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狒 第十章 决断
    逐渐变得强烈的晨曦照耀在“敦厚”的城堡上,给这座暮气沉沉的古堡注入了一丝丝活力。

    “呃……”骑士训练场边上罕有人至的塔楼望台上,某只卷毛狒狒也被晨曦影响到了,睁开了布满血丝的双眼。

    “见鬼,我怎么睡过去了?”他有些后怕,迅速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

    满是灰尘的塔楼里只有寥寥几个自己踩出来的的鞋印以及独具一格的卷毛狒狒赤脚印,而在塔楼里阳光照不到的角落则是布满了蜘蛛网以及不知名的昆虫残蜕。

    卢小白松了口气,一切都和之前没什么两样,自己暂时应该算是安全了。

    昨晚卢小白计划已久的行动流产后,他并没有盲目的乱窜,而是回到了这个他藏身了好些天的塔楼里。

    这当然是经过他深思熟虑后的选择。首先,这个位于训练场旁边的塔楼是附近的制高点,对周围的情况都可以一览无余。其次就是他自身能力的原因了。

    “刺客”魔药赋予了卢小白轻盈的能力,就算是在比这塔楼更高的地方一跃而下也不会受到什么大的伤害。

    所以与其在外面的荒郊野地漫无目的的逃窜,还不如守在这塔楼上静观其变。若是真的有人寻到这个塔楼,大不了一个隐身然后从上面跳下去逃之夭夭罢了。

    在黑夜中的刺客,几乎是不可能被抓到的。

    只不过经过了好些天的折腾,卢小白的精神状态已经到了极限。趴着塔楼望台不一会儿,他就陷入了甜蜜的梦乡。

    所幸并没有出什么幺蛾子,自己的藏身之处依然还算安全。

    头顶上那永恒存在的烈日愈发的耀眼了,晨练的骑士们也三三两两的出现在了训练场里。

    又过了一会,莱格斯领的骑士们基本都到齐了,除了那个昨晚上令卢小白折戟沉沙的骑士长。

    皱着眉,他眯起了猴眼。

    隐隐约约感觉昨晚发生的事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

    日光照耀在训练场上,莱格斯领的骑士们开始有一些骚动。往日刻薄古板的“铠甲勇士”今天日照三竿却仍是不见踪影。

    按耐的不住的骑士们选出了一位代表,去骑士长的住处一探究竟。

    因为骑士长孤傲乖僻的性子,故而他的住所与其他骑士们的离得挺远,平时骑士们也不怎么往骑士长那走动。

    被选出的“倒霉蛋”扭扭捏捏的往骑士长住所去了,明亮的阳光照射着他,在训练场略有些坑坑洼洼的地面上拉出了一道清晰的影子。

    忽然,卢小白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这个想法如同电流瞬间穿过他的脑海之中,不禁让他眉头一挑。

    “会不会昨晚上的那个骑士长也是假的呢?”

    这个念头一起,竟一发不可收拾,卢小白隐隐把握到眼前的一个机会。

    “若是昨天晚上的是假的骑士长,那么现在他应该已经逃之夭夭了。”看着训练场里有些拖拖拉拉不想前去骑士长住所的那个“倒霉蛋”骑士,卢小白下定了决心。

    昨天晚上遇到的骑士长是超凡者无疑,但从表现上看却不像刺客序列的超凡者。

    在这个疑是刺客窝的莱格斯领出现一个其他途径的超凡者,这才是自己觉得不对劲的根源!

    “这个骑士长大概率也不是原装的!”他得出这个结论。

    心思电转,他决定行险一博。

    只见他身影一阵变幻,无声无息的融入了塔楼的阴影中。

    穿行于城堡内阴影的他身形若隐若现,朝着骑士长的住所疾驰而去。

    若是有人能够看到此刻的场景,大概会吓的昏过去。由于是阳光灿烂的早晨,卢小白的隐匿并不彻底,若隐若现的卷毛狒狒看起来如同怨灵恶鬼一样,甚是吓人。

    幸好一路上也没有碰到什么人,绕了路的卢小白成功的在被选中的骑士到达之前赶到了骑士长的住所。

    “呼,果然如此!”不出他所料,骑士长住所房间里乱的一塌糊涂,不复自己昨晚上看到的井然有序。东歪西倒的桌椅上还能看到纵横交错的划痕。

    顾不得迟疑,卢小白飞快躲进了骑士长的住所,并且迅速的把门窗反锁,昨晚上撬开的窗户也轻轻的掩了起来。

    这掩着的窗户是卢小白预备的逃生通道,万一事情败露,他就可以从这里逃之夭夭。

    就在他做完这些后,门外传来敲门声:“路西德!在吗?”

    门里的卷毛狒狒强压下因一路狂奔过来造成的气喘吁吁,拉长了语调,模仿着骑士长带着口音的鲁恩语说道:“在。你先去,我稍后就到。”

    门外骑士感到不对劲,这刻薄鬼今天好像有些怪怪的。

    起了疑心,他犹豫了一下继续敲门:“路西德,我进来看看你?”

    房间里的卷毛狒狒有些手足无措,不小心碰掉了边上的花瓶。硬着头皮,他色厉内茬地用骑士长的语气骂到:“你这个婊子养的赶紧滚去训练,再瞎咧咧就把你赶去喂猪猡!”

    门外的骑士讨了个没趣,但这确实是路西德的风格!故而他怀疑之心稍减,生着闷气返回训练场了。

    一切平静了下来。这时卢小白才发现自己浑身毛发都被冷汗打湿,粘在身上黏糊糊的。

    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只觉得浑身没劲,好似鏖战了一整夜。

    凌乱不堪的房间角落床边,静静地躺着一副藤蔓缠绕锤子花纹的全身甲。

    卷毛狒狒的宽嘴不自觉的咧开了,虽然出乎预料之外,但自己的目的达到了。

    昨天晚上遇到的人果然不是真正的骑士长!

    那不知名的超凡者大概是知道这里是刺客窝的。所以在自己展现出刺客序列的超凡能力之后,误以为自己行迹败露,所以不顾其他的匆匆逃走。

    而厚重的骑士铠自然是无法携带的。

    猜测着来龙去脉的卢小白有点哭笑不得,自己的计划也算是成功了……

    只是过程有点尴尬。

    卷毛狒狒在房间里仔细检查着,一寸一寸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而走到铠甲旁边时,他又嗅到了昨天晚上那股花香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盛宠神医弃妃〕〔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诅咒之龙〕〔云迟晋苍陵〕〔规则系学霸〕〔沐清歌夏侯璟〕〔一世枭龙全本txt无〕〔不科学御兽〕〔功高盖世〕〔人在奥特:开局捡〕〔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