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身夫人带球跑〕〔王者至尊张玄〕〔入赘神婿张玄林清〕〔张玄林清菡主角〕〔张玄林清菡入赘神〕〔绝美总裁的上门女〕〔狂婿〕〔入赘神婿〕〔地下王者归来〕〔太太请矜持〕〔时雍赵胤〕〔锦衣玉令〕〔最佳兵王女婿〕〔大明第一吏〕〔DNF之金牌导师〕〔全球轮回之我锤爆〕〔都市战神殿〕〔重生都市仙帝〕〔我在幕后调教大佬〕〔其实我是个炼丹师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视穿之随心所欲 老九门8
    ,

    二月红四人走了半天,发现了一处交叉的铁轨,铁轨周边荒草丛生,可以看出应该是很久没有使用过了。

    “佛爷,二爷,这有两条岔道,你们说,我们应该走那一边啊?”齐铁嘴看着两条岔道有些难办。

    “这荒山野岭的,这可如何是好啊,要不我来算上一卦?”说着还真要算上一算。

    张启山仔细观察了一下两条铁轨,“别算了,走这边。”然后往左边那一条铁轨方向走去。

    二月红自然知道为什么选这一条,所以没有废话就跟上。

    “八爷,跟上啊!”张副官看佛爷都走了齐铁嘴还在原地纠结,便喊他一声。

    “欸?为什么要走这条路啊?”

    张副官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他对佛爷百分百的信任加崇拜,“佛爷,自然有佛爷的道理啊。”

    “什么道理啊?”

    “反正,佛爷说什么都是对的!”张副官不想再跟齐铁嘴说了。

    二月红在前面听着他们两人的交流,不由笑出来,“这个老八还真是……”

    张启山知道二月红的意思,也跟着笑,只不过嘴角的那个弧度小的可怜。

    “老八,快点跟上。”二月红喊到。

    对二月红的话,齐铁嘴还是听的,所以很快跟了上来,留张副官在后面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二爷,你知道为什么佛爷选这一条陆吗?”齐铁嘴不搞清楚心里就不舒服。

    还好二月红没有逗齐铁嘴玩的恶趣味,就给他解惑了,“你看这边的铁轨两边的杂草。”

    齐铁嘴听话的仔细观察了一下,“哦。这些草有被压过到痕迹,而且应该是最近才造成的。”

    二月红就知道齐铁嘴能看出来,他的脑子聪明,要不然也不可能守住八门的盘口。

    *

    几人又走了一段时间,终于看到了一个镇子了。几人都下了马,齐铁嘴从驴身上爬下来,“哎呦,这一路上颠的我啊!终于看到镇子了!”

    除了齐铁嘴,其他几人都很严肃,这阵子实在是太过荒凉,房子周围都张满了一米多高的杂草,粗粗一看,没有一个人影。

    “这个镇子恐怕有异,进去后万事小心。”张启山叮嘱到。

    几人一起小心翼翼的进入镇子,这里不仅荒凉,而且有很多看起来有年份的东西。

    “欸?你们看,这里怎么这么多老东西,难道,矿洞底下有……”齐铁嘴盯着那些老物件说到。

    张启山和二月红对视一眼,看出对方心里的想法。

    张启山是四人之中领头的,所以他严肃的发号施令,“进去看看。”他感觉这个镇子另有玄机,要万事小心。

    走了一会儿,发现镇上真的空空荡荡的。

    齐铁嘴忍不住吐槽到:“这好端端的小镇怎么跟个空城似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这时不远处出现一个背着包袱的妇女,她机警的朝四周看了看,然后想旁边小声的召唤:“来,快来。”

    好像是怕有人发现一样。然后一个小男孩小心的跑了出来,这两人明显是母子。

    好不容易看到个人,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要好好问问这个镇里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张启山一个眼神,张副官立马心领神会的往母子走去。母子对陌生人很是防备,但是耐不住张副官死皮赖脸的磨,终于还是让他打听出一些消息。

    “佛爷,那个妇人是去逃难的。”张副官把得来的消息都报告给张启山。

    “逃难的?”齐铁嘴疑惑,“难道是和火车的案子有关?”

    张启山和二月红都看着张副官,等着他的回答。

    张副官根据探听到的消息回答到:“恐怕不是,那个妇人说,这个附近发生了几次巨大的矿难,所有人都生活没了着落,所以都去逃难了。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才会拖到这个时候才走的。”

    “矿难?”张启山抓住了重点。

    “是的,那个妇人还说,日本人曾经来过,发生矿难之后日本人就离开了。”张副官继续汇报。

    “又是日本人。”张启山怒火在心中,这些日本人到底在背地里搞什么阴谋?

