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功高盖世〕〔直播间的神豪〕〔江宁林雨真〕〔我带着冥界,降临〕〔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陆峰江晓燕〕〔五个孽徒都想争夺〕〔豪门龙崽三岁半〕〔天武僵神〕〔神医大人今天出诊〕〔剑道第一仙〕〔江宁林雨真〕〔秦枫王雄峰〕〔叶少的重生狂妻〕〔神训〕〔顶级快乐制造商〕〔开局登基当皇帝〕〔万骨妖祖〕〔我的天赋是复活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影视穿之随心所欲 老九门6
    ,

    两年时间,陈皮如愿以偿的娶到了丫头。

    丫头的身体有些不好,以前受了太多的苦,所以身体有些虚,不过在君懿的调理下,已经很健康了,还怀孕三个月了,陈皮每天把她当老佛爷一样伺候着,一门心思都在丫头身上,连红府都来的少了。

    陈皮不来,二月红高兴都来不及,只不过他有些羡慕陈皮这么快就要喜当爹了。

    对于孩子,君懿一点也不着急,她现在才二十岁而已,不算是生产的最佳年龄,还有一点小。

    二月红看君懿每天开开心心的,也不再想孩子的事了,只要能和君懿一辈子在一起,就算是没有孩子也没有关系,在他心里,君懿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

    *

    1933年的一天夜晚,君懿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她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时刻关注着君懿的二月红搂住她,“怎么了?”

    “没什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当然这种不好不是说君懿和二月红,而是对整个长沙而言。

    二月红把君懿抱到床上,“好了,快睡觉吧,天塌下来,我会替你顶着。”

    君懿笑着勾住二月红的脖子往下拉,吻上去……

    *

    君懿跟着二月红来到梨园,她害怕真的出什么事了,她却不在二月红身边。

    二月红不知道君懿的想法,以为她连一点时间也不想和他分开,高兴的不得了,红光满面的。

    坐在雅座上,君懿静静的看着二月红表演,现在她被带着也喜欢听戏了,只不过只喜欢听二月红唱的,其余的都不感兴趣。

    在君懿旁边的桌子来了一个充满暴发户气质的大汉,在二月红扮演的虞姬还没开始唱呢,他就出口打断台上的演出。

    “停停停,别唱了别唱了,这唱的什么鬼东西啊!婆婆妈妈咿咿呀呀的,听着就丧气。”

    然后很威风的指着二月红,“哎,对了,你们这湖南最有名的不就是花鼓戏吗,来,给老子唱几段听听。快唱啊,也有的是钱。”

    台上的二月红不屑的冷笑了下,这哪来的蠢货,竟敢在这梨园撒野。

    君懿最受不了有人敢欺负她老公,而且还当着她的面,真是叔可忍,熟不可忍。

    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不会说人话就把最闭上。”

    暴发户看见君懿,眼睛一亮,“呦呵,这小娘子忒是漂亮,跟了小爷我如何。”说着就抬手想摸君懿的脸。

    这下二月红怎么能忍,一把铁弹就要打过去。

    不过有人比他更快,就是刚刚到来的佛爷和他的副官,副官直接拿枪指着暴发户的脑袋,“滚!”

    君懿还真没想到竟然有人不怕死的想调戏她,那他也别想活着离开了。

    小手一甩,一颗见血封喉的**就扔进暴发户的口中,他立刻就感觉呼吸不顺畅,快要窒息了。很快暴发户就双目突出,倒地而亡。

    张启山和张副官对视了一眼,刚才君懿的动作太快,他们都没有看清她手的动作。

    想不到二月红的夫人竟然如此凶残,一言不合就下毒啊。

    以前张启山一直以为君懿就是个柔弱女子,他和君懿也只有婚礼的时候见过,后面都没有接触过,自然不知道君懿的性格。

    张副官吩咐手下的兵把那人尸体拖下去处理了,众人看向君懿的眼神也多了敬畏。

    君懿朝二月红来了个wink,二月红满目含情的看向她。

    目睹了二月红夫妇眉来眼去整个过程的张启山表示被塞狗粮了,为啥他们两夫妻这么腻歪。

    二月红继续唱着霸王别姬,君懿双手托腮目不转睛的看着在舞台上散发着别魅力的爱人。

    散场之后,二月红走下台,牵着君懿的手,“稀客啊,佛爷。不是不喜欢看戏吗?”

