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每秒都在升级〕〔我师兄实在太谦逊〕〔月下星魂山河路〕〔斩尽天上仙〕〔神话之最强召唤〕〔混沌灵源〕〔弑神王者〕〔龙山卫〕〔三寸人间〕〔千古长歌〕〔都市之无敌医仙〕〔映照万界〕〔吞天噬万灵〕〔师兄的秘密花园〕〔太上图腾〕〔剑道第一仙〕〔我被亿万真气附体〕〔超神制卡师〕〔末世最强回收系统〕〔再立三界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第1154章 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看不过去的木小宝再往前走了几步,“脑纪,你就原谅我这不懂事的妈咪吧,妈咪真的知道错了。”

    不懂事?

    听到木小宝用这三个字来形容木兮的赫战洺有点担心木小宝会挨骂。

    结果,他非但没看到纪澌钧生气,反而那端坐在餐凳的男人,还别过脸,那平静的语气里满满的委屈,“你妈咪怎么会不懂事呢,是我自己要出来的,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我住几天就会回去了。”

    抬起的手,落在纪澌钧胳膊上,握住后,轻轻往自己这边拉,正当木兮把纪澌钧的手拉开,准备转身坐到纪澌钧怀里时,木小宝就过来拽住木兮的裙摆。

    “妈咪,既然脑纪都说了,他没有生你的气,你也不用担心了,我们就让脑纪出来放松几天,我们还是赶紧走吧,一会吃完早餐了,不是还要去做产检吗。”舅舅一早就给他打过电话了,在电话里特别交待过,如果脑纪这家伙,得寸进尺,千万别惯着,要他赶紧把妈咪带走。

    臭小子,他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不过就是想他家兮兮多在乎他一会,就要拉着他家兮兮走,纪澌钧生怕木兮真让拽走了,赶紧握住木兮落在他胳膊上的手,“既然,你都来接我回家了,那我就回去吧。”

    看来,还是小宝的招数管用,木兮笑着反握住纪澌钧的手。

    收回拽住木兮裙摆手的木小宝,抱着胳膊在心里冷哼一句,老纪这家伙,想回去就回去,还说的那么勉强。

    在纪澌钧起身后,木兮的手绕过纪澌钧身后搂着他,靠在纪澌钧肩上,说话时手指轻轻在他心尖在打转,“钧哥,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做出这种不顾你感受的事情,你原谅我好不好?”

    看来,她是真的知道错了。目光垂落的纪澌钧,握住木兮落在自己心房的手,“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见她黑眼圈很重,纪澌钧一脸心疼,捧住她的脸,指腹轻轻滑过她的眼角,“是不是宝宝不听话,昨晚又没睡好了?”

    “不是啦。”踮起脚,凑到纪澌钧唇边,“昨天晚上,小宝给你打过电话后,你还不回来,人家心里很难过跟担心你,所以才睡不着的。”

    轻轻摸着木兮的背,脸庞贴在她脸颊后,视线瞥了眼站在脚边的木小宝,“你妈咪一晚没睡,你怎么也不给我打电话,她要是累坏了怎么办?”

    他怎么知道咯,脑纪是不是忘记了,自己叫他去医院照顾新叔叔了?

    想要他配合,也不是不可以,木小宝交叠放在身前的小手比了一个三,随后冲着木兮弯腰道歉,“对不起,爹地,是我没照顾好妈咪。”

    “哼!”嘴上在冷哼的纪澌钧,垂落的那只手回了一个四。

    这是什么手势?还打暗号?没看懂的赫战洺,一脸懵。

    “教训”完木小宝,纪澌钧一脸温柔看着木兮,“兮兮,咱们走吧,吃完早餐,做了产检,早点回家,我陪你再睡会。”

    “嗯嗯。”木兮点了点头,在纪澌钧提步时,抬起靠在纪澌钧肩上的脑袋。

    站在门口的赫战洺,在短短时间,得到了一个迟来的真相。

    难怪当初在公司里,大家私底下传的,跟澌钧哥最配的女人,没一个能被澌钧哥看得上,原来人家喜欢的不是女强人,是这种小鸟依人的小女人。

    能有这么个老公,嫂子是幸福的,可是,能有这么个老爸,做儿子的,难免有些辛苦,虽然不知道那个手势是什么意思,但是挨了骂,侄子心里一定很难过吧。

    终于要走了,赫战洺高兴到就差点按照景城放鞭炮祝贺,“澌钧哥,慢走,有空再来。”

    什么叫做有空再来,难道,赫战洺很想看到他跟他家兮兮再吵架?