    “看来,我们找的没错,火车案应该和这里有关。”二月红觉得终于找到有用的线索了,心里高兴。

    张启山点头,“看来我们今天要在这里落脚了。”天色已暗,要赶紧找到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了。

    “什,什么?落脚?”

    齐铁嘴仿佛听到心碎的声音,他到现在为止只吃过早饭,现在饿的不行,而且在这么荒凉的地方睡觉也太不安全了吧,他胆子小,害怕呀!

    张启山对于齐铁嘴的小胆子可是一清二楚的,他恶趣味的笑了一下,“是的!”直接打破齐铁嘴的侥幸。

    二月红显然也清楚齐铁嘴的胆子小,他爱莫能助的拍了拍齐铁嘴的肩膀,如果脸上看好戏的表情不那么明显的话就更好了。

    张副官直接把箱子朝齐铁嘴胸口拍了拍,嘲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追着张启山走了。

    留下被小伙伴儿们深深伤害的齐八爷在原地默默舔伤,“哎,别留我一人儿啊。”天黑了很恐怖好不好。

    *

    一行四人几乎绕了整个镇子,才发现一处客栈,不过应该是一家荒废了,但是又人住在里面,因为客栈外面挂着两个大红灯笼。

    “佛爷,这里实在是太荒凉了。”

    齐铁嘴看着远处的客栈,有些惊讶的指着,“欸?这里的人不是都去逃难去了吗,怎么还有人住?”

    “这里毕竟靠近矿山,有一些年轻力壮的男子留下来也是有可能的。”

    客栈里面在煮东西,香味传了出来,齐铁嘴这个吃货立刻靠近客栈,“好香啊!”说着就想进去了。

    “佛爷,看来我们今晚就要住在这里了。”

    二月红眼看着齐铁嘴冒冒失失的就要进去,立刻拽住他的衣领。

    “欸,二爷,快放开我啊,里面在煮东西呢!”齐铁嘴有些着急,他的肚子都已经抗议的叫唤了。

    张启山也注意到这搞笑的一幕,他故意问:“你不怕?”

    “哎呦,佛爷,俗话说的好,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我这都饿死了,哪还管的了那么多啊。”

    二月红和张启山无奈的跟了进去,这个老八,平时胆子小的跟什么似的,一说吃饭比谁都着急。

    齐铁嘴胆子真的这么大吗?怎么可能?要不是因为有张启山、二月红几人在,他有了底气,绝对不敢进去。他还想着从里面的人嘴里套出点料来呢!

    *

    闻着味,齐铁嘴就来到正在吃饭的几个汉子身边,旁边的锅里正在煮野菜汤,他拱了拱手,“几位大哥,我们路过贵宝地。”

    然后看着吃的正香的几人使劲的咽了咽口水,他馋啊!“实在是饿了,希望几位大哥能行个方便。”

    张启山还有二月红很隐晦的环视了一下四周,张副官则盯着齐铁嘴,以便于在齐铁嘴遇到危险时可以第一时间内将他救下。

    几个汉子就像没听到齐铁嘴的话一样,继续低头吃着自己的饭,好像很怕齐铁嘴他们跟他抢一样。

    齐铁嘴伸手跟张副官要钱,张副官拿出一沓钱给他,不过都是纸币。

    领头的汉子根本不伸手接齐铁嘴的钱,“这钱哪,一天一个价。”意思就是嫌不够。

    张启山把身上的大洋拿了出来,“那这些呢!”他说的没错,齐铁嘴果然被宰。

    那人看着大洋,明显心动了一下,他故作为难,“不是我不想要,你看这锅里的东西,都不够我们哥几个吃的。”这是实话,附近因为矿难,已经不长粮食了,所以大家才都外出避难了,留在这里肯定被饿死。

    “明白,明白,明白!”齐铁嘴又跟张副官要钱,张副官无法把身上的所有钱都拿了出来,再加上张启山手里的大洋,全部都给了那个汉子。

    汉子显然是满意了,心里不知道怎么偷笑呢,“行,那哥几个一起吃吧。”

    张启山几人一人盛了一碗汤,这顿饭还真够贵的。当然他们的目的其实主要是要和这几个村民太太近乎,试探一下他们。

    张副官状似无意的问道:“几位有没有见过一辆火车从这里开过去啊?火车上装的都是……”

    那三个村民的脸色立马有些不自然,带头的那个明显不想听下去,…“我们呐,都是些粗人,不知道什么火车。我们吃完了,要回屋睡觉去了,你们慢慢吃啊。”说完就进屋去了。

    看着院子里的人匆忙进屋,二月红微微一笑,“有问题。”

    “正常人听到火车的事应该会很好奇才对,他们的反应很奇怪,屋里的人应该都有问题。”张启山表示同意二月红的看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长夜余火〕〔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万族之劫〕〔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