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狒 第三十章 这萝卜真香(求票qwq
    “嘭!”

    穿着骑士铠的卷毛狒狒摔进了军营里。

    “啊哟!”

    尽管“刺客”魔药赋予了他不惧坠落的能力,但别忘了他身上可还穿着骑士铠。

    骑士铠的一个冲击力震得卷毛狒狒眼冒金星。

    若不是因为成为超凡者之后身体素质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单凭卷毛狒狒的身体素质还真扛不住。

    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又心有余悸地回眸看了一眼悬崖上。

    还好,身后并没有什么“桃花运”跟下来。

    “呼~”

    松了口气,他谨慎的打量起四周。

    !

    莫名的有一种熟悉感。

    圆圆的一顶顶帐篷规规矩矩地安扎着,四周还围上了栅栏。高高的哨塔上还依稀可见点点灯火……

    这不还是军营吗?

    而且还是因蒂斯人的军营!

    超凡的视觉让路西德一眼就看到哨塔上打着瞌睡的士兵握着的木柄步枪。

    鲁恩王国可没有这玩意!

    顾不得被震得发麻的身体,他一个翻滚,躲进一个帐篷的阴影中。

    “该死的卷毛狒狒!”

    那凶神恶煞的母狒狒也不知道追了自己多久,看样子这都是三更半夜了。

    一想到母狒狒,路西德不禁又打了个寒颤。

    不由得皱起了眉。

    “什么鬼啊!怎么本大爷最近老是遇到这种奇奇怪怪的事情?”

    这一切都太过于巧合,就好像是有人在故意针对自己一样。

    这不由得让他想到了那一件擅长“安排”的羽毛笔。

    但是说不通啊,自己这么一个身无长物的卷毛狒狒有什么好针对的?

    这时候,一股子食物的香味打断了他的思考。

    管他什么破笔,先填饱肚子再说!

    低头看了一眼身上骑士铠,他眉间一紧。

    就算现在三更半夜的,但在这因蒂斯人的军营里也不能掉以轻心。

    说不定在这军营里就有什么厉害的超凡者。

    穿着这累赘的骑士铠,其实是不利于自己发挥的。

    作为一个谨慎的卷毛狒狒,当然是现在脱掉骑士铠行动。

    穿着厚笨的骑士铠进敌人军营里偷东西?

    路西德又不傻。

    侧耳听了一下眼前帐篷的动静,他猫着腰摸了进去。

    果然,帐篷里并没有人。

    这是一个存放物资的帐篷。

    后面就是悬崖绝壁,因蒂斯人或许是疏忽大意的缘故,比较疏于看守。

    不远处帐篷有一个睡着了的哨兵,口水都要打湿衣领了。

    “咦?”

    卷毛狒狒兴奋得直搓手,这帐篷存放的竟然是因蒂斯人的弹药。

    “这下左轮的子弹有着落了!”

    看着满满一帐篷的弹药手雷,路西德不由得有些开心。

    但是转念一想到左轮手枪的负面效果,他的笑容忽然僵了僵。

    卷毛狒狒目光不由自主地挪到了手雷上。

    还是这个实在!

    …………

    深夜,在因蒂斯军营里。

    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时隐时现。

    这鬼鬼祟祟的身影黑衣蒙面,浑身上下囊鼓鼓的好像塞满了什么东西一样。

    随着他的动作还时不时晃动一下……

    这正是路西德。

    厚重的骑士铠则是被他扔在了帐篷里。

    不过他有点后悔。

    自己还是太年轻,看到手雷就昏了头了。

    走了两步他就感觉自己跟个傻逼一样,带的手雷实在是太多了。

    影响行动不说,万一被发现了被人一梭子打在手雷上,那可真的是自爆卡车了啊!

    都是贪心惹的祸!

    而且在寻找食物的时候,路西德也发现了一个问题。

    这个因蒂斯军营好像有一些不一样。

    帐篷虽多,却好像没有什么士兵似的。

    以他超乎寻常的听觉反馈来看,这军营里大部分帐篷里都是没有人的。

    不过这些卷毛狒狒都不怎么关心。

    当务之急是填饱肚子!

    功夫不负有心狒,终于他蹑手蹑脚地,摸到了作为厨房的帐篷前。

    “咕噜~”

    闻到食物的味道,他肚子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咽了口唾沫,此时此刻的卷毛狒狒实在是太饿了。

    食物的味道实在是太诱狒了。

    “真香!”

    饥肠辘辘的他在确定里面没有人之后,迫不及待地钻了进去。

    厨房里并没有煮好了的食物,但可以吃的可不少。

    饿急了的路西德也不挑,看到什么的萝卜什么的直接就开啃,吃的是不亦乐乎。

    一顿大吃之后,浑身兜满了生萝卜的卷毛狒狒鬼鬼祟祟地又溜回了之前的帐篷。

    穿好铠甲后,他心满意足地溜走了。

    出去的时候也称得上是一帆风顺,并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时间成了他最好的保护伞,在这最漆黑的深夜里因蒂斯人明显放松了警惕。

    这让卷毛狒狒不禁松了口气。

    可以不用镜子实在是太好了!

    出军营前,他谨慎地看了看眼前的森林,并没有什么卷毛的生物在等候自己。

    “呼!”

    路西德松了口气。

    拍了拍口袋里满满的食物,他心满意足地走进了茫茫的森林里。

    手里有粮,心里不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