    “佛爷,刚才只注意看我相公,没有和你打招呼,真是失礼了。”君懿微微朝张启山一欠身。

    “夫人多礼了,原来夫人还是用毒高手,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张启山只知道君懿医术很好,没有听说过二月红夫人是武功高手。

    君懿每次出去要不是二月红陪着,要不就是有功夫不错的下人陪着,遇到事也不用她自己动手啊。

    “自古医毒不分家嘛,我学了医,自然对毒也要了解。”这张启山可真够谨慎的。

    张启山面容严肃,“我这次前来,其实是有一事相求。”

    这下倒是引起了二月红的兴趣,“哦?张大佛爷有事要求我?不妨说来听听。”

    “昨天晚上,长沙来了一辆军列,车厢里面全被焊死了,我把车厢割开了,发现里面全部都是棺材。”张启山开始讲述他来的原因。

    君懿心里有底了,看来她昨晚的心神不宁肯定跟这辆火车有关。

    二月红也认真起来。

    “里面所有人都死了。”张启山说到。

    “死的都是日本人。”张副官接着说。

    “你们俩这一唱一和的,唱的哪一出啊?”二月红有预感张启山来找他应该是和地底下的事情有关。

    张启山笑了一下,“这是关系到南北朝时期的斗,是你和你的家族最为熟悉的斗。”

    张启山说完就要把那枚南北朝时期的斗递给二月红,二月红并不接,两人手上功夫斗了半天,最后斗掉到了桌子上。

    君懿早已松开二月红的手站在旁边。

    二月红看了一眼君懿,然后拒绝,“佛爷,你应该知道,我不碰地下的东西已经很久了。”

    张启山也知道二月红不再碰地底下东西的原因就是君懿,他也看了一下君懿,想要说服二月红。

    “你我同是老九门,又同是上三门,你觉得地下的东西能脱得了干系吗?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我是不会麻烦你的。只是我们在列车里面,找到了大量有关秘密实验的图纸,我怕是日本人的阴谋。”

    “佛爷,我想你是多虑了,长沙有你镇守,谁敢造次,而且长沙的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九门提督的眼睛。”二月红觉得张启山太过杞人忧天了,不过他也有些担心怕是日本人的阴谋。

    “正因为是这种局面,我才更加小心。”张启山叹气。

    君懿看出二月红的纠结,对于盗墓她并没有什么恶感,只是觉得墓中危险,而且不想让他以盗墓为生。

    可是在民族大义面前,总不能再阻止不让他去吧。在后世的时候,君懿在历史书中清楚的知道日本人的丑恶嘴脸,而且离1937年的七七事变只有四年的时间了,现在出现一列神秘的死亡列车,可以判断出日本人一定在计划着什么阴谋。

    张启山把斗留下来,他和张副官离开了,可能他也没有把握能说服二月红和他一起下墓。

    *

    回到红府,二月红让君懿先去休息,他自己进去了书房里的密室。那里君懿没有进去过,二月红不想让她接触这方面的东西,地下阴气重,他害怕君懿会因此而生病,甚至他自己都很少进去了。

    君懿听话的去休息,早晨起来的时候发现床旁边的位置一夜没有人睡过,这个二月红难道一夜都没睡吗?

    唤来个小丫鬟,“二爷一直没有从书房里出来过吗?”

    “是的,夫人。”

    真是任性,君懿无奈,不知道这样她会担心吗?

    君懿亲自去厨房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然后端到书房。

    “师娘,你怎么在这站着啊?”陈皮是被二月红派人叫过来的。

    “我等你师父,不过你怎么过来了?你师父叫你来的?”看来二月红有事要让陈皮来办,要不然他不可能主动让陈皮过来。

    这时二月红出来了,看见君懿拎着个大食盒站在那里,非常的心疼。他接过食盒,入手的分量不轻,“这么重,怎么不放在桌子上?”

    没错,君懿就是故意的,其实这点重量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但是还是装作很重,让二月红心疼,看他下次还敢不敢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君懿什么也不说,把食盒给了二月红就直接走了。

    二月红有些懵x,他看向陈皮,“你师娘这是怎么了?”

    应该说二月红幸运,因为之前君懿从来没有对他生气过,他根本不清楚君懿生气时的样子。

    陈皮有经验啊,丫头怀孕后这个脾气可是一天比一天大,经常生气,这让他痛并快乐着。“师父,我看师娘好像生气了。”

    “生气?!”二月红惊讶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肯定是因为他一晚没睡。

    拿出写好的信,二月红让陈皮送到张启山的府上,要偷偷的送去,为了不被发现是他送的,二月红还特意改变了一下字迹。

    陈皮武功高,送信这种事他肯定能做好。

    在陈皮离开前,二月红低声的问他,“丫头生气的时候你是怎么哄她的?”

    陈皮虽然智商不算高,但是在哄老婆这方面也算是小有经验,“买给她喜欢的东西。”

    看来陈皮也不算是会哄老婆,丫头那是因为性格温柔恬静才会轻易的原谅他,换做是君懿,绝对不会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