    对上纪澌钧看过来的眼神,惹不起的赫战洺立刻低头。

    他差点忘记了,他不是嫂子,在澌钧哥面前,是有言行举止限制的。

    注意到气氛有些怪,木兮回头就对上纪澌钧清冷的眼神,顺着那个眼神的方向想了想,就明白什么意思。

    木兮赶紧撒娇转移纪澌钧的注意力,“老公,人家待会想喝粥。”

    “那就去小宝最喜欢的茶楼喝早茶。”

    正在心里暗暗窃喜待会能吃到自己最爱吃的零食,又听到纪澌钧提到自己,开心到蹦蹦跳跳去牵纪澌钧的手,“爹地,人家还要吃爪子。”

    “儿子,你累了吧,来,爹地抱你。”

    看到纪澌钧伸过来的手,木小宝摇了摇头,老纪的手受伤了,不能抱他,“我是大人了,我自己走路就可以了,你抱妈咪吧。”

    自动放慢脚步,落到后面的赫战洺,正在重新认识,他澌钧哥的另一面。

    虽说,脾气比以前更差,但是,在嫂子和侄子面前,他见到了自己没看过的那个澌钧哥,那个举手投足之间都流露出幸福的澌钧哥。

    纪澌钧送木兮上车时,木小宝停下脚步看着跟出来的赫战洺。

    虽然老纪说,这个叔叔是好叔叔,可他并不了解这个叔叔,所以呢,暂时就保持不喜欢不排斥的中间位置吧,“谢谢你照顾我爹地。”

    他还以为木小宝又要像上回那样用小拳头打他,刚刚还凶他,现在就要谢谢他了,这个脾气,变化莫测,跟澌钧哥一个样子,“不客气。”

    脾气是古怪了点,不过长得倒是挺可爱的。

    满脸欢喜的赫战洺冲着离去的车辆挥手。

    总算是把人送走了,赫战洺抬头看了眼自己的头顶,那种乌云压顶的感觉,通通都消失了。

    车里,木兮拉着纪澌钧的手,给纪澌钧检查手腕上的伤势,“待会,咱们给赫总买点东西吧,毕竟麻烦了他一晚,空手来也不好意思。”

    “我没有麻烦他,如果不是你强硬要我回家,我看他是想我在他那里住上一年半载。”

    她只看到车子发动时,赫战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小宝啊,你不是说昨晚小狒狒教你新故事了吗,快说给爹地听吧。”木兮回头看了眼坐在旁边的木小宝。

    哪有什么故事,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刚刚他拽妈咪走,妈咪怕老纪伤心,故意让他讲故事,哄老纪呢,不过呢,反正是要讲故事,他可以把以前老祖母给他讲的告诉老纪。

    不对,不能讲这个故事,他要多讲点小狒狒的事情,待会还得跟老纪提自己要让小狒狒做四叔脑公的事情。

    ……

    另外一边,从办公室醒来后,纪心雨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件男士西装外套,刚坐起身,就望见夏明义提着两袋东西进来。

    “纪小姐,你的早餐在这里,待会吃过早餐后,就把退烧药吃了吧。”

    “我说了,不用你管……”站起身的纪心雨,一个没站稳身体往后摔。

    旁边的夏明义,看到摔下的人,赶紧伸手接住人,却被摔倒的纪心雨带着一块摔进沙发里。

    自从她遭受赵纯宇带给自己的伤害以后,留下了阴影的她,对异性特别排斥,可这个夏明义总是一次次的和她拉近距离。

    从排斥,到逐渐忘记那些事情,再到现在重新恢复正常人的感觉……

    就在纪心雨的脸主动凑过来,快亲到夏明义时,缓过神来的夏明义立刻放开人从沙发起来。

    意识到,自己刚刚居然做出那种事情,而且还是对夏明义,觉得特别羞耻的纪心雨忙用手整理自己的头发转移气氛。

    “我早上的时候给夫人打过电话了,说你昨晚发烧不能赶回去,中午下班,请你务必要回家,房间已经收拾好了。”

