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狒 第一百二十六章 霍伊疑云
    灰沉沉的廷根街道上,一辆马车不紧不慢地行驶着。

    天空中下着蒙蒙细雨,但这并不是上天带来的甘霖。

    因混杂了大量灰尘的缘故,每一滴从天而降的水珠,都是浑浊的。

    这是一场黑雨。

    “咳咳……”

    呛人的焦臭味也阴魂不散地笼罩在半空中,让路西德不由得咳嗽了起来。

    她觉得这种气息,是一种不祥的味道。

    从口袋里掏出绸缎手帕,捂住口鼻后,这才稍稍感觉好了点。

    “唉……”

    一边对抗着耳畔传来的呢喃声,一边对抗着无孔不入的焦臭味,她不禁皱起了眉。

    这种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

    但无可奈何,对此束手无策的路西德只能开始胡思乱想,以对抗耳畔的呢喃。

    “因蒂斯、霍伊、大火……”

    忽然,脑海中仿佛闪过一道灵光,可却又把握不住。

    耳畔的呢喃实在是太烦了。

    “唉,为什么因蒂斯方面的人要制造这场火灾呢?”

    想不明白。

    马车在有些泥泞的街道前行着,留下了一条浅浅的车辙,车辙下露出了坚硬的青石板。

    这是因石板路上铺了一层打湿了的灰烬的缘故。

    马车继续前行着,不一会就出了金梧桐区。

    出了金梧桐区之后的街道两旁,尽是密密麻麻的难民。

    他们无家可归,只得露宿街头,忍受着灰黑色雨水的冲刷。

    皱着眉,路西德有些呆滞地望着车窗外的景象。

    这时,马车正好路过了圣赛琳娜教堂。

    教堂外巨大白色广场上,密密麻麻的全是蓬头垢面的难民,几乎挤满了整个广场。

    “唉……”

    她忍不住的又叹了口气。

    马车继续前行着,过了圣赛琳娜教堂后,很快的就到达了佐特兰街36号。

    打着伞下了马车,路西德小心翼翼地提着裙子走在泥泞的路上。

    推开了写着“黑荆棘佣兵团”招牌的大门,她抖了抖伞上黑色的水滴,走了进去。

    门窗紧闭的驻地内,弥漫着一股子薄荷与烟草混合燃烧散发出来的味道。

    猝不及防之下,路西德猛地吸了一大口。

    “咳咳……咳,咳。”

    呛人的味道让她止不住的咳呛了起来,也惊动了团长室里的莫纳汉。

    “谁啊?”

    推开了门,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弯着腰咳嗽路西德,疑惑道:

    “希林,你怎么来了?”

    在经过莫尔斯小镇事件之后,值夜者们对路西德的称呼就改变了,从一开始的“弗莱茵小姐”变作了现在的“希林”。

    这也算是一种认可吧!

    拍打着自己那一马平川财富,路西德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没好气地瞟了一眼脸上打着个绷带的莫纳汉,嘴硬道:

    “没事可干,顺路过来看看而已……”

    那晚上回到了廷根后,值夜者小队们就一头扎进了火场,展开了对平民的救援工作。

    莫纳汉脸上的绷带,也正是那时候不小心伤到所以才包上去的。

    不过所幸伤的也并不严重,属于十天半个月就可以恢复的那种皮外伤。

    闻言,他愣了愣,下意识问道:

    “你不需要处理一下家里的事情吗……”

    旋即又顿了顿,恍然大悟道:

    “噢……对了,你家在金梧桐区。”

    路西德隐约看到,莫纳汉胡子拉渣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一闪而逝的悔意,但很快的就隐藏起来了。

    “唉……”

    叹了口气,他微微皱了皱眉,勉强笑道:

    “既然你没事可干,那就过来一起看看这份卷宗吧!”

    这毫无疑问的是在转移话题,但路西德也并不打算戳穿。

    点了点头,接过了递过来的卷宗,就着窗帘缝隙处漏进来的一缕光,仔细端详起来。

    这赫然是关于霍伊男爵遇难的一份卷宗。

    看着看着,她却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最近时间段厄运连连,欠下大笔外债?疑似有超凡因素影响?”

    厄运连连这回事嘛,那肯定是有超凡因素影响的……

    但欠下大笔外债又是怎么一回事?

    皱着眉,继续翻阅着。

    “四处借钱,买下了东区大部分地皮的产权?”

    路西德身体后倾,靠在扶手椅椅背上,疑惑的摩挲着下巴。

    如果自己没记错的话,东区的地皮除了自己所拥有的那一部分以外,剩余的貌似都是纽卡伦的产业?

    霍伊男爵收购了属于纽卡伦的地皮?

    但这又和他的死亡有什么关系?

    抱着疑惑的心态,她继续翻页:

    “初步判断死亡原因乃是纵火自焚,不排除有超凡因素影响的可能……”

    抬起头,路西德眼中疑惑的意味更加的浓郁。

    为什么霍伊要自焚?

    心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超凡力量的影响。

    因为刨除被超凡因素影响之外,霍伊几乎不存在自杀的动机。

    就算他欠下了大笔外债,但也还拥有着东区大片的地皮啊?

    除此之外,还有着爵位,以及祖上传承的财富……

    摇了摇头,心中满是不解。

    见“希林”看完了卷宗后满脸疑惑的表情,莫纳汉笑道:

    “怎么样,有什么看法吗?”

    “额……”

    路西德这才醒悟过来旁边还有个莫纳汉,当下有些拘谨地答道:

    “我认为,霍伊男爵的死亡必然存在着超凡因素的影响。”

    “哦?”

    值夜者队长脸上闪过一丝讶色,追问道:

    “把你的想法说来听听。”

    不假思索的,路西德答道:

    “嗯……就算是霍伊男爵欠下大笔外债,他拥有的那些地皮也足够偿还啊……顶多就再加上一点点损耗而已。”

    “综上所述,我认为霍伊男爵完全是有能力在不伤筋动骨的情况下偿还债务的。”

    对于这番言论,莫纳汉摇了摇,头失笑道:

    “希林,你错了。”

    “现在东区的那一片地皮,已经一文不值了。”

    “所以,霍伊男爵是完全没有能力偿还债务的。”

    ……

    “什么????!!!”

    路西德人傻了。

    东区那一大片地皮,怎么就一文不值了?

    没道理啊?

    如果真这样的话,是不是就意味着……自己的地皮也一样的,变得一文不值了?

    忽然的,路西德有一种一个头两个大的感觉,连忙追问道:

    “东区的地皮又是怎么一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