您的衣服我帮您放这里。”

    “谢谢。”

    “不客气。”将衣服放好后,过来的护士,从兜里拿出一个透明的袋子,里面装着一只血迹斑斑的千纸鹤,“这是洗衣服时,从您衣服上搜出来的。”

    刚刚醒来正在找这个东西的乔隐,看到递过来的东西,生怕迟了一秒,东西会消失不见,动作着急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哼……”

    太过着急的乔隐,拉扯到身上的伤口,痛到脸色瞬间苍白。

    “乔总,您才刚醒来,伤口还没愈合,请不要太激动。”想来,这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护士忙把东西递过去。

    拿回东西的乔隐,在护士的搀扶下靠回枕头边上,东西到了自己手上,乔隐的眼神恢复了几分平静,“谢谢。”

    “不客气,那我先去工作了,有什么需要,您就摁铃。”

    “嗯。”

    护士刚走,乔隐就打开袋子检查东西。

    本就有各种痕迹,如今又沾到了血,乔隐擦拭了几下后,看到为数不多平滑的纸面变得不平整,乔隐就不敢再擦,因为他知道,自己就只剩下这一只了。

    动作温柔摸着躺在掌心的千纸鹤,乔隐一脸愧疚和自责,“对不起,没保护好你。”

    “咔——”

    突然响起的敲门声,就像是一道声音闯进了他的秘密世界,害怕被人看到自己秘密的乔隐,忙把东西收好。

    进来后,木小宝左顾右盼。

    好像妈咪不在这里。

    暂时松了一口气,看了眼已经醒来的乔隐,木小宝往乔隐那边快跑了几步,“我妈咪呢?”

    “我没看到她。”难道说,木兮来过?

    “你醒来很久了吗?”

    “应该有十几分钟了。”

    “哦,看来,她是走了。”太好了,妈咪不在这里。

    听到木兮来过,但是自己却没醒来,不知为何,心里会有些落空感。

    跟在木小宝身后进来的姜轶洋,抱着胳膊打量着面色苍白的男人,乔隐脸上的失落感,引起他的注意。

    “小宝,你怎么会在这里?”当时,他以为自己死在董雅宁的枪下了,没想到还活着。

    见乔隐脸上没什么笑容,踩着凳子脚爬到凳子上的木小宝背靠着凳子,轻轻晃动自己的双腿,“你是我家老纪交给我的任务啊。”

    “任务?”监视他?

    不行,这样说太伤人心了,换上一张笑脸和热情,“我爹地很担心你,让我来照顾你。”

    纪澌钧很担心他?即使木小宝的表情看起来不像是骗人的,可是纪澌钧怎么可能担心他,他帮着董雅宁做了那么多的错事……

    新叔叔怎么看起来,心情不太好,是不是知道坏奶奶被抓了?

    在木小宝盯着乔隐看时,姜轶洋发现一个标本袋从被子里掉下来,飘到了地上,过去的姜轶洋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

    目光越过乔隐,“那是什么?”

    听到木小宝好奇的声音,再加上姜轶洋刚刚似乎弯腰捡了什么,担心是自己的东西掉到地上去了,乔隐赶紧扭头去看。

    原来不是——

    感觉到被子下的手里有东西,乔隐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东西还在他手上,是他神经绷的太紧才会忘记了。

    这个乔隐,怎么看起来那么紧张?“乔总,这是你的东西?”

    “是,谢谢。”不管是说多破绽多,还是说的少最可疑,那种害怕被发现的感觉都让乔隐因为注意力高度集中,表情有些僵硬。

    姜轶洋把东西放下后,旁边的木小宝没看到什么新鲜东西就继续跟乔隐聊天。

    “我听说,是你救了我妈咪,谢谢你,虽然你的妈妈是个坏人,但是,我觉得你是个好人,我妈咪跟老纪也觉得你是个好人,你不要伤心,以后我们就是你的新家人了。”

    “谢谢你愿意把我当做你的家人。”也许,对于她们母子来说,他算好人,可纪澌钧未必吧……

    “不客气啦,新叔叔。”双手搭在腿上的木小宝扭头看了眼周围,“我去嘘嘘。”又看了眼坐在对面的姜轶洋,“小洋洋,麻烦你替我看下新叔叔。”

    “嗯。”

    在木小宝起身后,姜轶洋跟了过去,听到马桶盖打开的声音,姜轶洋才转身回到乔隐身边。

    大概是觉得自己对不住纪澌钧,以至于纪澌钧身边的姜轶洋在这里时,乔隐的心情都很是沉重,“姜助理,请坐。”

    坐回原位的姜轶洋,说话时留意着周围,“乔总,谢谢你救了我家太太。”

    “那是我应该做的,木总还好吗?”他醒来的时候,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最先看见的是送衣服的护士,对于很多事情他都不了解,包括董雅宁现在的情况。

    “太太很好,不过纪总不太好。”难道,是他多心,才会觉得,乔隐最先该关心的人,不是木兮,而是董雅宁?

