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朝林轻雪〕〔全能大佬又被拆马〕〔大流寇〕〔重生之大时代周良〕〔周良安〕〔江千语肃王〕〔横推诸天时空〕〔联盟之从妖姬辅助〕〔重生之最强人生林〕〔重生之逆袭人生林〕〔重生之最强人生林〕〔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重生之逆袭人生〕〔穿成权臣的心尖子〕〔林不凡苏晴〕〔龙刺兵王〕〔斗罗之棺材斗罗〕〔神级女婿〕〔重生狂妃之明月罩〕〔傅慎言陆欣然
六艺中文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长歌当宋 第七十四章叶安叶长生!
    . ,最快更新长歌当宋最新章节!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叶安自认为到了宋世之后就没有主动的罪过谁,为了一个出身拜玄诚子为师有错吗?为了救灾民提前从王皞手中买下粮食有错吗?

    只不过拜师这件事上得罪了钱晦,救灾民这件事上抢了王家的风头,最后自己倒霉了就是活该,反击了也不能把人“整残”?

    坐在仓库之中的粮山上,叶安把心中的不满和不解说出来,下面的老道却笑了笑:“还不明白?”

    “不明白!”

    玄诚子小小的抿了一口茶,发出滋喳的响声道:“给为师三跪九叩再说!”

    叶安切了一声便不理他,开玩笑,跪天跪地跪父母,老道这个师傅也能跪,但要让自己完全认同之后,再说之前自己在拜师时也跪过不是?

    “你看,这便是你的问题,对谁都没有恭敬,对谁都没有忌惮,仿佛天地之间你为最甚一般!”

    叶安愣了一下道:“你的意思是我缺少敬畏之心?”

    玄诚子点了点头:“嗯,孺子可教也!你没有一个强大的家世最为后盾,这东西你求不来,也盼不来,唯有拜入我玄诚子门下,再入文道,如此人家当然是宁愿得罪你也不愿得罪钱家。

    这其二便是你没有敬畏之心,做事依仗手段高明便目中无人,你以为王大官人看不出你的手段,拿你没办法?

    其实不过是王皞真想赚钱,否则你这小杂鱼王家能看得上眼?而说到底王皞不过是惜才罢了!”

    瞧见叶安怀疑的眼神玄诚子便不爽,自己这个当师傅的整天还被徒弟怀疑,这叫什么事?

    不由得提高音量道:“别以为当朝相公的兄长是个鼠目寸光之辈,与你交好一来可以赚钱,若有一天你真的入仕,待你出头之日,王家也与你有旧,你能如何?忘恩负义者在文道上可是要遭人唾弃的!”

    叶安还真没想到这么多,现在被老道详细分析出来,他算是开了眼界,也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沾沾自喜的事情,在人家眼中实在是不够看的算计。

    老道接下来的话让叶安稍稍好受一些:“你所谓的双赢算是给王皞开了眼界,否则人家根本就不会让人你报复钱晦的可能,给了你剩下的十万斤粮食,就是给了你一个挽回名声的机会,提醒你莫要手段过激折辱钱晦,也是担心你折辱钱晦的时候,把钱家也折辱了。”

    “师傅,徒弟抽个时间给你做一套器具吧?”

    玄诚子笑了笑,举起左手抖了抖上面的手表:“你给了这个拜师礼为师甚为满意,要不是这东西,为师早已任由你胡作非为,还管你作甚?让你吃些苦头再收拾烂摊子,为师还是有这般本事的。”

    “那您为何现在告诉我这些?”

    玄诚子看着身手矫健跳下粮山的叶安,苦笑道:“为师这辈子最后一次收徒,你是师兄弟中的老幺。”

    看着玄诚子眼中流露出老父亲的眼神,叶安咋了咂嘴,他居然被老道的话感动了,而接下来的话让他一个踉跄。

    “唉!人老了,这“大孙子小儿子”如何能放得下呦!”

    “想要孝敬就直说,你我师徒之间还这般煽情作甚?”

    “昨日的酒水再来个三五坛如何?“

    瞧见叶安的眼神变了,老道尴尬的开口:“……两坛也行!一坛,就一坛!~”

    叶安苦笑着摇了摇头:“师傅都这般提点弟子了,区区几坛酒算得上什么?”

    他算是真的明白了,说到底就是自己的没有背景,没有靠山好欺负罢了,而老道虽然贵为观妙先生,但也并非是世俗中的强大力量,虽然受到别人的尊敬,但也只是尊敬他而已………………

    这是一个冷酷的时代,没有出身,没有一个强大的背景,那便什么都不是,钱晦之所以这么嚣张,即便是自己有了对付他的手段也不能随意折辱他就因为他是钱家的衙内。

    仿佛是看穿了叶安的心思,玄诚子在边上笑道:“世道便是这般,想要舒坦那就闭门不出,可你能永远闭门不出吗?”

    叶安回头指了指小小的粮山:“这东西难道不能换来小子在大宋的立足之地?”

    老道点头道:“能,但要蜷着!”

    叶安又指了指自己:“我难道还要蜷着?!”

    “不用,但换不到立足之地!”

    叶安被老道气笑了,指了指自己再指了指粮山大声道:“我就不能站着把这名头给拿了?”

    老道不由得提高声音:“不能,晚辈就该有个晚辈的样子,你折辱钱晦没关系,但他后面有长辈,你没有,若你能把家中的长辈搬出来,那钱家人必定不敢言语分毫!你家长辈何在?!”

    这一句话便戳中了叶安的“死穴”,所有东西都能找到,唯有自己身后的长辈拿不出,这就是问题的所在,自己可以编造一切,但唯独没有一个证据能够证明自己的家族。

    但这并不妨碍他继续“表演”:“我自是请不出长辈的,都不知如何去寻他们,但我有长辈留下的东西,在你那山洞之中,在我的脑袋之内,我凭什么样向你们证明?我就是来自那里!”

    “哪里?!”玄诚子连滚带爬的起身,瞧见叶安手指天空,急急的问到。

    “入夜可见,天明则消,或曰太阴,或曰广寒!”

    “吓!可不敢胡唚!”

    叶安也是豁出去了,这世道当真是要逼死自己,既然要把戏往大了演,那就所幸不管不顾,这时候再去小心谨慎根本就不符合自己现在的年龄,老道这么做不就是为了逼自己吗?

    冷冷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天上白玉京,五楼十二城。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对面的玄诚子猛然哆嗦了一下:“你倒是什么话都敢说!”

    叶安长舒一口气的笑道:“这下好了,我连字都有了,徒儿姓叶名安,字长生,叶安叶长生!”

    玄诚子面色萧索的抬起头,顿了顿望着叶安声音中带着无助又有一丝恳求。

    “又胡吣!二十而冠!你才多大便有表字?说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正是求学的年纪,说这些胡话来,也是没人信的,以后莫要再说,你愿意作甚便作甚,谁还能拦着你的手脚不成?!”

    叶安笑了笑:“师傅,我可是对你说了实话,你不信便不怪我了,以后弟子的出身全靠你来遮掩…………”

    老道猛然挥起巴掌,但对着叶安的笑脸又迟迟无法落下,只能恼声恼气道:“五坛酒,少一坛也不行!”

    叶安立刻点头道:“好嘞!不就是酒吗?您若是爱喝,弟子常常孝敬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真没想重生啊
  sitemap