    “我已经说过,我不会去那里住。”她不想再回到那个受人议论喘不过气来的地方。

    “我只是来传达夫人的意思,如果到点了,你没到家,我只能让保镖来接你了。”电话响了,夏明义拿出手机,看到是周彩妹打来的电话。

    看到来电显示人的纪心雨,想起了上回发生过的一件事。

    见夏明义要走,纪心雨立刻站起身,可能是刚刚扭到脚踝,痛得纪心雨摔坐回沙发,“夏明义,你要去哪儿?”

    “夏——”

    话都没说完,门就关上了。

    吃了夏明义一个闭门羹的纪心雨,气得用力咽下这口气。

    一定是那个有心计的女人把夏明义叫走了,要不是看在夏明义是木兮的人份上,她才懒得管这个夏明义被女人骗。

    纪心雨忍着脚上的痛,找手机给木兮发信息说这件事。

    刚发完信息,手机还没放下,纪心雨就听到声音,“进来。”

    听到脚步声不对,抬头看了眼进来的人,她还以为是员工,这个夏明义不是被女人骗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手里拿着毛巾和热水壶进来的夏明义,将毛巾打湿后,坐到茶几上,弯腰就拉起纪心雨扭伤的那只脚。

    “丝……”痛到想收回脚的纪心雨,脚被夏明义抓住。

    “不热就没效果了。”他也不想管纪心雨,可是昨天晚上,他出门找纪心雨,看到纪心雨在酒店被客户羞辱,居然能忍住大小姐的脾气,跟人家点头哈腰陪笑,大概是纪心雨的改变,让他开始对这个人也多了一些同情和怜悯吧。

    看着那个坐在茶几上,理着小平头穿着管家服的夏明义,就是这么个,平淡无奇的人放在人群中,身上那股独特的刚正气息却能让这个相貌平平,可以说是根本跟帅不沾边的男人从一堆人中脱颖而出。

    夏明义,是她这辈子遇见过,长得最丑,最死板,老实到在她看来有些愚蠢的男人。

    可偏偏是这个,在她要求里几乎挑不出优点的人,却带给了她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安定……

    低头给她敷着脚的男人,不知道想说什么,抬头的时候,看到她的裙子又迅速低下头,紧接着,拉过被她随意丢到一边的外套盖在她裙子上才抬起头看她,“你的脚,问题不大,不用去找医生,你自己弄点药擦擦。”

    她现在要是去找医生,还不知道会被传成什么样,“你回去跟夫人转达我的意思吧。”说着要收回自己的脚。

    脚再一次被夏明义抓住,坐在对面的夏明义,不急不缓将她的脚放下后,捡起掉落在一边的高跟鞋帮她穿上。

    “你不回去,木小姐也会被你连累的,如果你觉得没关系,那你就别回去。”如果纪心雨真的不知悔改,那就真是无药可救了。

    “夏明义,你有什么资格管我,我回不回去跟你有什么关系!”他以为她愿意住在外面,要不是因为那些人包括骆知秋都打从心底嘲笑她,她会不回去?

    夏明义根本就不懂的她这些苦,说着说着就委屈到掉眼泪的纪心雨,对上夏明义看过来的眼神,迅速别过脸躲开,为了证明自己根本不会为了这种事情伤心,纪心雨昂起头看着天花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魂修玄皇〕〔学渣重生后〕〔一起疯狂过的日子〕〔大明之雄霸海外〕〔修罗神帝〕〔屠魔工业〕〔东晋北府一丘八〕〔重生之命当争〕〔都市第一战王〕〔寒门祸害〕〔法兰西之狐〕〔大周王侯〕〔邪君的第一宠妃〕〔苦茗酒馆〕〔孤儿大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