    “出什么事了?”

    “你受了重伤,我们把你送到医院后,纪总给你输了不少血,差一点连他都有危险。”

    纪澌钧给他输血?他不敢相信,纪澌钧居然会……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纪总很担心你的情况,等他把事情处理完,有空了就会过来看你。”另外他得提醒乔隐一件事,“雅宁夫人,明天就要开庭了,你有什么话,需要我转告给纪总的?”他等着乔隐为一些事情表态。

    他不是傻子,不会听不懂乔隐这话有什么意思,“我会让人联系你。”听到开门声的乔隐看了眼门口那边。

    见有人进来了,姜轶洋也没有再说话。

    手里拿着一个水果篮进来的王珩,看到姜轶洋在这里,点了点头后,把东西放在桌上,“这是沈总送来的。”

    从洗手间出来的木小宝听到“沈总”二字,提着裤子跑过来,“沈总是那个沈氏的继承人吗?”

    “是。”木小宝怎么突然对沈呈如此好奇了?

    东西都送到这里来了,那就说明,新叔叔跟沈什么人是认识的。

    爬上凳子的木小宝,让姜轶洋去给自己洗水果,然后又把王珩给支出去买饮料。

    最后这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木小宝笑眯眯看着乔隐,说话时还用手盖着嘴巴,“新叔叔,你的手机可以借给我吗?”

    “你要手机干什么?”木小宝脖子上不是吊着手机吗?

    “我的手机没电了,我想用你的手机给我妈咪打电话。”

    “好。”

    乔隐的手机递过去没多久,他就看到木小宝的手机屏幕亮起,那满格的电量,让乔隐忍不住好奇木小宝要他手机干什么。

    看着木小宝这张跟纪澌钧极其相似的面容,想起姜轶洋说的那些话,乔隐的心里多了几分温暖。

    他没想到,当真相来临那一刻,做好承受暴风雨准备的他,却得到了大哥的接纳。

    真好,以后,他不再是一个人了。

    即使有了家人,他的心里却还是空荡荡的。

    只有握紧手里的东西,他失落的心里,才会有几分的满足。

    ……

    从疗养院出来,沈东明的手机弹出一个没有备注的陌生来电。

    沈东明直接就把电话挂断了,像这种没有来路的电话,他一般是不会接的,沈东明挂了第一遍以后,一条信息弹了出来。

    旁边的姜尤珍见沈东明看信息看的入神,问道,“东明,是什么事?”

    “哦,我一会要出去办点事,你先回去吧。”

    她手里有一份沈东明的行程安排表,现在这个点没什么事情,以为是沈东明临时有安排,姜尤珍叮嘱一句,“注意安全。”

    “能动我沈东明的人还没出生呢!”

    沈东明这脾气就是这样,刀子架脖子上都不会低头的人。

    在姜尤珍下车时,沈东明又催问一句,“我让你办的事情,你都办好了?”

    “已经在收集,有答复马上发给你。”

    “你要尽快搞定!”

    “知道了。”

    车子启动后,沈东明又给富升打电话,让富升过来找自己,待会他得去见一个重要的人,特殊时候,这些人都不能带,以免打草惊蛇。

    ……

    本来打算跟木小宝在乔隐那里碰面的,等了许久都没等到人,木兮只能先去看纪优阳。

    在病房,木兮看到了需要靠氧气机呼吸的纪优阳,一下情绪没控制住,眼泪就下来了。

    门外进来的方秦,刚得到消息说还没找到能救纪优阳的人,担心的方秦快步来到木兮旁边,“木小姐,医院现在还没找到能救东家的人,东家的性命,现在就掌握在你手上了,求你说服纪总救救东家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都市第一战王〕〔苦茗酒馆〕〔魂修玄皇〕〔勤奋努力的我不算〕〔剑破星极〕〔北斗狂神〕〔科学家闯汉末〕〔疫不容辞〕〔极品豪婿〕〔迷罪〕〔隐婚绯闻:冷情前〕〔窄红〕〔踹掉冷情暴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