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狒 第一百四十一章 哀
    廷根金梧桐区花园别墅内,路西德看着灰沉沉的天空,不禁微微叹了口气。

    “唉”

    稍加洗漱后,她便乘上了马车,前往“黑荆棘佣兵团”。

    不知为何,今天的廷根和往常好似有些不一样,显得格外的死寂冰冷。

    豪华舒适的新式马车行驶着,一路北上出了金梧桐区,又经过了圣赛琳娜教堂,这才抵达了佐特兰街36号。

    沿途的难民已经所剩无几,这些天的救灾,取得了很好的成效。

    下了马车,路西德却忍不住自己,别过头去瞥了一眼街边那空荡荡的长椅。

    心里空落落的,有一种很别扭的感觉。

    库缇斯也算是自己的小半个师傅,平时对自己的教导也算是尽职尽责,就这么突然的就没了,还真的有种兔死狐悲之感。

    步履沉重地走到了悬挂着“黑荆棘佣兵团”招牌的大门前,她不由得抿了抿嘴,顿了顿后推开了门。

    不出路西德所料的,现在的驻地内,是一种死气沉沉的气氛,与灰蒙蒙的天气相差无几。

    廷根“值夜者”小队驻地里的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仿佛在心头上都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

    库缇斯是出了名的老好人,为人正直的他,在“黑荆棘”里的人缘,是出了名的好。

    所以他的离去,也让所有人都为之唏嘘。

    而其中又以“黑荆棘”里的文职人员最为心有戚戚然。

    库缇斯作为辅助类型的超凡者,再加上他那好好先生般的脾气,所以在正式值夜者中,他可以说是与“文职人员”们关系最为密切的一个。

    再加上昨天的这一事件,又正好就是在这些人的眼皮子底下发生的,这令他们心中对这件事情的感触也更加的深刻。

    但在“黑荆棘”众人中最为伤心的,却莫过于卡莲了。

    听闻这个噩耗后,无法接受的她当场就昏迷了过去。

    而且相较于路西德来说,她的情况更加的严重。

    以至于莫纳汉都不放心让她离开,而是把她安置在了驻地内休息。

    “唉……”

    路西德又不禁再度唉声叹气了起来。

    同时也开始了思索。

    自己提升序列的速度,应该要加快了。

    现在的自己,还是太过于无力。

    不过……“女巫”魔药的消化,以及下一步魔药的配方,都是她需要操心的事情。

    除了现在已知的“使用诅咒术”可以消化外,自己对于其他的消化方法、扮演守则什么的,都是一无所知。

    再有就是魔药配方。

    自己可不知道“欢愉”的配方到底是什么。

    在廷根悬赏收购这个配方,显然是不切实际的。

    作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魔女们的口碑可是出了名的差……除了罗塞尔的那个好评之外,就再也找不到其他的“好评”了。

    在廷根发布这个任务,就特喵的和“此地无银三百两”差不多,很容易就会暴露身份。

    而且在廷根狭小的超凡者圈子里,能碰到这种配方的几率也相当于大海捞针。

    一时间,路西德竟有些苦恼了起来。

    现在自己“值夜者”的身份反而像是变成了个累赘,一时竟有些难以脱身的感觉。

    “唉……”

    又叹了口气,她身体后倾,靠在了扶手椅的椅背上。

    望着隔壁原本属于库缇斯的座位,一时间竟有些百感交集。

    在他桌面,一如昨天自己看的时候一样,没有如何变化。

    那本褐色硬壳的笔记本,也仍旧放在之前的那个位置。

    在笔记本的旁边,还随意地扔着一支铅笔。

    想来库缇斯那时候应该是正捧着笔记本涂涂抹抹着,却在猝不及防之下惨遭毒手,被操控了“灵体之线”,化作了一具秘偶……

    忍不住的,她翻开了库缇斯一直神神秘秘保护着的笔记本。

    这赫然是一篇写了一半的长篇小说。

    而这篇小说的主角,赫然有几分自己的影子在里面,是一名慷慨善良的贵族小姐。

    在她看来,库缇斯的遣词造句显然不怎么样,读起来总有些微微的卡顿感,算不上是一本很好的小说。

    但看着这有些笨拙的语句,她却微微湿了眼眶。

    路西德不由得有些心酸,竟压抑不住的伤感了起来。

    这时候“团长室”内,莫纳汉同样步履沉重地缓缓走了出来。

    看到了神色低沉的“希林”,眼神不由得又暗淡了几分。

    走到她跟前,莫纳汉轻声吩咐:

    “进来团长室一趟,我想跟你聊聊。”

    “嗯。”

    路西德站了起来,跟着这位悲伤的“梦魇”走进了“团长室”。

    团长室内还坐着莫丽丝、卡莲,还有布莱克以及阿尔德。

    布莱克、阿尔德都是序列9的“收尸人”,平时与路西德的接触也不多,他们并排着坐在靠墙边的角落,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

    顿了顿,莫纳汉低沉着声音,问道:

    “希林,你昨天是怎么样知道驻地这边……有问题的?”

    这个问题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而其中尤以卡莲对此最为关心。

    她转过头来,看向了“希林”。

    她蓝色的眸子仿佛水波潋滟的湖面一般,但眼圈红肿得厉害,脸上写满了层层叠叠的哀愁。

    对此。路西德早已打过了腹稿,于是便抿了抿嘴,轻声道:

    “这是灵性的“启示”……在脑海中,仿佛闪过了一幅奇怪的画面。”

    顿了顿,她斟酌道:

    “这是一名穿着斗篷的人……就坐在,在……“那张”长椅上。”

    “唉……”

    莫纳汉叹了口气,皱起了眉。

    卡莲却好似更加的悲伤了,一副泫然若泣的样子。

    又过了片刻,莫纳汉抬起了头,沉声道:

    “各位,相信你们也都对昨天发生的事情……有了一定的了解了。”

    “一名穿着斗篷的神秘人物进入了驻地,不知以怎么样的方法,控制住了驻守在这里的库缇斯,并将他带出佣兵团外杀死……”

    说道这里的时候,卡莲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痛,放声痛哭了起来。

    莫纳汉也适时的闭上了嘴,待到卡莲哭声稍歇后,才再度开了口:

    “经过检查,我们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库缇斯的手杖,似乎被这位神秘人带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