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狒 第一百四十三章 布鲁弗莱?
    廷根金梧桐区,花园别墅的书房内,安娜一脸懵逼的听着“弗莱茵小姐”的吩咐:

    “这所学校的名字,就叫做“布鲁弗莱”学院……学院门前的广场,就叫做卢小白广场……”

    “啊不……算了,还是叫“霍格沃兹”吧!”

    “但是广场却还是必须要叫“卢小白广场”!”

    摆了摆手,“弗莱茵小姐”一个战术后仰,靠在了扶手椅柔软的椅背上,继续吩咐道:

    ““霍格沃兹”得有四个学院,分别接收不一样的学生……学校选址应该尽量选择湖边的位置,嗯,旁边还得有一片森林……”

    她絮絮叨叨地说了一大堆,又过了很久之后,才停止了讲述,摆了摆手,让安娜退下了。

    …………

    第二天一早,路西德就精神抖擞的起了床。

    洗漱完毕后,她挑了一套较为精致的裙子,匆匆吃过早饭后便乘上了马车,往廷根北区而去。

    今天是她轮休的日子,是没必要前往“黑荆棘佣兵团”的,所以她此行的目标,乃是同样位于北区的“占卜家俱乐部”。

    在库缇斯出事以后,她已经有许多天没有来过“俱乐部”了。

    不过好在在这段时间中,“占卜家俱乐部”也慢慢的走上了正轨,入驻了好几名民间的“占卜家”,也不至于出现“占卜家俱乐部”里没有占卜家的这样一个尴尬局面。

    而她此行的用意,其实是想要与利琳商量一下关于建立“霍格沃兹”的相关事宜。

    而为什么选择的地点是在“占卜家俱乐部”呢?

    这却是因为这位市长的千金,在私底下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神秘学爱好者,平日里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到“占卜家俱乐部”里与其他的神秘学爱好者交流心得……

    也都托她的福,在“占卜家俱乐部”内,逐渐形成了一个“神秘学爱好者”的小圈子,为俱乐部带来了不少的客源。

    不过路西德对此也隐隐有些担心,印象中自称“神秘学爱好者”的人群中,就藏着不少的“邪教徒”。

    对于邪教徒们来说,“神秘学爱好者”的这个身份,往往就是最好的掩饰。

    而且,在廷根的范围内,是存在着“月饼”这个东西的。

    这代表了在廷根,就藏着“原始月亮”的信徒。

    而又根据路西德的调查,在廷根的“月饼”生意,还是由好几位商人、贵族们联手掌控的,这让她不由得为之咂舌,暗自感叹这些人的心态。

    这个世界也没有袁老先生啊,这些人怎么还跑去信奉“原始月亮”?七大正神他不香吗?

    她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

    总不能让他们改信吧?

    其实这些天路西德一直都对此而思考着,对于如何处理这些邪教徒,她心里也有了几个不大成熟的思路。

    第一个就是下“神谕”,让这些信徒们在身体某处自我搞一个标记,然后将这个消息透露给官方超凡者……

    但她又觉得,这样做有些太过分了点,不够人道。

    可想而知,这些“邪教徒”们被抓走后,会面临的悲惨下场……

    这让她心里对这种方法总有一种隐隐的排斥感,好歹这些邪教徒们也是给自己“献祭”过的嘛,自己反手就是一个举报也太恶毒了点。

    所以,第二个办法应运而生了。

    通过“神谕”的影响,让邪教徒们改邪归正!

    相对第一个方法来说,这种方法更为麻烦,而且必然是个长期的工作。

    但对着数量不在少数的邪教徒,路西德还真的下不去手。

    没办法,就只能进行这“邪教徒改造计划”了。

    但截止至目前为止,她都还没想到什么行之有效的方法。

    ……

    正在她神游物外的思索着“邪教徒”相关事宜的时候,马车缓缓地停了下来,车厢外传来车夫的声音:

    “小姐,“占卜家俱乐部”到了。”

    “嗯。”

    打开了车厢门,路西德下了车,走进了俱乐部内。

    由于时间尚早,“占卜家俱乐部”里的人也不多,颇有些空荡荡的感觉。

    但路西德却并不担心,就在她出发的同时,也让仆人到利琳家去递了话,不必担心利琳不来俱乐部的这个问题。

    不过其实她完全也可以通过占卜来作确认,但路西德却并没有这么做。

    有钱人的快乐,就是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

    看着现在还有些门可罗雀的俱乐部前台,她叹了口气,径直走进了自己专属的占卜室,关上了门小憩了起来。

    半躺在占卜室里的沙发上,她开始继续思索起马车上未想完的“邪教徒改造”事宜。

    但不一会儿,占卜室门口却传来了敲门声。

    “嗯?”

    路西德不由得有些惊讶,但还是站起来开了门。

    门外的赫然是前台负责接待的店员,只见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对路西德行了个礼,轻声道:

    “弗莱茵小姐,这边有个前来占卜的客人,您方便为她作一次占卜吗?”

    顿了顿,她有些尴尬的轻声补充道:

    “现在俱乐部里就只有您一位占卜家,所以并没有进行抽号……”

    “额……”

    路西德歪着头,稍稍思考了一小会,旋即点头答应道:

    “行吧,让他到这里来。”

    听到这句话,前台店员又行了个礼,旋即有些急匆匆的离开了。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路西德不禁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轻笑了一声。

    好歹也是10镑,闲着没事干赚点零花钱倒也还不错。

    片刻后,占卜室的门再度被敲响。

    “进来吧,门没锁。”

    靠在扶手椅椅背上的路西德有些慵懒地拔高了音调,高声道。

    “吱呀……”

    一位打扮有些朴素的少女推开了门,有些忐忑的走了进来。

    “咦?”

    路西德不由得有些讶异。

    看她那朴素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廉价的打扮,可不像是能对10镑的支出毫不在意的人啊。

    有些好奇的,路西德趁着少女犹在打量占卜室陈设的空子,迅速的左右各翻了个白眼,开启了“灵视”。

    “咦?”

    路西德不由得暗自惊疑了起来。

    这位少女,可有些不太对劲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